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查尔斯和拉里仔细端详写着父亲名字的军用识别牌(图片来源:AP Photo/J. Scott Applewhite)
小查尔斯和拉里仔细端详写着父亲名字的军用识别牌(图片来源:AP Photo/J. Scott Applewhite)

朝鲜归还美军遗骸 一块军用识别牌抚慰已逝军医的后人

臻婷
2018-08-8 20:28
上个月,朝鲜提供了55箱美军遗骸,其中包含一个军用识别牌(俗称“狗牌”)。这个牌子的主人是来自印第安纳州的军医查尔斯·麦克丹尼尔(Charles H. McDaniel),他在朝鲜战争中不幸阵亡。

上个月,朝鲜提供了55箱美军遗骸,其中包含一个军用识别牌(俗称“狗牌”)。这个牌子的主人是来自印第安纳州的军医查尔斯·麦克丹尼尔(Charles H. McDaniel),他在朝鲜战争中不幸阵亡。

据美联社报导,周三(8月8日),陆军将麦克丹尼尔已被轻微腐蚀的军用识别牌交给了他的儿子小查尔斯和拉里。父亲去世的时候他们还很小,对父亲没有多少记忆。

71岁的小查尔斯表示,上周他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家中接到电话,当被告知父亲的军用识别牌被送回美国时,他感动的流下了眼泪。查尔斯说,“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五味杂陈的时刻。”

小查尔斯表示,他和弟弟拉里这么多年来在没有亲生父亲的情况下长大,他们从来不知道在那场很多美国人都忘记了的战争中,在父亲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记得当父亲被报告失踪时,家人说过什么话。查尔斯指著印有查尔斯·麦克丹尼尔名字的军用识别牌说,“至少我们还有这个。”

住在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的弟弟拉里今年70岁,对父亲没有任何记忆,但他说,“我为他所做的和他所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

查尔斯·麦克丹尼尔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驻扎在日本。1950年8月,他被派往朝鲜半岛,当时小查尔斯只有3岁,而拉里也只有2岁。当时,朝鲜军队几乎将美军赶出朝鲜半岛。9月,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于在仁川进行了两栖登陆,美军取得了第一次大胜。

麦克丹尼尔是第8骑兵团第3营的军医,1950年10月下旬驻扎在朝鲜首都平壤以北约60英里处的云山。

在《这场野蛮战争:麦克阿瑟的朝鲜》(“This Savage War: MacArthur’s Korea”)一书中,作家阿瑟·多里写道,“在中国人进入城镇之后,第3营(被称为“蓝色军团”)唯一一条逃离云山的逃生路线在撤退前被关闭。”

“无愧于军团‘荣誉与勇气’的标准,第3营组织了一次外围防守,四天四夜他们一波又一波地反击中国的突击队、布兵和骑兵。” 最终,数百名美军被杀或被俘。

五角大楼的资料称,没有证据表明麦克丹尼尔被中国人俘虏。与麦克丹尼尔在同一营的另一名军医称,他相信麦克丹尼尔在此次战役中不幸阵亡。

虽然找到了查尔斯·麦克丹尼尔的军用识别牌,但是这并不能保证他的遗体在朝鲜交还的那55个箱子中。夏威夷国防部实验室主任约翰·伯德(John Byrd)表示,已经开始了识别遗骸的过程,这些遗骸的保存情况大多属于“中度到差”,并且几乎没有整骨。识别遗骸的关键工具是将从骨骼中提取DNA,并与美军士兵家庭成员提供的DNA样本相匹配。

除了查尔斯·麦克丹尼尔的军用识别牌,朝鲜没有移交任何个人物品。这55箱里有很多美国的军用物品,如头盔、手套和水壶等,但没有一件物品与特定的人相关。

作为今年6月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川普在新加坡峰会上达成协议的一部分,朝鲜归还了美军的遗骸。朝鲜还同意与美国合作,继续搜寻和挖掘在朝鲜境内的其他遗骸,估计还有5300名美军士兵的遗骸还没有找到。

来说几句


匿名
2018-08-11 10:53

看看人家,在看看我们,党卫军不是炮灰是什么!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