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评论】王岐山以色列脱稿演讲 话里有话 (音频/视频)

石涛
2018-11-7 12:09

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有朋友留言提到说,你不是原来一直讲习近平、王岐山,习王体制向国家体制转型,然后如何如何,这你说的,现在看来也有点兑现不了了哈?这个事儿跟大家讲过很多次了,还有人提,就像我们提到的妲己,就是我们在讲《封神演义》当中,里面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是女娲把狐狸招来,然后跟狐狸交代的时候,说你可以进入人的身体,然后到后宫去给他搞乱,是有这个说法的。女娲下来的旨意所以狐狸才敢杀掉妲己的魂魄,在驿站的时候妖怪进到了妲己的身体里面,而它杀的妲己呢是借助了这么个机会,纣王只要一个女人,是跟苏护这件事情是连在一起的,而这个事情又是费仲跟尤浑害苏护,所以它是上下一体套成一个圈的,所以狐狸也就敢杀她,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狐狸杀完她进入宫里面,等后来云中子在终南山看到朝歌起来妖气的时候,他当时已经知道了,他知道什么?他知道里头有妖精,而且他也知道这妖精是有使命来的。我觉得大家要明白这个道理,妖精都是有使命来的,才出现了云中子要去朝歌除妖。他的童子说,师父咱家里有把剑。不用那剑,那小妖,我去削个树枝就成了,他没跟他的弟子说,在他眼睛里那个妲己,那个妖精是有使命来的,那把剑是什么核桃木的还是桃木的,往那儿一挂妲己就死了。如果他把那妖精除了,他等于是跟女娲怼上了。所以他怎么做,任何里面一个主要的人物在一个主要的事件中费了很多的笔墨的地方,它里面暗含着东西,而这东西是上下贯穿的,你要看不明白就真看不明白,但他一定有他的道理,他不是胡来的。

 

然后云中子到了朝歌,想尽办法见了纣王,跟纣王讲了一天话。在讲话中,纣王同意了就把这把剑挂在摘星楼了。挂在摘星楼之后,他还在讲话,还在跟纣王讲话,其实这里面就是他讲出了一个道理,云中子只能启悟纣王的善念,启悟纣王的悟性,能够识别真伪,能够选择善,而遏制自己的淫欲和贪念。整个一天云中子就做这件事情,所以等到晚上纣王回到寝宫的时候,看到妲己那样的时候,他就很吃惊,哎呀,爱妾怎么啦?什么这那的,为什么呀?那狐狸也直说,没为什么呀,就是你那挂了把剑哪,你挂了把剑你就把我给整了,这不就说破了吗?这个事不就是云中子说对了吗?只不过是纣王没想到,哦,抓了半天妖,怎么抓到我床头上来了?这是纣王没想到的。

 

眼见着女人,眼见着自己肉身贪欲的这种欲望放纵的立足点,突然变成这样了,云中子说了一天的话没用了。赶快撅了烧了,这个破道士,纯粹是妖言惑众,他抓什么妖精啊,怎么抓到我床上来了?那抓到我床上的意思,连我都是妖精,是不是?其实纣王他是王,但他是个人,这个前后的故事在这儿。纣王毁了,其实应对了什么?命中注定,纣王没办法,可是这其中呢他却有自己醒悟的机会,而这醒悟的机会要靠他自己能够解开这扣儿,为什么?因为麻烦是他自己找的,他看见了女娲的相,起了淫邪之心,那女娲惩罚他,这是正当防卫。不忘自己贪念之心,听了谗言之后,非要要苏护的女儿,那在要苏护的女儿这件事情上,遭到了这么多人的反对,他执迷不悟,所以妲己也是他要来的,麻烦都是他自己招来的,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他自己要解开这扣儿。

 

云中子知道狐狸是有使命的,云中子就不能杀了她,但是云中子他又是一个修行的人,他有这份生命的义务去劝阻所有的人,尽管纣王命里注定他要完蛋,但是那是他的命,云中子借助他的命来完成自己的修行过程,而其他的人在这其中看待故事的时候,要启发自己的生命的领悟,生命的灵性,生命的悟性,就是要启发你真正生命人之初性本善的那一份灵魂之善念。在他修炼的过程作为读者来讲,我们看到是一个真正修行的过程的人,他的生命展现善的过程,同时更加展现的神佛的慈悲,就是说即使是女娲下的指令,但是作为云中子来讲,透过启悟一个凡夫俗子淫荡占身的一个王,他自己如果意识到说,对不起,我床上这是只狐狸,那就行了,给予他机会。

 

今天在中国的环境中,天灭中共,共产党死定了,这是大的环境,共产党死可不是每一个人都死,要给予每一个人机会,上至习近平,下至普通的少先队员,你退不退党,你做什么选择是他个人的事情,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说你说了他们俩人要建立成习王体制的话就如何如何,他是能成,但他就不做,那是他的事情,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当你强调说他为什么没做成?你要的是结果,你是一个贪婪的人,你是一个只懂的利益和占有的人,你生活在一个中国共产党的无神论的背景之下求其结果,内心中带有一种相当恨人有笑人无的东西,这东西见多了,对吧?

 

所以我原来跟大家说,我说云中子是不是个失败者呀?就想启悟大家懂的珍惜生命嘞,共产党的文化不是珍惜生命,你看那个重庆那个一扒轮就下去了,那你招我,那咱一块招。有人说,本来没想整他就想制造个车祸,这都是后人猜的,都是站在利益上猜的。咱说句难听话,都不善良。那你娘在车上还心想给我找一麻烦,那你媳妇在车上可能也说正好要换媳妇,你男人在车上说正好我也嫌丈夫烦,人都这么想,这事就不好办了。就是对生命完全是一种侮辱式的,抛弃式的,只为自己式的,这是中共的党文化。所以说了半天就是说想劝大家。那习王体制呢,王岐山利用了两次机会,王岐山在新加坡,习近平在上海共同发表了某些言论,而在此之前,王岐山在以色列讲了一番很特别的话,如果跟习近平的话对在一起呢,你会发觉中间的差距相当了得。

 

看到两段视频,王岐山在耶路撒冷,他发表演讲和习近平这段录像,我们再放一下,你就知道有点故事。

 

(录音)

 

习近平这段话我们评论过,没什么可讲的,而习近平这段话呢同样他应该是脱稿的,毛病蛮大的,对吧?说大海还在那儿呢,无论是北美的飓风也好还是亚洲的台风也好,它是在大海大洋中形成的,不是巨浪不是疾风暴雨形成了大海,因果之间的关系都能够颠倒的话,这是不成立的,这是生命之间的在地球上简单的一个彼此之间的关系。另外有朋友说呢,中国人都去着重这个大海跟这个小池塘;外国人就说呢,习近平说了中国五千多年的艰苦奋斗,中国还在这儿,无论多么的疾风暴雨,中国还在这儿。我跟大家说了,这话呢就把共产党说死了,因为他用了五千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他习近平自己承认共产党死了,这句话说的就跟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一样,给说死了。

 

当然他说死的概念是要彰显出他很博大,很牛掰的一份胸怀,今天的洋人很多也不会意识到说,五千年都艰苦奋斗?没有,我觉得洋人也不会那么想,只不过是洋人会分析的就是说,你川普怎么打你也打不死我中国,他是这个角度去说的,这是他的一番讲话,表面很大,但内在没有根脉,这话内在没有根脉,因为人家川普打的是共产党,川普打的是中共,一直讲跟中国跟中国人民,美国人,美国一定会友好的;彭斯打的是中共,跟中国和中国人民一定是友好的;美国国务卿打的是中共,跟中国跟中国人民一定是友好的。换个角度来讲,他确实同意了人家的说法,共产党死定了。无论他个人出于什么目的,但他的客观这段发言讲出来,挺差的,就是说他不合逻辑的却迎合了一个大的天象。

 

今天主要讲王岐山,而刚才王岐山讲这段话就很特别。王岐山在他的整个发言中,他的亮点是他扔下稿子,我们看到这段讲话,不是他的全部,如果朋友有全部他的讲话,就是当时那个电视节选全部的话,放在网上,我以为会很有乐趣的,会很全面,因为那是显然被人节减了,但节减之后呢,他前面的那一大部分全都是念稿的,包括说多边世界贸易呀,那都是念稿的,王岐山这么一靠,咔咔就开念,你看他念稿,很笨的嘴,因为不是他的。当他脱稿之后他扭脸说了,本来我想脱稿,第一我不敢,第二我没那能力,其实这说的是一件事情,第一我不敢,这是他真的,为什么?他一切要听习主席的;第二我没那能力,没那能力,就是我现在的状况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我只听习主席的,所以他涉及到这些问题只能是念稿。

 

念稿什么意思?假的,他在假的当中他说了一句什么?内塔尼亚胡总理你要明白,我是来捧场的。你是主人,我来捧场的,我就是个马甲,当个乐,我就是来捧场的,这是在他脱稿之后关键的这么一句话,所以他否认了自己带队的概念,剩下的事儿是你们的事儿,跟我没关系,他其实是在把自己放在了局外,而不是局内。第三个,最后说一句话,真正有创新的不是拿手机的,拿手机的创新不了,这句话是他王岐山的真理。拿手机的是什么?拿手机的是技术,是现代科学,他王岐山到了耶路撒冷,先去哭墙,再去圣墓教堂,他先去拜了摩西和西方的神,因为那是摩西的十诫,圣殿的遗址,又去拜了耶稣,圣墓教堂是耶稣受难的地方跟他后来放棺柩的地方,那是什么?神的传递嘞。

 

他讲话最后说什么?有创新精神的不是拿手机的,啥意思?没有创新,一切都是命运的使然,听天由命。他王岐山说着不同的故事,有几个听得懂创新的不是拿手机的?咱们节目中说了吧,做老板的都是辍学的,哈佛的优秀生都是给人打工的,哈,然后中共体制这些当官的,刘鹤他们,易纲他们,有一个算一个,给他们摞这个履历的时候,都说他们是哈佛的这个,哈佛的那个,哈佛半天,让他们做老板,个个都是听喝的,所以就没戏,没戏呀。习近平自己当大海、疾风暴雨和小池塘关系都搞不清楚而去脱稿,去做这番演讲的时候,完了,所以我是故意把王岐山的这段话跟习近平这段话放在一起的,他们中间有分裂了,他们中间有相当分裂。

 

王岐山现在看是北京老炮儿,他不在乎他的官位,他不在乎他现在的,谁骂他谁说无所谓,他就是他,对不对?我现在已经成为国家副主席了,我也不能反你,我没那能力,我就这么着,哈哈哈,我就这么着。所以谁有他王岐山演讲的原稿,我觉得很值得一看,你看他在干嘛。我说的意思,你注意到他的身体语言,你注意到他发言的时候,他就这么一靠,念稿嘛,反正我只能念了,一扔下稿就这样了,这个是他,前头那个拿稿的那不是他,所以所谓王岐山跟习近平唱双簧来怼这个川普,扯淡,没有,根本没有。哈,是他受人之托,顶了一个帽子,这帽子他想戴不想戴,原来他想戴,现在他戴着不得不戴了,没招了,顶着这帽子来了,只要有机会他就把帽子摘了,因为无论怎么样在耶路撒冷,那是一个在世界舞台中确实是一个很大很大的一个平台,所以这是一个在我眼睛里非常明确的一个标志。

 

我们刚才跟大家说的是,王岐山在耶路撒冷的故事,挺出人意表的,结果今天呢王岐山在新加坡又有了一番出人意表的演讲。新加坡召开了一个由彭博社牵头的一个经济论坛。我们先说这个论坛很奇怪,这个论坛本来是在北京举行的,主要来的人都是反川普的,美国来的人都是反川普的,彭博社是反川普的,但是这些反川普的人呢,反而是跟中共相关,就是跟王岐山关系不错的一拨人。所以本来这个会是在北京举行的,后来北京借口说是太繁忙了,而且现在贸易战比较激烈,所以北京拒绝了这个会,北京拒绝这个会呢要推到明年,结果彭博社的老板就不干了,所以他就临时换地儿,换在了新加坡举行,才出现了现在的场面。

 

王岐山去,很多人说,这是他跟习近平唱双簧,在五号六号这一天呢,因为六号是美国大选嘛,中期选举嘛,大陆有上海的习近平,新加坡有王岐山,一起冲着川普开火。胡说,这不是这个,这个会纯粹是美国左派借助王岐山,借助中共打击川普,这是美国左派主要做的事,相反的习近平应该是不喜欢的,因为他是本来在北京举行就行了嘛,什么叫北京比较繁忙吗?不可能嘛。北京繁忙,王岐山飞到新加坡参加这个事儿,你就哪个犄角旮旯,你屋里没地儿,你到天安门广场也成啊,这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个会是习近平不喜欢的会,怕得罪川普的会,我以为是怕得罪川普的会。而王岐山却到那儿演讲了一番,演讲的内容呢,他的脱稿内容非常有趣,我们就说他脱稿的内容。

 

王岐山在首届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会上与纽约前市长彭博社老板彭博,进行了相互的对话跟推崇,这是《联合早报》的报道,报这个内容的呢台湾媒体报的多一点,我没有看到大陆媒体报,香港01都没有报,大陆媒体香港媒体都在回避,而台湾媒体报的比较早。王岐山说,彭博在介绍自己时有很多的赞美之词,自己呢听到好话的时候担心是捧杀,听到坏话的时候我倒无所谓,因为那叫棒杀。这里讲彭博夸奖了王岐山很多,参加会的人,有基辛格,有彭博,有前财长,有这些人,所以基本都是美国左派反川普的人。

 

所以这里他讲到说,听到好话,担心捧杀,这是王岐山在讲自己,这一段他都没有用稿,他回忆说在美国曾经说过,有名的人有钱的人,或者是帅哥靓女们都会面对着捧杀和棒杀,所以做人呢要保持这份冷静头脑是不容易的,因为经常有人被捧昏了。这个话就是话里有话,我们刚才说了,这个会本身是从北京被赶到新加坡的,是彭博通讯社这帮人故意要在美国中期选举前一天举行,要去听王岐山说什么,我以为要听王岐山说什么,前后的故事是这么来的。结果王岐山说了这番话呢,因为经常有人被捧昏了,他可没说有人被打死了,乱棒打死他没说,有人捧昏了,所以自然会被人们解读成这个话可以讲冲着习近平去的,就是这里面是有着他们两个人价值观的本质的不同,你可以看对比我们刚才那一段话你就能看出来两个人的价值观,两个人的这种内在生命认识功底的那种程度,完全不同。

 

显然王岐山甩得开,他没有担忧,意思就是我是爷,我都七十了,爱咋咋地,你杀了我,反正我反腐也干了那么多,你今天杀了我就杀了我,其实就跟川普一样,我不拿美国人一分钱,我的夏宫是我自己的房子,我坐飞机是我自己的,我只不过是美国总统逼着我只能坐总统一号,我不能坐我自己的飞机,对不对?就连这个,今天很多利益的人精英的人就不懂。王岐山讲,我一生伴随着不断的从成长到成熟,特别保持着一种冷静和清醒,他这是自己夸自己啦,保持着冷静和清醒。其实这里面是话里有话,因为他是明显被边缘化了,参加这个会那是一个被习近平边缘的会。如果这个会在这个时间点上,王岐山在北京说话在这样的论坛会上,而习近平却自个跑到上海去说话,主和次的位置颠倒;如果王岐山在北京将这段话,反而习近平同一天在上海讲这话,主次颠倒,习近平不干,对吧?如果王岐山到上海去讲这话,显然他们已经失去了这种关系。

 

王岐山接着说,彭博介绍他自己是第一百零八任市长,他说我到底是多少任北京市市长?他也搞不清楚,他说纽约的历史从荷兰人开创以来没那么长,那么都一百零八了,那北京做中国的首都好几百年呢,那时候不叫市长叫做京兆尹,京兆尹是指京官,叫京师之长,就是首都的官,这个词儿是从秦朝开始叫过来的,东汉就有所改变,但这个词儿是从秦朝就来的,所以王岐山说北京作为几百年的,他是从明朝开始算,几百年,几百年的中国的首都,他没从燕都的时候说。他能随口说出来纽约是荷兰人开创的,王岐山的功底,这是他随口讲出来的,所以这是他的功底,大家我觉得要小心这个故事,他也不在乎,他就随便这么说了,我以为内心中多少有些他情感的表露。王岐山讲,我说中国人怎么就没把这个排一排,看看王某人担任北京市长的时候是第几百任,我想肯定是几百任了,他说我就是放松一下气氛,下面我将宣读一份我的稿子。下面我将宣读一份我的稿子,这个稿子是被要求的,而前面讲的是他真实的,所以他的随性的角度,这种随意的角度,在环境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而在台湾人写这个稿子的时候呢,结果用了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九号,当时他还是国务院副总理和中纪委的双重身份,因为在那个时候国家体制还没有改,所以当时他还是国务院副总理,但党的系统,十八大开完了,党的系统是中纪委书记,所以他到美国参加了第二十三届中美商贸联席会。当时的情况呢美方就对他表示祝贺了,结果当时王岐山就说你们把我捧得太高了,中国话里面有一个词儿叫做捧杀,还有一词叫棒杀,把人捧晕了,晕了事儿就好办了,所以说句实话,生命难以承受其捧,这是他讲的,大家要知道这个话如果这么讲的话,透显出王岐山自身的特点。

 

在台湾的媒体中这么报道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就是在台湾的媒体中的描述,王岐山这圈画圆了,在他刚刚上任到美国的时候,针对美国人讲的时候,他是叫捧,现在又回到美国人的环境当中的时候,他提到的又是捧,我以为这是相互之间的彼此之间的关系,所以台湾媒体比较注重他捧杀的描述,虽然没明确说是不是他这话说给习近平听的,有意无意的说给习近平听的,那我以为也不一定那么明确,只不过他是由着性子在表达自己。因为在这次会议的中心,参加会议的有基辛格、鲍尔森,美国前财长,他的论坛叫做新经济论坛会,原本在北京举行,但北京以中美贸易战和议程繁忙为由要求推迟到明年,最后美国方面不得不将举办地点改在新加坡。

 

一个王岐山参加的会谁敢把他推开北京,这个道理就简单了,对吧?谁敢用借口,贸易战的借口跟议程繁忙的借口为由要推到明年?只有习近平说话,所以是一个在我眼睛里能够看出来其中的原因之所在,应该这是一个比较真实的表现吧。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