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王友群专栏】没有信仰“真善忍”的自由中国就没有希望——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封公开信

陈克江
2018-01-4 13:28

习近平

法轮功

蒋立宇

您也有母亲,您也有妻子女儿,您也有兄弟姐妹。虽然您是当今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但您首先是一个人!做人就必须讲真,必须讲善,必须讲忍。难道您愿意强迫您的母亲非讲假话不可,不讲假话不行吗?难道您愿意拿出纳税人的血汗钱强迫命令您的妻子不欺骗您不行,非欺骗您不可吗?难道您愿意利用各种酷刑折磨您的兄弟姐妹非辱骂自己的救命恩人不可,不辱骂不行吗?只有丧心病狂的人才会如此是非不分,善恶不分,正邪不分,做出这种逆天叛道、害人害己害子孙的蠢事来!

习近平主席:

您好!

2001年1月23日,江泽民在动用全部国家机器,以天塌地陷之势,“高压”、“欺骗”轮番上阵,却压服不了法轮功之后,想出了一条毒计: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导演一出“天安门自焚案”,然后,嫁祸法轮功,并利用电视媒体具有的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向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反复播放,以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进而达到彻底铲除法轮功的目的。

然而,人在做,天在看。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导演的这出“自焚伪案,世纪骗局”很快就被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揭穿了。首先,在法轮功的功理功法中,对杀生和自杀都有明确的说法。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第七讲专门讲过“杀生问题”。他明确指出:“炼功人不能杀生。”在《在悉尼法会讲法》中,李洪志先生也说的非常明确:“自杀是有罪的。”因此,全世界法轮功的真修弟子,没有一个杀人的,也没有一个自杀的。

其次,海外法轮功学员通过对中央电视台“天安门自焚案”的电视画面用慢镜头进行了分析,发现其中许多地方明显造假。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倡导和保护人权附属委员会第53次会议上,“天安门自焚案”被当场揭穿。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的负责人发言说:“我们的调查表明,真正残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当局……我们得到了一份该事件的录像片,并从中得出结论,该事件是由这个政府一手导演的。”面对确凿的证据,中共代表哑口无言,没有辩辞。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因此,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案”,实际上是由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导演的一场惊天骗局。

2018年1月3日,“90后女孩”、法轮功学员蒋立宇因在北京街头张贴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不干胶,被非法关押230天之后,被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法官叫牟芳菲。据了解,庭审当天,石景山区法院如临大敌,几个门口都是便衣警察和警车。而在此之前,蒋立宇的律师梁小军被石景山区公安分局和司法局找去谈话,给他施加压力。湖北省十堰市郧县鲍峡镇中心医院院长赵海波和当地派出所警察威胁她的父母,不准去北京参加蒋立宇的庭审。尽管受到强大压力,梁小军律师坚持为蒋立宇做了无罪辩护,蒋立宇本人也明确表示,坚信“真、善、忍”,坚持向民众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无罪!

蒋立宇,1992年出生,被抓捕前是北京一家教育机构的前台秘书。她的二姐叫蒋炼娇,毕业于北京中央民族大学,现旅居美国。今天,我在大纪元上读到了蒋炼娇的自述,我是流着泪读完的,因为她跟我的儿子年龄相仿,也跟您的女儿习明泽年龄相仿。她一家人因为信仰“真、善、忍”在过去的18年半里遭遇的磨难是中国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都曾经历过的。在21世纪的今天,在一个有五千年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的国度,只要你信仰“真、善、忍”,坚持修炼法轮功,就意味着不断的被迫害,不断的被剥夺做人最基本的权利,不断的面临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危险。

蒋立宇的父亲蒋启祥是一个医生,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她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功,然后,她们全家都修炼法轮功,一家人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光中,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其乐融融。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大迫害之后,全中国、全世界的许多大法弟子纷纷到北京上访,向政府讲清“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真相。2000年的时候,蒋立宇的父亲也带着全家人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结果,一家人被抓被打,爸爸被非法关押3年,妈妈被非法劳教两年,姐姐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蒋立宇的爸爸、妈妈、大姐被抓走后,她和哥哥、二姐也失去自由。她们虽然仍住在镇医院宿舍里,却像蹲小监狱一样。医院、学校和当地派出所一起监控她们,吃饭、睡觉、上学,都有人监控,晚上家门被反锁,钥匙在医院员工手里,医院安排人开她们家的锁,然后把她们送到学校,上完课有老师盯着,从学校盯回家,负责监控她们的人每天要在一个表上签字交接。晚上睡觉,她们不能随便上厕所,门被反锁了。周围的乡亲大多对她们非常冷淡,好像她爸妈犯了天大的罪!

蒋立宇的妈妈被关在湖北省沙洋女子劳教所,本来是两年,后来因为炼功被加刑半年。劳教所里最重的铁砣、手镣、脚镣都给她铐上了,她还经常‘背宝剑’(一种双手在后背反铐的刑罚),劳教所还让她做手机的耳机,剥花生,不带壳的花生一天要剥20斤,剥不完就不许睡觉!从劳教所回家后,医院逼迫她妈妈:“交五千元你们就住下,不交钱你们就走人!”于是,妈妈四处借钱,也没借着,最后只好豁出去了,说,要命一条,要钱没有!医院才作罢。

蒋立宇的爸爸刑满释放前,她妈去监狱看过一次,回来后哭得不行,说:“你爸可能活不了啦!”最后,她爸还是活着回家了,带着双拐,他的腿被打断了,不会说话,牙齿都被打掉了,人特别瘦。后来,她了解到,在琴断口监狱,他爸整个人被提溜两条腿,头朝下挂起,用厚的木板子抡他,那木板都打成碎渣了。还用一种湖北人叫铁扫帚的东西,把他衣服剥光了打。最疼的是用敲墙的锤子,专门在他四肢的关节处,使劲敲,他的腿就是这样被打断的。最狠的一次,她爸被打了一天一夜,人都给打瘫了!

蒋立宇的二姐蒋炼娇虽然从小就受到许多磨难,但心中一直装着“真、善、忍”,学习非常刻苦,最后,以优异成绩考上中央民族大学。蒋炼娇一上大学,就开始打工,同时要求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拿奖学金。她知道李洪志师父当年传法时就特别辛苦,非常节俭,总为别人考虑。她在必胜客做过服务员,在CoCo奶茶店做过服务员,在学校办公室值过班,还做过一些文字工作……同学的聚会,或者社团吃饭,她从不参加,每天吃的都是最简单最便宜的。

2014年,蒋炼娇把她从小到大的经历写出来,题目是《从我九岁起,迫害至今未停》,放到网上,结果,她一家人遭到新一轮迫害。她专门请假10天从北京回到湖北老家,经过很多周折才找到关押她父母的地方。她在外面喊爸妈的名字,她的爸妈真的从窗户探出头来,并示意她赶紧离开。有个过路的农民说:“你还是走吧,你救不了你父母,还会被抓的。”她说:“我父母没干任何坏事啊,不应该给关到这里。”接着来了很多警察,先把她的手机抢走,删掉她拍的照片,然后骂她,踹她,踢她,扇她耳光,拽她头发,拧她胳膊,最后,把关到了湖北十堰的一个“法制学习班”。

中共的法制班是不讲法制的。不知哪里来的年轻人,一上来就打她,用手铐铐她,用毛巾塞她嘴巴。警察辱骂她,威胁她,说要给她判刑,送她去监狱,说她勾结国外反华势力,颠覆国家政权。后来他们把她一只胳膊铐在床上,她不能上厕所不能活动了,那些阿姨围着她,不断的说脏话,辱骂她,声称:“你不是想回家吗?你骂你师父就能出去。”蒋炼娇的心里难过极了,原来,在中共的洗脑班里,把你洗脑成一个骂脏话、欺负别人、毫无道德底线的人,你就可以获得自由了!那个610办公室的官员威胁她:“以后不许在网上写东西,再写就再抓你!”

蒋炼娇的学校知道她发表文章后,她周围的环境立即变了。她说:“我的同学其实都很善良,我和她们讲过我的遭遇,她们也很同情,但当老师威胁他们,所有的同情就会被恐惧占据,同情弱者在我们国家是需要勇气的,她们不敢同情,她们不敢和我说话:在中国,即使你不学法轮功,你同情他们就有可能也会被迫害。哪怕是老师、父母、朋友,在这个国家,没有信任,没有安全的场所,连你的思想都藏不住,都要挖出来,都要按照政府的意志转变!”蒋炼娇自问:“为什么我不是外国人呢?我为什么要生在这样一个国家?”

蒋炼娇在自述中说:“我身边的一些同修,他们从我认识他们开始吧,就在不断地出事,被骚扰、绑架、判刑,有些现在还关在监狱里边,被判刑好几年。年轻人没有工作,老年人被取消退休金,这个群体在这个国家生存总是很困难,我也不知道自己哪天会不会被抓,或者怎么样。”

“一个很小很小的事你都可能被抓,你手上带一本《转法轮》,去同修家一趟,把真相传单给别人,一个翻墙软件,一个小U盘,一个mp3播放器,更甚者,如果你在街上对一个人说,你了解法轮功吗?这样一句话,就有可能被抓,被关进精神病院,都能判你好几年,更甚者失去生命,这么大的国家容不下这幺小这么正常的事!”

“到现在为止,我们家都没有一张完完整整、最起码都穿戴整洁的全家福照片。小时候是因为逃避计划生育,我和妹妹不能和爸妈生活在一起,交了罚款回来后不到一年,爸妈又因为修炼法轮功双双被关押,之后我们孩子各奔东西,之后我回家爸妈都感到恐惧!我希望有一天不再恐惧,在开心快乐的状态下,我们全家能够拍一张完整的全家福!”

2016年10月,蒋炼娇终于成功逃离给她一家人带来深重苦难的中国,来到信仰自由的美国,开始了全新的人生。然而,时隔不到一年,她的妹妹蒋立宇又因为向世人讲清“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被警方非法抓捕,被检察院非法起诉,被法院非法庭审。

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至今已经18年半了。18年半来,上至江泽民下至最基层的中共610办公室官员,以及中共公、检、法、司的各级官员,在法轮功问题上,都在干着同一件事:利用中国纳税人的血汗钱,利用古今中外最邪恶的流氓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强迫法轮功学员讲假话,非讲假话不可,不讲假话不行!

江泽民利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18年半的迫害,就是“假、恶、斗”在中华大地上横行霸道的18年半,就是从最高层到最基层“上级压下级,一级压一级,一直压到种田的,下级骗上级,一级骗一级,一直骗到总书记”的过程,就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不服不行”的过程,就是毁灭亿万炎黄子孙对于神的信仰,对于“因果报应”的信仰,对于道德法律的信仰的过程,就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的过程,就是相当多的中国人道德良知彻底泯灭,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丧天害理的事都敢干的过程,也是中共的腐败达到人类历史上登峰造极地步的过程。

18年半来,无论是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还是海外的法轮功学员,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无论酷暑严寒,无论风刀霜剑,无论多苦多难,都一直坚持以“大真、大善、大忍”之心,向被谎言毒害的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要名,没有名;要利,不赚1分钱,很多人都是自己掏腰包;要官,没有官当;相反,在中国大陆,随时都可能被抓,被关,被打,被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法国哲学家笛卡尔说:“良知是人和禽兽的最大区别”。法轮功学员坚持18年半如一日的讲真相,只为中国人与禽兽区别开来!

如今,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18年半,法轮功却洪传到全世界114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经典著作《转法轮》已被译成40多种外文在中国大陆以外公开出版发行,成为上下五千年被译成外文最多的中文书。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因为对人类身心健康的卓越贡献,受到超越国界、党派、种族、语言、文化背景、宗教信仰的社会各阶层人士的敬仰和推崇。每当5.13世界法轮大法日,西方的感恩节,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对李洪志先生发自内心的感恩,从世界各地雪片般的涌向美国纽约。几年前一位大陆民众给李洪志师父的生日贺卡中写道:“假如一位医生治好了我的绝症,我会感激他一辈子,假如一位老师教给了我人生的真谛,我会永远尊敬他,假如一个人把我从毁灭的边缘拉回来,我会永生永世不忘他的恩德,而您就是这样的救命恩人!”

习近平主席,您也有母亲,您也有妻子女儿,您也有兄弟姐妹。虽然您是当今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但您首先是一个人!做人就必须讲真,必须讲善,必须讲忍。难道您愿意强迫您的母亲非讲假话不可,不讲假话不行吗?难道您愿意拿出纳税人的血汗钱强迫命令您的妻子不欺骗您不行,非欺骗您不可吗?难道您愿意利用各种酷刑折磨您的兄弟姐妹非辱骂自己的救命恩人不可,不辱骂不行吗?只有丧心病狂的人才会如此是非不分,善恶不分,正邪不分,做出这种逆天叛道、害人害己害子孙的蠢事来!

“真、善、忍”是过去正确,现在正确,将来永远正确的普世价值。按照真、善、忍“修身”,一定可以做一个好人;按真、善、忍“齐家”,一定家和万事兴;按真、善、忍“治国平天下”,必定民富国强,国泰民安!如果民众没有信仰真、善、忍的自由,在江泽民发动迫害真、善、忍的信仰者18年半之后,仍继续以往的迫害政策,那么,您的中国梦,必将沦为一场恶梦,中国就没有希望!

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佛法修炼者罪大无边。历史上这方面的教训实在是太多了。为了您的母亲、妻子、女儿、兄弟姐妹和您自己的平安,也为了中国的长治久安,这里,特向您提出两点强烈要求:第一,立即依法逮捕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第二,立即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蒋立宇!

王友群

2018年1月4日于美国纽约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