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百家】唯一敢跟毛泽东吵架而不道歉的人——中国第一大儒家梁漱溟 (一)

香梅、李怀恩
2018-11-27 14:34
6岁时不会穿裤子,24岁时拿着高中毕业文凭去北京大学当老师;在城市长大,却长期从事乡村建设研究工作。他就是中共建政后唯一一个敢和毛泽东吵架却不道歉的人——中国第一大儒家梁漱溟。

 

时光如流,往事如烟。人物百家,回首悠悠岁月,讲述真实历史。百家人物,正如那天上的星星,闪烁在夜空里,常留记忆中。

中共篡政后,很多文人迫于中共和党魁毛泽东的淫威,成了犬儒文人。可是有这样一个人,敢在公众场合跟毛泽东吵架,吵完架还不道歉!这人就是——梁漱溟。

 梁漱溟(前排中)与祖母、父母双亲、长兄及大妹二妹合影。(图片来源:世纪文景《梁漱溟日记》/新浪图片)

梁漱溟的人生非常有戏剧性。他高中毕业考北大落榜,却直接受聘当了北大的老师;他不喜欢哲学,却偏偏在北大讲哲学;他以研究佛学出名,却成了中国最后一位儒学大家……还有,他在城市长大,却一心研究乡村建设,还跑到乡村亲自实践。

号称“研究梁漱溟第一人”的美国汉学家艾恺,在著作《最后的儒家》里,对梁漱溟有这样的描述:

“大大的光头,像钢一样深邃宁静的眼睛,倔强不屈的嘴唇,低沉但是坚定的声音,所有这一切,塑造出了一个安静的、沉着有力的形象。……他那由于沉静而发出圣洁光辉的风采,使人感到仿佛置身于‘一尊菩萨像’前。”

美国五星上将马歇尔说过:他在梁漱溟身上看到了圣雄甘地的影子。能有这样的结果,和梁漱溟的成长环境、还有幼年的教育有很大关系。

梁漱溟是元朝宗室梁王贴木儿的后裔, 1893年10月出生在北京一个“世代诗礼仁宦”家庭。老辈人有句话:诗书继世、忠厚传家。形容一个知书达理、宽厚仁爱的书香门第。梁漱溟家呢,就是这么一个家庭,而且还世代做官。梁漱溟的父亲梁济,是清朝光绪年间的一名内阁中书;母亲张滢出身云南大理白族人家,跟中华民国司法部部长张耀曾是同族。

梁漱溟的父亲梁济在教育孩子上有很独特的办法,对孩子们影响很大。老辈人父亲和子女之间有严格的礼数规矩,孩子对父辈很敬畏,跟长辈随便说话都不敢。梁济不一样,他营造的家庭环境是一种充满跟孩子轻松交流气氛的。他从来不体罚孩子,还鼓励他们有独立的见解,遇到事儿都是主动听取孩子们的想法。

梁济在儿子梁漱溟小的时候就对他寄予厚望。他给小漱溟取的字是“肖吾”,意思就是“像我”,足见器重之意。在人格的传承上,梁漱溟一生都把父亲的做人原则“独立思考,表里如一”作为自己的座右铭。

梁漱溟6岁的时候,父亲梁济为他请了一位私塾先生。梁济给儿子选定的启蒙读物非常特殊——一本介绍世界历史地理的书《地球韵言》。后来,北京开办了第一所西式小学“中西小学堂”,梁济就把小漱溟送进了学堂的初级班念书。不过,梁漱溟小时候并不聪明,6岁了还不会自己穿裤子,每天都得妹妹帮他系腰带。

一天早上,妈妈不见他起床,就隔屋子喊他:“都这时候了怎么还不起床啊?”梁漱溟没好气地说:“我早醒了,妹妹不给我穿裤子,我没办法出去!”母亲听了非常生气,对丈夫梁济说:“你看看他都成什么样子了,今天非打他一顿不可。”梁济慢悠悠地说:“孩子还小,做的不好你可以跟他沟通,不能总用棍棒说话。”

面对这个笨儿子,梁济的心态非常平和。他认为总教训孩子,孩子容易自卑,失去进取的动力。

梁漱溟 9岁的时候,有一天发现自己攒的一小串钱不见了,到处找人问,结果谁也不知道在哪,气得他大吵大闹。第二天梁济扫院子,在桃树枝上发现了一小串钱。梁济回到屋里,在一张纸条上写了一段话:

“一小儿在桃树下玩耍,偶将一小串钱挂于树枝而忘之。到处向人寻问,吵闹不休。次日,其父打扫庭院,见钱悬树上,乃指示之。小儿始自知其糊涂。”

写完后给小漱溟看,小漱溟看完以后,马上跑出去找到了那串钱,这下老实了,对昨天的吵闹很惭愧。梁济就是用这种教育方法,让孩子自己反省、领悟道理。

梁漱溟七八岁到十二、三岁那段时间,父亲梁济喜欢看戏,常给孩子们讲戏里的人物故事,让他们了解历史。梁济特别关心国家的前途,他常跟梁漱溟议论国家大事,让儿子认识自己对国家的意义,建立对国家和社会的责任感。这对梁漱溟影响很大,他也从中学就开始关心民生和社会问题。

不过,梁漱溟在学校的成绩开始并不好。他读小学的时候成绩总是中下等,到十四岁进了中学,智慧才逐渐开启,成绩也进到了前三名。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梁漱溟越来越显露出超越同龄人的独立见解和智慧,尤其在作文上表现突出。老师对他的作文评语是“语不惊人誓不休”。

梁漱溟是个非常有同情心的人,按现在的话说,是个暖男。梁漱溟在富足殷实的家庭中长大,可是他天生能感受到佣人们的辛苦。他看到佣人们天天洗衣做饭、操持家务,经常跑去问她们是不是很劳累。因为看到各种各样的社会现象,梁漱溟心里对人生也充满困惑,他从16岁起就经常思考人生问题。

1911年,18岁的梁漱溟从顺天高等学堂毕业,拿到了毕业证,这个高中毕业证成了梁漱溟最后的学历证明。这一年,梁漱溟加入了同盟会京津支部,担任京津同盟会刊物《民国报》的编辑和记者,常往来于京津两地,出入国会与各党党部之间;“漱溟”这个笔名也从这时候开始用了。

也是从那时候起,走入社会的梁漱溟正式面对他从高中时代就开始思索的国家民族命运问题。梁漱溟说:“我是问题中的我,是有太多问题逼迫着我,逼得我失眠。”

1912年,也就是梁漱溟19岁的时候,偶然间他发现北平琉璃厂西门的“有正书局”出售跟佛教有关的书。梁漱溟很好奇,买了不少回家读。读来读去他发现,自己对人生苦乐的探求和佛学很有相通之处。于是他从1912年到1916年,也就是19岁到23岁这段时间,梁漱溟闭门4年潜心研究佛家经典,渐渐地确立了对佛法的信仰,萌生了出家的念头。有意思的是,父亲梁济听说以后,一点没阻拦,还说:“你确实想出家的话可以去。”

1916年,23岁的梁漱溟在中华民国司法部机要担任秘书。同年他在研读佛教经典的基础上,撰写了一篇长篇论文《究元决疑论》,这篇文章后来直接把梁漱溟送进了北大,不是当学生,而是当老师。

1912年梁漱溟19岁,他送妹妹到西安当教员,在西安呆了些日子。那期间,梁漱溟常去卧龙寺走动,听僧人说起庙里收藏的一套古刻本《大藏经》被康有为据为己有,惊动了西安各界最后才追回来的事。梁漱溟当时有心为寺院打抱不平,但是他觉得有些法律方面的问题弄不清,于是回到北平以后就咨询了当时著名的律师兼记者黄远生。黄远生对梁漱溟的问题耐心解答,那次交往,他们互相对对方的印象都很好。

后来梁漱溟把自己写的《晚周汉魏文钞》请黄远生作序,黄欣然应允,不但写了长文对梁漱溟的作品高度评价,还发表在《国民公报》上,从此他们俩也成为了好朋友。

当时袁世凯正在为实行帝制造舆论,袁的亲信逼迫黄远生写赞成帝制的文章在报上发表。黄远生很不情愿,所以写的文章言不由衷、前后矛盾。袁的亲信不满意,逼他再写。黄远生不愿意再干这种违心的事,于是在2015年11月借道日本逃往美国,还在去美国的轮船上写了一个《忏悔录》。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逃到美国旧金山的黄远生,却在12月份就遭到暗杀了。

梁漱溟是又震惊、又伤感。等他看到了黄的《忏悔录》,还多了一种情绪:懊悔。他认为如果早一点把自己知道的佛学思想和人生道理讲给黄远生听,也许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梁漱溟写下了《究元决疑论》,连续发表在《东方杂志》第13卷的第5、6、7三期上。

他说:“世人所当省者,则所有中西哲学、心理学、德行学家言,以未曾证觉本性故,种种言说无非戏论。聚讼百世而不绝者,以此相较,不值一笑。惟彼土苴jū,何足珍馐?拨云雾而见青天,舍释迦之教其谁能淑?呜乎!希有希有!”

可以说,梁漱溟是把古今中外学者,什么西方的康德、叔本华,中国的梁启超、章太炎等人在如何对待宇宙人生问题上的论述,统统批评了一通,最后唯独推崇佛家的理念。

梁漱溟批评那些崇拜西方文化在对待人生的态度上,是鼓励人们向外发展,去追求名利和享受。他经过对佛学的研究后发现,人生的苦与乐不在于身处的环境好坏、贫富,它是来自人内心的欲望。比如说人在满足欲望的时候就开心,反之欲望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就很痛苦,而人的欲望又是无止境的。

这篇文章阐述了佛家对宇宙、人生的看法,在当时非同凡响,一经发表即引起学术界关注。

【人物百家】一代歌后——邓丽君(六)

【人物百家】一代歌后——邓丽君(五)

【人物百家】一代歌后——邓丽君(四)

【人物百家】一代歌后——邓丽君(三)

【人物百家】一代歌后——邓丽君(二)

(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