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二部分 革命、内战和恐怖(13)

转载
2018-10-30 12:54
《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

《共产主义黑皮书》:托洛茨基的惨死

作者:史蒂芬‧库托伊斯(Stéphane Courtois)、让-路易斯‧潘尼(Jean-Louis Panné)

搜捕托派

削弱了住在苏联的外国共产党人的队伍后,斯大林把注意力转向居住在国外的异议人士。因此,NKVD获得了在全球展示其力量的机会。

最引人注目的案例之一是伊格纳兹‧雷斯(Ignaz Reiss)的案例。他的真名是内森‧波列茨基(Nathan Poretsky)。作为中欧一名从一战中起家的犹太革命青年,雷斯是共产国际所急切招募的众多对象之一。他是一名职业煽动者,在国际地下网络工作,工作效率很高,以至在1928年被授予红旗勋章。1935年之后,他被NKVD“找回”。NKVD控制了所有国外网络,并让他负责在德国的间谍活动。莫斯科大审判的首场令雷斯极为震惊,他当时决定与斯大林决裂。由于太谙“家规”(house rules),他极其谨慎地准备改投阵营。1937年7月17日,他给苏共中央(CPSU Central Committee)发了一封公开信,说明自己的立场,并指名道姓地抨击斯大林及斯大林主义,称它是“最恶劣类型机会主义的混合体,无原则、嗜杀、具欺骗性,威胁着要毒害全世界并扼杀本已式微的工人运动”。雷斯还解释了他转入托洛茨基阵营一事。这样做时,他不知不觉地把自己送上了死路。NKVD立即联系了其在法国的网络,在瑞士发现了雷斯,在那里设下埋伏等待他。9月4日夜,他在洛桑(Lausanne)遭两名法国共产党人打得满身弹孔;同时,一名NKVD女特工企图用一盒毒巧克力杀害他的妻子和孩子。尽管警方在法国和瑞士进行了长时间的搜寻,但凶手及其同谋却一直没有被寻获。托洛茨基立即怀疑法国共产党的书记之一雅克‧杜克洛。托洛茨基吩咐自己的秘书扬‧范‧海耶诺特(Jan Van Heijenoort)给法国政府首脑发了以下电报:“致法国政府首脑肖当(Chautemps)/关于伊格纳兹‧雷斯遇刺事件/我的文件被盗,还有其它多起犯罪/建议至少讯问一下下议院副议长、前格别乌特工雅克‧杜克洛。”

杜克洛自1936年以来一直担任下议院副议长。这封电报之后,未采取任何行动来进行追踪调查。

雷斯遇刺备受瞩目,但它是一场更广泛的尽可能肃清托派运动的一部分。托派成员同其他所有在清洗中丧生的人一起在苏联被屠杀,并不令人吃惊。较令人吃惊的是,特务部门为在海外消灭对手而不惜采取的手段,以及在那么多国家涌现的各种托派组织。所使用的主要手段是耐心、隐秘地渗透所有这类组织。

1937年7月,托洛茨基主义反对派(the Trotskyite Opposition)国际秘书处领导人鲁道夫.克里门特(Rudolf Klement)失踪。8月26日,一具无头无腿的尸体从塞纳河(the Seine)中被捞出,很快被确定为克里门特的尸体。托洛茨基自己的儿子列夫.谢多夫(Lev Sedov)在医疗手术后不久即死在巴黎。但他的死因可疑,让其家人相信,这是苏联特务机关策划的一起暗杀,尽管帕维尔‧苏多普拉托夫(Pavel Sudoplatov,译者注:1907年—1996年,克格勃高官)的回忆录中否认这一点。但毋庸置疑的是,列夫‧谢多夫正受到NKVD的密切监视。事实上,他的一个密友马克‧扎伯洛斯基(Mark Zborowski)就是一名渗透托洛茨基运动的特工。

然而,苏多普拉托夫确实承认,1939年3月,贝利亚和斯大林亲自命令他暗杀托洛茨基。斯大林告诉他:“今年,我们必须干掉托洛茨基,在将来临的不可避免的战争爆发之前。”他补充说,“你为此将只对贝利亚负责,不对别人负责。你要全面负责这项任务。”搜捕启动了。继巴黎、布鲁塞尔和美国之后,在墨西哥发现了这位第四国际的领导人。在墨西哥共产党的帮助下,苏多普拉托夫的手下于5月24日首次企图谋杀托洛茨基,但他奇迹般地逃脱了。拉蒙.麦卡德(Ramón Mercader)以假名渗透,最终为苏多普拉托夫提供了除掉托洛茨基的手段。麦卡德赢得了托洛茨基团队一名女性成员的信任,并设法与他取得联系。托洛茨基相当谨慎地同意会见麦卡德,以审阅一篇据称是他为托洛茨基辩护所写的文章。然后,麦卡德用一把冰镐刺入托洛茨基的头部。托洛茨基受伤后大声呼救。他的妻子和保镖向麦卡德扑去。托洛茨基次日便死去。

各共产党、共产国际各部门与NKVD之间的关联,受到托洛茨基的谴责。他非常清楚,共产国际是由格别乌和NKVD主导的。1940年5月27日,即首次谋杀企图破产的三天后,他在致墨西哥总检察长的一封信中写道,“格别乌组织的传统和手段到现在已在苏联境外根深蒂固。格别乌需要为其活动取得合法或半合法的掩护,需要有利于招募新特工的环境,并在所谓的共产党内部找到必要的环境和条件。”他最后的文稿涉及5月24日的暗杀企图,他在其中详细谈论了这次险些夺去他性命的事件。在他看来,GPU(从与之相关的日子起,托洛茨基总是使用1922年的那个缩写)是“斯大林行使权力的主要武器”,是“苏联极权主义的工具”,“奴役和犬儒主义的精神”从那里“已传遍整个共产国际,并彻底毒化了工人运动”。他颇为详细地描述了这是如何影响事态的:“作为组织而言,格别乌与共产国际并不尽相同,但它们之间却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一个从属于另一个。不是共产国际向格别乌下达命令,而是完全相反:格别乌完全主宰著共产国际。”

这一分析,由大量实例所支持,是托洛茨基双重经历的结果:一方面作为这个新生苏维埃国家的领导人之一,另一方面也作为一个躲避NKVD杀手追捕的人。这些杀手在世界各地跟踪他,其名字现已确定无疑。他们是1936年12月由尼古拉.叶若夫成立的特别任务部门(Special Tasks Department)的历任主管:谢尔盖.斯皮格尔格拉斯(Sergei Spiegelglass)(暗杀失败)、帕维尔.苏多普拉托夫(死于1996年)和纳姆.爱廷贡(Naum Eitingon)(死于1981年)。由于有许多帮凶,他们最终得逞了。

由于现场进行的连续调查以及后来由朱利安‧戈尔金(Julian Gorkin)进行的调查,1940年8月20日托洛茨基在墨西哥遭暗杀的大部分细节,现在已为人所知。无论如何,那个下达谋杀令的人从来都是毋庸置疑的;直接责任人也是人所共知的。这一切后来都被帕维尔.苏多普拉托夫所证实。杰米.拉蒙.麦卡德.德.里奥(Jaime Ramón Mercader del Rio)是共产党人卡里达德.麦卡德(Caridad Mercader)的儿子。她为苏联特务机关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并成为纳姆.爱廷贡的情妇。麦卡德曾以雅克‧莫纳德(Jacques Mornard)这个名字接近托洛茨基。实际上,雅克.莫纳德确实存在,于1967年在比利时去世。莫纳德曾在西班牙打过仗。他的护照很可能被苏联特务部门借用了。麦卡德还以另一个假护照用了雅克松(Jacson)这个名字。该护照属于一名加拿大人。他在国际纵队里打仗,死在了前线。1978年,拉蒙‧麦卡德死于哈瓦那。菲德尔‧卡斯特罗在那里曾邀请他担任内政部顾问。麦卡德因其罪行被授予列宁勋章,并被悄悄埋葬在莫斯科。(待续)

上一篇: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二部分 革命、内战和恐怖(12)

点击这里查看《共产主义黑皮书》系列文章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