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星期三公布《国歌条例草案》,在香港引发连串争议。(大纪元合成图)
港府星期三公布《国歌条例草案》,在香港引发连串争议。(大纪元合成图)

(视频)魔鬼藏细节中 各界炮轰港府可借《国歌法》顺中共旨意迫害异见人士

鄭銘
2019-01-10 03:49
港府星期三公布《国歌条例草案》,在香港引发连串争议。草案规定贬损「国歌」可面临最高监禁3年,要求议员在宣誓时奏播中共国歌,又将检控时限从一般的6个月延长至2年。多个民主派政党和民间团体均表明反对草案,形容草案是「魔鬼在细节中」,令当局有更大权力按中共意旨迫害异见人士,并引发民众互相报复揭发。

视频制作:郑铭

港府周三公布《国歌条例草案》,引发连串争议。草案规定贬损「国歌」可面临最高监禁3年,议员在宣誓时须奏播中共国歌,将检控从6个月延长至2年。多个民主派政党和民间团体均表明反对草案,形容是「魔鬼在细节中」,使当局有更大权力按中共意旨迫害异见人士,民众亦可互相报复揭发。

超过40个民间团体、联同民主派议员周四召开记者会,批评《国歌条例草案》内容模糊,很容易令人误入法网,打着逼人“爱国”的旗帜,其实是进一步打压香港的言论、表达和创作自由。

基督徒社关团契召集人冯智活表示,香港人不满大陆伤害一国两制和司法独立,才令港人不爱国,草案强逼市民“爱国”(爱党),只会引致更多不满,认为条例应有至少6个月的咨询公众。

公民党议员陈淑庄指,在议员宣誓仪式加入奏唱国歌环节,担忧当局配合北京针对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进行政治筛选。
陈淑庄:「又说国歌是跟宣誓分开的,但播唱国歌时,若没出席就交给监誓人看是否有贬损之疑,或是侮辱之疑,为何你不出席,这是什么态度?现在就可以无限上纲,在宣誓上僭建。就是播唱国歌时你不在场,你就不爱国,你不爱一国两制,你不拥护基本法,你就不应做议员。这不单是在民事上DQ议员,会否让议员负上刑事责任呢?大家不要忘了民事案钱解决,刑事案要坐牢留案底,所以大家要明白国歌法不单是对议员,而是对整个香港影响非常深远。」

她又批评港府跟足大陆的一套对中小学生洗脑。
陈淑庄:「就是第四部份的推广国歌,当中涉及就是我们公民党提出的有机会违反《基本法》,就是中小学需要教国歌。第二部份是涉及广播条例,意味我本人甚少见到香港法律是制订用来推广一些东西,法律不是用来推广东西,推广东西不需要订法律,是属于行政。还要在中小学,用大气电波、用发牌箝制你一定要放,其实它现在就是将学校和电视台做为自己中国国家的宣传机关,这个非常的严重。」

新民主同盟议员谭凯邦讽刺港府用压迫方式令人所谓的「爱国」。
谭凯邦:「我很难想像香港人在不断被压迫下,竟然还要求我们要尊重国歌,若是理想的做法就应该要捍卫香港的言论自由、核心价值,香港人在移交之前已享有的人权自由,才是令我们尊重这个政权的方式。当年英国政府有逼我们唱国歌及立法吗?没有。但大家很支持英治时代建立的人权廉政等。今日特区政府倒行逆施,用严刑峻法要求我们尊重一个党政一体的国歌法及国歌。所以我们并不认同国歌法,我们认为这是侵犯言论自由及表达自由,所以除非政府撤回或是大幅改动修正内容,否则我们难以支持。」

公民社会发展资源中心代表杨文俊形容今次草案是令香港进一步大陆化。
杨文俊:「很明显不管是贬损、侮辱、故意这些字眼都是没有客观标准,没有人能讲出什么是贬损、侮辱、故意,这个很像大陆的寻衅滋事罪或是颠覆国家政权罪等等,没有入罪标准的罪行,可以由检控者诠释法律,对香港市民是完全不公平的。」

新民主同盟议员范国威表示,会联同其他民主派议员加入法案委员会,要求当局解释不同情境及提出修订。民主党认为《国歌条例草案》涉及很多需要主观判断的所谓违法行为,加上有两年检控期限,犹如置于头上的刀,加深市民的忧虑,如果当局不改动,民主党不会支持草案。该党主席胡志伟指草案将很多权力交付行政机关迫害民众。

胡志伟:「行政机关可以随意运用时,这才是最大危机。我呼吁市民要正视国歌法衍生的后遗症,带给社会各种箝制,各种可能出现的白色恐怖时,这才是我们最需要紧张的地方。」

该党议员尹兆坚表示,港府早前声称《国歌法》不会影响市民日常生活,但今次草案的演绎显示绝对影响生活,而且提供空间让市民互相报复揭发。
尹兆坚:「奏国歌会否有马迷害怕,即时站起来,有一两个沉迷其中看马报的会否被旁边的人拍照呢?两年内可追究你呢?没完没了。会否一些不同的人基于他的判断主观地找执法部门投诉呢?有无侮辱性有无动机是很主观化,我觉得这是很不理想的状态,令我们现时很忧虑,相信很多市民跟我们一样是很忧虑。」

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周四则在电台透露,《国歌法》草案内容及每一个环节都有跟中央沟通过。《国歌条例草案》星期五刊宪,将于本月23日提交立法会首读和二读。

 

来说几句


Kingsward
2019-01-10 05:56

所谓的国歌,本来就是电影《风云儿女》的插曲,是电影投资人朱庆澜将军将其命名为“义勇军进行曲”。而歌词的作者田汉已在1968年被中共迫害冤死在中共的狱中。中共恬不知耻,掠他人之成果为己所有。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