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兴医药公司的免疫球蛋白测出艾滋抗体阳性 AP
上海新兴医药公司的免疫球蛋白测出艾滋抗体阳性 AP

中国上万血液药品测出艾滋抗体阳性 官方如何在一夜间颠倒“阴阳”?

董筱然
2019-02-7 22:44
2019年新年刚开张,一家有中共军方背景的上海制药厂就给所有中国人来了一次谈“药”色变。上海新兴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的上万只免疫球蛋白被测出艾滋抗体阳性。

2019年新年刚开始,一家有中共军方背景的上海制药厂就给所有中国人来了一次谈“药”色变。上海新兴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的上万只免疫球蛋白被测出艾滋抗体阳性。但一夜之间,官方通报检测结果又改为“阴性”。

最初发现的免疫球蛋白被测出艾滋抗体阳性情况,是在一位刚刚做过手术的新生儿身上发现的,新生儿因身体不适去做体检,发现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测呈弱阳性。这一医疗领域的重大事故引发了整个大陆社交媒体的恐慌,网民与网警在搜索信息和审查中互相较劲。中共当局则将其维稳至上的原则再次发挥到极致,不仅删除了数篇热议的报导,找到“砖家”洗地,最后还发布该批免疫球蛋白阴性的报告。去年长生生物25万支问题疫苗之殇还在痛。当局再喊“狼来了”还会有人信吗?

2019大年初一,中共国家卫健委的一份《关于暂停使用上海新兴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相关批号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的通知》刷爆网络,文件称,卫健委接到江西省卫生健康委报告,江西省卫健委疾控中心检测到上海新兴医药的静注人免疫球蛋白(批号:20180610Z)艾滋抗体阳性。该通知还要求,各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立即通知辖区内医疗机构暂停使用该批静注人免疫球蛋白。

据上海新兴医药官网,该事件所涉及的批号为20180610Z的静注人免疫球蛋白,共批签发12226瓶,规格是5% 2.5g/50ml/瓶,有效期至2021年6月8日,由上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签发。

静注人免疫球蛋白是一种用于静脉注射的血液制品,提取于献血者所捐献的血浆,主要用于治疗重症病毒和细菌感染、重症免疫疾病等。如果排除检验误差,检测出艾滋病抗体说明制作过程中混入了感染者的血液成分,这暴露出采血或者生产、运输过程存在问题。

免疫球蛋白陷艾滋疑云 新生儿中招

该批免疫球蛋白是如何被发现艾滋抗体阳性的呢?大陆《经济观察网》披露,这次事件是由一位新生儿的检查引起的。

报导称,江西一位新生儿近期因身体不适,在医院检查时发现了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测呈弱阳性。但是之后再度检测时又未出现这一艾滋病弱阳性。

据了解,目前医学界还没有发现天生就携带有艾滋病病毒(HIV)抗体却没有感染病毒的情况,但检测假阳率可以有1.5%左右。按照报导所称追溯体系推断,该新生儿应是使用了上海新兴的免疫球蛋白后,怀疑感染了艾滋病毒。随后,江西省疾控中心检测到上海新兴生产的静注人免疫球蛋白(批号:20180610Z)艾滋抗体阳性。

免疫球蛋白是一种用于静脉注射的血液制品,多用于手术后免疫力低下病人,也是儿童川崎病(又称皮肤粘膜淋巴结综合征,是与免疫系统有关的疾病)必用药。

一夜之间“阴阳”颠倒

2月6日晚间,中共国家药监局公布对新兴医药相关产品的初步调查情况,称上海方面对涉事批次静注人免疫球蛋白进行的艾滋病、乙肝、丙肝三种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江西方面对患者的艾滋病病毒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

这份官方最新的回应从病毒核酸入手,却只字未提艾滋抗体阳性过程中问题以及“新生儿注射后艾滋病毒检测呈弱阳性”等公众关注的话题。只是告诉公众目前免疫球蛋白中没有艾滋病毒,但会不会感染艾滋病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在这份声明之前,由中共卫健委和山西卫健委发的两份通知要求查封这批艾滋抗体阳性的药品。该通知最先是由网上流出的,但卫健委当时却对媒体表示需核查该文件的真实性。同时,相关话题遭到迅速、大量删帖。

上海新兴及国家卫健委等官方部门也都拒绝接受媒体采访。稍早,有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HIV抗体阳性一般认为是感染HIV的标志”。不久,各路专家又纷纷向媒体表示“该产品注射后产生HIV感染的概率很小。”

崔永元怒了:非得你妈感染了才算大事吗?

中共不顾民众死活而把维稳放在第一要务的做法遭到网民的谩骂。网民也对官方的回应表示完全不信任,社交媒体的舆论更是一面倒,可见中共政府的公信力已经透支。其中因将娱乐圈逃税曝光而在中国收获一票粉丝的崔永元也在微博发表看法,得到了很多网民的支持。崔永元说:“上海领导,食药监局领导,非得你妈感染了才算大事吗?”

所谓“专家”在说明免疫球蛋白艾滋抗体阳性感染艾滋病“几率较小”时,崔永元又评论道:“真它妈不要脸!”

许多网民也在新闻下方表达愤慨:“事件本身或许不大,但群众愤怒的是形同虚设的监管,毫无安全感!有一样能让民众放心的吗?我们的监管体制让人不放心这才是恐慌根源。”

“不瞎的都能看到,这件事最令人心惊的是背后整个血液制品的安全问题,从技术到监管,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涉事企业有军方背景

据上海新兴医药官网介绍,该公司成立于2000年8月,系国家血液制品定点生产企业,现由中国医药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控股管理,公司血液制品产品包括人血白蛋白、静注人免疫球蛋白(pH4)、破伤风人免疫球蛋白等。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上海新兴医药曾被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处以“警告”处罚,理由是“未按规定实施GMP (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

上海新兴医药背景也不一般,前身是解放军总后卫生部上海新兴血液制品研究所,后来改制成为央企控股的国内仅有的大型生物制品企业之一。

根据所披露的资讯显示,该公司已承担接待委内瑞拉和伊朗的高官的外事任务,并拟进行生物制品方面的合作。

自由亚洲电台援引中国红十字会前高管任瑞红说,只有具部队或官方背景的这些机构,才能够承担这种涉外的国家任务。而这些机构披着公司的外壳,本身可能在对外活动中更具隐蔽性。

大陆新京报也称,新兴医药的负责人至今仍未露面。原本已放假的上海新兴医药,当天深夜还有车辆和人员频繁进出,但他们拒绝接受访问。

有关上海新兴医药的静注人免疫球蛋白事件的进展,目前仅限于各大官方媒体的发布,网民的议论和探究经常被屏蔽,最早爆出该事件的文章也已经显示“网页不存在”。

艾滋抗体阳性

一位医疗行业的从业者刘女士透露,血液制品被验出艾滋病抗体阳性,说明原料血中已被艾滋病毒污染。她指因为生产免疫球蛋白的工序可以分解活艾滋病毒,但如果仅仅是抗体阳性,而不是制品中含有病毒,并不会导致传染,但带有艾滋病毒的原血如果加工成凝血因子等其他产品,就可能传播艾滋病。

刘女士说:因为艾滋病毒,如果按制药的检验手段,成本会是比较高的。它有可能没有按照那个原则来检测,导致被感染的在窗口期的,有可能没有被检测出来。这个领域里面,我觉得生产会有问题。首先它是垄断的呀,都少不了国资的背景,满足不了需求,医院里很多时候都是缺货的,进口的就更少。疫苗不就是这样子的嘛?我们小的时候都是用进口的,现在你还上哪儿找进口的疫苗去?还有现在国企都是书记说了算,外行人在管理嘛。相对来说,上海各方面都更规范,可想而知,其他的就会更差。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如专家所说污染源是从采血造成,那为什么这些被污染的血液能够顺利通过了后面这么多的关口检验?如果真是这样,只能说明该公司从采血到最后成品进入市场的整个流程都有问题,所有的检疫关卡都是形同虚设的。”

他指出,新兴公司不是一般的民营企业,而是有着军队背景的大型企业,新兴出现的问题,很可能是整个行业的常态。官方的调查,很可能照样延续此前的模式,最后宣称这是一起偶然的、极个别人或个别企业的违规操作造成等等。

唐靖远还表示,问题疫苗事件频发,说明大陆整个的医疗监管系统事实上处于失控混乱状态,这不是哪个地区或哪家公司的局部性腐败问题,而是整个行业的底线失守。

“新兴公司这棵树有毒,是因为整个土壤有毒造成的,而不是说只有这一棵树有问题。”唐靖远说,“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社会,食品和药品安全是底线。一个政权,如果连这两样最基本的东西都无法保证安全,这样的政府显然是不及格的,是不具有最起码的合法性的。”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