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刊话坛】之619期新纪元周刊
【名刊话坛】之619期新纪元周刊

【名刊话坛】华为告急任正非召开记者会越描越黑(上)(音频/视频)

转载
2019-02-3 01:19
两场记者会任正非摆出两种姿态,对外媒使用诸多限定词,显出底气不足;对国内记者则夸夸其谈,「传递信心」,掩耳盗铃地自欺欺人。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名刊话坛节目,我是心如。

我们今天谈论的话题是新纪元周刊第619期封面栏目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华为告急任正非召开记者会越描越黑》。

中共通讯巨头华为的波兰高管王伟晶因涉嫌间谍活动被捕后,华为遭各国封堵愈演愈烈。除美国、澳洲、新西兰、日本、韩国、捷克、英国、法国的禁用华为运动,华为在欧洲的最大合作伙伴德国,亦打算排除华为参与5G发展。

华为被封堵的原因是什么呢?1月14日,新西兰政府通讯安全部长公开表示,中共情报法是新西兰禁止华为的「众所周知」的原因。

在处处挨打的被动局面下,一向拒绝媒体采访的华为创始人和掌权者,74岁的任正非,1月15日主动邀请八家外媒在华为深圳总部召开圆桌采访会。也许是外界反馈不好,越描越黑;1月17日任正非又与大陆媒体会面,高调回答了30个问题、发表了1万2000多字采访实录,他宣称华为早有准备,不会受很大影响,而且华为科技领先,外国不想买华为产品最后也得买。

两场记者会任正非摆出两种姿态,对外媒使用诸多限定词,显出底气不足;对国内记者则夸夸其谈,「传递信心」,掩耳盗铃地自欺欺人。

﹡华为不泄密?遭情报法和隐私声明驳斥

在外国记者圆桌会上,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说:「我爱我的国家,我支持中国共产党。但不会做伤害世界的任何事。」「我个人的政治理念和华为的商业营运没有紧密联系。」

有记者提问,如果中共当局要求华为提供外国客户或他们网路设备的机密信息,华为将如何回应。任正非答道,「对这样的要求,我们肯定会拒绝。」但是,假如拒绝不了呢,他就没有往下说。

任正非回避了一个核心问题。2018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情报法》第七条规定,任何组织和公民应该依法支持和协助配合国家情报公司,保守国家情报祕密;国家对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的公司、个人和组织给予保护。

难道华为就不属于情报法针对的任何组织了?任正非这个中国公民就可以在法律之外特殊对待,从而有权违背情报法了?

任正非称不会向中国政府泄漏顾客机密信息,但网友找出《华为消费者业务隐私声明》来驳斥说,该声明明确说明11种情况收集使用个人信息无需消费者授权,其中前四项都是把收集到的信息报告给中共政府,包括:与国家安全、国防安全有关的;与公共安全、公共卫生、重大公共利益有关的;与犯罪侦查、起诉、审判和判决执行等有关的……

也就是说,中共法律和华为自己的隐私声明,都直接否定了任正非的辩解。

在大陆,中国共产党领导一切,任正非的说法被外界调侃为是公然「反党」。有网友认为,任正非发声是公开和中共玩「切割」:「整个中共统治之下,包括香港在内,无企业家敢公开和中共玩『切割』,因为中共有一万种方式玩死一个企业。任正非敢做,一是华为间谍和监控案被实锤,他经过了中共允许出面平息;二是任正非受中共和习绝对信任,其党内级别应该极高。」

很多评论认为,这个记者会是中共特别授意任正非搞的,让华为公开撇清和中共的关系,这样有利于保护中共尽心扶持了几十年的间谍公司。「要不然任正非公然表示全中国就我最特殊,不归党管,他活腻了吗?所以情况特殊,他这个表态还得请示汇报,准许他这么说才能出来说的。」

﹡任正非玩文字游戏来回应间谍问题

各国因担心中共渗透窃取情报而抵制华为产品,对于记者提出的这方面问题,任正非用词相当微妙,用诸多限定词,显出底气不足,完全是在玩文字游戏。

比如任正非说:「中国没有一条法律要求任何公司必须要安装『后门』。」言外之意,法律没有要求必须安后门,但公司自愿安装后门是可以的。

任正非还说:「华为从来没有收到任何政府要华为提供不当信息的任何要求。」假如华为判定政府要求提供的不是不当信息,而是正当信息,那华为就可以提供了。

他说:「中国并没有法律要求为设备添加『后门程式』。」那在法律之外,在违背法律的情况下,中共是否要求为设备添加「后门程式」呢?任正非并没有否认。

也就是说,任正非对每句话的回答,都是为了绕开实质问题,假如今后外界找到铁证来驳斥任正非,任正非也可以用上面那些潜台词来证明自己当初并没有说假话。

几周前,日本政府宣布在华为设备中找到「多馀设备」;几年前,非洲联盟总部的华为机器,每天晚上自动祕密地向上海发回信息,那些是不是「后门」呢?这些都是任正非没有回答的问题。

﹡华为尊重知识产权?三大盗窃案

针对长期以来被西方指控的中国企业「盗窃知识产权」问题,任正非回应自己不能代表中国企业,只能代表华为,并以「华为在美国经历了几场大官司,都获得良好的结果」来为自己辩解,并声称华为是绝对尊重他人知识产权的。

但是就在1月18日,据知情人士称,美国联邦检察官正试图对华为展开刑事调查,原因是华为涉嫌窃取美国合作伙伴的商业机密,包括T-Mobile Us Inc.(TMUS)用于测试智能手机的技术。

2010年7月22日路透社报导,美国手机制造商摩托罗拉起诉华为涉嫌窃取商业机密。

福布斯网站2018年12月10日刊文说,华为在知识产权盗窃方面已有很长的记录。

2003年,思科起诉华为窃取路由软件源代码,并将其整合到华为网路产品中。路由器是互联网核心的关键硬体技术,华为路由器在中国和欧洲广泛使用。后来华为被迫向思科公司认错并撤除该软件,思科公司才放弃对华为的诉讼。

另外在日本富士通的展览上,华为工程师偷拍富士通的产品,遭到富士通的投诉和交涉,华为被迫将该工程师炒鱿鱼。

被华为的偷盗行为害得最惨的是,加拿大网路设备巨头北电网路(Nortel)。华为曾经是北电的供应商,但经历长达10年的中共骇客攻击后,华为掌握了北电的技术,从而成为北电的竞争对手,2009年北电被迫破产。

﹡牛津大学停止接受华为赞助研究

为了掌握最先进的科技成果,除了偷盗,华为近年来还搞出一个新办法:赞助著名教授搞科研。

英国传媒和香港《南华早报》报导,牛津大学的捐助检讨委员会1月上旬检讨华为的捐款和赞助后决定,不再接受华为新的捐款或赞助。

牛津发言人表示,已经开始的赞助研究项目不受影响。该校现时有两个项目接收华为赞助,涉及69万英镑。检讨委员会的决定已电邮通知电脑系的博士生,指出决定不影响学生与华为的关联,但提醒学生与华为接触时,不可讨论涉及机密或有专利的资料。

不过这一点根本就做不到,因为按照华为与大学签订的协议,大学定期(基本上是每周)必须给华为做一次汇报,详细汇报这周做出了什么东西。在大学和教授们还没有申请专利之前,华为早就掌握这些最新科技进展了。

这也是华为最狡猾的一招,利用著名大学教授的科研成果,来给自己做嫁妆。相比那些巨额的专利使用费,给教授们的前期科研投入费,那只是小小的一个零头了。

根据《电讯报》,英国现时有17间大学和学院接收华为的赞助或捐款。华为还宣称会资助萨里大学(University of Surrey)500万英镑,以建立一个5G创新中心。另外,华为已向剑桥大学一个电脑实验室投资100万英镑。

﹡华为利润少科研投入大谁给钱?

就「华为赚的钱很少,为什么科研投入会有那么多」的疑问,任正非解释称,「比如今年我们利润是90多亿,但是科研投入150至200亿美金。其实这150亿都是成本,实际上还是客户投的。」

政论家胡平向《大纪元》分析,华为是一家很庞大的通讯设备公司,最重要的问题是由中国政府大量的补贴,才可能使得它做成这么大的规模,才有可能在国际市场上有那么大的竞争力,低价的华为手机在国际市场占有那么大的份额。

「这也是包括美国政府在内的这些国家对它特别不满意的原因之一。别人都是民营企业,你这个根本是由政府作为后盾的。」

任正非称,「很多科学家都在华为工作。我们至少有七百名数学家、八百多名物理学家、一百二十多名化学家、六七千名基础研究的专家、六万多名各种高级工程师、工程师……形成这种组合在前进。」

胡平表示,华为是仗着国家补贴自己钱多去挖别国的科技人才。它购买别人的技术之外,也盗窃别人的知识产权。现在还揭露出来,它从事一些间谍的工作,这点更让外界对它警惕。

好了,今天的名刊话坛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期节目将继续围绕这一话题,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名刊话坛】华为告急任正非召开记者会越描越黑(下)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