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汤问》中有一段关于蓬莱仙境的记述。(局部图片)(来源: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列子·汤问》中有一段关于蓬莱仙境的记述。(局部图片)(来源: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天上人间——中国古人记述的宇宙奥秘

勇舒
2018-11-9 11:58
现在人用各种设备苦苦的探索宇宙,中国古人在几千年前就曾为我们揭示过宇宙的奥秘,只是这些都被现代人当成了神话。在中国道家重要典籍《列子•汤问》中就记录了这方面的对话。

随着现代科学的进一步发展,人们除了可以通过普通光学天文望远镜来观察天体宇宙,还可以利用非可见光谱电磁波望远镜,如射电望远镜,X射线望远镜,伽玛射线望远镜等,甚至还可以通过非电磁波、其他形式的介质来观察天体宇宙,如中微子望远镜,引力波望远镜等,而且还可以通过卫星把望远镜带进太空中去进行观察。然而,即使这样,人类所能观察到的宇宙中的物质也不会超过5%,其他大量的暗物质对人类来说还是个谜。

再加上由于种种原因,现代人利用现有条件发现的的这一点点情况,还可能会因为解释不了或理解不了,并不公诸于众。可想而知,现代人类对自己身处的这个宇宙空间的认识可以说少得可怜。

然而,中国的古人是诚实的,他们把他们看到的真实世界记录了下来,他们的“看”也不是今人限制在肉眼的看。古人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把人体、生命、宇宙作为一个整体来探寻宇宙生命奥秘之谜,道家就有“人体就是一个小宇宙”之说。

二千多年前的《列子·汤问》一篇就以商朝的创建者殷汤询问他的大夫夏革的对话方式,揭示了他们认识的宇宙万物,这也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给我们今天的人开开眼界吧。

古初有物乎

山水 (资料图片:pixabay)
《列子·汤问》:古初无物 今恶得物 (图片:pixabay)

殷汤问夏革道:“太古之初有物存在吗?”

夏革回答说:“太古时代没有物存在,现在怎么会有物存在呢?后来的人如果说现在没有物存在,可以吗?”

殷汤又问:“这样说,事物的产生就没有先后之分了吗?”

夏革回答:“事物的开始和终结,本来就没有固定的准则。开始也许就是终结,终结也许就是开始,又如何知道它们的究竟呢?但是如果说物质存在之外还有什么,事情发生之前又是怎样,我就不知道啦。”

无极之外复无无极,无尽之中复无无尽

殷汤再问:“那么上下八方有极限有尽头吗?”夏革回答:“不知道。”殷汤一个劲地问。

夏革才回答道:“无就是没有极限,有就是有尽头,那么我怎么会知道的呢?因为没有极限之外又是没有‘没有极限’,没有尽头之中又是没有‘没有尽头’。于是我从这里知道那是没有极限没有尽头的,而不知道它是有极限有尽头的。”

山水云(资料图片:pixabay)
《列子·汤问》:无则无极,有则有尽(示意图片:pixabay)

物有巨细乎 有修短乎 有同异乎

殷汤又问道:“事物有大小吗?有长短吗?有同异吗?”

夏革回答:“渤海以东不知几亿万里的地方,有一片大海深沟,真是无底的深谷,它下面没有底,叫做‘归墟’。八方、九天的水流,天际银河的巨流,无不灌注于此,但它的水位永远不增不减。大海深沟里有五座大山:一叫岱舆,二叫员峤,三叫方壶,四叫瀛洲,五叫蓬莱。每座山上下周围三万里,山顶平地九千里。山与山之间,相距七万里,彼此相邻分立。山上的楼台亭观都是金玉建造,飞鸟走兽一色纯净白毛。珠玉之树遍地丛生,奇花异果味道香醇,吃了可不老不死。山上居住的都是仙圣一类的人,一早一晚,飞来飞去,相互交往,不可胜数。”

“但五座山的底部却没有与任何东西相连,经常随着潮水波涛上下颠簸,来回漂流,不得片刻安静。仙圣们为之苦恼,向天帝诉说。天帝唯恐这五座山流向西极,使仙圣们失去居住之所,便命令北方之神禺疆,派十五只巨大的海龟抬起头来,把大山顶在上面。分三批轮班,六万年轮换一次。这样,五座大山才得以耸立不动。但是,‘龙伯之国’有个巨人,提起脚板不用几步就来到五座山前,投下钓钩,一钓就兼得六只海龟,一并负在肩上,快步走回自己的国家,烧灼它们的甲骨来占卜吉凶。于是岱舆和员峤这两座山便漂流到北极,沉没在大海里,仙圣们流离迁徙的不计其数。天帝大为震怒。便逐渐减削‘龙伯之国’的版图,使之狭窄,逐渐缩短龙伯国民的身材,使之矮小。到了伏羲、神农的时代,那个国家的人身高还有数十丈。”

岱舆和员峤这两座山便漂流到北极,沉没在大海里
《列子·汤问》:岱舆和员峤这两座山便漂流到北极,沉没在大海里(示意图片:维基)

“从中国向东四十万里有一个僬侥国。那儿的人身长一尺五寸。东北极地有一种人名叫诤人,身长九寸。荆州以南有一种叫冥灵的大树,以五百岁为春季,五百岁为秋季。上古时候有一种大椿树,以八千岁为春季,八千岁为秋季。朽木粪土之上长的野菌灵芝,早晨出生,黄昏死亡。春夏季节有小虫叫蠛蠓和蚊蚋,每逢下雨而生,一见太阳就死。终北国的北方有个溟海,叫做天池,其中有鱼,它体宽几千里,体长与之相称,名叫鲲。那里又有一种鸟,名叫鹏,翅膀张开就像挂在天上的云彩,它的身体也与之相称。世间的人们难道知道这种东西吗?大禹巡游时看到它,伯益知道了,就给它取个名字,夷坚听说了,就将它记载下来。”

“长江的水滨之间生长着一种细小的昆虫,它们的名字叫做焦螟,成群地飞聚在蚊子的眼睫毛上,彼此不相触碰。栖宿来去,蚊子都觉察不到。视力超群的离朱和子羽大白天擦亮眼睛,仔细观察,也看不见它们的形体;听觉极灵的觚俞和师旷,深夜时竖耳俯首来听,也听不到它们的声音。唯有黄帝和容成子住在空峒山上,一起斋戒三月,心如死灰,形同枯木;才慢慢用神目来省察,看见它们的形体魁然,如同嵩山的大丘巍然耸立;慢慢用定神来谛听,听到它们的砰砰巨响,如同雷霆的声音。”

轩辕 黄帝 广成子 问道图
黄帝到空峒山问道(局部图片:维基)

“吴国、楚国生长着一种高大的树木,名字叫柚。碧绿的树叶冬天常青,朱红色的果实味道酸甜。吃它的果皮和果汁,可以治愈因体气郁结而发生的痉挛昏厥。中原一带的人视为珍宝,但渡过淮河来到北方种植,它就变成了不可食用的枳实。八哥不飞过济水,狗獾渡过汶水就死,是地方水土使它们这样的。虽然事物的形体气质都不相同,但各自的性情对于各自生长的环境都是相适宜的,不能相互置换。它们各自的生理都已完备,天分都已充足。我凭什么来辨别它们之间的大小之分呢?辨别它们之间的长短呢?辨别它们之间的同异呢?”

中国古人留下的很多典籍中,已经揭示了宇宙的奥秘,只是因为人们用肉眼看不见,所以把其当作了神话。

 

 

(※注:本栏目文章为希望之声综合报道,如欲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