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编大家听】杜子春三入长安(下)

雪莉
2018-07-11 13:44

 

收听选择128K,  音质会比较好些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故事新编大家听’节目。我是雪莉。我是东方。

上次我们讲到杜子春三年后上华山赴约, 老者有事要他做。子春相问之下,就听那老者吩咐道:“郎君不远千里,冒暑而来,所约用你去处,就是在这里西墙下坐到天明。这期间务必要安神定气, 切切记住但有所见,皆非实境,任凭他怎样凶险,怎样苦毒,都只忍着,不可开言,不可出声。”

分付已毕,自己向药灶走去,却又回头叮嘱道:“郎君切不可忘了我的吩咐,哪怕是嗯啊一声也不可以的。千万切记,切记!”

  子春答应了。在那里把身子坐定,刚一闭目调息,却看见从自己身子里出去了一个和自己一样的自己。身材穿着全都一样。就站在西墙下,自己身边。再感觉自己,就是有游丝一念,却全然动弹不得。

正狐疑间, 又早看见一个将军,身长有一丈五六,头戴凤翅金盔,身穿黄金铠甲,带领着四五千人马,鸣锣击鼓,呐喊摇旗,拥上堂来,指着那个子春喝问:“西壁下是谁?怎么不回避我?快通名姓。”

那个子春全不理会。激得将军大怒,喝教人攒箭射来,也有用刀斫的,也有用枪当心戳的,好不利害!子春谨记老者分付,只是忍着,并不做声。那将军没奈何他,引著兵马也自去了。

金甲将军才去,又见一条大蟒蛇,长可十余丈,将尾缠住子春,以口相向,焰焰的吐出两个舌尖,抵入鼻子孔中。又见一群狼虎,从头上扑下,咆哮之声,振动山谷。那獠牙就如刀锯一般锋利,遍体咬伤,流血满地。又见许多凶神恶鬼,都是铜头铁角,狰狞可畏,跳跃而前。

子春任他百般簸弄,也只是忍着。猛地里又起一阵怪风,刮得天昏地黑,大雨如注,堂下水涌起来,直浸到胸前。轰天的霹雳,当头打下,电火四掣,须发都烧着了。

  子春一心记着老者吩咐,只不做声。渐渐的雷收雨息,水也退去。

  子春暗暗喜道:“如今天色已霁,想再没有甚么惊吓我了。”

正这样想着, 岂知前次那金甲大将军,又带领人马,拥上堂来,指著子春喝道:“你这云台山妖民,到底不肯通名姓,难道我就奈何不得你?”命令手下军士,疾去扬州,擒他妻子韦氏到来。说声未毕,韦氏已到,按在地上,先打三百杀威棒,打得个皮开肉绽,鲜血迸流。

韦氏哀叫道:“贱妾虽无容德,奉事君子有年,岂无伉俪之情。乞赐一言,救我性命。”

子春暗想老者分付,说是“随他所见,皆非实境”,安知不是假的?况我受老者大恩,便真是妻子,如何顾得。并不开言,激得将军大怒,遂将韦氏千刀万剐。

韦氏一头哭,一头骂,只说:“枉做了半世夫妻,忍心至此!我在九泉之下,誓必报冤。”子春只当做全没听得一般。

将军怒道:“这贼妖术已成,留他何用?便可一并杀了。”只见一个军士,手提大刀,走上前来,向子春颈上一挥,早已身首分为两处。你看杜子春,刚才挣得成家,却又死于非命,岂不痛惜可怜!

    那子春颈上被斫了一刀,已知身死,早有夜叉在旁,领了他魂魄竟投十殿阎君堂前,

阎君判道:“这杜子春是云台峰上妖民,合该押赴酆都地狱,遍受百般苦楚,身躯靡烂。”

这子春在地狱中受尽百般刑罚, 身躯散乱一地,但被业风一吹,依然如旧, 还要重受那酷刑。

夜叉又领子春魂魄,托生在宋州原任单父县丞叫做王劝家 做个女儿。从小多灾多病,针灸汤药,无时间断。渐渐长成,容色甚美,只是说不出一句话来,是个哑女。

同乡有个进士,叫做卢珪,因慕他美貌,托人做媒要娶她为妻。王家推辞,说女儿是哑女, 不好相许。卢珪道:“人家娶媳妇,只要有容有德,岂在说话?便是哑,不比那长舌妇搬弄是非强过百倍的? ”于是下了聘礼,迎娶过门,

婚后夫妻甚是相得。不久生下个儿子,已经两岁,生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非常可爱。夫妻俩视若珍宝。

  忽一日卢珪抱着孩子抚弄,问王氏道:“你看这儿子,生得好么?”王氏笑而不答。卢珪怒道:“我与你结发三载,你都未尝肯出一声。这明明是鄙贱我,哪里有什么夫妻恩情,似这样要儿子何用?” 说着把儿子倒提着两只脚,向石块上只一摔,可怜那如玉娇儿,掌上明珠,立时摔做一团肉酱,

子春这时一阵心痛,忘记了王家哑女儿,不是自己的真身,眼看见儿子被丈夫活活摔死了,不胜痛苦,口中不由得‘呀’的一声,刚叫得一个“呀”字,就觉得陡然间有如电闪雷鸣,呼剌剌大厦将倾。 眼前景象尽失。哪里还有什么丈夫、儿子,陡然发现自己仍坐在老君堂的西墙下,只见那炼丹炉里迸出一道火光,连这一所大堂险些都烧了。

  这时已是天色将明,只见那老者急忙忙向前提着子春的头发,将他浸在水瓮里,良久方才火息。老者顿脚叹道:“人有七情,乃是喜怒忧惧爱恶欲。我看你六情都尽,惟有爱情未除。若再忍得一刻,我的丹药已成,你也升仙了。我的丹药还可再炼,只是你的凡胎,却几时能够得脱?可叹如此老大世界,要寻一个可造仙才,竞如此之难!”

子春懊悔无地,走到堂上,看那药灶时,只见中间贯着手臂大一根铁柱,不知仙药都飞到哪里去了。

老者脱了衣服,跳入灶中,把刀在铁柱上刮得些药末下来,教子春吃了,遂打发他下山。

子春伏地谢罪,说道:“我杜子春不才,有负老师嘱付。如今情愿跟着老师出家,只望哀怜弟子,收留在山上罢。”

老者摇手道:“我这所在,如何留得你?可速回去,不必多言。”

子春道:“既然老师不允,容弟子改过自新,三年之后,再来效用。”

老者道:“你如果能够把那些心都修干尽时,就在家里也可成道;若心不修 尽,就是来追随我,亦有何益。勉之,勉之!”

  子春既归,愧忘其誓,仿效自修,以谢其过。然而,没有师父的加持,没有高层法理的指导,终不能成。再登云台峰,绝无人迹,只能叹恨而归。

   听众朋友,这也是传统文化中一个非常有名的故事。从中我们都可以得到一些教训:人遇事总是怨别人。 老人三次给钱,让子春终于认识到了自己落魄的原因,不在亲朋无情而在自己的堕落;得遇仙缘,但修炼不成怨自己:情未净尽,凡心未除,有漏,难成。那“噫呀”一声,看似偶然,其实必然。

人在迷中,总是把眼前的假象、幻象当作真的,难以超脱。圣者说:“夫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 我们当今世人,正是有了这三大幸运,如若错过机缘,堕入轮回,永无出头之日,何时再逢机缘,难也!

   好,我们今天的故事新编大家听节目就到这里。我是东方,我是雪莉,咱们下次节目再见!

=======

【故事新编大家听】杜子春三入长安(上)

【故事新编大家听】杜子春三入长安(中)

【故事新编大家听】杜子春三入长安(下)

【故事新编大家听】马周承天命下世扶唐(上)

【故事新编大家听】马周承天命下世扶唐(下)

【故事新编大家听】柳毅传书 (1)

【故事新编大家听】柳毅传书 (2)

【故事新编大家听】柳毅传书(3)

【故事新编大家听】定婚店

【故事新编大家听】苏轼与佛印(上)

【故事新编大家听】苏轼与佛印(下)

 》

 

更多故事请看:

故事新编大家听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