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传媒学院副院长赵思运及其致辞
浙江传媒学院副院长赵思运及其致辞

提倡“有道义担当” 教授被中共严重警告

陈克江
2018-10-15 20:32
10月13日,大陆《新京报》报道,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赵思运因为在该院2018级新生开学典礼上致辞,个别用语不当,被认定“违反政治纪律”,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赵思运受处分是中共高校教师“因言获罪”的最新一例,也是中共将所有高校全都变成中共党校,禁锢一切真知灼见的必然结果。

10月13日,大陆《新京报》报道,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赵思运因为在该院2018级新生开学典礼上致辞,个别用语不当,被认定“违反政治纪律”,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赵思运受处分是中共高校教授“因言获罪”的最新一例,也是中共将所有高校全都变成中共党校,禁锢一切真知灼见的必然结果。

赵思运9月30日的致辞,《钱江晚报》10月8日曾以《道义担当不能成为稀缺精神》为题全文刊载。该报配发编者按称:“文章谈到作为新时代具有独立人格的大学生,需要具备自律、尊重与尊严的文化素养,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肩负起国家和民族未来的重任。”

赵思运被整肃的消息传出后,引发热烈讨论。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韩复龄表示,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哪句话不当啊,不明所以,这种处分丝毫没有道理,下届新生开学,谁还敢来讲话?!

原重庆师范大学副教授谭松,因在课堂上讲1989年“六四”学潮等,被学校开除、公安关押。已流亡美国的谭松说,中共对高校的控制令人匪夷所思,学生和教师都处在恐怖气氛的笼罩下。他有一次试图了解哪些学生知道1989年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没有一个学生知道“六四学潮”。“后来我发现,这些学生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没有一个老师给他们讲过89‘六四’。”如今的中国高校,课堂普遍安装摄像头,并在学生中发展“信息员”,老师在课堂上的一举一动全都被监控。谭松说:“我在大学这么多年,感觉这些年来是越来越僵化。不可能培养出真正的人才来。思想被禁锢了,这种洗脑教育把人格都扭曲了。这也是中国为什么无法创新的一个原因。”

近一两年来,中共的高校中少数敢言的教师接连不断因为讲真话受到整肃。贵州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杨绍政,河北工程大学临床医学院副教授王刚,北京建筑大学副教授许传青,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厦门大学嘉庚学院教授尤盛东,厦门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周运中,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山东工商学院教授李默海,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史杰鹏,山东建筑大学教授邓相超等,都因课堂上或网上言论,遭到开除、停课、解聘、开除党籍等处罚。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传播系主任乔木,曾写过一篇散文《辞去教授,做一个干净的人》。乔木是清华大学毕业的政治学博士,后到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做博士后,回国后,到北外创办国际新闻传播系。也因为言论“不合党的口味”,被迫辞去系主任,被迫到图书馆当管理员,最后被迫辞职。他写道:“政治学博士不能讲民主宪政,新闻学教授反对新闻自由,柴可夫斯基也奏不出我这悲怆交响曲!” “太多的有识之士,当初进入体制,本来想改变体制,但最终都是被体制所改变。1998年我不愿被改变,所以离开政府,辞职去读博士,想着将来当教授。后来真当教授了,发现还是体制,还是乌烟瘴气。要想说真话,只能辞职。要想说了真话,还不害怕,只有去国。”辞职半年后,乔木带着孩子和妻子移居美国。

在北京大学任教9年的美国教授克里斯托弗.鲍尔丁,因批评中共的审查制度而失去教职,被迫离开中国。鲍尔丁表示,作为外教,只要他避免谈及台湾、天安门、西藏和共产党,基本上还是安全的。他说:“现在,作为一个经济学教授,我觉得我都不能自由地发表对中国经济的看法了。与其被驱逐出境,还不如自己知趣离开。”

2014年9月1日,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曾集体在中共《求是》杂志上刊登文章说,要让中共“牢牢掌握高校阵地”,在网络言论方面对师生进行严控。特别卖力的北大还建立了“24小时值班”的监控队伍。

2014年10月18日,中共教育部曾举办大学党委书记校长专题研讨班,要求校长站在意识形态斗争第一线,“守土尽责”。

2014年11月13日,针对中国高校教师在课堂上讲述自己的独立观点和看法,中共辽宁省委机关报《辽宁日报》,头版刊登了一封致全国大学教师的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辽宁日报》声称,在推出这一系列报导前,他们在省内外几家大学做了两个多月的调查,开了7场座谈会;还在沈阳、北京、上海、武汉、广州的大学,旁听了近100堂课,从近13万字的听课笔记中概括出3类问题。中共整肃大学敢言教师之风从此日盛一日。

2015年4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布了“学生教学信息员制度实施办法”,每个班原则上设立一名教学信息员,其任务包括收集并汇报“课堂教学和教学管理各环节中存在的问题”。一般认为,该校教师翟桔红被处分,就和学生教学信息员的举报有关。

中共在大学里的“信息员制度”,实际上就是一种告密制度,已造成至少三大恶果:一是消灭了大学精神,二是破坏了师生关系,三是扭曲了学生的价值观。这种告密制度,利用人整人,完全扭曲、毁坏了人与人之间正常的人际关系,也是对教育精神,整个中华民族精神文化的极大破坏。

已到日本担任访问学者的史杰鹏表示,中共的言论箝制还在不断收缩,相信未来这种事情会层出不穷,“大学将会像坟墓一样寂然无声,没有人敢说话。”他说,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这种状况是国家最大的不幸。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认为,主要的原因是中共的统治已经走到了一个面临崩溃的临界点。中共严控舆论和言论,反映出中共政权内心的极度恐惧和虚弱。正是这种内心极度的恐惧和虚弱,造成中共在网络上制造恐惧气氛,杀一儆百,用这种打压敢言者的愚蠢方式,来控制民众的思想和言论。但是,这种方式注定不能够成功。

来说几句


匿名
2018-10-15 23:01

有道义担当,这是要吓死中共吗?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