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湖畔炼功的法轮功女弟子(取自网络)
在湖畔炼功的法轮功女弟子(取自网络)

从颓废、叛逆中走出来的少女

慧光
2018-09-14 11:23
她是出生在中国大陆的一位年轻姑娘,父母都是商人,家庭条件非常优越,几乎是要什么有什么,然而她的表现却让父母大失所望。虽然小小年纪,但抽烟、喝酒、打架成了她生活的全部,母亲被她气的得了心脏病,父亲迫不得已而对她大打出手,然而这只能使她更加叛逆。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走进了法轮功修炼,一切都改变了......

她是出生在中国大陆的一位年轻姑娘,父母都是商人,家庭条件非常优越,几乎是要什么有什么,生活中的所有需要都是按照最好的标准安排。到了上学的年龄,父母为她选择了最好的学校,希望她能够学有所成,将来接父母的班,延续已有的家业。然而现实是无情的,她的表现让父母大失所望。

因为生活中的一切来的太容易了,使她养成了随心所欲的习惯。她有足够的金钱,可以藐视一切,可以不用任何努力实现她想要的一切。因为她有钱,渐渐的她得到了一些学生的追捧,并且其势力越来越大。到了上高中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就像“女王”一样不可一世,如果她想整谁,不用发号施令,一个眼神就会有人去办。

为了表现自己的地位和与众不同,她把一头乌黑的头发染成白色,并且自己动手把头发剪成凌乱不堪的样子。平时她总是保持一副冰冷、傲慢的表情,抽烟、喝酒、讲粗话,再加上指使、挑动学生打架斗殴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她的父母经常被学校训斥,母亲气的得了高血压和心脏病,父亲多次想把她送进“少管所”,但碍于颜面,又总是半路驱车返回。

那时候她与父母之间就像有一个巨大而不可逾越的鸿沟。即使偶尔坐在一起,也一定是在怒骂和斥责的叫嚷中开始,在无可奈何的痛苦中结束。面对父母的责骂,她总是保持一副冰冷麻木的样子。有一次,父亲在情急之下动手打了她,且下了狠手,导致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一怒之下她彻底离开了家,整天在社会上游荡,学也不上了。

为了跟父母赌气,她还喜欢上一个有妇之夫,并且挑动此人将父母开的店铺砸烂了两次。为此父母传话给她,希望她要走就离他们远点儿,不要再在他们眼前晃悠。可是她却反其道而行之,故意找茬儿惹他们生气。母亲哭着对她说:“我们前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供你、养你,一切都给你最好的,你却给我们带来这么多的痛苦和不幸。”那时候她就像着了魔一样,对父母的苦心没有一丝一毫的体谅。

2009年夏天,有一次在她出门的时候,看到楼门口有一个小女孩在往各家的信箱里放传单(每个信箱都有一个投放信件的小口)。女孩的个子小,上层的信箱够不着。看见她走过来,女孩就对她说:“大姐姐,你能帮一下忙吗?”

看着女孩单纯的样子,她动了恻隐之心,默默的帮女孩把上层的信箱都放了。放完之后她也没说什么,推门就出去了。就在这时,小女孩追了过来,对她说:“大姐姐,你真好,谢谢你。”

长期的孤独寂寞,使她养成了冷漠的性格,习惯了对外界的事情不闻不问。突然听到女孩真诚的声音,她陡然感到鼻子一阵儿发酸,差点儿掉下泪来。

小女孩又接着对她说:“大姐姐,我这里有超好看的神韵晚会光盘,想送给你,希望你认真看一看。”面对女孩恳切的态度,她第一次露出淡淡的笑容,高兴的接纳了。

在朋友的住处,她打开了光盘,观看了神韵晚会视频。不知道为什么,看的过程中她一直在不停的流眼泪,总也止不住,多年来内心的悲苦、郁闷、麻木和冰冷的感觉似乎都被化解了、消溶了,她第一次有了做人的真实情感。突然她心生一念,好想回家,结束这流浪和飘泊不定的生活。

第二天早上,她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在楼门口发现了散落的传单,就顺手捡起一份,发现传单的内容是《明慧周刊》。

当她仔细看完上面的文章后,内心受到莫名的冲击,不知是喜悦还是激动,她好想哭。那段时间,她不知道为什么,眼泪特别多,好像内心的凄苦总想找人诉说。她开始想家了,但那时她还不敢回家,她不敢面对过去的一切。

没过多久,她又遇见了那个女孩,她恳请她把每次的《明慧周刊》都给她送一份,并向她提出了一些有关法轮功的问题,希望对方能为她解答。

那一次,小女孩用明亮有神的眼睛看着她,尽管面前这个“白发苍苍”的大姐姐让她有些惊讶,她还是热心的回答了她的问题。看着对方小小年纪却有着敏捷的思维,并且能够平静的侃侃而谈,她感到非常惊讶。听完之后她愣愣的问:“你这样小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口才呀,把我说的心服口服。”没想到小女孩开心的笑起来。在女孩真诚的感染下,她把以往的伪装都放下了,也跟着开心的笑起来。

最后,小女孩真诚的对她说:“大姐姐,你学法轮功吧,法轮功可好啦。”

她认真的说:“你看我这‘满头白发’的样子,法轮功能要吗?何况你还不知道我以前……”她实在不好意思接着往下说。

看到她难过的表情,女孩仿佛明白了什么,没有说话,拉着她的手径直去了自己家。到家之后与她一起阅读了法轮功的主要指导书——《转法轮》。并且相约,以后每天在女孩放学后来她家一起学炼法轮功。

她回忆说:“那段时间对我来说真是太宝贵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温暖,发自内心的有一种莫名的喜悦,尤其当我在内心深处呼唤‘师父’时,那种心情就像找到了阔别已久的亲人,真是无法形容。”

就这样她坚持了五个多月。在那段时间里,抽烟喝酒的陋习她好像全忘记了。她把头发也染回了黑色,并与之前的狐朋狗友全部断交。她重新找回了自己,可是她仍然不敢回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父母。

有一天,在蒙蒙细雨中,她骑着自行车在街上走,被一辆疾驰的汽车撞上了。她被狠狠的摔在地上,下颏先着地,腿也被汽车压过。肇事司机慌张的将她送到医院,医生经过检查后对她说:“下颏骨骨折,小腿骨折,需要住院治疗。”这时她突然想起师父讲过的话,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一个修炼人,遇到这种事情与常人不同,马上对医生说:“我没事儿,我要回家。”医生嘲讽的说:“你看你现在说话都不利索,骨头都断了,站都站不起来,你怎么回家?”

她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坚持说:“我的骨头没有断,我就要回家。”一边说着,一边从病床上爬起来,抬腿就往外走。就在那一瞬间,她感到全身上下暖融融的,好象被一股热流包裹着,本来疼痛的地方,随着热流通过就不感到痛了,全身都变的很舒服。医生看到后惊呆了,赶紧喊道:“回来!赶快回来!你的骨头还断着呢,还没打石膏呢!你怎么能站起来呢?”

她听后稍稍镇静了一下,回过头来很认真的对他们说:“我真的没事儿。我是修炼法轮功的,请你们放心。”医生和肇事司机都惊讶的看着她从容的离去,她看到他们完全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她一面走一面流泪,双手情不自禁的合十在胸前,心中默默的不停的说“谢谢师父加持!谢谢师父加持!……”

这一次她没有犹豫,径直回到了父母家。

她按响了门铃,母亲打开了门。看到是她,脸上现出一种难以置信和疑惑的表情。她“扑通”一下跪下来,说:“妈,请您原谅,原谅我过去带给您的痛苦。我现在开始修炼法轮功了,以后我要做个好人,不会再去抽烟、喝酒,打架了,也不会再让您伤心了。请您相信我。”母亲呆呆的看着她,半响才一下子哭出声来。

她走进房间,又在父亲面前跪下来,诚恳的说:“爸,您为了我付出了很多心血,以前是女儿不懂事,总是让您和妈伤心难过。我现在开始修炼了,我会慢慢的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不会再让您伤心了。”就这样,父母都被她感动了,一家三口拥抱着哭成一团。

那一晚,她久久不能入睡,不堪回首的往事一幕幕出现在眼前。早上醒来,她为父母煮了清香的米粥,还做了一碟小菜。父母惊讶的笑着,眼眶里又涌出了激动的泪水。

因为她的回来,父母的心情好了,神情气度也有了明显的变化。父母看到她前后判若两人,也改变了因中共的谎言欺骗造成的对法轮功的误解。她说:“安宁、和睦、幸福,从此就像源源不断的清泉涌入我们家,涌入我们的心田。我在心里千遍万遍的说‘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法轮大法真好!’”

来说几句


匿名
2018-09-16 01:27

谢师恩

迷渐醒
2018-09-14 19:29

善的力量无限!

匿名
2018-09-14 17:50

师父慈悲!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