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一个比较良性的经济,你给这个经济投放钱的时候,很多钱就进入了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就保证这个钱真正的创造财富,最后给社会带来财富。但是中国因为它很复杂的原因造成了实体经济根本就没有钱可赚……
要是一个比较良性的经济,你给这个经济投放钱的时候,很多钱就进入了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就保证这个钱真正的创造财富,最后给社会带来财富。但是中国因为它很复杂的原因造成了实体经济根本就没有钱可赚……

【杰森访谈】中国GDP增长是虚 民众消费降级是实 (音频/视频)

静汝
2019-01-28 19:28
其实中国经济2017年就已经开始疲软了,2018年一个季度不如一个季度。他说全年GDP能有6.5%的增长,我想这是个笑话。中国整体经济进入了这种前面困难非常大,老百姓的直接感觉是随着中共的一系列政策、税收政策等各方面,做生意越来越难。由老百姓开始消费降级,引发整个中国经济连锁效应,各个行业开始进入产业降级……

听众朋友,您好!您现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杰森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据大陆多个媒体近日报道中国多个省份地区将2019年GDP增长下调到6%-6.5%。不过,网上也出现了一些分析文章,说中国的经济目前其实已经是负增长。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旅美经济评论专家杰森博士。杰森在采访中从一些具体的数据和相关实例进一步分析了为什么说中共最近公布的GDP增长数据是不真实的,同时对中国经济所面临的最根本的问题也进行了深入分析。

记者:杰森,您好,中共1月下旬最新公布的GDP数据,说2018年最后三个月,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4%,全年增长了6.6%。这个数据给人的感觉好像并不像网上曝出的那么让人揪心。您是怎么看这个数据的?

杰森:其实中国经济2017年就已经开始疲软了,2018年一个季度不如一个季度。他说全年GDP能有6.5%的增长,我想这是个笑话。最近我们都知道2018年底的时候,人大有一个校友会,当时有个中国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也是人大的毕业的,叫向松祚,当时他有一个20多分钟演讲,在网上疯传,一天就被卡住了,但是后来在YouTube上可以看到。

他其中提到了几个关键的概念,他第一点说,让大家猜2018年到底中国的GDP增长多少?他本人就是体制内的人,他知道有个非常权威的机构研究了2018年,不是官方地方政府报上来的数字,就是根据统计局还有其它相关数据研究了一下,中国GDP数字实际是多少,两个数字,一个说是1.67,GDP增长是1.67%,另外个负值,GDP在下降。我更觉得这个是比较着谱的数字。6.5%完全是一个笑话,怎么可能呢?

你要真正的去看中国很多核心数据的话,中国很多重要的数据是在下滑的。我们知道,中国推动整个经济发展她叫三驾马车,GDP增长是三驾马车往上拉。投资是一辆,出口是一辆,再一个就是消费。整个去年他宏观算了一下,说整个个人消费还增长了6-7%,但是因为其它的很多领域是在下滑的,如果拉着马车都跑这么慢,其他的根本就说不过来。另外投资很多特别是民间投资,下滑的规模非常大。出口是因为2019年有一个中美贸易战,美国这边在2018年预买了一批2019年的产品,所以很可能出口还没有显出那么大的衰弱的迹象,但是事实上2019年这个现象会展现出来。哪怕2019年中美贸易谈成了,没有增加额外的关税,因为2018年额外预买的那一部分,2019年初整个生产就会下降。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到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的时候,中国的一个衡量生产规模的一个指数,就是经理人购买指数,那个指数超过50就证明经济在扩展,低于50证明经济在萎缩,那一次连中共自己的数据都展现出低于了50,它也在萎缩。

记者:能举例子说明吗?

杰森:很多数据都展现中国经济是在萎缩的概念,比如国内的数据曝出来说中国2018年前三个季度的手机出货量全年下降了大约10%左右,你要是除去它卖给国外的,国内的市场下降了23%,换句话说,这是个巨大的暴跌的,就是断崖式的下跌,居然一个这么大的国家,国内的手机销售量一下子下降23%。另外很大的一个产业,包括汽车产业,在20几年每年汽车行业都在上涨,最近这几年整个中国汽车的销售量赶上美国了。但是在2018年汽车销售量一下子下降成负面增长,下降了4%,可怕的是前八个月的时候还在上长,结果到11个月就下降了,就知道从9、10、11三个月整个销售量下降了多少,它把整个前八个月的增长完全抵销掉了,而且变成负的。

记者:这是不是和最近的美中贸易战有关?

杰森:这个不一定跟贸易战有关,这个其实就是实实在在的反映中国老百姓的消费能力的萎缩。消费降级的概念,事实上在2017年就已经展现出来了,2018年上半年就非常明显。当然其它的各行各业,包括农用化肥,酒或其它饮料,这东西都是在下降。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时候,美国的苹果公司它的数字是真实的,它曝出来说全年收入预期得要下调,原因是他没有想到中国地区的苹果手机销售量暴跌的会那么严重,它说它整个苹果预期下调的100%的原因来自中国,突然出现断崖式的下跌状况。

记者:这个有具体数字么?

杰森:具体数字我不太清楚,但是至少那一天整个苹果股票暴跌,连累了美国这边的股市都在下跌,过了两天又好起来,因为美国这边报出来的就业数字实在太好,不停的增加大量的就业。苹果手机需求下降非常明显的消费降级,有人认为那是因为我们觉得国内的国产手机质量高起来了,就买国产手机。谁不知道在中国手机其实有一种身分表现的感觉。大家都知道苹果手机事实上是最高端,舍弃高端的去买一般的国产手机,其实就是说明中国人不像前几年,不太思考钱的数量,只求质量、不求数量的这种热情,他已经是非常谨慎的在消费了。

另外德国那边,德国还有个制造半机器人充化生产线的企业,同样月报突然下调,同样说是中国市场出现了出乎预料的需求疲软。

从一系列的数据展现出来的情况是2018年整体经济下滑疲软,已经是做实的一个证据。其实向松祚整个演讲其中一个核心概念就是如何防止中国经济出现断崖式下跌。下走是事实了,但是希望是顺着坡往下遛,而不是从悬崖掉下来。危险的情况其实已经不是大家在争论是不是中国经济在下滑的问题了,是滑的多么狠,多么剧烈的问题。

记者:那为什么是断崖式的下滑?

杰森:其实中国这边好多问题积在一块出现的这样的情况。我们知道在过去这么几年,中共政治上意识形态向左走,可以说是突然剧烈的产生的现实,中共政策上向左走,就会出现它在经济领域的向左走,包括年初所谓的重新思考私有制的问题,对于民营企业好像说是完成使命要退出历史舞台等等这样乱七八糟的说法都出来了,再加年中开始中美之间的贸易战,还有一些积累的因素,包括从去年开始中共为了防止房地产泡沫爆掉,出了一系列所谓的房地产的调控政策,使得房地产进入相对来说也是唯一一个刺激中国经济的这种东西也在疲软,再加上中共对于外资越来越强硬抵触,或者政策上的这种偏移,外资投资的热情也在下降。整体国内民营企业投资热情下降,再加上外资投资热情下降,再加上中美贸易的阴影造成很多企业进一步投资的意愿比较低。

中共自己也承认,中共在过去2017年、18年,对于民间投资,也叫影子银行,或者是P2P金融融资,这样的东西它打击的比较厉害一点,因为以前这个东西很多其实都是庞氏骗局,这种事是迟早要出事的。中共一旦开始打击就把这种庞氏骗局给拆穿了,一拆穿P2P平台我们网上经常会在2018年全年都看到这个平台没人了,那个平台消失了,这个平台的投资人成了金融难民,到什么杭州、上海、北京上访,中共开始抓等等。

其实它背后的经济建设是啥?就是中共看到整个自己银行体制外的影子或者叫民间贷款,或者说是网上金融这样的方式搞的民间集资,其实很大的金融风险都在里头,担心这个东西引起社会不稳定,它就去稍微治理了一下。结果一治理就把这很多大大小小的泡泡全捅破了,一戳破造成的情况是啥,民间财富瞬间蒸发。因为很多平台,一个平台都是多少亿,几百亿的资产,一下子就没了。这个其实实实在在中国是不存在那部分财富的,但是因为如果泡泡还在那的话,至少投资人内心的财富感是存在的,等他们突然有一天醒来发现自己的那个财富其实早已经不存在的时候,他的财富感就瞬间没有了,相应带来的消费降级也就随之而来。另外,再加上其它的比如制造业等各方面投资的降低,也使得很多人就业出现问题。整个中国的大学生就业难,演化的越来越严重。

美国现在的GDP增长3%几,美国就业情况是什么呢?美国现在的空缺职位要超过现在没有工作的。当年美国在98、99年,当时美国GDP也是4%几,只要是正常的人,出门就可以找到工作。当时很多人在上着课立马就拿到高薪离开了。

如果中国经济真的是6%几增长,怎么可能有就业问题?但不幸的是不是6%几,更可能是1%几或者负增长,所以目前中国整体就业困难的因素非常大。再加上2018年莫名奇妙的这种就是很多以前烧钱烧得都没有花钱概念的很多这种金融概念也都破了,包括比如说像这种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等等共享这种金融概念、金融产品引发了一种行业,最后都爆掉了。再加上很多以前长青树的这种IT行业,也出现了资金不像以前,想要多少有多少,也开始考虑资金问题,考虑裁掉一些人的问题,各个行业都出现裁员的情况。

所以中国整体经济进入了这种前面困难非常大,同时此时此刻问题解决不了。老百姓的直接感觉是随着中共的一系列政策、税收政策等各方面,做生意越来越难,各方面成本越来越高,可做得项目越来越少,能挣钱的项目越来越少,好多事情累积到一块,整体社会就是中国现在的这个情况,当然国内环境,国际环境方方面面都推到了这样的情况。由老百姓开始消费降级,引发整个中国经济连锁效应,各个行业开始进入产业降级,或者说产业不能升级这样的概念。

记者:李克强强调要给民营企业,特别是小企业减税。这样会不会对小企业有帮助?

杰森:其实我说2017年中国经济就下滑了,政府就谈到要给中国的企业减税,减税的结果是税收增加了10%几?

记者:为什么会出现相反的结果?

杰森:对,美国这边,比如川普说我要减税,明显看到税收的比例就稍微少一点,美国的赤字就会增加一些,他是用这种方法刺激经济。但是中共那边说给中、小企业降税,这个项目要少收五千亿,那个项目要少收六千亿,大家觉得很高兴。结果年底一看,全国税收增加10%几,GDP才6%几。某种原因上讲,你的税收增加超过GDP本身就是罪恶,而这个发生在你声称在减税的情况下发生的。这个事情在2018年同样发生。所有在2019年他再次喊减税的时候,大家都害怕了。有的时候帐面上它在减税,西方有一个说法,魔鬼在细节中。2018年很多小企业破产,破产的原因是啥呢?它有一个很小的政策改变,它就说以前很多企业都要求给职工交这种三金,养老金,保险金等等这样的三金。通常很多小企业召人很少的时候,要嘛就不交,要嘛就按社会最低工资标准去交,要是按正常的交,中国额外的几金加一块,比例相当大的,可能要搞出个30-40%那样的比例。小本经营本身利润就很薄,因为给工人的成本一下子提高30%多,很多小本生意很多成本主要来自于劳动力,雇人的成本,这个成本提高30%多,可能把利润就全部吃光了。

但是不幸的中共最近改了一个小政策,它说以前的三金是由退休金相关部门收,以后这样的让税务部门收。这下就惨了,因为税务部门知道每个人的工资是多少,直接就按发的工资的数量去定三金,这一下子好多企业直接垮掉,一下子连历史上拖欠的、莫名奇妙的欠了政府几百万的三金钱,那小企业都是小业主,多少年可能也就积攒了一百万,你说这欠几百万政府的钱,吓得赶快关门算了。所以这个过程中就把小企业击垮了很多。

中共这边反复说,小企业税赋很重,我们要减税,但是另一方面它给它的税务部门年年下达指标,你要有一个指标要完成,你不完成你没有奖金等等,税务部门的人怎么办呢?在政策规定范围内,挖空心思的想各种办法苛严税,苛重税。所以整个过程中,中央喊一套,老百姓承受的是另外一套。

中国经济现在有一个从过去这两三年,有一个特别时髦的词叫“脱实向虚”。脱实向虚就是整个中国经济脱离了实体经济,向虚拟经济过度发展。另外中共还有个政策是给市场提供资金。中共虽然一方面说去杠杆,去杠杆的意思就是说,把历史上很多企业借的钱比例下调下调,换句话说把钱往回收一收。但是一看经济不行了,它又开始比如最近2018年降低银行准备金,实际上都是往国内释放钱,也都是烧钱印钱的做法,这个过程陆陆续续可能释放近万亿的资产,中共甚至有一个政策,主要是支持中小型企业,新增贷款的百分之多少,主要是中小型,但这些东西都是不起作用的。

记者:为什么不起作用?

杰森:核心原因,很多经济学家提到,就是我刚才谈到那个词,叫做中国经济其实已经进入一种脱实向虚的运行模式。要是一个比较良性的经济,你给这个经济投放钱的时候,很多钱就进入了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就保证这个钱真正的创造财富,最后给社会带来财富。但是中国因为它很复杂的原因造成了实体经济根本就没有钱可赚,另外实体经济的周期各方面也不允许它去十拿十稳的去赚钱。

记者:能举些例子说明吗?

杰森:虚拟经济往往就是个概念。我们就讲共享单车的事。大概过去的两年里,只要从中国回来每个人都在夸说,从哪骑到另外地方一刷就走。当时中国遍地是共享单车,满大街红黄蓝蓝的这种单车,大家都说注册几块钱,就可以有一个单车随便骑。

这个概念是个虚拟的概念,底下是实体经济支撑,支撑的企业就是制造单车的企业。所以共享单车,生产自行车的自行车厂,我给你订一百辆,那个订一千辆,一下子好像把这个实体经济给推起来了。共享单车其实最开始的发展就是有一股热钱,进入共享概念以后,它是想靠初期烧钱的方式占领市场,没有一个人赚钱的,因为那一点钱经不起中国人把自行车拿去破坏的。谁都不赚钱,大家都在烧钱,烧钱的唯一的愿望是啥?烧到最后就变成别人都烧死,就我一个还活着,我就可以从那个时候开始赚钱了。这次烧的几乎是遍野都烧的残缺不全了,没有哪个企业全身而退的,但在这个过程中,谁最遭殃?生产自行车的企业遭殃。他当时拿到了庞大的上千辆订单,去买材料,雇工人,生产一堆出来以后,欠着钱给那些共享企业,共享企业现在一垮,欠的款根本还不上,做实业的人最后亏的最惨。要是做虚拟产业,最多我最后一拍屁股就走了,但是实体企业这边,多少工人等着发工资,拿/借人家原材料的钱怎么办?

这样的事情是一次一次出现,历史上还有其它的事情,比如说这是多少年前大家都知道、传的事情。有人去北京做生意,做实际的生意,做了大概五年十年做下来,企业最后亏得根本没办法维持下去了,把所有的钱全部清理完了,债务清理完,最后唯一有的就是当时无意中办公买了两北京居民单元,把那两单元一卖,拿了一千多万回去了。换句话说搞了10年的实体产业,还不如自己无意中买两单元楼,最后实实在在的赚了钱,从这个角度来说,下一次他做生意还会去开厂、实体经济吗?肯定不会,他一有钱就去买个单元楼,因为那个是实实在在的不用操心,待在那就赚钱的概念,好多好多这样的例子。

记者:中国为什么实体企业不赚钱?

杰森:好多好多原因。其中有个原因包括产能过剩。一有一个新概念,全民都上去做,各个地方政府不顾一切的做,什么钢铁、太阳能、LED灯泡,只要这个概念出来,各地企业一下子蜂拥上去,就把这个产业做烂。做的产量过剩,谁都不赚钱。

而且再有一个是政策的不稳定、波动。实体投资得先投钱,最后招工人,生产设计,这周期没有五、六年,没有两、三年,不可能实实在在赚到钱的。中国的政策打摆子似的,上半年下半年都不一样。一会说我们要鼓励这方面的发展,一会说要限制这方面的发展,而且地方政府在执行政策的过程中,完全是为自己的利益马首是瞻,根本没有其它的概念。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政策不稳定,使得老百姓也不敢去长期投资。

另外加上中美贸易战,或者是贸易争端到底往哪走,哪怕最近谈出一个协议。中美之间大家知道核心的问题是价值观的问题,中共这个价值观跟美国的价值观核心是冲突的,这个问题迟早还会有下一个导火索。最近国际社会,西方社会整体是对中共围堵,所以中国的外边的金融环境都在丧失,再加上中共整个意识形态向左走,猛学马列主义。马列主义就是阶级斗争,资本家过两年该斗了。所以整体来说可以看到,实体经济做不下去,其实方方面面都跟中共各方面都是有关系的。

最终的结果就是刚才我们谈到,中共说现在经济不行了,我再去给市场上放更多的钱,希望钱能像以前一样的给它再把GDP推上去。但是这些钱不幸都是在虚拟经济里转,在各种金融产品里头转。网上名目繁多的各种各样的网路金融,其实都是你搞我的钱,我搞你的钱,最后搞的过程中把这个钱的数量抛出来,给的回报率10%几,20%几。你想想中国哪有真正能创造财富的产业,立刻能保证10%几的回报?它却以一个金融产品给你10%几的回报。如果一个金融产品给你10%的回报,那它底下相对应的实体经济至少都有30%的回报,才可能保证在金融产品这一个环节有10%几的回报,哪有百分之三十几的实体经济回报?!所以最终全都变成了虚对虚的在跑,你骗我我骗你。大家都说了,很多时候是庞氏骗局。庞氏骗局和真正的虚拟经济,它们的界线是很小很小。如果这个钱不真正进入实体经济,它是在各种金融产品里玩的时候,这种纯虚的金融投资跟庞氏骗局只有一步之遥。

其实有时候界线都是模煳不清的。银行从这个钱转到那个钱,它不创造价值的。但不幸的是很多中国经济运作现在都是这么运作的。有人说房地产不算虚拟经济,在我看来中国的房地产就是个金融产品,它不是常规居住实体的概念,它在很多过程中已经变成金融产品了。09年的时候,统计北京住房购买人数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当时刚需人群在09、11年的时候,都已经是钩不着了,买房的70%都是投资导向。所以在我看来房地产同样是虚的,不是说房子是虚的,房子实实在在存在,但是房子只是一个金融产品,一个代名词。

而且中国的房地产,你说没泡沫谁信?最近我看到一些数据,中国整个房地产的价值是美国总体房地产的价值,加上欧洲房地产价值,再加上日本房地产价值的总和还多。换句话说欧洲的人口,美国的人口加日本的人口,大概有12亿,中国有13.14亿,两边人口相同的情况下,中国的房地产比人家贵。这是什么概念?明明知道中国人均收入比欧洲、美国、日本还差很远,但是他的房地产却比人家贵,你说中国的房地产脱离了老百姓的承受力,有点泡泡的感觉。所以这种泡泡的状态事实上已经脱离了实体居住的概念,已经走向金融产品的概念。

记者:李克强还强调要做好过紧日子的准备。

杰森:我猜可能是给它的官员说的。从95年到18年大概有个20来年吧,中国的GDP可能增长了大概13倍,但是中共的财政收入增长了26倍。换句话说,过去90年代的时候,中共的财政收入占整个GDP的10%,现在中共的财政收入占整个GDP的四分之一,就是25%。中国整个经济发展要是按GDP数量来看的话,它最大的成果是被中共掠夺了。破天荒的在18年10月、11月份,中共的财政收入同比居然下降了。2016年GDP就已经开始放缓,变成6点几了,17年它的财政收入还涨了10%几,今年上半年财政收入还涨了10%几。所以中共几乎把中国这个鱼池里的水放光了以后,毁灭性的在逮鱼。最终就会出现可能真的捞不到鱼的感觉。

这时候李克强说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说让官员收敛一点,不能没有控制的去再像以前那样拼命的抢夺钱,但事实上可能很难做到。我们知道中共官员有无限大的权力,手里有权的人怎么[能难为自己呢?

我知道历史上出现过零几年的时候,大概08、09年,当时中国经济也出现了危机,当时中共财政收入也微微下降了一些,造成了很多地方政府发工资都有困难,当时沈阳还要办奥运会。最后沈阳政府的办法就是所有官员全部出去找机会罚款,罚到啥程度?罚到整个沈阳没有哪家小店铺敢开门,当时有一个照片就是,好像是沈阳或周边什么的,就是满城尽显卷帘门。大家都躲灾一样躲官员,这就是中国运作的模式。

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在经济下走的同时,它对于社会的控制,不管是舆论控制还是社会的这种政治,还有警察这方面的控制越来越加紧,这个是必然的。因为它知道它的官员不可能放过老百姓,老百姓不满意的声音会越来越多,这个声音如果开始汇集起来,它怕自己被这个声音淹没掉。所有它就得把现在敢说话的人全部打的你不敢说话,这也就是中共在没办法时的运作,就是说当它忽悠老百姓的笔杆子不起作用的时候,那么它的枪杆子就出来起作用。

听众朋友,今天的【杰森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说几句


杰森博士
2019-02-17 08:23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我新建的twitter 账号是: 杰森博士 @jasonboshi

大陆涛哥
2019-01-31 10:19

李克强是经济学专家,是搞经济的,肯定知道当下的无奈,,, 但这个名字确实有点太幽默了……

匿名
2019-01-31 10:00

我有個不怎麼好的預感:中共如果真的在經濟、房市、就业、等等诸多层面、诸多领域把老百姓们给逼急了、没有活路了——说不定一个军阀混战、群雄争霸、揭竿而起、草寇替天行道的天下纷争的时代即将到来!………

天朝草民
2019-01-30 11:57

邓小平的“枪杆子”搞出了“六·四”,可最终他的恶报是被亲密战友给坑死了;江大蛤蟆的“枪杆子”闹出了“迫害法轮功”,可最他终反被反腐整得奄奄一息—— 习近平难道也要搞“枪杆子”闹出点啥名堂?先想一想前车之鉴,尔后再“三思而后行”吧……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