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编大家听】吕大朗还金完骨肉;吕二朗卖嫂失妻(上)

雪莉
2018-12-4 19:18

 

收听选择128K,  音质会比较好些

 

听众朋友,您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广播电台故事新编大家听节目。 我是雪莉 。我是东方  

我们今天要给大家讲的是: 吕大拾金不昧却意外的找到了丢失数年的儿子;吕二黑心卖嫂到反卖了自己的老婆;这一段曲折离奇的故事。  

  话说江南常州府无锡县东门外,有个小户人家,兄弟三人。大哥叫吕玉,二弟叫吕宝,小弟老三叫做吕珍。吕玉娶妻王氏,吕宝娶妻杨氏,都是正经人家女儿,长得姿容清秀,为人温顺体贴。就剩下个三弟吕珍年纪尚幼还未娶亲。 妯娌叔伯相处,一家倒也合乐。

那大嫂王氏生下一个孩子,取名喜儿,一家人都喜欢得很。六岁那年,一天跟邻居家的孩子出去看神会,不知怎的就走丢了,四处找不见。一家人着急,夫妻两个心烦,写了个招子,到处挂了起来,街坊上叫了好几天,一点儿音信也没有。

吕玉心中气闷,和妻子商量。向大户人家借了几两银子做本钱,要往大仓嘉定那一带,收些棉花布匹,到各处贩卖,就便探访儿子的消息。

一晃四年过去了,也没有儿子的半点消息。 到了第五个年头,吕玉又去行商。这次想着要走远点。跋山涉水到了山西,没成想发货之后,遇着山西连年闹荒歉收,发出的货收不上款来,不得脱身, 就困在了那里。

这一耽搁就是三年。三年 才讨清了帐目。吕玉一日拿到了钱款,归心似箭,直奔家乡。

    一路晓行夜宿。想着三年家中音信皆无,不知如何挂牵。日夜兼程。

一天到了陈留这个地方, 清晨到厕所出恭。见厕所的坑板上有个不知何人拉下的青布搭膊 ,(是指一种长方形的布袋。)捡起来,觉得沉重。拿回来到客店的住房内打开看时,都是白银,约有二百两之数。

吕玉看了心中想道:“这意外之财,虽说是取之无碍,想想那丢钱之人,该是如何着急!若是救命亟需的钱,更是了得。古人见金不取,拾带重还。我今年过三旬,尚无子嗣,要这横财何用?”于是急忙到坑厕左近等候,只等有人来找寻,就将原物还他。等了整整一日,不见有人来寻。

第二天没有办法,只得动身继续往家走。不几日又行了五百多里,到南宿州这个地方。天黑了,找了一个客店住下了。 一个同住的客人,两人吃饭时一起闲聊。谈论江湖做生意之事。

那客人说起自己不小心,五天前在陈留县,一大早解下搭膊在厕所出恭,自己一时心里想着别的事,起身走了,却忘记了那搭膊,里面有二百两银子。直到夜里上床脱衣要睡,方才想起来。已经过去一天了,自然有人拾去了,回去找也是白找,只得自认倒霉罢了。

吕玉听了就问:“请问尊兄贵姓?高居何处?”

客人道:“在下姓陈,祖贯微州。现如今在扬州闸上开个粮食铺子。敢问老兄高姓?”

吕玉说:“小弟姓吕,是常州无锡县人,扬州也是顺路。正好相伴尊兄回家,顺便到府上奉拜。”

这陈姓客人也不知详细,只是答应道:“好好,如蒙光临最好。”第二天一早,二人结伴同行,奔扬州而去。

  不一日.来到扬州闸口。吕玉也随着到了陈家铺子,登堂施礼,拜访做客。 陈朝奉看坐献茶。(宋朝官阶有朝奉郎,朝奉大夫,明、清则常称盐店、典当店员为朝奉,亦有地方用以称乡坤。 后来徽州方言中称富人为朝奉。 苏、浙、皖一带也用来称呼当铺的管事人。)两人谈起话来,吕玉先提起陈留县失银子之事,先问他搭膊的外观,颜色,模样。

那陈朝奉回答说:是个深蓝青布缝的搭膊,一头有白线缉一个陈字。

吕玉一听全对,心下释然,便拱手说道:“小弟前在陈留拾得一个搭膊,到也相像,把来与尊兄认看。”

陈朝奉见了搭膊,道:“正是在下的搭膊。”

吕大捡点搭膊里面银两,原封不动。吕玉双手递还陈朝奉。陈朝奉过意不去,要与吕玉均分,吕玉不肯。

陈朝奉道:“就是不均分,也要受我几两谢礼,好使在下心安。”吕玉那里肯受。

陈朝奉感激不尽,忙命家人摆饭款待。心里思想:“难得吕玉这般好人,还金之恩,无的可报。我自家有个十二岁的一个女儿.要和这个吕君攀一脉亲戚往来,不知他有儿子没有?”

饮酒中间,陈朝奉问道:“恩兄,令郎几岁了?”

吕玉听问不觉掉下泪来,答道:“小弟只有一儿,七年前为看神会,走失去了,至今并无下落。荆妻亦别无生育。如今回去,意欲认个螟蛉义子,帮扶生计,只是难得这般合适的。”

陈朝奉道:“舍下数年之前,用三两银子,买得一个小厮,人生的十分清秀,性情乖巧灵透,也是下路人带来的。如今一十三岁了。每天伴着小儿在学堂中上学。恩兄若看得中意时,就送与恩兄伏侍,也当是我的一点敬意。 ”

吕玉道:“若是如此, 当奉还身价。”

陈朝奉道:“说哪里话来!只恐恩兄不中意时,小弟无以为情。”

当下便教掌店的,去学堂中唤喜儿到来。

吕玉听得名叫喜儿,与他儿子相同,心中不免感触。

没一会儿,小厮唤到,见他穿一领芜湖青布的道袍,生得果然清秀干净。习惯了学堂中规矩,见了吕玉,朝上深深唱个喏。

吕玉心下便觉得欢喜,仔细端详时,却认出儿子面貌来:记得喜儿 四岁时,因跌倒碰伤了左眼眉角,留下了一个小疤痕。 看那孩子,不仅眉眼相似,看那左眼角边,还正是有一个小小的疤痕。

有这点可认。吕玉便问那喜儿道:“几时到陈家的?”那小厮想一想道:“有六七年了。”

又问他:“你原是哪里人?谁卖你在此?”

那小厮道:“记不清楚了。 只记得爹叫做吕大,还有两个叔叔在家。娘姓王,家在无锡城外。小时被人骗出,卖在此间,”

吕玉听罢,便抱那小厮在怀,叫声:“亲儿!我正是无锡吕大!是你的亲爹了。丢失了你七年,何期在此相遇!”正是:大海捞针,父子重逢!犹恐今朝是梦中。

那孩子眼中流下泪来。吕玉伤感,自不必说。

吕玉起身拜谢陈朝奉:“小儿若非府上收留,今日安得父子重会?”

陈朝奉道:“恩兄有还金之盛德,天遣尊驾到寒舍,才得父子团圆。小弟一向不知是令郎,甚愧怠慢。”

吕玉又叫喜儿拜谢了陈朝奉。便让喜儿坐于吕玉身傍。

陈朝奉开言道:“慕恩兄高义,在下有一女年方十二岁,欲与令郎结丝萝之好, 不知意下如何? ”

吕玉见他情真意诚,当下依允。是夜父子同榻而宿,说了一夜的话。

次日,吕玉辞别要行。陈朝奉又另设个大席面,款待新亲家、新女婿,连当送行。

酒行数巡,陈朝奉取出白金二十两,向吕玉说道:“今奉些须薄礼,权表亲情,万勿固辞。”

吕玉道:“过承高门俯就,舍下就该行聘定之礼。因在客途,不好苟且,如何反费亲家厚赐?决不敢当!”

陈朝奉道:”这是愚兄自送与贤婿的,不干亲翁之事。亲翁若见却,就是不允这头亲事了。”

吕玉没得说,只得受了,叫儿子出席拜谢了。喜儿又进去谢了丈母。

  吕玉父子收拾行囊,作谢而别,雇了一只小船,摇出闸外。约有数里,只听得江边人声鼎沸, 一片喧闹之声。不知出了什么事。吕大急走出舱外,叫船家来问是怎么回事。

  船行江上,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呢?

好,听众朋友,我们今天的故事就播放到这里。要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请听下回分解。我是雪莉, 我是东方 。谢谢你的收听,咱们下回节目再见。

==============

【故事新编大家听】吕大朗还金完骨肉;吕二朗卖嫂失妻(下)

【故事新编大家听】她曾是日本历史上最美丽女子

【故事新编大家听】法海禅师的故事

【故事新编大家听】裴休轶事

【故事新编大家听】张道陵七试赵升

【故事新编大家听】杜子春三入长安

【故事新编大家听】马周承天命下世扶唐

【故事新编大家听】柳毅传书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