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评论】纽时专栏:面对中共政权危险对手 美国应该怎么做?(音频/视频)

石涛
2019-01-16 10:06

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星期二,英国议会投票,四百三十二反对二百零二赞成,把这个脱欧的计划,就是谈了两年半的脱欧的计划给否定了,给否掉了。在英国的反对党,工党,星期三要在议会发起对现政府保守党的梅(Theresa May)的现政府的投不信任票,如果投下了不信任票,如果通过的话,那也就保守党政府就解体了,可能应该是不是按照英国的说法叫重新进行大选。这个事儿是非常大的事情,英国议会是最终脱欧的一个最关键的一个步骤,如果它不同意的话基本就废掉了。现在据说有两个途径:一个途径就是要强行脱欧,可能首相有这样的特权,但现在看呢难度太大了,就是他无论在各个层面都将受到巨大的阻力。她上一次提出来强行脱欧的说法之后,在保守党党内呢就出现了很大的分歧,所以党内曾经对她投过信任票,当时她很顺利的通过了,但是在这一次四百多张反对票中,有一百多张是来自于保守党议员的,就是保守党本身很多人同样是反对脱欧的。

 

另外一个途径可能就会进行第二次公投,就是因为议会不通过,被迫进行第二次公投,来确定英国是不是要脱欧,那也就是变成了前面的两年,它二零一六年嘛,进行公投进行脱欧的,二零一六年的脱欧的公投呢,就是公民投票呢,当时的概念就是很多人认为不可能,是个笑话,结果很多人并没有去投票,促成了在投票的氛围当中脱欧占了一个简单多数,结果就成为了这种事情。所以在英国,作为一个民选政府就是民主社会,不会轻易的进行国民投票,就是公民投票,但是当一旦进行了公民投票之后,他不会随意的再去用公民投票去否定公民投票,他不能随便把这当成儿戏的,所以他要遵循整个他的宪政体制的间架结构来运作。走到议会,议会的议员是代表了全英格兰国民的意愿,因为每一个具体的议员是在他的选区选出来的,代表了大多数英国国民的态度。

 

所以在这样的间架结构下,公民投票通过了但是最后的议会投票又给否决了之后呢,我们简单的这么说,那就会促成英国会再次决定,再次讨论他英国的未来。也有说在星期三,对梅的不信任投票估计可能不成功,就是说议会要想废掉她的话,反对党完全废掉她的话可能性也不大,因为那样的话会造成整个英国政坛的激烈的动荡,本来现在这个状况就已经动荡了,因为这是一个太难控制的一个场面,但真实的发生了。所以二零一九年,哈,二零一九年我们说这个在劫难逃的一年,在劫难逃里面相当成分是一种命运的成分,命运的成分就是无论人的现实利益的环境中出现了多复杂的状况,其实从定数的角度来讲,却有着它一定之规,你看一定之规跟定数的定是一个字,他的一定之规就是有着内在的命运的这种在时间的背景之下流动的过程,那这一份流动的过程其实是不被人的这一面的期盼、祈求、愿望能够左右,表面看起来是左右,实际呢在顺应着环境。

 

就像习近平在反腐的过程中,在去年三月份之前,两会之前,修改宪法之前,他怎么做都能做成。但是当他宪法修正成功之后,当他一成功即刻见了金正恩之后,这十个月来,到现在十个月嘛,这十个月来他干什么什么不成,这就是他干的事情都是他主观要干的,但是在那几年里他主观要做的事情顺应这大的时代的过程,顺应这时间是个神在其中安排的一切,所以他怎么做都成。到了这十个月,他自以为获得了一切权力,扫除了一切障碍之后,他要完全实现他自己愿望的时候,而他的愿望却与时间是个神的背景之下所带来的命运的一种过程,是对立的时候,他怎么做都不成,所以他所有做的反的那一面都是顺应着天意的。

 

在星期二的几个媒体都登出一个说法,就是针对华为针对中共的表态、说法和包括现在在美国的角度来讲,在加拿大的角度来讲,很多智囊式的学者已经意识到一个新的概念,就是跟中共是不能谈的,没得谈的,那怎么办?只能一刀两断。先跟大家分享一个《纽约时报》的一篇专栏文章,史剑道(Derek Scissors),是非常有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是白宫政府的比较器重的一个中国问题专家。他在《纽约时报》专栏里面登了一篇文章,翻译成中文就是说,面对今天中共的如此霸道,美国应该怎么办?简单说,一刀两断,这是两个人写的文章,面对中国这危险的对手美国该怎么办?烫手的芋头,哈,在友好中把手都给烫了。

 

文章写的蛮长的,川普对中共政权的看法非常明确,国家安全战略文件,这是二零一七年的十一月底十二月初,在川普对中国访问之后,一回去就写了这份文件,国家安全战略文件,把中国称为修正主义大国。他完全要按照自身的利益重树国际政治秩序,考虑到北京军备、消弱美国影响和力量的常识、对加拿大等美国盟友的报复以及它的经济行动,这种看法是很自然的。它是英文翻译过来的,也就是现在的习近平政权的军备状况,以美国作为敌人进行影响和力量尝试,以及最新的对加拿大采取报复行为的做法,它透显出是一个修正主义国家,或者有一个说法叫做国家资本主义。

 

回应更具争议,对话、口头协议全都没用,全是废话,美国应该改变,开始切断与中国的一些经济联系,物理切割可以阻止知识产权盗窃,切断对军队的重要支持来源,并对涉及到中共政权侵犯人权行为的企业进行问责。今天在其它的节目中我跟大家介绍过,物理切断的手法是最理智的,最管用的。就像本拉登,本拉登当初美国人为什么抓不着他,他骑个毛驴,拿个铅笔,在铅笔上写俩字,这就是他的命令。他在指挥袭击九一一的时候,他没用任何现代通讯设备,所以他就变成最安全的了。那最不安全的是什么?你使用华为的5G,当你认为你占了它便宜的时候,因为它便宜,它只是爱立信报价的三分之一,当你认为你占了它便宜的时候,它就把你弄死了,这正好是一个相互对应的一个概念。

 

他这里的讲法就是,史剑道很有名,但他提出的方法很直接,切割彼此之间的联系,在知识产权与中共军队相关的所有领域,以及对那些侵犯中国人权的人进行问责,不容易。很多对一些美国商家而言很难找到新的供应商或者买家,而且可能会有一些根基深厚的选民群体愿意跟中国做生意。没错儿,这是钱,那生意人只认钱,在川普跟中共展开贸易战的过程中,反对他的人都是在钱上打转的,没有一个在生命上有认知的,这个问题就是问题,对吧?在钱上打转的,他别的都不管,那就像我说的,而在生命认知的人都知道中共的邪恶,所以有钱能使鬼推磨,跟钱打转的人与鬼同在,没有骂人啊,这与鬼同在,人说你弄钱就是鬼,没有。

 

唐三藏里面,就是第三藏,就是度鬼,那是当时如来佛就是这么说的,就是释迦牟尼佛了,如来佛就说,我有三藏真经,谁去到东土大唐,给我找着取经的人?其实取经的人就是他殿前的什么童子,落生在那儿,这是指的唐僧。结果这个观音菩萨就去了,所以观世音菩萨一站出来,如来佛就说,哎就非你不可了,就你成,故事就这么来的。而这三藏真经里面的第三藏叫度鬼,不是度人,所以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民间的谚语当中,暗含着今天的社会,人其实是鬼,哈,带着人的身体,但他的生命层面已经堕落到与鬼同样。

 

其实看这些书,如果看明白的话是非常有趣的,就是说你是一个明白的人,这些书谁都能看到,对不对?《西游记》太多版本了,对吧?但有几个人能看出来人家在说什么,白纸黑字都在那儿写着,你想看正体的繁体的你想看简体的,什么体都有,哈,连英文的都有,《西游记》有英文的,没有谁意识到。所以这里面有钱能使鬼推磨,这里面反对的都是做生意的,其实在形容的角度来讲,就是他尚存的人中的善念都甚少了,他只为了获得自己的利益,当他为了获得自己的利益的时候,他在伤害着整个这个环境中的其他人。

 

他们认为,任何后撤都会威胁到经济增长,还是钱,但是其实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下降一半也只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百分之一的不到一半,那个微不足道,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微不足道,出口额,但美国对中国出口的具体内容却是今天中国制造二零二五,中共实现中国梦的关键所在。所以史剑道的意思就是,没多少钱,你干脆不给它就完了,切断供应,其实是这意思。减少中国进口的成本更难评估,但有很多国家可以代替中国,那些不是我们竞争的对手,也不是贸易的掠夺者。意思就是,如果中国惩罚有关美国人要从谁那进口的话,找代替的。猖獗的知识产权盗窃,要求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强行转让技术,损害了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威胁到美国在创新方面的相对领先地位和军事优势。 没错儿,为了钱,有钱能使鬼推磨,自己充当了鬼,而给钱的东西是魔鬼来的,而魔鬼要侵吞人,所以这里他同样讲的很清楚。

 

史剑道没有这样讲过,史剑道在很大情况下他倾向中共政府,在过去时间里很多评论都是倾向中国。科技领域的非强迫性外国投资也能增强中国军事工业的联合体的实力,二零一二习近平担任主席以来成立一个东西叫做军民融合。是,中共转向新的国防产业政策,军民融合,现在有个军民融合委员会,实际这军民融合委员会,华为、中兴、阿里巴巴、腾讯、京东就是这东西,以大型民企的名义,完全实际是国有化和军队化,其实就是这么回事,一开始谁都没弄明白这是什么,大家没注意,这是习近平的创新,但他又不能公开,不能公开,当孟晚舟被抓的时候你可以看到那是打了他的七寸了,表现出的概念是这样。

 

很多中国和外国的民间企业是中共军队科技工业基地实际上的供应商。没错儿,在中国,居民、游客会被不间断的视频监控,社会信用计划是以中共为核心,以党的思想为核心,任何人不听他的或者违反它的旨意的话,都将被纳入到社会信用计划上,直接影响到个人利益,购房、就业、所有的事情,而这些东西却经常使用西方公司开发的技术。没错儿,它的很多核心内容在那里,就是中共从美国进口的一千多亿进口产品中大多是这类东西,很多是这类东西。那个大豆粮食不值钱,一吨才多少钱哪,但是他从高盛,从思科进口的东西,那东西厉害。

 

要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做出重大调整,关税,毫无必要损害了美国消费者和工人的利益,让市场发挥作用的那种训诫也不是。中共产业政策的扭曲,技术的盗窃,军队现代化的行动规模太大,无法如此流于表面的方式作为回应,要涉及到中国时必须干预市场,尽管干预仅限于国内安全、繁荣和民主社会价值观,这些东西是至关重要的。它是英文翻译的,所以大家看起来稍微麻烦一点,所以他的意思就是说要采取实际行动,确保国家安全、繁荣、民主价值观,这是最关键的。不能跟魔鬼做生意,其实就是这么回事,不能在生意中使得魔鬼借助你的东西,反过来伤害到美国传统的人文价值观。我们看到的这是,第一次,著名的美国人,中国问题专家,直接提出来跟中共一刀两断,这是跟中共物理切断的方法,来达到他固有的目的。

 

应该跟盟友合作,从知识产权盗窃到强迫中受益的中共公司,对这些公司直接进行制裁。盗窃知识产权的,强行转让技术的中国公司,美国及盟国共同制裁它。提到了三零一条款,在三零一条款的背景之下,直接对知识产权的损失,施加以制裁,而不仅仅是关税,制裁的方式更直接,行政命令的方式更直接。其实我想史剑道这个说法恐怕跟中兴制裁有着直接关系,中兴被制裁时对中共的打击是致命的,直截了当的,快速的,干净利索的,而对美国没有太多伤害。立即征税,增加关税,不允许美国企业接受盗窃或者强迫转让知识产权而来的中国企业做生意,也不允许他们与我们的欧洲与日本盟友做生意。美国进行干涉,阻止任何外国投资流入有助于中共军队或者国内镇压的技术领域,并限制任何与侵犯人权和中共军队现代化有关的中国公司进入全球市场。

 

全面封杀,其实他说的意思不就是全面封杀吗?而这种描述在推特上,在我们的节目的当中很多朋友的留言中其实是鼓励这个。在史剑道提出的概念当中呢,相反的认为呢,就是川普还是有些太生意,太生意啊,生意人,他顾忌到某些利益,所以你听川普讲话是有这个问题,他提到关税,大不了我们再给他增加关税,增加关税国家税收增加收入,几百亿的税收就进来了,他还是顾忌到钱。史剑道不是,史剑道说干脆全给它切断,不让中国企业进入这个世界环境中的主流国家,主流社会环境,切断一切,这是直截了当的。

 

这样的行动需要安全机关收取情报,以及美国公司提供关键信息,他说后者很难获得,因为对中共报复的担心,所以只有美国政府做出明确决定,两党有共识,长期承诺,外国商界才会合作。必要时必须采取单边行动,但日本、德国、英国盟国合作,将促使措施更有效,因为这些国家在中国有自己的利益,这也是切实的。所以像川普政府威胁的那样,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对欧盟和中国实施制裁,让他们产生共同的目标,那是不明智的。他的意思就是,川普的做法是让美国强大,但是让美国强大中呢,他同时对欧盟、对日本也采取了制裁,比如说钢铝制品,这是一样的。

 

当然史剑道的这个说法是按照他自己的讲法,而川普的讲法有他自己的目的,你比如说北美的新的贸易协定,他是重新签订过的,签订过的对美国的利益就更大,它的长远的意义更大,史剑道的意思不是,史剑道的意思就是集中所有炮火,忘掉欧盟这些其他所谓利益上的不平衡,集中所有炮火打击中共,这是他说的,这是史剑道这么说的。那我原来没有见过史剑道可以说的这么清楚,这么表白。意味着中国将处于美国国际经济优先事项的首位,保持多年,美国与盟国的贸易争端都不应该被夸大,或做出过度的反应。他的意思就是将中国,中共政权,置身于美国在国际社会中首要的打击目标。

 

本届政府对中共政权表现出良好的直觉,但绝不能被中共下一轮虚假的经济承诺分散注意,保护创新,不被中共窃取,美国更加强大,阻击中共安全机构,让中共为其对外侵略对内镇压付出更高的代价。这个概念跟贸易战,跟所有东西都不一样,这个概念应该是我们看到的在美国社会中,史剑道代表着美国中间社会,主流社会,《纽约时报》无论怎么样,同样是代表着美国精英社会的这么一个层面。星期二登出了这种文章,星期一,十四号,中共决定对加拿大人以死刑的方式加以要挟的时候,十五号美国人做出了反应,这个反应相当快的,这是直截了当,完全把中共置身于正常的人文社会的对立面,是魔鬼的。

 

中国是我们最主要的贸易伙伴,也是我们的战略竞争对手,对待它的方式应该和那些与我们有争执的友好国家不同,对中共必须进行干预,遏制北京的好斗态度。这不仅仅是好斗,他刚才这个说法就是完全物理切断,物理切断让它付出更大代价,就是以物理的方式,以压迫的方式,迫使中共政权改变一切。那我相信中共政权不会改变了,但是中国社会在这个背景之下会改变,改变的概念是中共本身的寿终正寝,这里讲的其实是一种觉醒。换个角度来讲是美国社会,中间社会的觉醒,而这一份觉醒他带有着一种抛弃中共,就是中共已经在时间的背景之下崩溃、灭亡、二零一九在劫难逃的这一份描述。元月十五号我们看到这个场面,而这个场面却跟头一天对加拿大人以死刑的方式加以要挟有关系。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