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刊话坛】之619期新纪元周刊
【名刊话坛】之619期新纪元周刊

【名刊话坛】华为告急任正非召开记者会越描越黑(下)(音频/视频)

转载
2019-02-5 23:23
两场记者会任正非摆出两种姿态,对外媒使用诸多限定词,显出底气不足;对国内记者则夸夸其谈,「传递信心」,掩耳盗铃地自欺欺人。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名刊话坛节目,我是心如。

我们今天接着谈论上一期的话题,新纪元周刊第619期封面栏目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华为告急任正非召开记者会越描越黑》。

两场记者会任正非摆出两种姿态,对外媒使用诸多限定词,显出底气不足;对国内记者则夸夸其谈,「传递信心」,掩耳盗铃地自欺欺人。

评论认为,记者会是中共特别授意任正非搞的,让华为公开撇清和中共的关系,这样有利于保护中共尽心扶持了几十年的间谍公司,但其很多说法也遭到外界质疑与驳斥。

﹡任正非耍滑头避谈具体困难

1月15日任正非向外媒暗示华为正处于多年来最严重的信任危机之中,他声称,对于华为来说,2019年将是艰难的一年,营收增速可能会降到20%以下。

不过,一般企业营收增速才5~10%,华为2018年估计能到20%,2019年只会大大低于20%,甚至一半不到,任正非这么说,无非是在虚夸。

17日有大陆记者问华为当前主要是什么困难时,任正非强调「都是困难」,说:「我们觉得除了困难,都是困难,没有不困难。」

任正非用这个耍滑头的说法回避了敏感问题,因为华为遇到的困难,实在是太多了太大了,否则,任正非也不会这么急匆匆地召开记者会。

众所周知,华为正在被国际社会围堵,网收得越来越紧了。尽管华为自称是民营企业、员工控股,但西方国家认为,华为与中共有着揪扯不断、无法说清的关系。

共用国安情报的五眼联盟(Five Eyes),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都公开宣布禁止使用华为设备,只剩下加拿大还没有表态。不过孟晚舟被抓后,中共对加拿大的报复和威胁接连不断,但是外界分析认为,中共对加拿大「欺人太甚」,可能会「物极必反」,导致加拿大作出拒绝华为的决定。

另外,日本、印度也宣布官方禁止使用华为,最近德国的态度已经明显改变。

华为的主要收入就靠这些国家,一旦被禁,2019年华为的日子会非常不好过。因此任正非提出:活下去,才能有未来。

﹡任正非差点被抓?试图营救女儿

任正非一反常态地高调露面,他说是为了「传递信心」,并表示华为没有多大困难,这是掩耳盗铃地自欺欺人。因为此刻华为不但面临着生存压力,而且任正非自己也面临被抓的险境。

在采访中,任正非说本来要和孟晚舟一起去阿根廷出席同一个会议,但是孟晚舟早出发了两天,结果在加拿大转机时被抓了。而晚两天出发、从别的地方转机的任正非,因此躲过了美国的抓捕,逃过了这个劫难。

换句话说,如果他们父女同机出行的话,可能就被「一锅端」了。

对于女儿孟晚舟的被捕,这次任正非对外国记者谈到,「相信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体系是开放的,我将等待法院的判决。」

对大陆记者,任正非说:「非常想念女儿!」「我与女儿现在就是打打电话,电话上也仅仅是讲讲笑话,晚舟也很坚强。」

任正非说他想念女儿孟晚舟,其实他没有反省,女儿是因为他而受害的。1999年,任正非就与伊朗联系,最后才导致了孟晚舟因为要完成父亲交给的任务,而违背国际禁令,出口产品到伊朗,被美国下令逮捕。

当然,任正非要与伊朗、叙利亚、北韩等美国认定的邪恶国家做生意,也是为了完成中共下达的命令。中共就是要暗中扶持美国的敌人。

任正非在〈我的父亲母亲〉一文的最初版本中,讲述了他因为在伊朗,没有给母亲打电话而后悔终生。现在网路上流传的是删除胡锦涛相关信息之后的版本。

2001年1月5日,任正非随同当时的副主席胡锦涛出访伊朗,8日结束时,他受到胡主席的称赞,他特别想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母亲,但他没打。

文章中写道:「我想伊朗条件这么差,我一打电话,妈妈又唠叨,反正过不了几天就见面了,就没有打。」

下面这段是原始版本中的,后来被删除了:「圆满结束对伊朗的访问后,我们刚把胡副主席送上飞机,就接到纪平的电话,说我母亲上午10时左右,从菜市场出来,提着两小包菜,被汽车撞成重伤。」

可能中共官方和华为都不想让人知道,华为早在2001年就进驻伊朗了。

﹡辩解无效美拟禁令德国排除华为

尽管1月15日任正非召开外国记者会,否认华为危害他人,但他的辩解一点作用都没起。

1月16日,据路透社报导,美国参众两院共四位跨党派议员联合提出名为「电信拒绝令执行法」(Telecommunications Denial Order Enforcement Act)的草案,直接点名华为与中兴,并严禁美国企业出口晶片或零件给有可能透过设备监控美国人民,以及不遵守伊朗制裁的中国企业。

法案特别点名中兴和华为,这两家中国电信巨头被美国国会视为美国国家安全威胁。「华为是中国共产党有力的情报信息收集者,其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为人民解放军的工程师。」来自阿肯色州的联邦参议员科顿在声明中说:「中国电信公司若像华为一样违反了我们的制裁或出口管制法规,他们都应该受到等同于死刑的拒绝令。」

另外,1月18日,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称,川普政府正在准备一项行政命令,该命令可能会出于国家安全考虑严重限制中国国有电信公司在美国的运营。正在起草中的命令有两个版本,最大版本可能会让华为遭遇中兴断芯一样的命运,最低版本则会限制其在美国销售。

1月17日,德国《商务日报》(Handelsblatt)报导,德国将华为踢出所有重要电信设备标案,甚至不惜修改电信法。

﹡对外称影响不大 对内裁员过苦日子

对于任正非1月17日接受大陆媒体采访的主题,新浪网总结的标题是「困难对我们会有影响,但影响不会很大」。

也许早就知道华为的间谍和偷盗活动迟早会被发现,所以任正非说:「我们今天可能要碰到的问题,在十多年前就有预计,我们已经准备了十几年,我们不是完全仓促、没有准备的来应对这个局面。这些困难对我们会有影响,但影响不会很大,不会出现重大问题。」

但是任正非第二天18日连续签署了两封给内部员工发出的006和007号电子邮件,他在信中承认,未来几年「华为要有过苦日子的准备」。

他解释说,过去30年过得太顺利,5G将不可能像4G一样「势如破竹」。可能像东爆一个「地雷」,西爆一个「地雷」,不能「成片性」地爆炸。这种情况下,华为养活不了18万员工,没有每年的300亿美金给员工发工资、薪酬和股票分红。

任正非还在中共央视节目中暗示将要裁员。任正非对外称华为不会受太大影响,但对内却说养不活18万员工要裁员。很明显,任正非在对媒体和公众撒谎。

﹡任正非浮夸华为科技水准世界领先

任正非的撒谎,还包括华为的科技水准。在召开大陆记者会时,任正非说了很多有关华为科技水准如何领先的话,但他没敢对海外记者谈这些,因为很多话都是夸大其辞的。

任正非说华为「为30多亿人提供网路服务,有良好的安全记录」,30多亿这个数字肯定是夸张的,全球70亿人,就在大陆也不是每个人都用华为,在大陆的网路服务市场中也不是只有华为,华为在大陆的市场占有率最多不超过20%。只要某个国家有一个地方用了华为,任正非就把这里的所有人口加起来算成了30亿,这样的演算法是错误的。

说华为的服务「有良好的安全记录」,假如真是这样,西方国家也就不会禁止华为了,任正非也不需要费时费力地召开记者会了。他这样说,只能欺骗大陆民众,但骗不了海外顾客。

任正非还说:「在电子上我们已经做出最先进的晶片ARM CPU、AI晶片,在光子的交换上,我们也是世界最领先的。在量子方面,我们在跟随,至少在研究别人的量子计算机出来后,我们怎么用。」

外行人一听,以为华为在引领世界科技的最前沿,其实,华为最多只是模彷抄袭出类似产品。

就在全世界质疑华为承诺真实性的关键时刻,任正非依旧说假话,这让人再也不敢相信任正非在华为新年大会上说的,2019年的关键词是信用。

「信用」一词,对中共治下的华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好了,今天的名刊话坛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名刊话坛】华为告急任正非召开记者会越描越黑(上)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