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史话(七十八)三党争雄 理念殊异

文長、陳萱
2018-06-11 13:34

**************************************

2018年6月11日         节目时长:12分40秒

**************************************

上集我们讲到了由于奴隶制存废的争端,在Kansas发生的流血事件。其实,Kansas的暴力冲突只是冰山一角,19世纪50年代,整个美国都面临着巨大的分裂危险。很多人认为,奴隶制归根结底是南北双方在经济模式、劳动分配和生活方式上的巨大差异导致的。我们曾经在节目中也讲过,本来南方的奴隶制经济会自生自灭,但19世纪初发明的轧棉机,让南方本已衰败的奴隶制死灰复燃。原来一个奴隶一天只能手工生产一磅左右的棉花,这给主人带来的经济收入还不够供养这名奴隶所需的吃穿花费,所以蓄奴这种生产模式根本没有市场竞争力。可是,在使用轧棉机之后,一个奴隶一天可以生产将近100磅棉花,奴隶主从中可以牟取暴利,所以买卖奴隶的交易重新繁盛起来。到了19世纪50年代,也就是内战爆发前夕,一名成年的健康奴隶,在南方可以卖到1500美元,大约相当于今天3万到4万美元之间的水平。

但是,在经济模式的背后,美国废奴主义更为核心的驱动力是道德。早期废奴主义的倡导者大多是宗教人士,他们认为无缘无故去奴役另一个种族违反了神的意志,是罪恶的行为。社会上流传的废奴主义宣传品也多半带有宗教色彩。而外在的经济原因,又使得废奴主义从单纯的道德理念向一种社会共识演变。最终,在道义和经济的双重动力下,废奴主义者联合了社会上其他出于各种原因反对奴隶制的人,成立了一个新的政党,叫共和党(Republican Party);它一直存在至今,成为美国两大政党之一,我们熟悉的林肯、里根、川普,都是共和党籍总统。在成立之初,其实共和党内对奴隶制也存在着一些分歧。基于宗教信仰的废奴主义者要求全美上下彻底取缔奴隶制度,但他们在人数上并不占多数。大多数共和党人,主要反对的是奴隶制向其他地区,尤其是西部新增土地上蔓延。他们认为,只要南方人能保证奴隶制不扩散,问题也不大。

1856年大选期间,新成立的共和党在费城召开了总统候选人提名大会。和其他党派不同的是,共和党内非常团结,他们顺利地提名了John Fremont。弗莱蒙特是位著名的西部探险家,他的西部之旅比我们在第68集讲过的刘易斯、克拉克要晚一些,大约是在美墨战争时期。作为探险家,弗莱蒙特精通天文、地理、算数,也善于写作。他从自己的探险日记中整理出很多本书,不仅科学价值很高,语言也极为生动;他还绘制了大量地图,为西进运动创造了条件。除了科学、探险和写作,弗莱蒙特还参加过战争,是位陆军准将。加利福尼亚加入联邦后,他又被选为参议员,开始了政治生涯。共和党人觉得,地球上竟然有这样的全才,要领导一个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共和党,非他莫属!

当时的执政党是民主党。总统皮尔斯希望参选连任,但北方民主党人对他在Kansas问题上的失职感到遗憾,觉得这样一位软弱无力的领袖,是不可能和朝气蓬勃的共和党候选人一决高下的。果然,皮尔斯在初选中,遇到了党内的强劲对手,他正是我们在第76集讲到的伊利诺伊州参议员Stephen Douglass。有趣的是,Kansas的流血冲突要论责任,本来可以追究到Douglass当年那份提案,但后来皮尔斯总统不小心点燃了导火索,就把Douglass埋下的炸药引爆了,所以人们迁怒于总统,反倒觉得Douglass同学是个大好人。现在,民主党人想用Douglass去替换皮尔斯,相当于是让埋炸药的人去顶替点炸药的人,哎,真不知是怎么想的!不过,民主党内又出现了另一位声望很高的候选人,他叫James Buchanan,来自宾夕法尼亚州。布坎南和皮尔斯在某种程度上很相似,他们都是生在废奴主义高涨的北方,却同情南方奴隶制的人。但布坎南比皮尔斯走得更远,他明确表示:我个人不赞成奴隶制,但根据宪法,南方人蓄奴的权利必须得到保障。1856年,民主党代表大会上,连续投了几轮票都无人胜出,因为没有任何一人达到胜出所需的三分之二多数。这时,道格拉斯同学做出了一个绅士的决定,他体面地宣布退选,以换取民主党内的团结。再次投票之后,布坎南获得了提名。

1856年大选,不仅仅是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的角逐,还出现了另一个党派,名字很有趣,叫“一无所知党”(Know-Nothing Party)。其实,它的真名叫Native American Party,后来改名叫American Party。那为什么被人起了个别名叫一无所知党呢?这是因为该党起初是一个秘密的团体,主要宗旨是反对移民,后来发展成为一股政治力量,就成立了党派。但是,它的党员对外不愿承认自己的身份,所以但凡有人问,都回答“我一无所知”(I know nothing!)。这种讳莫如深的态度,令人既无奈又不解,所以就称他们是一无所知党。一无所知党对于奴隶制并不关心,他们唯一关心的就是移民问题。19世纪30~40年代,有大量的爱尔兰和德国天主教信众移民美国,改变了人口组成比例。这在以基督新教(Protestantism)为主流信仰的美国引起了巨大的反应,人们担心天主教逐渐渗透美国社会,可能瓦解新教伦理。Protestant之所以叫Protestant,其主要protest的对象就是天主教,他们认为罗马天主教廷代表了专制、迫害,以神的名义去做龌龊的事。好不容易找到美利坚这么一块自由的土地,可以彻底远离天主教的束缚,过自己的小日子了,没想到天主教徒也看好这块地方,又想来和咱们争夺资源,那哪儿成啊?!虽然当时移民来的天主教徒大部分都是朴实的百姓,怎么看也不像要迫害别人的样,但Protestant还是很不爽,他们总是免不了担心日后天主教徒听命于罗马教皇,不听美国政府的话。

对于天主教的排斥,不仅仅是一无所知党这个特定群体的诉求,它其实反映出美国社会一个根深蒂固的文化现象。我们知道,到今天为止,美国总统里只有唯一一位是罗马天主教徒,他就是约翰·肯尼迪JFK。在肯尼迪竞选的时候,反对者就明确提出了质疑:你信罗马天主教,那你当了总统之后是不是还听教皇的?你是不是要让教皇来统治美国?(我们这里不想对Protestant和罗马天主教徒之间的矛盾做是非上的判断,我们只是客观地介绍历史和它背后的文化)好,回到1856年角逐白宫的一无所知党。我们前边讲过,奴隶制的争端已经让民主党分裂成北方的“烧谷仓派”和南方的顽固派。同样的争端也彻底分裂了民主党原先的主要对手辉格党。1856年,辉格党已经不复存在。很多北方辉格党人投奔了对奴隶制保持中立的一无所知党,因为这是他们能够选择的唯一对抗民主党的主要政党。

可是奴隶制毕竟是当年大选最主要的议题,来自社会的压力让一无所知党没办法在奴隶制问题上继续缄默。在提名大会上,北方人反对蓄奴,南方人支持,双方无法达成共识。最后,一无所知党选择了一个并非自己党员的候选人,他就是前总统Fillmore。可是,北方一无所知党人拒绝支持Fillmore,他们纷纷宣布退党,转而支持共和党候选人John Fremont。因为是共和党人嘛,Fremont不能指望赢得南方选民的支持。要想胜出,就必须赢得北方的大州,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宾夕法尼亚。可是,宾夕法尼亚恰恰是他的对手布坎南的家乡,结果Fremont输掉了比赛。布坎南当选时65岁,既有经验又有精力。他曾经担任过国会参、众两院议员,还担任过国务卿和驻外大使,是一位优秀的外交官。但和前任总统皮尔斯类似,布坎南并不是位强有力的政治领袖。在奴隶制争执中,他往往站在南方一边,甚至还说过,如果北方废奴主义者太push的话,南方州就有理由退出联邦。布坎南觉得,解决奴隶制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废奴主义者赶紧闭嘴。他希望组建一个听话的内阁,因为他看到了前总统皮尔斯的惨痛教训,那就是让党内各派都进入内阁后,白宫永无宁日。

就在布坎南寻觅合适的内阁人选时,最高法院判决的一场官司,几乎让之前一切避免内战的努力化为泡影。这是场什么案件呢?请听下集。

**************************************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