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评论】美中争端僵持 出路何在 (音频/视频)

楊光
2018-10-20 11:43
美中贸易争端处于僵持阶段。北京有哪些选项?北京不屑于以牙还牙的真实原因是什么?崔天凯说找不到可信赖的谈判对手的实质是什么?美国退出万国邮联是贸易战的一部分吗?G20川习会不指望实质性突破。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自从9月下旬中美方第二轮征收关税之后,双方都没有更大的动作,美方是坚持北京要拿出具体行动方案,再开始新的谈判;中方是对此不理不睬,转向国内号召「自力更生」,贸易争端显然陷入了僵局。

从昨天开始,北京的官方口气出现了转变,声称对美国,中方已经不屑于实施「以牙还牙」的直接报复,行动上也低调的开始进口了美国大豆;之前因为贸易争端迟迟不能确定的G20川习会也随之有了明确的消息。那么这些迹象是否表示北京会采取积极的措施化解僵局呢?贸易争端的出路何在?

我们今天就来请横河先生发表一下他的看法。我们节目的Skype帐号是 hhpl;电子邮箱是[email protected]。您可以在节目的过程中参与讨论,或者发表您的看法。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看一下,从9月下旬川普对中国2千亿的商品征收关税之后,北京是取消了几次高层官员会晤,之后就没有进一步的明确政策,那您觉得他们下面会采取什么政策来应对这个局面呢?

横河:它有几种可能性,第一种就是退让,但是这一点我觉得很难做到,因为中共方面到现在为止只愿意做部分退让,这个退让实际上就是多买美国商品,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到现在一直坚持说中方要做出有意义的行动来。对于中方来说的话,很多原则是不能让的,尤其是牵涉到制度上的;而部分退让,美国不会同意,所以这条路基本上是行不通的。

第二种可能就是全部满足美国的要求,或者是美国的主要要求,但这个问题就是牵扯到中共的社会主义道路的问题。现在你看中国国内的情况,一个是全面的「国进民退」;一个是私企和外企都要派党支部。

而美国方面要求的是什么?他把信息流通自由的阻断都当作是贸易壁垒的一部分,这个相差太远。美国提出来的这些要求,其实都是跟中共的制度有关系的,尽管提出来的这些要求如果实施的话,对中国国家和中国人民都有好处,但是对中共的统治显然没有好处的,因此我们没有任何理由相信中共会这样做。

第三条路就是拖延耍赖,这其实就是一直在做的事情。最近有两个标记,就是崔天凯两次接受美国媒体采访,这个可以作为一个标记,就是这个战术的标记,就是他能拖多久拖多久。这个它依靠的是什么呢?就是中共所谓的制度优势,民众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多少发言权,它就是把人民作为中共拒绝改变的代价,就是中共这个能力比较强。

另一方面,它希望美国人民也会因为贸易战造成的不方便和经济上的一些损失,当然,这个损失即使有的话,比起中国民众的损失要小很多,但是因为美国是民主社会,它就希望美国人民在选票上能够改变现状,希望美国贸易争端的立场不能坚持,这是它的想法。

中共作为一个整体来说,它坚持贸易战这个能力可能确实是要强一些。但是其实这里还要考虑到另外一个因素,就是中共党内利益集团的承受能力,他们的承受能力可能没有那么强,而他们对政策的影响力可能要比普通中国老百姓要强,这一点,就是党内高层的斗争它是没有算在里面的,其实要算在里面的话,它拖延下去可能也没有什么好处。

第四条路,中共正在做的就是重新组建同盟,尽管欧盟和日本在贸易上和美国是一致的,但是中共不会放弃拉拢欧盟和日本。你像最近一些表现,它强调中日友好,这个其实日本的表现跟当年它鼓动反日游行时候打砸抢,日本表现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是中共的表现就完全不同了,显然是一种政策。像前几天有几十个议员参拜靖国神社,中共也一声不吭。

另外一个,和俄国靠近;另外一方面,继续争取做第三世界的领袖,包括继续向非洲、拉美这些地方加强它的势力范围;还有包括外围出击,你像打压台湾等等。但是这一系列措施,既然不能够在贸易上拉拢到欧盟和日本的话,所有这些措施是比较远期的、长期的,对贸易战它不会带来直接的好处,对中共来说。

再一个就是加强自力更生,准备过冬了。但这一点,自力更生,科学技术不是一天可以达到的,也不是一年半载可以达到的,每个时期都有它自己的技术瓶颈。像大跃进的时候,全民炼钢,炼钢就是一个技术瓶颈,没有成功,就失败了。现在大力投资芯片,其实就类似于当时全民炼钢的大跃进,差不了多少,这个技术瓶颈也没有多少理由相信它能够很快突破,在自力更生方面能够突破。

所以到目前为止,我现在觉得他们最可能采用的还是一个拖延战术,它所谓的想进行谈判,其实还是想通过谈判尽量不让步,是想通过这种方式。

主持人:您刚才讲中方其实一个方面也是希望美国人因为贸易战造成了不便,或者因为中期选举改变一些策略。前几天从深圳市委流露出来的一份资料表明了,他们可能已经意识到那种期望是不可能实现的了。

我们也看到《人民日报》昨天发表了一篇文章,它的中心内容是说中方对美方的恣意妄为,已经不屑于实施「以牙还牙」的直接报复了。是不是表示中方会有一些政策上的转变?但是川普在接受CBS采访的时候直接就说中方其实很想反击的,但是它没有子弹,而且中方现在非常想协商。您觉得他们两方说的,哪一方的理由更加真实一些?

横河:《人民日报》这篇文章题目是「风雨过后是彩虹」,因为它里面有一句话说「中国已不屑于『以牙还牙』直接报复了」,所以很多转载的时候就把当中这句话抽出来当成标题了。

《人民日报》其实是更有代表性,刚才你说深圳流出来这篇文件,其实是深圳市政府的一个文件,它不是那一类从上而下传达下来的文件,所以只能说是一个个人的看法,它不代表中共的政策,它这篇文件要影响到中央还不知道有多少层呢,所以这个不能代表中共的意见。

但是《人民日报》可以,有人总结了跟贸易冲突有关的《人民日报》的标题,他按照时间顺序,最早的时候是「从美国贸易战看其霸权嘴脸」,到「1000亿美元唬谁呢?中国不是吓大的!」,到最近的「不屑于以牙还牙直接报复」,这个过程其实可以看到,中共的立场确实是从开始的时候很强硬,软化了。

这篇文章是放在《人民日报》第二版上的,那也就是说至少是代表了当前官方的看法,部分看法。因为第一版现在不管是《人民日报》还是各地的党报,它都已经被歌功颂德,就是没有多少意义的歌功颂德文章垄断了,能够放在第二版的,那是比较重要的政策性的东西。

文章内容没有什么新奇的,你要读一读还是很难读下去的,都是中共宣传的那种口气。这个内容里面主要它不承认中共经济发展的成果是打开国门引进外国资本或者是引进技术,或盗窃技术,这个基本事实。我们就要看看这个「不屑于以牙还牙」的说法,我认为这是双方贸易不平等,它没有对等报复手段了,所以它不能够以牙还牙,这是一。

第二个是双方的实力相差太大,这个和贸易不平等可以没有关系,就其它方面,整体实力相差太大,赢的希望实在太渺茫。第三个,深圳那篇,如果说中央也有同样看法的话,那就是说认识到以后进行一个政策大调整了,就是原来「以牙还牙」政策,现在放弃了。「以牙还牙」并不是一贯的政策,就是针对这个对美贸易冲突提出来的政策,那现在它既然不屑于做这个事情了,那么也就是说「以牙还牙」的政策就正式放弃了,这个倒是比较实际的。

但是你放弃以牙还牙,不表示这个贸易战就可以赢,你知道吧?所以说现在来看还是没有什么妙招可以熬过就是那篇文章说的「风雨过后是彩虹」,你可以指望后面可以是彩虹,但是你这个风雨怎么熬过去?如果你熬不过去的话,那么后面的彩虹有什么用?这是中共目前面临的最大的问题。

主持人:您这个说法就让我想起来最近的股市,证监会是说春天已经不远了,但是股民们说我们要先熬过这个冬天啊,别死在春天来之前。那您刚才提到了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他接受美国记者的访问,谈到贸易战,崔天凯他是这么说的,他说是中共不想打贸易战,是美国挑起争端,既然是美国挑衅,那么中共自然要保护国家利益。

横河:这个崔天凯10月4日、10月12日,分别接受了美国的MPR,就是公共广播电台,和FOX采访,那我们来逐条分析一下他的这个说法。第一个说法就是说,他说中方是无辜的,就是所有的指控都不是事实,就你刚才说的,是美国挑衅,中共只是保护国家利益。这个我们其实从贸易战开始就反复谈过了,没有什么特别可以谈的,因为美方的指控主要的是知识产权、政府干预经济,包括补贴,不公平的贸易,包括倾销,还有关税和非关税壁垒。

就是每一项指控都是中共违规在先,其实不只是违规,是中共从来就没有遵守过规矩,就是原来它也没有说一开始就改,它只说我过多少年,十几年以后再改,那过了十几年以后它没有改。

就以这个知识产权为例,就最近的国安间谍案,我们刚刚讨论过,说明偷窃知识产权是政府行为,而不仅仅是商业对手的问题,以前抓的都是商业对手。国家安全部它不会从这个航空技术当中直接获利,它是政府机构,就说明什么呢?是政府出面帮企业,这个企业很多就是国家啦,来做这样的事情。

就说明美国的指控不仅是真实的,而且是远远不够的。这还仅仅在贸易上。随着美国现在政治气候的转变,可以说更多的中共对美国进攻性的行为也在不断的曝光,包括对美国的学术、教育、文化,甚至民主选举的渗透和破坏。刚刚出来一个消息,美国四个执法部门联合声明,关注外国对美国大选的破坏,盯紧了俄国、伊朗、中共。崔天凯所说的这些东西其实是没有道理的。

另外一个就是,他说中方已经准备好和美国谈判了,他只需要找到可信赖的谈判对手。事实上从来没有人见过中共对美国的指控做出正式的反应的,除了抵赖以外。他说没有信赖的谈判对手,美国派出来的谈判贸易代表团就是谈判对手,每一次美国政府派出的正式代表就是谈判对手,你怎么会找不到呢?所以这个又是没有道理的。

再一个他说什么呢?说美方多变,说他搞不清楚总统周围谁更有影响力?其实谁更有影响力这个问题是为了背后运作。就是说找到真正有影响力的人,然后通过这个关系去打通路子,这个是中共一贯的做法。但是到了川普这里不灵了,川普政府一切都是摆在台面上的,做的和说的一样。对于中共来说的话,因为它只会搞阴谋,碰到人家说什么做什么的人,它反倒不知所措了,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所以他所说的谁更有影响力,是为了幕后操作。

其实就很简单,你派谈判代表跟对方谈判代表团谈这就可以了,你管他背后谁影响力大干什么?这个实际上暴露了中共在国际关系上那种不正常的操作的习惯。

主持人:特别是这个崔先生他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简直是让民众大跌眼镜,他居然回答说:不知道华盛顿市谁在做决定?谁说了算?美国有媒体就评论说,这难道是被贸易战打晕了头吗?

横河:实际上我想这个可能是中共宣传部门和外交部门现在统一的口径,就是说如果在国际场合,或者是在记者招待会上,有人问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就这么回答,就是他想摆脱在贸易谈判僵局上面中共方面的责任,尽管这个理由很荒唐,但是我觉得他们现在也找不出合适的理由嘛,就是把责任推给美国方面。

主持人:那我们现在有一位听众在网上提问,他说中国18号也承认了,受贸易战影响,工厂停工、工人面临失业,那么这是表示中共示弱了吗?

横河:这倒不表示中共示弱,它是想对国内的一些问题,它最终很可能都要归到贸易战上去。实际上有很多问题是国内的政策造成的,你比如说很多工厂关门,是跟中共的政策有关系,你比如说无锡有一个硬盘生产厂,当时就是给它要加税,因为现在正在加税,外资后来就全跑掉了,现在还在让各个企业在补社保基金,这一补的话,很多企业就必须关门了。所以现在成批关门的企业有相当一部分不是受贸易战的影响,而是中共的政策,就中共加紧盘剥中国民众造成的这个结果。

你像深圳现在不是报纸上登清算广告都登不下,都要排很长的对才能登?所以中共是用贸易战来推卸它自己的责任,就把它自己很多问题推到美国身上,倒不仅仅是为了示弱这一点。

主持人:那我们在这里再插一个题外话,就是说美国记者我们知道他们都是以犀利著称的,比如说采访川普的那位莱斯丽女士,她面对总统就当仁不让,咄咄逼人。我举个例子,比如川普他为了表达他跟金正恩关系良好,很合得来,就用了一个他的特有的说法,就说「我爱金正恩」。那主持人就抓住了这句话,说我来给你读读他的纪录,你看这个人谋杀亲哥哥、奴工、压制自由,然后巴拉巴拉唸了一大堆金正恩的恶行,然后说这么一个坏人,你还居然说你爱他。那么川普他虽然贵为总统,也得老老实实接受这种质问。

但是我们看到采访崔先生的时候,崔先生的回答,他明显的就是闪烁其词,或者讲些空话、套话,或者是黑白颠倒。我记得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主持人讲到说中共盗窃美国技术,而且特别提到说,我们上个星期抓到了一个人,都抓到作案人了,但是这个崔先生就是瞪着眼睛否认;那主持人居然就放过他了,不再就这个问题追问下去了。您觉得是怎么回事?

横河:这倒是有几方面因素,一个就是美国媒体本来就对本国总统不客气著称的,对本国总统、本国的政府,因为那是民选的政府,虽然他会根据观点跟自己是不是一致有区别对待,但总体他是以第四权的监督权力自誉的,而且美国宪法和法律确保了他们这种权力,那总统也没办法,川普总统最多他也就在推特上说,批评批评假新闻而已,他也没什么办法,所以它是制度决定的。

对于外国政府和元首来说的话,美国的媒体多多少少有一点,虽然说他在世界各国来说的话,他是表现比较好的,但多少他有一点欺软怕硬,就是对于对方就是比较文明的,他就会凶一点、狠一点;对不讲理的呢,他就会软一点;对钱多的,他也会软。大概对中共,美国媒体是最软的了,因为中共它既不讲理又有钱。

俄国其实,虽然说俄国有的时候很强硬,但实际上他对美国的影响力没有那么大,就是说美国媒体如果批评俄国的话,他不会有什么后果的;而如果批评中共的话,他就会有后果。

因为中共对美国媒体的这个收买和打压,恩威并施,它确实有一定的效果。你像美国一些主流媒体、大媒体,都是整版的给中共喉舌提供宣传阵地,就为了收一些广告费。美国的主流大媒体对中国的报导,自我审查也比较严格,因为你稍微不严格的话,它就把你记者赶出去了。最近不是还把驻香港的一个记者给赶出去吗?

中共官员他有一套现成的党文化的胡搅蛮缠的办法。一般美国的媒体主持人即使他是在美国身经百战的,他对付中共官员的话,还是会表现出来经验不足,因为你是碰到实在胡搅蛮缠,西方再怎么样的总统,他不会这样子,那中共官员他很习惯的就是胡搅蛮缠,所以他还是经验不足,这几方面的因素。

不过当年我记得《60分钟》节目,华莱士采访江泽民确实是一针见血,那他确实厉害,你现在去回顾一下当时他的那个采访,他把很多关键问题都提出来了。他最著名的就是,华莱士说江泽民是独裁者,江泽民说自己不是。华莱士就反驳说,美国有句俗话说,如果走起来像鸭子,叫起来像鸭子,那就是一只鸭子!那是非常直接了当的。不过这样的主持人,我想即使在那个时候,在现在也是很罕见。

主持人:那我们再把话题拉回到这个贸易战。最近有几个消息,一个是这回美国他没有把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这个对中共来说应该是个利好;但是美国紧接着又宣布说他退出万国邮联,说是为了堵住进口税的这个漏洞,这个无疑又会对中国的出口贸易不利。那您觉得这两个事情结合起来,您怎么看待呢?

横河:没有把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的原因应该很简单,它就是因为现在这一次审议过程,中国不完全符合汇率操纵国的条件。财政部是从专业角度考虑的,你就必须要符合这些条件,符合程序,就做到有利有节嘛。就像美联署加息,总统不满意他照样加,因为他认为经济就需要加了,这就是美国的制度。

当然中共它也在努力采取措施,就是不让美国定它为汇率操纵国。而美国本来他就只是想纠正中共的不规矩的做法,他不会像中共那样子,完全从政治报复的角度去乱打。这个是汇率操纵国,我倒不觉得这里头有什么阴谋,或者是非常深的计画,就是这个原因。

至于说美国退出万国邮联,这个也是师出有名的,就是美国做事情他都要有符合法律根据,或者是很有道理。万国邮联的这个国际邮资它采用的是终端费制,就是发货的国家为它这个邮件支付一部分费用,但这个费用不反映邮件到了那个国家以后实际投递的费用。那么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这个费用不一样,发展中国家费用要低一些。

中国就一直属于付费比较低的发展中国家,从中国邮寄到美国的包裹,比美国国内的包裹还要便宜很多,有的时候有的便宜的要便宜一半,甚至更多,这些在美国比较贵的这个投递费是美国邮政付费的。也就是说从发展中国家邮寄到美国的包裹越多,美国邮政亏损越大,这个亏损最后还是要由美国的纳税人去承担。而发展中国家邮寄到美国的包裹,最大比例的是来自中国,也就是说美国的邮件补贴都给了中国了。这是光是说邮政补贴问题。

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有两个大问题通过邮政寄到美国的,给美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一个是毒品,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合成毒品的生产国,这些合成毒品你可以直接到中国去order,然后通过邮件包裹流到美国,结果造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是各种冒牌仿制品,也通过这个邮递到美国,影响了美国的正常市场。

其实万国邮联还是美国倡议成立的,中华民国在1914年加入。联合国成立以后,万国邮联就变成了联合国的机构,因为万国邮联比联合国早很多。中共在1972年取代中华民国成为万国邮联的成员。

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了,而且它宣称,这几天不太说了,企图在很多国际组织当中取代美国的领导地位,但是它却继续享受发达国家给发展中国家的邮政补贴,可见这个联合国的组织被中共利用而造成了很不合理。所以这次美国商界是一致支持美国退出万国邮联。

我们上几次都谈到了,就美国会继续退出一些不合理的国际组织,这也是在贸易战之外对付中共的手段,尽管不一定直接针对中共,但是因为中共一般情况下,是最大限度的利用和维持国际秩序当中不公平的部分,并且成为不公平的最大的受益者,所以美国退出,对中共的打击也是最大的。

川普总统当选以后,先后退出了不少国际组织,这些有的是直接针对中共的,有的即使不是,也会有间接的影响,但是绝对不可能造成一个结果,就是有的人说美国退出以后,中共可以填补美国退出的空白,成为这些国际组织的领导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它是占便宜的一方,占便宜的一方、破坏制度的一方是不能成为领导人的。

主持人:那么现在有一位听众他提问,他说:现在西方国家提出来警惕中共的「碰瓷外交」,算是对中共有了认识吗?

横河:对,这个倒是这一两年就比较明确的,其实就是大家认识比较早,只是谁都不敢说,所谓「绥靖政策」并不是不了解事实真相,而是说不敢说,不敢碰。结果川普总统上台以后打破了一切规矩,就敢于去挑战中共的碰瓷行为,所以其他国家也就跟上了。当然越敢于挑战的话,那暴露出来的事实也就越多,所以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

主持人:那么我们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从上一次低级别谈判之后,中美双方在贸易上似乎就处在一个僵持阶段,一个我是想问一下,双方有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虽然没有一些名面上很明确的,但是肯定是私下里有一些小的,跟这个相关的一些动作。

那么还有双方首脑在G20峰会上的会面能否成行,一直是悬而未决,一直到昨天才有了最新的消息,就说双方都松口表示暂时计画会面。那么这次会面您觉得会不会像2017年5月份在佛罗里达那样子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横河:双方有没有动作?一个,美国方面他主要是重申美国的要求,不会改变,美国不会后退,其它方面还继续有压力,你比如说国会还在继续立法,限制中共,通过了《入藏互惠法案》,又提出来「外国影响力透明法」,准备修改《高等教育法》限制孔子学院,和其他的发达国家一起开始准备改造WTO,那这是一系列的。

至于中共方面的话,动作不是很多,现在比较软化了,还开始进口美国大豆了。但是同时也有一些挑衅,比如说南海,军舰对美国军舰挑衅,以至于美国提出来就是说,给海军指挥官授权做出反应,这方面并不多。

估计下一个阶段重点就是在阿根廷要举行的二十国集团会议上,现在说这么说,川普和习近平再次会面的变数还是蛮大。我个人认为即使会面的话,更多的象征意义,而不会有任何突破性的进展,因为美中的冲突是从根子上不可调和的,会面这种属于技术上玩手腕,那个再玩也没有用的。

虽然说川普政府和美国政府没有意愿去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也不希望搞垮中国经济,只是想双赢而已,尤其是希望两国人民受益,但是中共不会这么想,也不会为中国人民考虑,只会为自己的政权。因此双方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到谈判的共同基点,谈判是要有共同点的,没有共同点是没法谈的。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的节目时间已经到了,我们感谢您的收听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