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纵横】中共最高法院陷入贪腐风暴

石涛
2019-01-10 10:55

前两天北京再次出现了一个男人拿个大锤子砸伤了大概20来个学生,有3、4个是重伤的——看照片上砸的都是脑袋。

这是最新的一个类似的事件。

我个人来讲这种事件发生的本身,在我个人理解上,说实话不是新闻。城管去砸地摊的时候,跟这东西是一样的。

有人说城管那是执法。他这也是执法,我不骗你。城管执法是在中共政权下说有那么个条文,而他的做法是反条文的。手心是肉手背不是肉吗?

中共的条文,法律的条文,会造成只要你进入它的体制,你就是一个权力的拥有者,你是一个法律的代言人,你是法律的执行者。

当习近平签署了相关的法律说,警察在执法中可以对任何人和物的伤害不负责任的时候,这可不仅仅是个警察国家。任何一个警察国家同样是站在人的基点上,很少听说是从法律的角度上说,一个执法者可以任意打砸抢和伤害任意的生命,当他执勤的时候,只要他穿上警服工作的时候,他可以任意这么做。他代表的是国家,他对他的任何行为都可以不负责的。那叫警察国家吗?那可不是啊。

这不是人的国家,这是养猪场。但是养猪场,你说那饲养员对猪伤害了,他老板也不干啊。所以人都不如猪了。其实里面的含义是包括这个的。

当他的条文出来之后,北京出现的去打学生的概念,这个人是在他的具体工作中,在这个体制环境中,他的生活受到了伤害。据说是他的合同签不下来,没饭吃。

我没饭吃,我砸你们家的孩子。

有人说,那些孩子跟这个国家没关系,是我们各自私人的。他不是,他不认为。在这个社会是权力者的社会,当我失去了一个基本生存权的时候,当我又要去表达权力的时候,这是我唯一能够做到的。

很简单,我死了,我绕进了20个去,有一个算一个。这同样是一个在展现权力在展现压迫在展现这个社会的生命价值观的。政法委这么干的,习近平这么干的,省长这么干的,城管这么干的,开窑子的这么干的,卖淫的也这么干,杀人越货的也这么干。它的基点是在一条线上。

而大多数中国大陆人的生命基点,全在欲望占有上,所以他就一脉相承。中国社会是一个在它的管理过程中,在它运作过程中,非常有条不紊,它的内心核心价值清晰的这么一个社会。而这个社会是反人类的,所以完全是一个欲望的社会。当是欲望社会的时候,权力拥有着绝对的价值。

习近平在去年3月份,宣誓就职改完权力后,所有的今天中共的领导人从上至下拿他没招儿了,拿他没办法了。那不就是权力吗?还吹牛皮。拿他没办法,只能杀了他,如果你不喜欢他。任何程序都被他废掉了,但他是借助程序上去的。这是今天中国社会的权力的根本。

下到最底层,他连饭都吃不了的时候,他拿着孩子出气,你说,他不对。他说,你对?

就这么回事。所以你看讨论的社会反应的,怎么又出这种事?你杀当官的,杀这个杀那个,他杀得了吗?搁你你杀得了吗?他杀不了嘛,所以扭脸看你儿子他能杀。

软的欺负硬的怕,就是这个社会的价值。人人如此。只不过这是他最新的一个表现。

我不知道是不是发生在7号,但这事情是这么来的。

与此同时,在这个体制中干什么活的都有。

崔永元,网上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政法委介入“千亿矿权案” 最高法风雨飘摇》

这是崔永元揭出来的,挺逗的。崔永元揭出来呢,被揭示的东西都是这个社会中拥有一番势力拥有一番背景的人。但崔永元自己也毫不回避的说,我也是替人家干活的。

而这件事情,它的蹊跷来处是当初在夏天的时候,也就是范冰冰的案子比较火热的时候,叫做王林清的法官,就是具体当初处理这个案子的法官,向崔永元爆了料。但崔永元当时就把这件事给压下来了,只是最近他把这东西拿出来了。当他把这东西拿出来的时候,现在的问题是,王林清法官到现在是失踪的,应该是从6号开始失踪的。这个案子一下给顶到最高法院了,因为在最高法院的卷宗没了,谁给偷走了。有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就是荒谬了,荒谬到哪儿?荒谬到最高法院上。依法治国,依宪治国,荒谬在最高法院的本身上,谁让它失踪的?权力者。

王全璋的太太李文竹女士想进到天津高法去状告,门都不让她进。

所以在我眼睛里,这里头包含着相当的黑整黑。

可能有朋友说,你不能这么说,人家崔永元不一定是黑的。

我没说他是黑的是白的,我是说,整个事情本身是黑整黑。

政法委介入,前天说的。

横竖为什么是政法委介入?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概念,最高法院的上头是政法委,国家监察委来配合政法委。你听这个话,这都是非常别扭的。当政法委这套系统介入之后,就是对依法治国的直接侮辱。有法律就是法律了,而政法委介入连同国家监察委,最高检察院,把最高法院作为调查目标。

所以大家看起来是个清廉的,大家看起来是解恨的。但是在它真正的现实环境,国家管理中,它却透显出回到了周永康的年代。你可以说,从来没离开过周永康的做法。你完全可以这么说,只要党在那儿,这东西一定是这样的。因为只有政法委拥有这种力量,拥有这份权势。

【中国最高法院近日陷入贪腐风暴,前央视知名主持人崔永元接二连三爆料,直指该院高层涉嫌贪赃枉法。目前中共中央政法委已经宣布介入此事。】

但是反过来又说,如果碰到周强,这肯定会碰到周强了,之前的最高法院院长。如果周强因此出事,是他活该,是他遭到报应。就这么回事。如果他没有为此承担任何责任,人家权力够大。这东西就这么回事。

崔永元也不能象那哥们拿锤子把周强脑袋给锤了,不会的。

【中共中央政法委1月8日晚间发布消息称,针对网上反映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审理的陕西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诉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西勘院)合作勘察合同纠纷案卷丢失等问题,”近日,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参加,成立联合调查组依法依纪开展调查,相关事实查清后将向社会公布。”】

“政法委针对网上反映最高法院”,网上反映多了,你为什么挑这个啊?这话就是这样了。这个国家的社会从正常一个国家管理的角度来讲,完全就是混乱的,但从权力和欲望的角度来讲,完全就是有条不紊的。

【针对崔永元的爆料,中国最高法院起初通过媒体表示,没有任何事实和证据证明卷宗丢失和被盗,相关消息”属于谣言”。几天之后,当崔永元明确表示掌握确凿证据并公布了一些文件照片之后,最高法院才再次发布情况通报,承认崔永元公布的文件照片属实,并表示启动调查程序。

但事件并未就此平息,承办”千亿矿权案”的最高院法官王林清所录制的三段视频先后浮出水面。按照王林清在视频中的说法,最高院在”千亿矿权案”审理过程中出现诸多不寻常现象。比如,二审卷宗在最高法院大楼内离奇失窃,相关领导人物却并不加以追查;办公大楼的监控设备也恰恰在此期间出现故障。此外,王林清还点名包括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内的多名负责人直接干预办案,强迫他做出没有法律依据的判罚。

王林清还透露,最高法领导还曾对他办理的另一个案件直接插手。他因为拒绝配合而遭到高院领导层的打击报复。】

所以目标就冲最高法院去了。

当这个消息出现之后,我就想起了一张照片,2017年十九大,当王岐山祼退的时候,王岐山很低调在走过周强面前的时候,当时的最高法院的院长周强和最高检察院的检察长,两个人的眼睛看着王岐山,那是很有趣的。

后来我当时评价,我说这张照片就留着,如果那个摄影师要明白的话,到了2018年3月份,王岐山成为国家副主席的时候,你再给他们俩照一张照片,当王岐山从他们俩跟前走的时候。没有,没照。

势力的人,势力的生命,权力的间架结构,阴损的那种整个的生命品质都在那张脸上了。

很奇怪,在政法委的系统中,最高法院跟最高检察院确实一直在他反腐中没动,这一次为什么会借助这一件事情,却动用了政法委,再次显示法律的一切是党的一切。所以回归到周永康的年代。那只能就说遭报应了。

【王林清在事件爆发后始终没有公开露面。1月7日,中国媒体财新网曾发布据称来自”接近王林清的人士”的消息称,王林清1月3日曾到单位露面,之后被带到最高法院附近一家宾馆接受最高法院一个调查组的讯问,其家属对该调查的方向感到担忧。

崔永元转发这条消息,并表示”王林清,请马上联系我,我要确定你安全,这是我们约好的。”】

庞大的社会,庞大的党的组织,在清理地摊的时候,都是戴着国徽的,你看那个骑小电动车的,那警察去劫电动车,拿大棍子往下打,这是这个社会的真实,这个是这个社会整个上下的权力系统。可是在这样的事情上,却出了一个崔永元自己来办这事。这就是这个国家权力的荒谬,一切都是在游戏,因为里面渗透着各派势力的权力者本身的表现。

崔永元后来展示了一个委托书,是去年的时候王林清给他的,而案子本身是10多年前的事情,是2003年到2005年相关的事情,一直到了2006年,所以这是个老事情。老事情翻出来,就冲着当时当官的。

所以应该讲,这个案子,政法委接手,是冲着周强去的。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