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特希泽和刘鹤,本轮会谈二人分别领队
莱特希泽和刘鹤,本轮会谈二人分别领队

美国商会:如没有执行机制 美国就输了

郑清源
2019-02-19 14:33
美国商会一位高级官员透露,如果川普政府不能创新对中美贸易协议进行检查执行的方法,北京做出的购买更多美国商品并解决一些经济结构问题的承诺,对美国来说,就是毫无意义的胜利。

美国商会一位高级官员透露,如果川普政府不能创新对中美贸易协议进行检查执行的方法,北京做出的购买更多美国商品并解决一些经济结构问题的承诺,对美国来说,就是毫无意义的胜利。

本周二(2月19日),中美谈判将在华盛顿开始。据报道,到目前为止,两国已经找到了中国通过增加购买更多产品来减少对美贸易顺差的共同点,但在知识产权盗窃和北京向国内企业提供的补贴等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

不过,根据美国商会执行副总裁兼国际事务负责人Myron Brilliant的说法,即使川普的团队能够在这些方面实现其目标,也将决定于两国是否真正履行其承诺。

“没有检查执行,这笔交易就失败了,”他在北京告诉CNBC的Eunice Yoon。 “实施和执行将是两个关键要素,所以你需要实施,你需要有后续,但你需要有执行机制,以确保双方都相信这笔交易是持续和可验证的。 “

他说,如果中国不履行交易条款,执法机制可能包括对关税的“回拨”。 根据Brilliant的说法,另一个选择是让美国“根据北京对协议的执行情况,逐渐将关税从10%减少到零”。

尽管这些措施不太可能受到中方谈判代表的欢迎,但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双方谈判的一个关键点。开放更大市场准入、制止知识产权盗窃,以及执行机制,被认为是现在中美谈判的三大议题。中方承诺的购买更多商品和服务,也牵扯到如何检查执行的问题。

由于中共加入WTO之后一直拒不执行相关规则,以及最近两年屡屡对美国做出承诺又推翻,所以不管是美国政府内部还是商界和华尔街,现在都认为执行机制(enforcement)是必须而至关重要的。上个月底在华盛顿的谈判中,川普接见双方谈判代表的时候,莱特希泽说了七个enforement,其中2次是连续说了3个。

中国问题专家文昭认为,检查执行机制也是双方谈判最大的难点。他以此前中共政府已经承诺结束对国内产业进行补贴的做法为例做了说明。

此前,路透社报道引述知情人的消息,说认为这是上周北京谈判积极的进展,但是透露消息的人自己也比较悲观,因为中国政府是如何对国有企业进行补贴的,美国都掌握不清楚,所以怎么衡量中方履行了承诺很不乐观。

文昭说:“中国的问题是补贴工具怎么设计完全是由政府掌握,除了国际通用的补贴手法,如直接的现金补贴(按产品最终价格的一定比例给你现金)、退税、减征免征某些税,除了这类手法中国可以有各种变相补贴的措施,比如给企业贷款,但只收很低利息、延长偿还期,事实上也是达到了补贴目的。它可以搞个‘萝卜信贷’(一个萝卜一个坑),政府可以专门设计一个优惠贷款标准,只有它想扶植、补贴的企业符合,别人都不符合,以金融手段达到补贴目的。总之没有别的国家像中国这样全社会资源都归政府随意支配,所以想达到出口的低价、和进口替代目的,它怎么操作都行。关于取消补贴这事,美国政府真是很难检查,最后不得已恐怕还是得从产品的市场价格来判断,像反倾销调查那样,找个邻近的市场经济国家同类商品的价格做参照,如果中国产品价格低得太离谱,那肯定是存在政府补贴行为。”

中国商务部表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将于周四和周五,即2月21和22日两天访问华盛顿,继续进行部长级会谈。刘鹤将会见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

Brilliant说,本周发生的事情将是“至关重要的”。

“谈判正在升温。我认为我们正处在双方都知道问题是什么的地步。围绕一些采购问题取得了进展,中国人在市场准入自由化方面提出了一些建议,例如在金融领域服务领域,降低汽车关税 —这一切都很好 —-事实上,在知识产权执法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特别是专注于专利和版权问题。”

Brilliant的上述说法,确认了此前英文媒体报道的知情官员透露的消息和中国媒体的报道。

他还补充道,“重要的结构性问题”仍然存在差距。他说,这些包括中国迫使外国公司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以换取市场准入,北京向国内公司提供扭曲市场的补贴,以及“中国采取那些一般性工业政策,伤害美国公司—-坦率说当然是外国公司,阻止它们进入中国市场。”

根据商会这名官员的说法,虽然正在进行的美中贸易战已经扰乱了市场,并对主要的美国公司—特别是包括苹果公司 —产生了不确定性,但美国私营部门正在指望这些结构性问题得到解决。

“工商界和美国工人希望达成一项可持续的协议,这将改变我们双边关系的轨迹,”Brilliant说。

Brilliant也同时强调,美国的商界希望达成某种协议。“执行将成为这笔交易的关键组成部分,但我们需要达成协议。”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