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社会主义说“不”。(网络图片合成)
对社会主义说“不”。(网络图片合成)

美国社会主义从低调变高调 好在美国制度不会让它成灾(下)

子涵、程雯
2019-02-10 17:55
川普总统在2月5日的国情咨文中重申美国坚决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后,不仅引起华人的关注,也引起美国人的讨论。本台时事评论员方伟先生对美国社会有着深入的了解和认知,他受邀来和大家聊一聊川普总统提出这个话题的前因后果,以及为什么社会主义又能在美国吸引人,还有社会主义在美国的未来命运。

川普总统在2月5日的国情咨文演讲中坚决、明确地重申:“美国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此话一出,不仅引起华人的关注,也引起美国人的讨论。本台时事评论员方伟先生对美国社会有着深入的了解和认知,他受邀来和大家聊一聊川普总统提出这个话题的前因后果,以及为什么社会主义又在美国吸引了很多人,还有社会主义在美国的未来命运。

接上文

当代民主党喜欢社会主义的两大原因:大政府、大福利

说到奥巴马把美国带到半个社会主义,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就很典型,加州这边有很多福利,非法移民可以免费看病、上学,政府管很多事。

方伟表示,整个社会主义政策说起来要说好久,这里就说两点很典型的:一个是大政府,一个是大福利。为什么当代民主党人认为社会主义好呢?第一是大政府,它认为政府强大啊,政府好办事啊,政府能把经济规划好啊,可以把各方面都安排好啊,可以把所有不合理东西都解决掉。

可是你再往前再想一步,当初中国共产党、苏联共产党跑出来,就是认为它可以把经济搞好,用计划经济可以避免所有的经济危机、所有不合理的因素,所以它搞计划经济。计划经济在苏联和中国走下来是什么样的结果?大家也都看到了。可是现在的民主党人还认为大政府可以把社会搞好。

第二个是大福利。大福利就是照顾穷人啊,政府出钱照顾穷人,带动社会的公平啊,这是民主党人们的看法。

美国传统价值观对政府的看法:提防!不要养成暴政

方伟提到,在美国传统的概念中看,美国这个国家持续繁荣250年不是偶然的,他背后有一整套的思路,而这个思路我们以前讲过,28个美国立国原则,他来自于信仰,来自于上帝的律法,来自于自然法。

简单地说,传统的美国价值怎么看待大政府呢?他认为政府绝对不是上帝,相反,政府是要被提防的东西,政府一旦养成暴政,那对社会的伤害是最大的。

当初里根总统(执政期1981-1989)就说过一句话嘛,他说政府不能解决所有社会问题,政府常常才是问题,政府自己就是问题。

美国的建国先父们遵循的传统价值认为,政府擅长的领域是有限的,政府的权力不能太大,得看着它,所以政府只能做宪法规定好的事情,别的都别做。

联邦政府擅长什么呢?国防、安全、公共秩序,最多也就是一点点公共设施,除此之外,你都别做。

美国宪法规定:福利不是政府管的

如果政府只能管那么一点事,那么福利怎么办呢?

方伟介绍说,在美国宪法制定者看来,福利是联邦政府绝对不能做的事情。为什么呢?他的逻辑是:所谓政府做福利,无非就是把收来的税拿一部分钱给穷人,这个税是来自于其他人交的税,也就是说当政府把一群人交上来的钱给另外一群人的时候,它不会去征求前者的同意,如果它征求前者同意就不是福利政策了。福利就是政府制定个政策,给谁多少钱,以下的人我给多少钱,那么本质上在美国的传统价值里看,这种福利其实就是一种抢劫,或者叫强制。

政府做福利的结果:制造不公平和养懒汉

方伟接着介绍说,美国宪法制定者在规定政府不能做福利时,打了个形象的比方,很有意思,他们说这种方式做福利,就有点象爸爸跟大儿子说,你给我一笔钱,我给二儿子。

可是还有一种方法,宪法制定者认为是更好的做福利的方法,就是让大儿子自己把钱给二儿子,因为大儿子出自于自愿。二儿子也不会躺在爸爸给的钱里,有我老爸,他一定会养我的。二儿子也不会偷懒,他知道他拿老哥的钱,拿了这个钱他不自立的话,老哥不一定会再给他。这就是出自于民间不带有强制性,那么拿钱的人也珍惜。

但是如果政府作为大佬,收了张三的钱给李四的话,张三会觉得你没有征求我同意,他是不服的;李四也不珍惜,政府给我钱理所当然啊。这样下来政府福利其实就是左手对交税的人不公平,右手很可能养出懒汉来。

政府福利还会滋生腐败和浪费

除了不公平和养懒汉,方伟指出,不光如此啊,因为政府不擅长管理很细致的社会项目,它会滋生很多腐败,这些福利钱一路走过来,经过这个部门、那个部门,政府需要为此扩边招一大堆人,每天写写支票就没别的事做了,也没人监督他们,因为政府不象私人公司,监督得非常紧密嘛,所以就会养出很多的腐败,很多的福利钱也会在那里浪费掉。

政府对很多事是不擅长的

方伟讲到,这么说的意思就是,政府不是什么都擅长的,政府是很多事都不擅长的。比如说,你想想看,现在加州政府规定一个公司的董事会里必须有几位女性,还规定你家里装修的话,你的公司有个房子要装修的话,你得要到政府去批多少许可,现在都已经约定俗成了,习惯了,好像是政府当然要管我呢。

但是从美国的传统价值来看,你说一个房间要如何如何装修,对于粗的地方,比如要有个灭火器也就算了,可是在细致的方面,政府其实就不擅长了,这都是民间经济生活,老百姓自己的事情,但是美国今天已经不是这样了。

话说回来,就是在宪法规定里,福利根本就不是政府做的,联邦政府不可以涉入福利。

今天还知道立国传统的美国人是川普的核心选民

今天的美国和传统美国其实很不一样了,可是大家并没有感觉到已经是生活在不同的环境当中了。方伟解释说,这说明美国今天社会漂离了当初的美国立国传统,而且已经是漂离很久了。我刚才说的那些道理,大约70%的美国人都不知道了。美国人中还知道这些道理的人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川普的核心选民,他们知道这个东西。美国的“保守派”也是维护传统的“传统派”。

美国学校和媒体灌输的“均贫富”思想很吸引人

前面提到美国向左走的原因,除了川普总统上台以后,刺激了民主党向更左,不让美国跟着川普往右走之外,方伟提到还有一个很长期的因素,就是美国的学校,包括大学和中学,但主要是大学,还有媒体长期灌输“均贫富”的思想:为什么你富我穷啊?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啊?你有的我为什么不能有啊?这种想法非常容易引起共鸣。

共产主义“均贫富”思想源自人性中的妒忌

方伟继续解释说,人性中有妒忌,共产主义就是这么起来的。打倒富人,分他的土地,分他的工厂,为什么他可以有,我没有啊?共产主义其实就是这么起家的。

两种共产主义:暴力的和温和的

方伟提到海外著名的历史文化学者章天亮博士,因为本台对章天亮博士做过系列采访,章天亮博士对共产主义分析得很清楚,他认为,简单划分的话,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共产主义,一种叫做“暴力共产主义”,就是那种摧毁旧制度,然后建立一个新制度的。这种暴力共产主义就是以苏联和中国共产党为代表的。第二种叫做“温和共产主义”,或者“温和社会主义”,它是以当初英国的费边社,从萧伯纳那时候开始的这么一脉,它是慢慢来的。它举的旗号是女权主义啊、环境保护啊等等的,这些旗号都举得非常好。

女权主义和环境保护走到极端就成为社会主义

方伟继续介绍章天亮博士的分析说,女权主义环境保护本质上是社会主义,但是你会觉得环境保护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会是社会主义呢?它其实就是举着一个很好的旗号,然后把它推到极端。当环境保护推到极端的时候,企业动辄得咎,就是企业动不动就要挨罚,这样企业运行成本就很高,它的目的是扼杀自由企业,所以一般人会想象不到的。

还有对于同性恋的、或者变性男孩的保护,或者要保护那个变性的女孩子,这让人觉得好象是同情心很强的,可是它推到极端之后,就会导致男女没有办法分别了,它摧毁的是传统的家庭和男女之分,它摧毁的是传统的伦理概念。

女权主义和环境保护打的旗号都很好啊,就象共产党说的,穷人为什么要饿死啊?但是这些东西会把整个的社会秩序全部摧毁了。举着个好看的旗号,然后将它推到极端,这就是共产主义的迷惑性。

美国人没有汲取社会主义的教训

现在的美国人为什么会被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迷惑住呢?方伟说,社会主义的实践,我们都知道它是二十世纪人类最惨痛的实验,很多国家都相信这个事情,世界上三分之一的国家都投入到这里,最后上亿人死掉。对不对?你看从苏联、中国、古巴、越南、柬埔寨,经济一片凋零,死亡了很多很多的人,现代版就是前面讲过的委内瑞拉。

但是这段惨痛历史没有被美国人汲取,我们中国大陆人汲取了,中国、东欧这些走过社会主义惨痛历史的人有了免疫力,汲取了教训,但是美国没有汲取教训。

美国没有经历过共产主义 教科书也不讲

为什么美国会没有汲取教训呢?方伟解释说,原因非常简单,我们的听众、读者你回去查查你的小孩子中学教科书、大学教科书,你也不用去问他要了,你就在网上查一查就知道了,你查查加州,你查任何一个州,看到的都是:美国的中学教科书、大学教科书里关于共产主义都是语焉不详,根本就没有讲人类二十世纪最惨痛的这个实验,前因后果什么都没说,关于苏联的罪恶也没说,中国的就更别提,根本就不讲这个事情。

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在整个的冷战过程中,美国是打赢了的,所以共产主义并没有统治过美国。美国等于是隔岸打仗也打赢了,这是一方面,美国自己没有经历过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惨痛历史。

另一方面是,美国的大学、中学都是被一些倾向于社会主义的教授或者老师去主导,所以他们在教科书的编撰中,或者他们平时的教课中,他们就跳过这些事情不讲。

美国年轻人又受到了共产主义的迷惑

方伟感叹道,明明人类走过了这段惨痛历史,但是历史却没有被美国的年轻人所汲取。不管我们中国人、东欧人感觉多么惨痛,很可能美国还要重新来过一遍,你会觉得这多么荒唐啊!我们已经走过那么多惨烈的教训,美国人还要重新来过一遍吗?

因为年轻人不懂共产主义,他们没有经历过嘛,所以共产主义给他们那种鸦片一样的幻想,“均贫富”:我虽然穷,但我有权利得到福利,我有权利得到工作,我如果没有的话,我觉得社会不公。

美国的传统是“机会均等”  不是“结果均等”

方伟说,可是呢,美国的传统是,创造“机会均等”,不是“结果均等”,人人通过勤奋都可以得到财富,人懒惰才不能够养活自己,就是用勤奋换来你的成果,叫做“不失不得”。

但是这些幻想的东西,“均贫富”,“结果均等”,一代一代的迷惑人,我们中国人经历了这些事情,才有免疫力。如果既没有经历,教科书又不去讲的话,美国就出现了这样的现象。民主党今天就有点变成社会主义的样子了,让人非常叹惜,特别是它里头的年轻一代。

传统民主党人不认同现在的民主党

说到这里,方伟提到了最近美国社会里的一个热点事件,就是咖啡连锁店星巴克的前总裁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站出来要竞选2020年总统的事。舒尔茨本人一辈子都是民主党人,但是他要以中间派、独立派候选人身份来参加竞选,结果被民主党攻击,这是怎么回事呢?

方伟介绍说,星巴克的前CEO霍华德·舒尔茨跑来说,我来参选总统,我作中间人、独立派竞选,这让民主党气得要死。民主党说现在两军对决,大家想要把川普搞下来本来就不容易了,你本是个民主党人,却跑出来作中间人来参选,你这不是分我们的选票吗,要把我们搞得更悬了吗。

所以现在左派媒体和民主党人都在拼命骂舒尔茨,说你这不是捣乱嘛,明明你也选不上,你还要分我们的票。但是如果你自己去听舒尔茨的采访,可以看出这个人真的是一个传统民主党人,就是温和派的民主党人。

舒尔茨自己把一个小小的咖啡店经营变成了850亿美元的一个全球连锁企业,他当然知道公司是怎么开的,他当然知道政府和公司的关系是什么,他当然知道政府有些事情为什么不能干,他看到民主党被极左派把持之后,他在民主党里根本就不可能出头了,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现在民主党的政策,他根本就不认同,他无法认同,他说他无法认同那些政策,怎么能以民主党人来竟选呢,所以他跑出来做独立参选人。

其实说深一点,这要怪民主党自己,是民主党自己变了,舒尔茨没有变。舒尔茨要坚持他的理念,他说他不能够违背自己的想法去做,结果他就只剩下一个中间派的可能。这其实也是民主党逼出来的一个现象。

民主党继续向左的话可能会被边缘化直到消失

民主党再往下会怎么样发展下去呢?方伟认为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很好的问题。他谈了他个人的看法,他觉得民主党如果继续往左走的话,如果民主党的中间派、传统派不能掌握这个党的话,就象现在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难以掌握这个党的话,民主党在全国范围内,很可能会让自己更极端,会让自己被削弱、被边缘化,搞不好民主党最后真的会没了,这是有可能的。

美国独特体制  加州在有社会主义败象后可以再走回来

但是民主党在加州的势力实在是太强了,他们的社会主义这股力量在加州太强了。对此,方伟感觉民主党在加州可能还有个漫长的过程。他认为加州的发展可能会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走社会主义走到一半的时候,它就醒过来了,中途改道;第二个情况就是它醒不过来,民主党带着加州一起在社会主义的路上往下走,走到真的有点象委内瑞拉那样。

但是,方伟觉得加州不会走到象委内瑞拉那么惨,它走到一大半社会主义的时候,已经出现败象的时候,就应该回头了,因为它可以和美国其他不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州比较,这就是美国的独特之处。

美国的50个州都有相当大的自主权,各州都可以选择自己的政策和道路,然后人们可以看到各州的发展结果,比较优劣,并选择自己喜欢的州去工作和生活。比如最近几年,加州已经有很多公司、企业和中产阶级都在离开加州,他们都搬到共和党主政的州去了,比如搬到德克萨斯州,因为他们已经受不了加州民主党的政策了。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如果有钱人都离开加州的话,加州就会变得穷困潦倒。

方伟认为,到了出现败象的时候,加州就要做选择了,换句话说叫做“跌到谷底再检讨”,加州还有可能走回来,但是中间的代价和折腾还会是很长时间的。

方伟感叹说,我们中国人已经走过了社会主义的惨痛经历,加州人、美国人何必再走一遍呢!

(全文完)

上文:美国社会主义从低调变高调 好在美国制度不会让它成灾(上)

来说几句


匿名
2019-02-11 17:08

说得很有道理

匿名
2019-02-11 14:52

美国历史上不是没有象现在的这种社会主义思潮,远的不说,1930年代,就有路易斯安那州的休伊朗格,此人是个天才,作为该州的联邦参议员,完全控制了该州,在美国其它地方也有大批的追随者。甚至对当时如日中天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都造成了威胁。此人利用美国当时大萧条,在路易斯安娜州实行社会主义,规定每人所拥有的最高财产限额,高税收,政府控制所有的一切。而且此人手段高明,在路易斯安那州只手遮天,作为联邦参议员,在国会也有不少的追随者。并有进军华府当选总统的能力。和休伊朗格比起来,现在这些所谓的民主党激进派都只能算是跳梁小丑,不值一提。然而休伊朗格太强势,惹来很多仇家,被一个该州受迫害的医生在休伊朗格数位保镖面前一枪将他撂倒毙命。他的那一套也就无疾而终。(参看《光荣与梦想》)。从休伊朗格的例子来看,任何人想要在美国实行社会主义,都是非常困难的。而且,美国可以合法拥有枪支这个宪法第二修正案,保证专制暴君在美国会面临极大的危险。

匿名
2019-02-11 12:13

加州民主党人离开加州前往共和党州,并不是变成共和党人,而是代表民主党去赤化共和党州。

匿名
2019-02-11 12:10

和平演变中国,结果却变成”和平演变美国”,哈哈!

独醒
2019-02-10 19:24

说得平和却透亮,大明白人!佩服。。。

匿名
2019-02-10 18:46

写得好啊,贸易战是中美两国人民一起觉醒的过程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