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卷入了阿克汗公司的钻石玻璃知识产权盗窃案中
华为卷入了阿克汗公司的钻石玻璃知识产权盗窃案中

重磅!华为盗窃美国钻石玻璃技术被FBI调查

郑清源
2019-02-4 20:50
钻石玻璃,可以使你的手机屏幕几乎牢不可破。它的发明者说,在华为试图窃取他的秘密之后,联邦调查局FBI找到了他。在中国除夕夜,美国媒体揭露的这个最新调查,过程之惊险有如美国犯罪大片《刺激》。

美国东部时间2月4日,中国的除夕之夜,美国著名财经网站彭博,发表了一个长篇独家报道,称华为试图盗窃美国一家创新公司的钻石玻璃技术,而遭到了FBI调查。报道称该玻璃被列为美国激光武器使用材料而禁运,但华为不仅将样品邮寄回了中国,而且还用激光进行了逆向工程攻击,破坏了该样品。随后,在该创新公司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报案后,FBI特工指导在他们与华为沟通的时候做了录音,华为的两名美国华人员工韩女士和罗女士 承认样品在中国,会邮寄回来。

彭博记者现场近距离观摩了创新公司阿克汗(Akhan)的两名高管与华为员工会谈的过程,形容这是一部现场版的美国犯罪片电影《刺激》(The Sting,台湾译作《刺激》,大陆译作《骗中骗》)。

本台记者查询了钻石玻璃在大陆的报道情况,发现这项创新在大陆近两年受到极大关注,如新华社2018年初的报道,将带着激动的称“手机碎屏?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这个问题将不再困扰消费者。美国阿克汗半导体公司正在研制人造钻石玻璃屏。”

而彭博社有如电影大片的这篇报道,就从这个富有革命性的钻石玻璃开始,然后一步步的揭开了整个FBI的调查过程:

钻石玻璃的样品,看起来就像一块普通的玻璃,4英寸见方,两面都透明。它被包装成珍贵的标本,其发明者Adam Khan将它放在蜡纸上,安置在一个衬有硅胶的托盘中,封装在塑料盒中,周围环绕着气囊,密封在纸板箱中 – 然后送到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旗下的圣地亚哥实验室进行测试。但是当样品在几个月后,于去年八月被邮寄回来,发生严重损坏时,汗知道有些事情是非常错误的。这家中国公司是否试图窃取他的技术?

钻石玻璃
阿克汗Akhan公司的钻石玻璃照片

该玻璃是Khan公司阿克汗公司半导体公司描述为几乎坚不可摧的智能手机屏幕的原型。 创始人兼CEO汗(Khan)的创新是弄清楚如何用人造钻石的微观层涂在玻璃的一面。 他希望将这项技术授权给手机制造商,后者可以用它来开发一种全新的、超耐用的电子产品。

阿克汗公司表示,Miraj钻石玻璃,比大猩猩玻璃(Gorilla)硬度强6倍,耐刮10倍。大猩猩玻璃是美国康宁公司下属的一个注册商标,专门生产专业的铝硅钢化玻璃。其生产的玻璃具有高强度、轻薄等特点,康宁公司年销售额约30亿美元,是行业标准。

十年前,苹果iPhone开始风靡世界,让康宁公司的大猩猩玻璃狠狠的火了一把,乔布斯做的一个著名实验就是用钥匙在手机屏幕上面划刻,却很难产生痕迹。

康宁公司的大猩猩玻璃
苹果iPhone使用了大猩猩玻璃,耐划寿命长是其鲜明特点,图片来源:网络

汗说,Miraj 钻石玻璃“更轻,更薄,更快,更强 ”,完全符合销售模式。 他承诺,Miraj 钻石玻璃将 “成为下一代手机设计的基础”。

像所有发明家一样,汗对仿冒品是偏执般警惕。即便如此,当一位潜在客户—-华为在收到精心打包的样品后开始表现得很可疑时,他却感到意外。当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确定他和阿克汗公司的首席运营官(COO)肖伯夫 (Carl Shurboff)作为调查华为的参与者时,汗更加惊讶。联邦调查局要求他们前往拉斯维加斯,并在2019年1月的全球消费电子展(简称CES)上与华为代表会面。 肖伯夫配备了监控设备并录制了对话,而彭博商业周刊记者则从安全距离观看。

阿克汗公司发明人兼CEO汗(Khan)
阿克汗公司发明人兼CEO汗(Khan)

这次调查此前未公开,与最近司法部宣布的大陪审团对华为的起诉书是不同案件的。 1月28日,布鲁克林的联邦检察官指控华为及其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犯有多项欺诈和串谋罪。在另一起案件中,西雅图的检察官指控华为盗窃商业机密和妨碍司法,声称华为一名员工在美国电信公司T-Mobile的一家工厂偷走了一个名为Tappy的机器人的手指。“这些指控显示,华为公然无视我们国家的法律和标准的全球商业行为,”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1月28日起诉华为的一份新闻稿中表示。 “今天应该警告,我们不会容忍那些违反我们的法律,妨碍司法或危害国家和经济福祉的企业。”华为否认这些指控。

如果最新的关于钻石玻璃的调查取得成果,它可能会与之前美国司法部那份的起诉书一起,支持特朗普政府阻止华为在美国及其盟国销售第五代5G无线网络设备的努力。 美国认为华为构成了国家安全威胁,部分原因在于它可能在5G硬件和软件中建立不可检测的后门,允许中国政府监视美国通信并进行网络战。

在FBI局长雷Wary调查声明发布的同一天(1月28日),美国当局搜查了位于圣地亚哥的华为实验室,阿克汗公司的玻璃就是被送到了这家实验室。联邦调查局的突袭是一个秘密,但对Khan和肖伯夫不是,他们两个人通过阿克汗公司的律师雷纳托∙马里奥蒂(Renato Mariotti)定期接收FBI调查的进展情况。雷纳托∙马里奥蒂是一位著名的前检察官,现在是Thompson Coburn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在FBI突袭之前,他们成功地让华为代表在录像带上承认违反了与阿克汗公司的合同,而且,华为显然违反了美国的出口管制法。

彭博社记者多次请求华为对于此事进行评论,但是华为没有回复。本文的故事,基于各种文件 – 包括华为、阿克汗公司和FBI之间交换的电子邮件和短信,拉斯维加斯CES那次行动的报告,以及彭博社对汗和肖伯夫的采访。 “商业周刊”为彭博分享了美国纽约东区检察官办公室调查的详细说明。该办公室拒绝发表评论。联邦调查局也拒绝发表评论。

汗Khan在钻石玻璃上的工作可以追溯到他的大学时代,他开始在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学习所谓的纳米金刚石时,还是一名19岁的电气工程和物理系学生。 毕业后,他在斯坦福大学纳米加工设施进行了实验,并与美国能源部阿贡(Argonne)国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合作,最终开发并申请了一种在玻璃等材料上沉积薄薄的小钻石涂层的方法。 2014年,他从Argonne实验室获得了阿克汗公司的钻石相关专利许可。第二年,汗有足够的信心开始推广他的新技术。 他参加了会议巡回演出,开始接受贸易出版物的采访,并聘请了曾在摩托罗拉公司担任过25年的各种职务的肖伯夫。现在,汗相信,钻石玻璃是时候进入市场了。

在智能手机领域,超强显示屏玻璃,如同快速处理器或非常好的相机一样,是一种竞争优势。自从十年前史蒂夫乔布斯选择康宁为第一部iPhone提供屏幕以来,就一直如此。评论家们惊叹于苹果的这款设备(大猩猩玻璃)可以被塞进一个装满钥匙和硬币的口袋里,其巨大的显示器毫发无损。

为了迎战康宁公司,阿克汗公司需要说服全球大型智能手机制造商 – 包括苹果,三星和华为 – 它的钻石涂层玻璃甚至比大猩猩玻璃更坚韧。 2016年,肖伯夫开始从位于芝加哥郊区伊利诺斯州Gurnee的阿克汗公司生产工厂发送样品。他把第一个发给了三星;另一个早期的样本送去了华为。

即便如此,在特朗普的贸易战和司法部起诉书之前,华为的名字还背了很多包袱。 2002年,思科系统公司(Cisco)指控该公司窃取思科路由器的源代码。摩托罗拉在2010年的一项诉讼中表示,华为已经成功地将一些在中国出生的员工变成了线人。 2012年,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将华为列为国家安全威胁,并敦促政府和美国企业不要购买其产品。华为否认了上述所有指控。思科和摩托罗拉的诉讼,以和解方式结束。

外界评论,思科们是为了在中国的市场,选择了忍气吞声。

自2012年以来,在美国政府的压力下,美国主要的电信公司基本上将华为列入黑名单,拒绝销售其智能手机或在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但世界上大多数人继续从华为购买,选择不相信(或忽视)那些华为公司一直否认的指控。与此同时,美国科技公司仍然可以自由地向华为销售零部件。高通公司是华为的大供应商之一。美光科技公司和英特尔公司也是如此。

2016年8月8日,华为的电子邮件发送到阿克汗公司时,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发件人是圣地亚哥华为工程师Angel Han(安琪儿∙韩)。在随后的电子邮件交流和电话中,汗传达了一种紧迫感。根据彭博社《商业周刊》评论的一份副本,韩在2016年11月7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称,华为“正在为这一快节奏的消费电子行业中的创新产品寻找新技术”。 “供应商快速发展和交付的能力,对我们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

在与阿克汗公司交换的短信中出现的手机号码上,有一名叫Angel Han 的女士,彭博《商业周刊》记者拨打了该号码,她承认自己就是本人,但是随后拒绝承认认识阿克汗公司的任何人;然后,当记者告知她之前与阿克汗公司互动的有关具体细节时,她说“我不记得了。”然后她挂了电话。

阿克汗公司的首席运营官肖伯夫Shurboff
阿克汗公司的首席运营官肖伯夫Shurboff

到2017年2月,阿克汗公司和华为两家公司达成了协议。 阿克汗公司将把两个Miraj样品送到圣地亚哥的华为实验室。根据双方签署的意向书,华为承诺在60天内退回任何样品,并限制使用可能造成损害的方法进行任何测试。 (后一条款是行业标准,旨在使任何知识产权都难以进行逆向工程。)肖伯夫在向华为圣地亚哥公司的安琪儿韩发送的文件中指出,华为必须遵守美国出口法律,包括国际交通法规、武器条例,或《国际武器贸易条例》(ITAR),管理与国防申请的材料出口。金刚石涂层因其在激光武器中的应用潜力而名列榜首。

汗和肖伯夫早就决定将阿克汗公司的第一代Miraj玻璃授权给一家手机制造商,希望独家经营的承诺会给他们的创业公司带来一些影响力。汗说,华为表示急于留在比赛中,并且在2018年3月26日,阿克汗公司向安琪儿∙韩展示了改进的样品。 “我们非常乐观,”汗说。 “前三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之一,至少在纸面上支持你,这非常有吸引力。”

两个月后,也就是五月,华为错过了退回样品的最后期限,这是第一个出现问题的迹象。 肖伯夫说他向Han请求立即返回的电子邮件被忽略了。接下来的一个月,韩写道,华为一直在对样品进行“标准”测试,并附上一张照片,表面上有一个大划痕。最后,华为的一个包裹于2018年8月2日出现在Gurnee。

肖伯夫记得打开它的过程。它看起来就像阿克汗公司几个月前寄来的包裹。纸箱内是通常的保护性包装 – 气囊,塑料外壳,凝胶插入物和蜡纸。但是当他拿起箱子时,他可以说出错了。它慌乱。不可撼动的Miraj样本不只是划伤;它被打破了两个,三个钻石玻璃碎片丢失了。

肖伯夫说他知道样品在运输过程中没有任何损坏 – 所有的碎片仍然会在那里。相反,他认为华为曾试图通过样品来测量其钻石薄膜的厚度,并弄清楚汗是如何设计它的。 “我的心一沉,”他说。 “我想,’太好了,这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正在追求我们的技术。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华为寄回来的钻石玻璃的包装
华为寄回来的钻石玻璃的包装

肖伯夫的第一个电话打给了Khan。然后他去了联邦调查局,FBI与美国哪怕是最小的科技公司都建立关系,这是作为FBI打击中国盗窃知识产权的一部分。打出这次电话的八个月前,即2018年1月,芝加哥一名男性FBI特工访问了位于Gurnee的阿克汗公司。根据肖伯夫的说法,该特工告诉他,该局希望教育本地创业公司了解网络犯罪和安全漏洞,并鼓励他们提出可疑活动。该特工告诉肖伯夫,联邦调查局专门收集有关中国获取美国技术努力方面的情报。

肖伯夫的脑海里浮现了与FBI特工的谈话。2018年8月,在收到华为的破碎玻璃的两周后,他开车去了联邦调查局的芝加哥办事处,该办公室正在举办一场关于企业间谍活动的地区高管研讨会。 肖伯夫看着一位女性特工讨论了2012年华为涉嫌从T-Mobile窃取商业机密的案件。在休息期间,肖伯夫找到了那个女性特工,并告诉她阿克汗公司发生了什么事。他提到钻石涂层是一种具有国防应用的《国际武器贸易条例》(ITAR)监管材料,并提高了样品落入坏人手中的可能性。除了在智能手机玻璃上的工作外,阿克汗公司还在将其钻石技术应用于半导体和军事领域。

对很多普通人来说,肖伯夫的故事可能听起来很牵强。但联邦调查局不是这样看。 “他们立刻引起了极大的兴趣,想要了解更多,”他说。事情发展很快。阿克汗公司高管发现他们正在与FBI和美国司法部官员定期召开电话会议。在其中几个电话中起带头作用的是布鲁克林助理美国律师戴维凯斯勒(David Kessler),后来证明他将起诉华为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

两名联邦调查局特工在Gurnee拿起了破碎的样本,并将其交付给弗吉尼亚州匡蒂科的FBI研究中心。当Khan和Shurboff随后致电该小组时,FBI法医—宝石学专家向他们简要介绍了他的发现。汗和肖伯夫回忆起这位宝石学家说他已经分析了钻石玻璃样品并得出结论,华为用一个100千瓦的激光器轰击它,这个激光器足以用作武器。

在整个2018年秋季,联邦调查局特工向汗和肖伯夫要了电子邮件,保密协议的副本,意向书,运输记录,甚至是华为在那个夏天用来归还样品的盒子。 FBI也提出了另一个要求:他们是否会重新与华为工程师安琪儿∙韩建立联系?

2018年12月10日,在FBI监听下,肖伯夫和汗他们通过电话与韩进行了交谈,向她询问破碎的钻石玻璃样本。测试期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碎片丢失了?韩告诉他们,她不知道,因为样品已经在中国,并从那里直接运到阿克汗公司。这是违反《国际武器贸易条例》(ITAR)规则的犯罪行为,但韩似乎没有意识到或不关心。 安琪儿∙韩表示华为希望继续谈论成为阿克汗公司的第一个客户,并在几周后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消费电子展上提出面对面会议。她甚至提出要带一位来自深圳的华为高级官员。汗和肖伯夫大吃一惊。

阿克汗公司的两个总裁于1月8日星期二抵达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CES在这里举行),并在曼德勒海湾度假村和赌场办理登机手续。他们安排第二天下午3点与韩和她的同事见面。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那就是电影The Sting(一部1973年上映的美国犯罪片。台湾译《刺激》,香港译《老千计状元才》,大陆译作《骗中骗》)。来自芝加哥的女性联邦调查局特工飞来监督这次行动,她在短信中向Khan和Shurboff解释了行动是如何安排的:FBI在拉斯维加斯会议中心安排一个房间,CES会议正在那里举行。它会被窃听,因此FBI可以从建筑物的另一个位置收听。 肖伯夫带来了标牌,让它看起来像阿克汗公司租用了这个空间。

1月9日中午左右,FBI特工与阿克汗公司高管会面,并给肖伯夫三个不同的隐蔽录音设备作为备用计划:佩戴和携带。 肖伯夫发短信给韩女士说:“如果你想在那里见面,我们会在大礼堂附近设一个安静的会议室。”他指出,它离CES的华为展位不远。但是下午2点,韩女士回复了文字,说她在威尼斯赌场(注:也叫威尼斯人酒店),至少还有一个小时不能离开。这是一个问题,因为联邦调查局在有限的时间内有空间。 肖伯夫告诉韩女士留在威尼斯人酒店。他和汗会在那里见她。

他们在下午3点前抵达,然后通过短信发了一个他们所在位置的照片,在威尼斯人酒店的二楼自动扶梯旁边,在罪恶之城的啤酒吧台(Sin City Brewing)前面。汗穿着黑色的水手羊毛短大衣,黑色系扣衬衫,灰色裤子和运动鞋。肖伯夫的服装更具商务性:浅蓝色礼服衬衫,灰色运动夹克,黑色长裤和全新皮鞋。

下午3点20分,韩女士出现了。和她一起的,是一个自我介绍叫Jennifer Lo(詹妮佛∙罗)的女士,她说自己是华为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市的一位高级供应经理。深圳的华为高管没有来。她们解释说,因为公司不允许中国高管到美国旅行。他们四人聊了一会儿,走向威尼斯人酒店的美食广场,在Prime Burger的餐桌旁坐了下来。 《商业周刊》记者在距离大约100英尺远的地方,一个冰淇淋摊前面,观看着他们。 汗和肖伯夫曾期望在CES的FBI房间安全和安静地上演《刺激》。现在,作为智力游戏中的新秀,他们必须在一个嘈杂、拥挤的餐厅录下下他们与华为的谈话,同时保持冷静。

他们曾经希望,Jennifer Lo(汗猜测她的年龄是40多岁),她会多谈谈对阿克汗公司样本的破坏以及华为对钻石薄膜技术如此感兴趣的原因。汗回忆起她问起公司在Gurnee的试验工厂产能的问题。她承认样品玻璃已送往中国,但有人认为这违反了美国《国际武器贸易条例》(ITAR)。她说,华为已经检查了样品,没问题。

过程有一些紧张,有一次,罗女士大声地问美国政府是否正在监视他们的会谈,这话吓着了汗和肖伯夫。至于受损的样本,罗和韩一样,声称不知情。她在那里确保华为仍然会成为第一家将智能手机安装钻石玻璃的公司。如果阿克汗公司不与华为合作,她说她可能会失去工作。

彭博社根据罗女士留下的华为名片上的手机号码拨通了电话,罗证实了她的身份,并说她在CES“与一些供应商会面。”当被问及样品的销毁和涉嫌运往中国时,她说:“我没有参与,也无法对此发表评论。”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汗收到了令人不安的消息。在Prime Burger会谈期间,肖伯夫巧合地遇到了Miraj玻璃的另一位大客户代表。Khan当时因为在帮助FBI做调查,因此感到焦虑不安,他简短地几句话将他们打发走,就回去与华为讨论。现在跟汗谈话的另一位顾客似乎担心阿克汗公司试图开始竞购战。汗决定不失去一个有希望的领先优势。此前,他曾要求《商业周刊》隐瞒刺痛行动的细节,直到政府起诉华为或逮捕某人为止。但是,他现在渴望解释Prime Burger前面的遭遇并消除那个客户的任何困惑,于是他改变了主意,决定公开讨论阿克汗公司的故事,并就与FBI的合作发表声明。

“阿克汗公司严肃对待任何非法使用本公司技术的行为,”该声明的禁令副本写道。该公司“将继续与执法部门合作,努力解决这一问题。”

1月28日上午,FBI突击搜查了华为的圣地亚哥设施。当天晚上,两名特工和美国助理检察官凯斯勒通过电话向Khan和Shurboff介绍了情况。代特工用模糊的术语描述了搜查令的范围,并指示汗和肖伯夫不要与华为进一步联系。

汗和肖伯夫不知道这个故事将如何结束。

他们担心美国政府可能会认为没有理由对华为提起诉讼。检察官也可以决定阿克汗公司发生的事情不够严重,无法追究指控。如果是这样的话,它就会引发一个关于美国对华为的更广泛镇压的问题:它是基于华为有关不法行为的确凿证据,还是因为绝望地抓住中国公司做某事 – 什么都不好?

另一方面,如果美国政府确定了阿克汗公司受到了攻击,那么一家中国跨国公司确实瞄准了一家没有收入且没有客户的芝加哥小公司(截至目前),它将显示华为为了窃取美国的商业机密,愿意走多远,愿意做多宽。

“我认为他们正在识别技术,这些技术对他们的路线图至关重要,无论规模或业务状况如何,他们都会追随他们,”Khan说。 “我不会说他们是歧视性的。”

来说几句


尼古拉斯·半转
2019-02-07 08:22

正应了那句话啊:“贼不走空哟!”
这么个猖狂的偷法,迟早是要吃个“哑巴亏”滴……

匿名
2019-02-06 07:19

跟一群高級動物做生意也想得好?

匿名
2019-02-05 15:08

有猫饼吧,华伪也敢合作,其实当今社会能够对中共看清的,国内外差不多。对中共,始终应该以一级防贼状态防着他们,尤其是华伪这种毫无下限的企业

匿名
2019-02-05 07:14

美国的民间对华为的认识不足!

匿名
2019-02-05 05:26

华为做为共狗的一个走狗公司,本质跟共狗一样,就是偷窃抄袭剽窃盗版山寨抢夺,它们绝对不会遵守任何国家的法律和商业规则!!!希望美国的这些对共狗公司还抱有幻想的,早日有清醒的认知,拒绝跟共狗所有名声在外的公司有交易,因为能在共狗国混出名的这些所谓的富豪,全部都是共狗的走狗,包括中兴、华为、阿里、腾讯、小米、OPPO、VIVO、联想、魅族、大疆、京东、苏宁、今日头条、拼多多、滴滴等等等等,凡是叫得出名号的,都是共狗的走狗公司!!!

匿名
2019-02-05 02:52

同样作为一名工程院学生,我对Khan的遭遇感到同情:辛苦的研究和学术经历,可能导致最后的结果却是,不仅无法靠自己的学识与劳动致富,而自己的成果被偷窃,被公开成别家公司的技术。自己的一切付出,最后将变得一无所有,成为生活中的loser。有谁会在乎这些付出辛劳的人的死活?

匿名
2019-02-05 02:11

华为是道地中共一条为虎作伥忠实狗

SDF35
2019-02-05 02:05

美国人太单纯难免吃亏

匿名
2019-02-05 01:05

华为就是靠盗起家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