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评论】从庭审王全璋到人质外交 中共欲盖弥彰 (音频/视频)

楊光
2018-12-27 12:54
中共选择圣诞节第二天庭审王全璋律师,企图减少国际关注。然而失踪三年多的王全璋依然没有露面。起诉书提供代表中共当局的观点而不是证据,而起诉书内容证明中共把自己放在法律的对立面。王全璋案和对加拿大的人质外交只能证明中共没有法治。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首先在这里祝福大家新年快乐,因为马上要到新年了。在圣诞节的第二天,中共开庭审理了被拘押3年之久的人权律师王全璋。中共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公布消息,很显然是想降低公众对此案的关注度;这个手法和18年前审理法轮功的重点人物是如出一辙的。

整个庭审过程诡异而神秘,不仅没有支持者可以旁听,连王律师的妻子也不许在场,而且他的指派律师被第一分钟就解聘了。那北京当局到底在害怕什么呢?它们在掩盖什么?它们起诉王全璋的罪名是否站得住脚?我们今天就来听一下横河先生的分析。

在节目的过程中,我们欢迎您参与我们的讨论,您可以通过Skype,或者电子邮箱联系我们。我们的Skype帐号是hhpl,电子邮箱是[email protected]

横河先生,人权律师王全璋,我们都知道他已经被拘押3年之久了,现在突然开庭审理,我想很多的听众可能已经慢慢淡忘这件事情了,您能不能先介绍一下这个案件的背景?

横河:王全璋是「709」律师案的最后一个人,是中国的著名律师,长期以来他一直为弱势群体和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先讲一下「709」律师案。「709」是2015年7月9日开始对维权律师的大抓捕行动,王全璋律师是在第二天被抓的,就7月10日,到了2018年12月26日开庭。

他为什么说是最后一个人呢?因为在这之前,所有直接因为「709」案被抓捕的人都基本上结案了,几乎所有人都被不同程度的迫害或者酷刑了,你像他们有不同的形式,有电视认罪,有在关押期间被强迫吃药、不准睡觉、酷刑,还有被非法判刑。只有王全璋一个人从2015年「709」被抓以后,也就是说被中共当局强迫失踪,自此以后就没有人见过他,包括家属、律师,到现在为止只有一名官派律师声称见过他一次,但是这个消息没有办法得到第三方证实。

这个案子引起国际上的高度关注。大家可以看到这次开庭,很多国家的大使馆都派官员到法庭外去关注,因为不能进去嘛。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欧盟、大赦国际等等,都表达了关注。特别是德国总理默克尔,今年5月份访华的时候还专门和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见面。这个案子的简单情况就是这样。

主持人:这个「709」的律师里面就像您里面介绍的,王全璋被关押最久,而且透露出来的消息最少,很长一段时间外界都不知道他是生还是死。那他这个案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

横河:他的案子最特别的就是整个案子本身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个非常罕见。就是在这名官派律师声称见过他,在这之前和在这个之后都没有一个人见过,就他的妻子花了这么多力气这么多天都不能够见到他,这个事情是非常罕见的。

这次庭审的时候,官派律师是刘卫国,他只是在他的朋友圈里面说,开庭一分钟他就被解聘了,但是他还是没有说细节,甚至他都没有说他见到王全璋了,就是说在法庭上有没有见到都不知道。这次开庭认识他的人或者支持他的人,没有一个进入法庭的,这个也很罕见。在这之前,再打压的话,可能家属还允许进去一个人,像他这种情况是非常罕见的。

家人聘请的律师是程海,程海到现在还是王全璋的律师,但是官方不承认,不让他见面。这种情况在以前几乎没有出现过,尤其是像这样子被高度关注的案件,这我觉得是这个案子最特别的地方。

主持人:就是说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它里面到底有没有开庭审判这么一件事情,只是它宣布有,但是没有人可以看到。

横河:就是这样的情况,所有能够往外发消息的人,没有一个人能进去,没有一个人能可以看到法庭究竟有没有开庭,因为律师,他这个官派律师说一分钟就被解聘了,所以这个律师也声称,以后在法庭上发生的事情他都不知道。但是这一分钟之内发生了什么,他还是没说。

主持人:那么您看三年多来,中共一直隐瞒王律师的消息,为什么现在突然又要宣布开庭审理?这个跟外部的形式有没有一些关系呢?

横河:现在还没有来办法来判断中共这个时候突然开庭的意图。但是可以分析一下,这个案子现在国际上高度关注的对象,主要原因就是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坚持不懈的营救丈夫,另外加上还有其他一些「709」妻子们一致的行动,像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余文生的妻子许艳、谢燕益的妻子原珊珊、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等等,她们现在变成一个「709」妻子群体,现在世界上是被高度关注的,这是最核心的一部分,就是「709」的妻子们。

再外围一点有支持他们的维权人士、还有一些律师,包括曾经被迫害的「709」的律师们,现在出来以后又继续开始维权活动,支持他们的还有一些访民;再外围就是海外的声援,海外华人的声援,还有国际社会就是主流社会,包括一些国际组织、国际团体、还有各国政府,对他们的支持以及对中共的批评。在这种情况下,中共现在变得非常被动,光一个王全璋案就变得非常被动。

中共不是还说自己是法治什么的,还对加拿大、美国说是不讲法治的。不要说有这么多的案子,就是王全璋一个案子已经是全世界中共没有法治最典型代表。而且「709」律师家属们已经成为民间维权的象征,也是中共违法的象征。

其实中共是非常害怕热点事件的,它专门还有过文件,怎么样消除热点事件的源头,还专门有文件的。这一来的话,「709」律师案和王全璋就是中共自己制造出来的热点,而且是持续的热点。中共肯定不希望王全璋案继续成为热点,尤其现在中共处于一个内外交困的时候,所以我想可能是想利用这一次所谓的庭审把这个热点淡化一些,可能是这样的,消除是不可能,就是淡化一点,可能是这个想法。

主持人: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中共当局选的是12月26日圣诞节的第二天来作为开庭的时间,这个手法就像是 18年前审理几个法轮功的重要人物的手法是一样的,它是为了降低国际的关注度。

那么这次媒体和公众对王全璋律师案的关注度到底如何呢?到底有没有起到降低关注度的作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整个庭审就像个走过场一样,它既然那么心虚何必走那么一个过场?

横河:讲到一个关注度,国内关注度其实是非常高的。除了王全璋本人的家属,还有「709」的其他家属到场声援以外,还有很多维权人士和活动人士都到场声援。这个跟前几年的情况不一样,虽然你看人数没有达到那么多,但是你要考虑到这几年对维权律师、维权人士的打压是非常残酷的,有很多人现在还关在里面,就这样还能聚集这么多人的关注,这是相当不容易的。

另外,国外也有很多城市,特别在美国、还有欧洲也有,就是有大陆出来的一些民运人士、维权人士的声援。各国政府当然也很关注,刚才我们已经讲了,有大使馆派人到现场去,很多西方的主流媒体也相当关注。我看了一下,英文的主流媒体报导的非常多,一直在跟踪报导这个事件。

至于妳说这个庭审是一个走过场,我倒觉得不是像走过场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刚才讲了,王全璋是「709」案或者是其它任何人权案、维权案当中失踪以来,这么长时间就没有人见过的唯一的一例。所以这个事情很复杂。就有人说是因为他不认罪、不配合当局,所以惩罚他。那吴淦也不认罪、也不配合,但是也没有失踪这么久时间,他家人还能见到他,外人也能见到他,至少律师还能见到他。那也有人说是因为李文足在外面营救她丈夫,惹恼了中共而进行的报复。这是搞错了因果关系,是中共先玩失踪,李文足才出头救她丈夫的。没有中共玩失踪,就不会有李文足去救,这反过来了。

现在的关键就是,这一次很多人是指望庭审能够见到,总有一个人能见到王全璋吧。就这次一直到庭审结束还是没有人见到他。这个在审判异议人士和维权律师人士的案例当中相当罕见,就是说他们一般会阻止支持者进入法庭,但是要把所有的亲属、所有能认出他的人来全部禁止,这个就太令人怀疑了。

中共说不公开审理的理由也完全是站不住脚的。它说是涉及到国家机密,从彼得·达林所公布的起诉王全璋的这个起诉书,那三条罪名来看,没有一条是和国家机密有关系的。所以说国家机密只是个借口,就是说不让人见到王全璋的一个借口。

本来开庭是给中共一个机会,就是说可以消除国内外人士对王全璋本人状况的担心,那么现在的怀疑就更多了。第一个怀疑就是王全璋是不是还活着?第二个,如果活着的话,是不是他已经在一个非常不好的状态?就是说不能让家人,或者是外面人看到他。这两点都让人非常担心。

主持人:刚好网上有一位网友提了一个问题,他说:谢燕益律师说王全璋受到酷刑,当局这样做是为了不让大家看到王受到酷刑的样子被曝光。您认为有道理吗?跟刚才您分析的是非常契合的。

横河:对,刚才我分析两个可能性嘛,其中一个可能性就是这个,我是一直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可能性。但是还有一个疑点,就在以前受过酷刑的人,中共并不忌讳别人看见,就是说是确实还有律师在见当事人的时候见到过当事人被酷刑的。所以我担心的是更严重的情况。

主持人:那么这次当局对王全璋起诉的罪名是什么呢?

横河:王全璋被起诉有三个罪名。就是瑞典人达林在中国被中共当局抓了以后,现在回到瑞典了,在外面很活跃嘛。三大罪名是和瑞典人一起在香港建立非政府组织(NGO),第二个罪名是参与建三江的维权,第三个是有三起为法轮功学员做辩护的案子。这个我觉得可以讲一下,就是这罪名和这些罪名能不能成立。

第一个说他在香港注册公司,说为了专门接受境外组织提供的资金支持,以两个维权组织的名义,一个是「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一个是「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以这个名义在国内很多地方成立所谓「法律援助站」,还说他多次组织为「赤脚律师」培训传授与政府对抗的方法、技巧和培植对抗力量。

主持人:什么叫「赤脚律师」呢?

横河:「赤脚律师」就是没有执照的律师,实际上就是一种普法行动。先讲一下他罪名,说同时积极向境外提供发布调查报告,什么抵毁社会主义,不管它啦。这些描述呢一大半是属于评论性质的,不是证据。法庭起诉应该提供证据,不是提供观点,它这里一半以上是观点。即使它提出的这些观点也并不是法律上的所谓犯罪行为。

你比如说在香港注册公司,为什么孟晚舟可以在香港注册公司,中共所有的官员只要达到一定级别的,在香港他何止注册这个公司啊,中共官员在香港注册公司加起来成千上万都不止!都是洗钱的,或者是做非法活动的。为什么维权律师就不能注册,王全璋就不能注册呢?

说接受境外资金,如果这是违法的话,那么中共和中共的官员没有不违法的。建立法律援助和司法培训,就是说培养这个「赤脚律师」,这个是普及法律知识,为什么普及法律知识就违法了呢?

其实这反倒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中共它是不允许人民了解和掌握法律知识的。按照起诉书讲起来,人民掌握了法律就是与政府对抗,这倒是一句实话,也就是说什么呢?中共政府它不仅凌驾于法律之上,它还站在法律的对立面。

中共也知道自己的作为上不了台面、拿不出手,所以就不准人家把中共的所作所为提供给境外,也就是说它说的违法是向境外提供发布调查报告,这个典型的没有制度自信。如果它有一点点自信的话,中共它相信自己做的是对的话,或者说它错了,它有的时候错了也是表现出理直气壮的样子。如果你们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王全璋帮你在国际宣传那不是更好吗?只有心虚而且自己做的事情不能让人知道才会公开用这种原因来迫害王全璋。这个是不成立的。

第二个讲的是建三江事件。建三江事件是怎么回事呢?是2014年的时候,黑龙江农垦局设了一个洗脑班,就把法轮功学员关在洗脑班里洗脑转化。后来就有一些维权人士和维权律师到黑龙江农垦局的这个洗脑班外面去叫放人。在这个时候,黑龙江的警方就抓了去维权的这些人,就是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还有一些维权律师,把他们就关在七星拘留所。王全璋并不是第一批的,他是第二批随后赶到,就是去营救被关在拘留所里面的那些人的。

这个起诉书了就只谈王全璋到七星拘留所去,却不谈那些人为什么被关在七星拘留所,为什么王全璋要去那里?只字不谈,就它避开了建三江事件的起因是非法拘禁、非法绑架,也回避了这个事件是一个非法的洗脑班。这个洗脑班它既不是司法系统的也不是行政系统,就是一个在迫害法轮功以后建立起来的单独的不伦不类的一个非法拘禁的场所。

所以说这个事情不管是它的起因,还是后来发展的过程,它从头到尾都是当局在违法,而且王全璋去了以后还遭到殴打。应该起诉的是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局那些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的负责人和背后的「610」办公室,而不是维权的王全璋和其他律师。因为这个事情是当局违法了。

另外再说一下就是所谓三起法轮功案,这个我觉得值得重点说一下。王全璋律师是最早介入为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的,高智晟律师曾经说过,说王全璋介入法轮功案子比他还要早。大家知道,中国大陆的大部分律师最出名的案子是在2006年的时候,王博案,六个律师包括李和平、滕彪为王博和他的父母一家三口进行辩护,辩护词是「宪法至上、信仰无罪」。

而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时候,王全璋还是山东政法大学学法律的最后一年的学生,那时候他就开始为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了。为这个事情还受到了警告。

大家注意到王全璋是2013年的靖江事件,那一次是王全璋为一个法轮功学员朱亚年做无罪辩护,后来被法院粗暴对待,还拘留了10天。那时候引发了两个大事件,一个是全国有50多个人到靖江现场去围观;另外就有全国140名律师联名向全国律协、北京律协和靖江法院写信去公开抗议。据我所知呢,王全璋是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最多的律师之一。

讲到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我还想说一下就是这个「709」案和法轮功的关系。我们大家知道「709」案的大多数律师因为是维权律师,而中国最大的人权灾难就是迫害法轮功,所以说「709」案的大多数律师都为这个法轮功学员辩护过。为什么「709」呢?就是第一天抓的,第一个抓的就是王宇律师,她在被抓前几天还因为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而被法警从二楼拖到一楼然后扔到门外。实际上「709」抓捕维权律师就是因为他们为法轮功学员辩护。以前大家说这些人都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并没有说原因就是大量抓捕这个事件本身就是。

在2015年12月25日的时候,也就是3年前,孟建柱在一个中央「610」全体干部会议上有个讲话。他在总结政法部门和「610」2015年工作成果的时候,他有两句话是连在一起说的,他说「依法打击处理法轮功诬告滥诉活动」,这个指的什么呢?就指的是法轮功学员用中国的法律控告江泽民,这是2015年的事情。第二句话紧接着连着的是「极少数律师重点人插手炒作涉邪教案件」,这个指的就是「709」案,因为2015年能够说是极少数律师重点人,那就是一个案子,就是打击律师最主要的「709」案。他这两句话在他讲话里面连在一起讲的。

孟建柱在2015年的时候他的职务是什么呢?是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的组长。这个领导小组是防范领导小组,它的原名就是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后来改名了。

这些人,当出现这种重大的人权灾难,或者是迫害维权人士的这种案子,将来中共垮台以后,中国会有司法恢复的,会要去清算的。这个清算是怎么清算?现在大家都呼吁说要把天津二中院的法官要把他记下来是哪些人。当然从纽伦堡审判的这个惯例来看的话,纽伦堡审判已经给人类立下了一个对于这种大规模人权灾难和群体灭绝罪的一个判案例子。

从这个惯例来看,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的检察官,就是起诉的人,天津市二中院的审判长、审判员,不仅仅是王全璋案子,就是「709」案几乎全在天津审的,这一些审判员将来是要承担他们的法律责任的,不仅他们要承担责任,这个指挥链往上去,这个「709」案是中央政法委直接抓的,一直到上面政法委书记的孟建柱他都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主持人:那下面那个网友又继续提问了。他说如果是真的像您怀疑的那样,王全璋被酷刑严重,或者是否还活着,那么中共将如何收场?

横河:我觉得中共现在是很难收场了。就这次庭审,刚才我讲了,它本来就是想消除这个热点,或者是把这个热点淡化的,但是我觉得它没有办法。这个就有点像这个贸易战,就说这是一个它必须面对却没有办法面对的事情,就是没有办法能够很轻松的过关的一个重大事件。

主持人:那么您讲到这个贸易战,还包括刚才讲到王全璋律师他的罪名之一就是在香港成立那个NGO。我们知道最近中共因为这个成立NGO的事情抓了两个加拿大人,您前面节目分析过,这个成立NGO它就是个欲加之罪嘛,因为你在国内不许成立,到香港成立它又说你不合法。

那么抓加拿大人质最近也有了一个新的发展,就是说北京宣布要以走私毒品的罪名起诉第三名被抓的加拿大人,但是当初逮捕他的理由是签证过期。那么国际上就认为说北京是有可能长期制裁加拿大的。当然国内人会觉得说这个制裁的手法非常解气;但是在国际上大家并不这么认为,就是说北京的手法可能会给华为帮了倒忙。那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呢?这个制裁方法能走多远呢?

横河:这个在国际事务上你是要讲理的,就是中共现在是直接把国内事务的处理方法拿到国际上了。中共自己以前有个说法,就在国际事务上要做到有理、有利、有节,尽管它永远做不到,从来做不到,但是现在是把这个都放弃了。

就说它抓了三个加拿大人,刚才你讲的那个毒品起诉的不是签证过期的。签证过期是个女教师,这个毒品是另外一个人。它抓了就是跟这个事情直接有关的,现在毒品这个事情还不能说抓的时候就跟他有关,就是后来抓的三个人。问题是它到现在都拿不出指控的罪名,人家是有理的,人家把罪名都一条一条列出来的。就这一条,就是抓了这么久拿不出指控的罪名,它就输了理了。

当然中共可以说它现在强大了,它不理会国际社会,它也可以把人家判刑,签证过期的可以驱逐出境。但是它的后果不是说解解气就能解决问题的,后果是要承担的。受牵连需要面对后果的也不仅仅是华为。

华为的案子在西方国家,美国是最先对中共渗透扩张看清楚了,而且最先采取强硬立场的。在这个案子上是美国对华为,其他的国家正在逐渐跟上。我们今天不讨论华为的性质是制裁还是起诉是法律,我们不讨论这个。就说别的国家跟上的时候。那中共现在采用的人质外交,就是就加拿大而言,加拿大的民意和加拿大的舆论对于加拿大大学和研究机构跟华为的合作正在形成更大的压力。就说本来这个合作已经被人质疑了,现在你再一抓人的话,民意就会支持不合作。

对于加拿大是不是决定还采用华为来建立5G网络,它只会起负面作用。本来西方国家都正在研究华为和中共政府之间的关系,中共对孟晚舟的营救居然不仅在外交上达到了历史上从来没有的高级别的抗议,还抓了三个加拿大人作人质,这个就分明坐实了西方一直怀疑的华为和中共军方和政府的关系,就坐实了,证明它真的是军方的,或者政府的,要不然哪有这么高调呢?就是中共的正式官员被抓都没有这么高调,你看江苏国安厅的人被引渡都没这么高调。

中共目前最不适合的是四面树敌,就几年前它还底气十足,但是今非昔比了,西方正在逐渐形成防中共的联盟。你像有一些国家就是它本来没有这么强大,所以它本来不想直接了当跟中共对峙的,那么这一些比较薄弱的环节本来是中共最应该去巴结的,结果中共反而去打人家。这个只会促进目前还没有真正形成统一的这个抵制中共的联盟,它会有促进作用。

当然,中共这么做可能有内部权力斗争,有人故意挖墙脚的可能性;另外一种考虑,猜想,可能是在贸易战经济上让步的时候要表现出政治上的强硬来弥补。这个是对国内政治的需要。所以中共肯定是在给华为帮倒忙,但是它又何尝不是在给自己帮倒忙呢?

主持人:好,那么这一次节目的时间已经到了,我们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