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编大家听】杜子春三入长安(上)

雪莉
2018-07-2 18:04

 

收听选择128K,  音质会比较好些。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故事新编大家听’节目。我是东方。我是雪莉。

我们今天要给大家讲一个”杜子春忘约开口,老君炉药毁丹焚”的故事。这也是一个很有名的故事。

  话说隋文帝开皇年间,长安城南有一个世家子弟,名叫杜子春。 祖上世代在扬州做盐商营运。家财万贯,良田千顷。 那杜子春是含着金元宝出生的,从小泡在温柔富贵乡,使奴唤婢。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穷苦,更不知道什么是饥寒。也不知道那钱是有数的,坐吃山也空。每天只是一味的呼朋唤友,聚众作乐。他又 生性豪侠,出手就是成千上万。引来了许多的浮浪子弟,轻薄少年。每天是驱轻车驭骏马,游春赏秋,走狗架鹰。风月场中,常常是一掷十万。

  杜子春挥金如土,只管享乐。最后是银钱花尽,便去卖田产,屋宅。不用多久,祖业、盐场一概卖尽。到最后连衣服首饰家具器皿都变卖了。就是这样,他也不知节省,还是按照有钱的日子过,没有几天,这些卖房卖地卖产业的银两,也都花完了。

  杜子春无法在扬州混下去。就悄悄的回到长安祖居,打算投亲靠友。 原来他们杜家也是长安巨族,宗支十分茂盛,亲戚中有为官作宦的,也有商贾经营的,都是至亲至戚,因此子春想靠亲友借贷度日。

岂知亲眷们一看这个杜 子春, 天大的一份家业,都给荡尽,实在一个败家子。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哪里肯借钱给他。就是有那么几个近亲因为情不可却,略有周济他一些的,到了杜子春这里,就好像是热锅头上洒著一点水,立时就蒸发了!

  这天正是十二月天气,大雪初晴,寒风凛烈。子春偶然从西门经过, 一阵西风,从门圈子里刮来,子春肚内无食,身上又无绵衣,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忍不住的直打 寒颤,不由得叹口气道:“我杜子春今日到了这个地步!亲眷好友,竟然没有一个帮衬我的。我杜子春难道就再没有好的日子了?”

      杜子春正在那里自言自语,有一老者从身旁经过。见他叹气,便停住问他:“郎君为何如此长叹?”

      杜子春抬头看那老者,只见他生得:童颜鹤发,凤目龙眉。声如铜钟。 头戴一顶青绢唐巾,身披一袭茶褐道袍,腰系丝绦,脚踏麻履。不是得道仙翁,也定是修行长者。

  杜子春一肚子气恼,正没处发泄,见这老者相问,就从头说个端详。

那老者听了后说道:“俗话说:‘世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你当初有钱,是个财主,人自然趋奉你;今日无钱,是个穷鬼,人们就不理你。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过我倒想知道,你需要多少银子够你的用度呢?”

       子春道:“只要三百两足矣。”

       老者笑道:“三百两够干甚么的?再说多些。”

       子春道:“三千两。”

       老者摇摇手道:“还是不够。 ”

       子春道:“若能得到三万两,我依旧到扬州去做财主了,只是哪里又有这样的好施主能给我这些银两。”

       老者道:“我老人家虽不很富有,可是一生专行好事,我便助你三万两。”

       于是与子春约定:“明日午时,可到西市波斯馆里会我,切莫迟误!”那老者说罢,转身径一直去了。

  子春心中道:“原本以为自己穷途末路,只能饿死了。没想到遇着这个老者,一送就要送我三万两! 岂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造化!”

       子春回到住处,一宿也没睡安稳。心中七上八下,也不知这老者是耍戏自己呢,还是真的。待子春来到波斯馆,只见那老者已在等候。于是跟着老者到了西廊下第一间房内。

       老者开了壁厨,取出银子,一色都是五十两一个元宝大锭,整整的六百个,正是三万两,摆在子春面前,精光耀目。对子春说道:“你把银子拿去,再做生理,不要辜负了我相赠的一片心意。”

       这个杜子春,见了银子,心中大喜。连老者的姓名都没问。一拱手,说了一声:“多谢,多谢!”就雇了三十来个脚夫,竟直把银子挑回家去。

  杜子春有了银子,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买了一匹高头骏马,备了银质鞍鞲,又做了几件时新衣服,便去向众亲眷夸耀 ,说:“指着你们,我早就饿死了!天无绝人之路,有福之人不用忙。如今又有人送我好几万银子。我如今依旧往扬州去做盐商,特来向你们道别。特作一首《感怀诗》。相赠:”

         诗云:九叩高门十不应,耐他凌辱耐他憎。如今骑鹤扬州去,腰缠万贯可摘星。

  那杜子春花钱依旧如流水。 狐朋狗友都来趋奉,这三万两白银,没两年又花光了。

  杜子春只好重回长安,低声下气去求那众亲眷。岂知亲眷们都是冷言冷语,连讥带讪shàn的,没一个肯帮他。 一日杜子春又从西门经过,劈面遇着那老者,子春不胜感愧,不由得羞得满脸通红。

那老者看见他问道:“看你这气色,像个该得一注横财的;可是你这身上衣服,怎么这般褴褛?莫非又穷困消乏了?”

       子春谢罪道:“多蒙老翁送我三万银子,我只说是用不尽使不完的;不知怎的略一撒漫,便没有了。想必是我流年不利,故此没福消受,以至如此。”

老者道:“你家好亲好眷遍满长安,难道就没有一个周济你的?”

       子春一听提到亲眷, 气就不打一处来。答道:“亲眷不少,一个个都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悭吝鬼,怎比得老翁这般慷慨!”

       老者道:“说起来呢,我还可以再赠你些银钱,可是你三万两银子不到两年就花光了,若活了一百岁,教我那里去讨那百多万送你?!”把手一拱,转身就往回走去了。正是:须将有日思无日,休想今人似昔人。

  子春站在那里,心里叹道:“如今连这个老者也离我而去了。只是除了他,教我还能指望谁来搭救呢?”

正在那里发呆,岂知老者去不多远,又转了回来,说道:“败家子也见过不少,就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个败家子的头儿,三万银子,就像三个铜钱,翣翣眼就败完了。论起你恁样会败,本不该周济你了,只是除了我,再有谁周济你的?你依旧饥寒而死,却不枉了我前一番的功果。常言道:‘杀人须见血,救人须救彻。’我就再 废几两银子,救救你这条穷命。”告诉子春,仍旧第二天中午到波斯馆西廊下相会。还说既然三万银子不够, 这次送他十万两。

  这一夜,子春巴不得天亮。 一早就奔波斯馆来。只见那老者已先在那里,依旧引入西廊下房内,搬出二千个元宝锭,便是十万两,交付子春收讫,

老者叮嘱道:“这回不可一劲儿乱造的用尽了,又来寻我。”

子春谢道:“我杜子春若再败时,老翁也不必看顾我了。”雇了车马,装了银子,道声谢,径自去了。

  俗话说猫儿改不了吃腥。这杜子春有了钱,

 早把穷愁落魄的光景都抛掷脑后去了。 仍旧的花天酒地,呼朋唤友,银子越多,用度越广,不上三年,将这十万两又荡得干干净净,比前两次还更穷困潦倒。

  杜子春穷途末路,三进长安。这回是想反正也无法在长安住了,要把那个祖上遗留下来的宅子卖了暂且度日。

        谁想 刚刚走到大街上,老远的就望见那老者在前面来了,子春心中愧悔,急忙一扭身躲在人堆儿里,还把头低在怀里,生怕让老者看到他。

       谁知忽然被人从身后一把拽住袖子,这杜子春一惊!

       听众朋友,您猜这是谁?

       好,我们这次节目就讲到这里,杜子春际遇如何?是否还能有人再次周济他?这个一把拽住他的人又是谁?让我们下回分解。

====

【故事新编大家听】杜子春三入长安(中)

【故事新编大家听】杜子春三入长安(下)

【故事新编大家听】马周承天命下世扶唐(上)

【故事新编大家听】马周承天命下世扶唐(下)

【故事新编大家听】柳毅传书 (1)

【故事新编大家听】柳毅传书 (2)

【故事新编大家听】柳毅传书(3)

【故事新编大家听】定婚店

【故事新编大家听】苏轼与佛印(上)

【故事新编大家听】苏轼与佛印(下)

【故事新编大家听】姐妹易嫁(2)

更多故事请看:

故事新编大家听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