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在阅读《转法轮》(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阅读《转法轮》(网络照片)

尿毒症重症患者重获新生的故事【音频】

慧光
2019-01-29 21:49
在中国大陆东北的鸡西煤矿附近住着这样一位农村妇女,中年时患有肾炎,十年后发展成尿毒症,并成为重症病人,有钱人可能会采用换肾或透析的方式延续生命,而她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只有眼睁睁的等着生命的结束。后来她遇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并跟着其学炼法轮功,不仅重新获得了健康,还挽救了家庭,她也从此开启了新的人生。

我是中国大陆东北人,家住黑龙江省鸡西煤矿,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没什么文化,但是脾气暴躁,点火就着,一句话不对付就会跟人干仗。

大约是在1994年,我患上肾炎,那时我才四十岁出头,之后看病吃药就成了大事儿,因为肾炎对生活的影响太大了。在以后的十年间,丈夫带着我不断的寻医问药,中药、西药,偏方、验方,只要能打听到的,就一定要去尝试,山南海北跑了很多地方,钱花了五、六万,可病情不仅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期间还练过几种气功,什么感觉都没有。经过十年的折腾,最后还是转成尿毒症。

2004年,我已经成为尿毒症重症患者,在医院经抽血检测,尿素氮22mmol/L,肌酐374μmoI/L,同时伴有高度贫血,医生说只有通过换肾手术或透析疗法才能维持生命,可这两项的治疗费用对我们贫民百姓来说就是天文数字,是我们无力承担的,没办法,我只能在痛苦中等待生命的结束!

当时的症状就是让我现在想起来也是不寒而栗,太悲惨了!因为尿排不出去,造成全身浮肿,毒素就从全身的汗毛孔往外渗漏,导致全身奇痒;肚子胀的象个皮球,仰着都躺不下去;经常感到恶心呕吐,脸色又黑又黄,说话有气无力,上下炕都很困难。说实话,那个时候我已经不怕死了,被病魔折磨的一天都不想再活下去,只盼着死神能早日到来,让我解脱这生不如死的处境。

就在我生命垂危即将走完人生末路的时候,没想到我命不该绝,反而迎来了生命中的曙光。

那是2004年8月,我家的邻居突然来了一位远方的亲戚,是从南方珠海过来的,听说了我的病情后就过来看我,看到我十分痛苦的样子就对我说:“不管多么严重的病,一切不治之症,只要真心修炼法轮功,就都能去掉。”因为政府还在镇压法轮功,她还跟我说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情况,让我知道了那是中共制造的骗局,是欺骗老百姓的谎言。末了她郑重的问我“敢不敢炼?”我有气无力的回答说“炼”,因为我是一个将死之人,死都不怕了,别的还有什么好怕的,再说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就这样,她搀扶着我,我一点儿一点儿挪动着走到她的住处。那天她开始给我朗读《转法轮》,非常奇妙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我耳朵在听,身上却感觉很舒服,可当我回家后,却还是像以前一样难受;当我再去她家听她阅读时,又感觉全身很舒服,这种感觉让我很惊奇。

意识到这个状况后,我就不愿再离开她了,离开一会儿都不行。接着我就跟她学炼法轮功的动作。刚开始的时候我站都站不稳,炼几下就得歇一会儿,炼一会儿歇一会儿,就这样断断续续的炼了三天,每天真正坚持炼功的时间也就只有一个小时,然而奇迹却出现了:尿能排出来了,身上也不痒了,说话走路也慢慢的有力气了。又过了几天,我就能收拾卫生做家务了,之后我就能做饭了。丈夫看到我的变化非常吃惊,他激动的说:“这功法太好了!看来这是真的了!”

看到我能够自理了,那位法轮功学员就将《转法轮》送给我,并嘱咐我一定要坚持反复阅读。当我看第一遍的时候,每天都是哭着读完的。望着师父在书中的法像,我会不由自主的落泪,经常是泣不成声,只觉得有一肚子的苦衷要向师父哭诉。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您是谁呀?在这茫茫人海中,谁会在乎一个小小的我?!而您不仅不嫌弃我,还安排人来救我出苦海,您就是我的救命恩师呀!”

开始炼静功时要盘腿打坐,可我的腿太僵硬了,怎么都盘不了。正在我心里发愁时,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法轮,非常鲜艳的在旋转着,还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以后还出现过两次,还有另外空间的一些景象。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同时也感受到师父在看护着我,真是用心良苦啊!从此我排除杂念,下决心好好炼功。

在这期间,我多次体验到了大法修炼的神奇。

有一次,我像得了重感冒一样,全身发冷,骨头酸疼,盖两床被子仍然冻的直哆嗦。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三天三夜。丈夫以为我病了让我吃药,我说这是消业,不用吃药。结果三天过后,我感觉像脱胎换骨一样,原来沉重的身体变得非常轻松。当我翻开书看着师父的法像时,突然看到师父微笑了,笑的那样的亲切,眼睛都笑的弯弯的了。我当时惊呆了,手捧着书大声的对丈夫喊:“快来看哪!师父笑了。”我俩捧着书看了很久很久……,慢慢的师父才收起笑容,光影从法像上隐去。

从那天起,每天看书前我就先看看师父的法像,师父多数情况下总是向我微笑,而当我做的不好时,师父的表情也很严肃,两种不同的反应让我体会到,师父的确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

有一个阶段,我身上出现了许许多多密密麻麻的小疙瘩,很痒,挠破了就淌血水,去了一层又一层,三个月后才停止。之后身上非常干净,皮肤也变得比以前细腻多了。有一天脚趾头上出现了许多紫痘,也很痒,我悟到这也是病业反应,就不去管它。有时候全身或某个部位会出现疼痛,我知道这都是消业的反应,是好事儿。

从开始炼功的那天起,我脸上的黑皮就一层层的往下脱落。过一段时间后,黑皮就全脱掉了,脸上出现了光泽,脸色也变得红润。孩子放假回家后看到我身体好了,精神也好了,高兴的唱起歌来,说:“历尽苦难的妈妈,只要您笑一笑全家就喜洋洋。”

是啊!从我修炼那天起,压在全家人心头上的忧郁和愁云就渐渐的消散了,一家人都有了笑脸。师父不仅把我从病魔中解救出来,也把我即将破碎的家又从新圆了起来。可得到这一切,我却没花一分钱。每当回想到这些往事,我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世上的语言无法表达。

修炼不但祛了我的病,还让我学会了怎样做人。以前我脾气暴躁,而现在我自己都感觉像换了一个人。性子温和了,说话和蔼了,遇事能稳妥的去处理,因为我时刻牢记着要用“真、善、忍”的法理来衡量和要求自己。

不仅我变了,我丈夫也变了。他也开始看《转法轮》了,家里的活他抢着干,夫妻相敬如宾,日子过的和和美美。修炼十几年,我接触的法轮功弟子都是心地善良,为人厚道,做事抛开自己利益,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江泽民集团却利用手中的权力黑着良心进行残酷的迫害,真是天理难容啊!所以我想说:世人啊,请您一定要擦亮眼睛,一定要分清善恶,不要被谎言欺骗,善恶终有报这是天理,早晚都会兑现的。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