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知未来的隋代高人,原来 杨坚称帝 命中注定(图片 :希望之声合成)
预知未来的隋代高人,原来 杨坚称帝 命中注定(图片 :希望之声合成)

预知未来的隋代高人,原来杨坚称帝是命中注定!

慧明
2018-11-6 19:33
“天人合一”,地上人做的事都会在天上有所反映,而再回馈到地上来。隋朝承天象而诞生,隋初一片欣欣向荣景象,国富民强,隋高祖安邦善政,为隋炀帝留下丰厚的遗产;而隋炀帝却诛杀贤臣,对百姓横征暴敛。隋炀帝时代的隋朝国力鼎盛,官府里的粮食多到唐朝贞观年间都没有吃完,看上去不可一世的帝国,顷刻间土崩瓦解,很突然却也在情理之中。

隋朝,一个辉煌而又短暂的朝代,短短三十几年,对外降突厥、侵林邑、驯契丹、收琉球;国内则是迁都,修建大运河⋯⋯煌煌大隋,在正值鼎盛时却突然崩塌,两世而终,留下多少叹惋?

其实一切都在上天的掌握之中,一切都有天象昭示。魏徵主编的正史《隋书·五行志上·妖诗》记载,早在隋朝之前的北周,民间就流传着一句这样的“妖诗”:白杨树头金鸡鸣,只有阿舅无外甥。短短两句“妖诗”被写入正史,可以想像它在当时的影响。但是,起初并没有人能理解它的意思,直到杨坚代周称帝后,人们才明白。

魏徵(图片:Wikimedia Commons)
魏徵(图片:Wikimedia Commons)

原来,“妖诗”是在预言北周将被“杨”姓天子替代。对隋朝开国皇帝杨坚,《隋书·高祖纪上》记载,杨坚有帝王之相貌,“为人龙颔,额上有五柱入顶,目光外射,有文在手曰‘王’。”

韦鼎出生在南北朝,字超盛,京兆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高祖韦玄,隐居商山。祖韦睿,南朝梁开府仪同三司。父韦正,官黄门侍郎。韦鼎生活在隋朝。他少年时,通透洒脱,尤其擅长相面、术数。博涉经史,尤善相术。南朝梁时,官至中书侍郎。以玄象历数逢迎陈霸先建陈朝。太建中期,官散骑常侍。奉使北周时,又以相术劝杨坚篡位。后客居僧寺。

南朝陈武帝还没当上皇帝时,在南徐州。韦鼎望气,知道他当为王,就对陈武帝说:“明年有大臣被诛死。四年后,(南朝)梁就终结了。天数会归到姓陈的。我观察您天生神武,继承上天的气数,不是您吗?”陈武帝听了,很高兴,因而定下大计,接受了禅让的皇位,建立了南朝陈。韦鼎被任命为南朝陈的将军。后来,担任临海王的长史。至德初年,韦鼎把田地房产卖尽,寄居到僧寺。友人毛彪问他缘故,他说:“江东的王气尽于此。我与你会葬在长安。时运就要到了,故而散尽家产。”

陈武帝(图片:Wikimedia Commons)
陈武帝(图片:Wikimedia Commons)

当初,韦鼎在南北朝的北周当官,曾与隋高祖相遇。韦鼎对高祖说:“我观察您的容貌,不是平常之人。不久必定大贵。您显贵后,天下统一成为一家。您的面相不可言,愿您深深地自爱。”如他所言,不久后的大定元年二月甲子日(公元581年3月4日),杨坚取北周幼帝宇文阐而代之,即为隋高祖,史称隋文帝,时年41岁。等到南朝陈被隋朝平定,隋朝皇上召见他,给他厚重的待遇。

隋朝开皇十二年,韦鼎担任光州刺史,用仁义教化百姓。州中有土豪,表面装得很好,背地里抢劫偷盗。韦鼎对他说:“你是好人,为什么忽然作贼?”逐条地陈述他和同党私下里密谋的私密事。那个人惊惧,就伏在地上认罪了。

无独有偶,同一时代的另一个人、中国历史上非常著名的星相学家庾季才——出生在南北朝,生活在隋朝。正史《隋书》记载,他自幼聪颖,12岁就通晓《周易》,爱好看天象。

南朝梁的庐陵王请他担任“荆州主簿”的官,湘东王器重他的法术,请他担任“外兵参军”的军职。南朝梁的元帝萧绎颇会看星象,因而和庾季才一起仰观天象,对庾季才说:“朕犹虑祸起萧墙,什么方法可以平息?”庾季才说:“天象预告将有变故。陛下应整顿军队回到京城,来避开灾患。您一定要久留此地,恐非天意也。”元帝一开始很赞同,后来与吏部尚书商议,没有听庾季才的劝告。不久,(公元555年)江陵地区失陷,竟如庾季才所预言的。元帝萧绎因为没听庾季才的忠言,在江陵失陷后丢掉了性命。

南朝梁灭亡后,庾季才在北周,同样被北周太祖深加优待礼遇。后来,庾季才辅佐北周的宇文护。宇文护问庾季才:“来日的天道,有何征兆吗?”庾季才说:“深受您的厚恩,我如不尽言,便同木石一样无情了。不久将有天象变化,对宰辅大臣不利。您应归政于天子,告老辞官,就可安享晚年、享有美名了。不这样做,后果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宇文护没有听从,后来果然灭亡。宇文护灭亡后,北周武帝亲自检阅奏折,追究、诛杀辅佐宇文护的人,唯独看到庾季才向宇文护陈述天象的奏折,没有诛杀庾季才,把他封为伯爵。

庾季才说:不久将有天象变化,对宰辅大臣不利(图片来源 :pixabay示意图)
庾季才说:不久将有天象变化,对宰辅大臣不利(图片来源 :pixabay示意图)

隋高祖还没当上皇帝时,曾在某个夜里召见过庾季才,问他:“我受命为顾命大臣,天时人事,您以为如何?”庾季才说:“天道是精微的,难以察觉其意。就从人事推算,征兆已定。我庾季才就算说不可,您岂能停止您的大志?”高祖默然良久,说:“我现在就像是骑在老虎身上难以下来了。请您为我妥善深思。”

大定元年正月,庾季才说:“这个月,如楼一样高的青气,在国城之上出现,忽然变紫,逆风西行。现在王气已展现了,很快就要应验。二月,太阳居于天之正位。太阳,是人间的君主之像。因此,人间的君主登上皇位,应在二月进行。今年二月甲子日,您应该顺天受命。”隋高祖也确实是在二月甲子日登基的。

开皇元年,高祖打算迁都,夜里刚下定决心。第二天,庾季才上奏说:“我仰观天象,必有迁都之事。愿陛下您顺应天人之心,定下迁徙之计。”高祖愕然,说:“(庾季才)是何方神圣啊?朕自今以后,信有天道矣。”于是,派庾季才编写《垂象》(有关天象的书)。后来,庾季才年老卸任。每有异象,皇上常派人到他家向他询问。庾季才肚量宽宏,讲信用,术数尤其精通,活了88岁的高寿。

隋高祖杨坚(图片:Wikimedia Commons)
隋高祖杨坚(图片:Wikimedia Commons)

隋朝灭顶,也早有天象异动,《隋唐演义》中记载了袁紫烟因识天象而得避祸端的故事。

袁紫烟本是隋炀帝的一个宫女,7岁时有一老尼到她家募缘,看到这个孩子眼含异神,知道她以后可以观天,就留下来教给她璿玑玉衡、五纬七经等等。老尼并嘱咐她:“熟习此,后日当为王者师。”

“自幼好览玄象”的袁紫烟长大后, “别无他长,只能观星望气,识五行之消息,察国家之运数。”紫烟被选入宫中为妃,但是她始终游离于后宫争宠之外,“貌风流而品异,神清俊而骨奇。不屑人间脂粉,翩翩别有丰姿”。因为她已经看清了大隋的未来,早有准备。隋末天下大乱,乱兵四起,对朝廷造成极大威胁。

有一次,炀帝与夫人同舟游海,携著宫妃袁紫烟上台观看天象已毕,将要下台时,忽然发现一道赤光,如龙一般冲将过来,紫烟吃了一惊,说道:“这是天子的气象啊。”

炀帝问她:“何以知为天子气?”

紫烟道:“气起之处,其下定有异人。”

炀帝又问,“此气当应在何处?”紫烟道,“恐只在太原一带地方。”炀帝说,“如果太原地方真有异人,那一定要派人去擒拿。”紫烟道:“此乃天意,非人力所能除的。”

紫烟又说道,昔日老尼曾经传授给她偈语三句,为:“虎头牛尾,刀兵乱起,谁为君王,木之子。”她解释道:“若以‘木、子’二字详解,木在‘子’上,乃是‘李’字。”这里,紫烟借老尼之口,用谒语向炀帝暗示,太原的李渊注定要灭隋,自立为君。

唐高祖李渊(图片:Wikimedia Commons)
唐高祖李渊(图片:Wikimedia Commons)

某一夜,“贼星犯帝座愈近,帝星摇摇欲坠”,袁紫烟带领着几个后宫姐妹和赵王,女扮男装逃出了皇宫,只在室中留下一书,函中大意:天象示变,祸在旦夕,⋯⋯天心厌隋,危如风烛。紫烟领着众人投奔了她的舅父杨义城。几天后,传来了炀帝缢死、萧后变节的消息。

“天人合一”,地上人做的事都会在天上有所反映,而再回馈到地上来。隋朝承天象而诞生,隋初一片欣欣向荣景象,国富民强,隋高祖安邦善政,为隋炀帝留下丰厚的遗产;而隋炀帝却诛杀贤臣,对百姓横征暴敛。隋炀帝时代的隋朝国力鼎盛,官府里的粮食多到唐朝贞观年间都没有吃完,看上去不可一世的帝国,顷刻间土崩瓦解,很突然却也在情理之中。

历史的车轮驶入近年,异常天象越出越频繁,极端天气、洪涝同发、连环地震、病毒变异⋯⋯是人不治天治吗?是“末日审判”的序幕吗?上天,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人们什么?

 

(※注:本栏目文章为希望之声综合报道,如欲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