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三军总参谋长万斯将军(右)和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将军(左)在一起。(DoD Photo by U.S. Army Sgt. James K. McCann)
加拿大三军总参谋长万斯将军(右)和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将军(左)在一起。(DoD Photo by U.S. Army Sgt. James K. McCann)

加拿大三军参谋长:中共所为已成盟国的“极度关切”

季云
2018-12-5 10:28
在两周前举行的“哈利法克斯国际安全论坛”上,加拿大陆海空三军总参谋长万斯将军表示,中俄的所为已经成为盟国的“极度关切”。他们的所为妨碍了社会的正常秩序,中国尤甚。

在两周前举行的“哈利法克斯国际安全论坛”(Halifax International Security Forum)上,加拿大陆海空三军总参谋长(Chief of Defence Staff)万斯(Jonathan Vance)将军表示,中(共)国、俄国的所为已经成为盟国的“极度关切”,因为他们的所为妨碍了社会的正常秩序,中国尤甚。

多次参加该论坛的万斯将军告诉加拿大时政杂志《Maclean’s 》,此次论坛的热点话题是“大国崛起”(the resurgence of great-power dynamics)。在呼应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Jim Mattis)将军的年度国防报告(2018 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时,万斯说,“(人们)极度关切一些国家,特别是俄国和中国的所为。 (那些所为)妨碍了我们长期以来生存的正常秩序和准则。”

在马蒂斯的报告中,中、俄被列为美国的头号竞争对手,ISIS和伊朗的威胁已被降级。

万斯表示,与新的对手的对抗方式也不同。“冲突的性质也在变化。而且变化非常,非常快”。“政治目的可以通过军事力量或混合其它非战争的影响因素而达成。”

现在,中国更多采用与传统战争相去甚远的战术跟印太地区的国家“叫板”,这些战术比俄国的更新,也更令人不安。俄国袭击乌克兰,虽然他们否认但动作明显。而中国这些年,悄悄在南中国海上的一些原本毫无意义的珊瑚小岛上填海造地,建立海军基地,将自己的军力投射能力向前推进了几百里。

如果在战争底线以下,如果你想打击,你往哪里打?用什么打?这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问题。”万斯说。

万斯认为,目前加拿大及盟国面对问题是需要在所有领域里界定竞争的终点和冲突的起点。而在信息技术、网络空间、认知领域和金融行业,这个界定尤其困难。“摧毁你的经济,算战争行为吗?”

但针对目前的“鸦片危机”、温哥华的住房市场和在加拿大的洗钱行为,万斯认为加拿大实质上已经成为中国的敌对国家。“我觉得还不仅仅是这几年。”“是有意这么做的还是某种副作用? ”万斯软化道。 但是他表示,实际影响是有敌意的。

关于“鸦片危机”,根据加拿大卫生部的报告,在2016-2018年间,加拿大有8千人死于鸦片药品使用过量。“如果我们有那么多人死于其它原因,或加拿大人死亡率那么高,我相信政府一定会想尽办法对付这个问题,但这个威胁是什么性质的?我们是否已确定这个威胁是副作用还是直接的威胁?”“这是不是敌对?这是不是国家的痛苦?当然是。”但是,确定是否是故意的,他不是专家。万斯表示。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