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拉拉》(取自推特)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拉拉》(取自推特)

历史上的今天,7月12日:马拉拉——面对乌黑的枪管,笔和书是那么重要

江峰
2018-07-11 18:27
马拉拉说:“极端分子害怕书和笔,教育的力量令他们感到畏惧。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每天都要炸毁学校,因为他们害怕改变,害怕我们通过努力得来的平等。让我们拿起书和笔,它们是最有力的武器。一个孩子、一名教师、一支笔和一本书,可以改变整个世界。”

2012年十月的一天,在巴基斯坦,一辆校车开出了胡沙尔学校,马拉拉和几个同学一起坐校车回家。晃悠悠的大三轮车,车厢被油漆涂得乱七八糟。校车经过板球场后,一个留着大胡子,身穿浅色衣服的男子把车拦下。

“这是胡沙尔学校的车吗?”大胡子男子问司机。司机说,你自己看呀,学校的名字就印在车身上。

“我要找个孩子。”

“这你得到学校办公室”,司机警惕的抬起头。

但是他没有注意到,另一名白衣男子贴着车厢接近车门。“嘿,马拉拉,你看,又有记者要来采访你了!”自从马拉拉跟随父亲参加抗议活动以来,就频繁的有记者要采访她,但是还从来没有谁像这样把她拦在路边。

 《马拉拉被击中头部》(网络图片)

那个白衣男子带着帽子,还用手帕把脸蒙住,他迅速地跳上车里,用命令式的口气问道:“谁是马拉拉?”这时,车里所有的孩子都蒙了,谁也不说话,但是有几个女孩子本能的同时望向了马拉拉, 她是车上唯一一个没有把脸蒙住的女孩。

男子迅速地掏出一把柯尔特45型自动手枪,对准了马拉拉,车内顿时乱作一团,孩子们尖叫、哭喊。沉闷的空气中响起了三声枪响,第一枪射穿了马拉拉的左眼眶,她一下子瘫倒在一旁,鲜血从左耳喷涌而出;死神索命的其余两枪都错过了马拉拉,孩子们回忆说,枪手在开枪时,手竟然在发抖。

在巴基斯坦白沙瓦军事医院,医生切除了马拉拉的一部分头骨,小心翼翼地避开神经组织,取出大脑内血液凝块。 是幸运吗?还是神迹?十五岁的马拉拉活下来了。这个不戴面纱的女孩子说,“我的软弱在被枪击那天就已死去,力量从此诞生。”她比原来更加坚定和勇敢。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儿,为什么会让塔利班恐怖分子痛下杀手,她的勇气又是从何而来呢?

 《巴基斯坦斯瓦特山谷》(网络图片)

巴基斯坦西北部,斯瓦特山谷,是个美丽的地方,跟戈壁和 山为主的中亚地貌相比,这里山清水秀,被称作巴基斯坦的瑞士。这里在归属伊斯兰之前,是佛教圣地,释加牟尼的弟子莲花色大士的故乡。1997年的7月12日的清晨,一个女婴生了下来,她哭的震天动地,接生婆说,这个女娃儿,怎么那么不愿意来这个世界呀,就给她起个名字,叫特别忧伤吧。这个特别忧伤在乌尔都语,叫做:马拉拉。

 《马拉拉和父亲》(网络图片)

父亲齐亚丁拿来了家族的族谱,在自己名字的下面画了一条弯曲的线,并写下了“马拉拉”三个字。这个举动很不寻常,因为在巴基斯坦,女性是被歧视的,写入族谱是男婴才能享受的礼遇,父亲对旁边很不满意的几个叔叔说,“我知道这个孩子与众不同”。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