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行业在年后遭当局严厉整顿(AP/美联社)
网贷行业在年后遭当局严厉整顿(AP/美联社)

网贷公司年初批量“被关门” 业界:加重中国社会风险

凌杉
2019-02-17 03:14
网络贷款行业已感受到了北京当局对网贷“能退尽退,应关尽关”的管控手法,与此同时,网贷从业者也被当局相继约谈。

年后第一个工作周,网络贷款行业就已感受到了北京当局对网贷“能退尽退,应关尽关”的管控手法,企业被批量要求关停,尚存的从业者也面临着更高的门槛和更严的限制。业界认为,强行取缔网贷等民间贷款途径的做法再度缩减了私企与民众获取贷款的途径,加重了中国经济硬着陆的风险。

网贷平台被要求“自愿退出” 行业入冬

早在1月底,中共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办公室和P2P网贷风险整治工作办公室联合发布的175号文件《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中就提到网贷“能退尽退,应关尽关”的说法。该方案提供给网贷业的转型路线有两条,一种有申请牌照、房贷资金的限制,另一种要求有合规实体网点,这两种途径均提高了从业门槛。

与此同时,网贷从业者也被当局相继约谈。一名深证网贷业界人士告诉陆媒《经济观察报》,深圳当地监管部门把辖区内一些平台负责人召集起来开会,要求他们签署自愿承诺退出函,签字之后也就意味着主动退出行业,平台停摆。

“175号文出来后,感觉行业都没法再做了”,该人士说。

他透露,目前网贷平台淘汰率很高,他朋友所在的网贷平台仍有待售贷款1亿多,已经被约谈,年后预计会放出详细的退出计划。报道称,有大量逾期金额的私营平台甚至会有公安机关介入催收拖欠者贷款,试图强行减少平台债务,从而推进整顿流程。

在175号文公布不久后,网贷行业又收到了互金整治办的1号文《关于进一步做实P2P网络借贷合规检查及后续工作的通知》,该文件称与行业运营相关的备案仍照常进行,这意味着产品登记等活动还能进行。

不过,这一缓和局势的文件现在看来显得杯水车薪,由于监管压力太大,完成备案已经不容易,而当局的严查与强行要求平台退出的举动显然在逼迫网贷平台去另寻活路。

业界:私营部门融资途径减少 加剧硬着陆危机

业界认为,北京当局大规模整顿网贷行业等非银行融资渠道的做法会进一步削减私营部门与百姓的融资渠道,是在走“国进民退”之路。

《华尔街日报》1月24日报道中提到,目前北京整顿非银行渠道融资的行动显得过头,而且没有在整顿之际为民间借款人与私企提供替代融资方式。当局的这种手法或造成经济增长的进一步下滑。

报导提到,中国的银行系统都听“党的话”,中共国企贷款相对较容易,而对中国经济贡献率约2/3的私企却难以从中获得足够贷款,净获得新贷只有贷款数的1/3。一些私企因为无法拿到贷款,所以转向非正式融资渠道。而当局以金融风险为由而大力削弱非正式渠道,导致形势更加紧张。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兼中国股票策略主管朱海斌认为,虽然当局大量释放流动性,但从中长期看,小微、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仍然难解。

年前,中共央行在1月14日至17日之间通过降准等调控方法投放了约2万亿元人民币借贷便利,然而,这并未对民企融资难的问题有很大的缓和。大量企业选择年前或年后裁员、减薪,减小营业规模甚至关门。

也有分析人士指出,不仅企业将受到当局去杠杆的影响,民众也会受到显著影响。

推特号“北美吹哥”说,“月薪6000的打工族要支付2百万以上的房价。相当一部分的房主要依赖影子银行(即非银行渠道融资)”。而当局强行严控民间融资渠道,导致更多的人无法支付房屋贷款。他引用数据称,“今年一月(房屋)销售陡降44%!近50%的贷款将死账”。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