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刊话坛】之622期新纪元周刊
【名刊话坛】之622期新纪元周刊

【名刊话坛】周强嚣张犯案 逼出第二个「王立军」(音频/视频)

转载
2019-02-26 22:16
「陕西千亿矿权案」主审法官王林清在失踪50多天后突然在央视认罪,称其举报最高法「卷宗丢失」事件系自己所为。 「千亿矿权案」背后黑幕重重,矛头直指中共最高法院长周强。该案轰动舆论,已被中南海联合调查超过一个多月却未见公布任何进展,突显此案内部斗争之激烈。分析指,最高法院在此案中嚣张的犯案程度绝不低于「薄王案」;此案 背后人物还有现任政治局常委赵乐际。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名刊话坛节目,我是心如。我们今天谈论的话题是新纪元周刊第622期封面故事栏目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周强嚣张犯案 逼出第二个「王立军」》。

﹡王林清「电视认罪」 舆论譁然

轰动舆论的「陕西千亿矿权案」被中南海联合调查超过一个多月也没公布任何进展,揭发这一案件事涉周强的主审法官王林清也「被失踪」。

2月22日,王林清突然在中共喉舌央视上「认罪」。案情的逆转引起舆论譁然,在大陆微博引起大量质疑。

北京的刘晓原律师表示,「『剧情』大反转,最高法院的法官也上央视『认罪』了。呜呼哀哉!」

广西的覃永沛律师也认为,「王林清只能选择在强权面前低头,否则就有可能被它们弄死。」

大陆维权人士高春永先生也表示,「鬼信才怪,现在的司法黑能给你编造成白的,我相信这法官(电视认罪)是迫不得已。」

﹡千亿矿权案背后博弈激烈 崔永元赵发琦再曝新料

陕西千亿矿权案,又称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起诉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案,是指2006年到2019年间,陕西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发琦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简称西勘院)之间进行了旷日持久的合同违约诉讼。因涉及价值千亿的煤矿开采权,被称为陕西千亿矿权案。

2月4日,大年三十,「陕西千亿矿权案」当事人、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在推特上发出承办这一案件的法官王林清的最新视频,呼吁海内外朋友关注中国最高法院「陕西千亿矿权案」案卷被盗事件!王林清在视频中对该案卷宗丢失发表自己的观点及质疑。

王林清在视频中说:

一、卷宗不是丢了,而是(被)人为盗取的。

二、他的同事没有胆量和能力偷卷宗,因为最高法院内有监控,正因为有监控,谁真要想偷卷宗,也会掂量来掂量去的。

三、发现卷宗不翼而飞后,去给庭领导(程新文)汇报,对方的反应令人诧异,这种案件的卷宗丢了,他却没有惊慌失措,或是有大祸临头的紧迫感和压力感,反而是镇定自若,令人产生怀疑。

四、调取监控时,只看到卷宗怎么回到了我的办公室,但卷宗怎么丢的过程却没有了。为什么这么巧,丢卷宗的时候监控就能坏了?

2月6日,赵发琦在推特上公布王林清法官上次没讲完的一段话。赵发琦还表示,王林清视频中提到的程新文、杜万华两人和周强都有着特殊关系,周强的母亲是程新文的小学老师,程新文当副庭长是周强找肖扬办的,周强来最高法院后又提程新文为庭长,周强与杜万华及杜万华的夫人胡泽君都是西南政法78级同学,且周强和胡泽君都属肖扬的门生!赵发琦因此质疑,为什么卷宗被盗能捂得这么严?有人敢偷还能不被查。

2月11日,赵发琦再次在个人推特上说,周强、杜万华、程新文至今完全是自由的,杜万华在新年期间还专门作了一首诗,表达自己心情愉悦。

2月12日,崔永元在个人推特发推文说,「陕西千亿矿权案」主审法官王林清法官最近一直没消息,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

2月18日晚,赵发琦在个人推特上发出王林清举报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举报信。这封举报信写于2018年5月15日。举报信中称,周强指示院、庭领导销毁他们干预案件的痕迹,公然盗走正在审理中的案件卷宗,并伪造了全套案卷,炮制出中国司法版「水门事件」。

崔永元2018年底开始,连续曝出周强等人「知法犯法」的重重黑幕。崔揭露,中共最高法院有「内鬼」,窃取了陕西商人赵发琦与陕西地质矿产局一桩价值千亿大案的卷宗,直指此案未审先判,来自周强的指示。

王林清在自保视频中,也讲述该案二审卷宗消失的前后经过,并详细讲述了周强干预案件的整个经过。赵发琦也透露,周强一直在操纵这个案子。

财新网披露,王林清1月3日到中共最高法露面后,被带到最高法院附近一家宾馆,接受最高法一个调查组的讯问。

1月8日,中共政法委联合纪委国监委、最高检、公安部等机构已介入调查千亿矿权案。由中共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介入这个案件已经一个多月,如今不但没有公布进展,曝料的法官王林清却长期失踪,而严重涉案的最高法周强、杜万华等三人依然是自由身,不能不令外界怀疑当局对这起案件调查的公正性,以及各派在其中的较量。

前有王立军 今有王林清

推特网友「冷眼热心」发贴评论说,前有王立军,今有王林清,都是中共政法系统干部,不相信中共的法律;都是中共的官员,不相信组织。因为他们深知中共的法律就是一个屁,中共组织就是一个邪恶的黑帮。而王立军选择相信美国,王林清则选择相信公众。在中共邪恶体制里,他们的下场是注定的悲剧。

1月31日,自由亚洲电台刊发评论文章说,王林清失联前三次发自保视频,因他深知,中国已是无法无天黑社会。中共内部因权争、分赃不均或罪行暴露而杀人灭口、泄愤、铲除对手,有专用名词描述,如「被跳楼」「被忧郁症自杀」等等。

而原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手下最得力干将王立军,作为警察头目更深谙此道,所以与薄熙来发生严重冲突后,马上潜逃美国领事馆保命,而薄熙来也毫不含糊武装包围美国领事馆要人,毫无疑问王立军一旦落入薄手,定有「高」招让其命赴黄泉。

周强背后还有更大的老虎赵乐际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文章认为,中共最高法院的千亿矿权案,其嚣张犯案的程度绝不低于薄王案。文章还表示,涉及此案的是中共顶层权势人物,不仅有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而且中共执掌中纪委的政治局常委赵乐际,就是这个案之所以纠缠十馀年的祸首。此案发轫之时赵乐际是陕西省委书记,发密函给最高法院绝无可能不经他首肯。

眼下赵乐际接掌中纪委大权,这也说明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为何愿意亲自出面为千亿矿权案干下脏活。赵乐际以及周强,可谓中共顶了天的司法人物,所以干任何脏活全敢于堂而皇之。对他们而言胆敢不服者,灭掉不过是动动嘴的事。

文章认为,现在千亿矿权案陷于舆论漩涡,或许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成为舍车马保将帅的牺牲品。

下一个「老虎」可能是周强

1月30日,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多项人事任免案,其中包括任命高憬宏为最高法院副院长。

中共最高法院这次高层人事调整,正赶上高院院长周强深陷「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疑团重重,因此备受关注。

1月8日,中共政法委联合纪委国监委、最高检、公安部等机构介入调查千亿矿权案。高院被排除出局,外界认为,显示当局并不信任周强。

此外,1月15日,涉嫌插手「陕西千亿矿权案」等多案的前中共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落马。

1月15日至16日,习近平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放重话,要求政法机关要「刀刃向内」、要「清除害群之马」。观察人士普遍解读习近平的讲话是针对周强。

另一方面,中共党媒日前披露,继赵正永被调查后,「下个老虎出现仍是大概率事件」。舆论认为,下一个「老虎」可能就是周强。

更引起外界关注的是,高院党组1月25日召开「2018年度民主生活会」,当局罕见派出中纪委副书记陈小江到场并发表讲话。

习近平2013年参加河北省委常委的「民主生活会」后,河北高层周本顺等多名官员就先后落马,外界分析,这次当局派中纪委官员出席最高法院的「民主生活会」,可能预示着高院将有高层人事地震。

外媒:赵正永胆敢对抗习近平 背后是常委赵乐际

1月18日,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节目分析前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落马背后有何祕辛。

时政评论人士高新表示,秦岭别墅违建案,现在曝光的,不仅仅是没有落实习近平批示,甚至连陕西省的常委会都没有召开;省长本人也仅仅批示一下;市长一级仅仅把相关人员叫来传达一下。在中共省级地级领导人眼中,习近平至少是个铁腕上级。而赵正永竟然把习近平的批示当耳边风,甚至表现得有恃无恐。

高新认为,赵正永敢于无视习近平的批示是因为与赵乐际的关系。他当省委副书记时,书记是赵乐际。赵乐际比他年轻六岁,但是被提到副省部级比他早很多。两人配合很好,可说是一笔写不出两个赵字。赵乐际安排了赵正永当自己的省委书记接班人。此外,秦岭和千亿矿产也许都和赵乐际家族有着千丝万缕和无法公开的关系,所以,对于习近平的指示一是不敢办,二是敢不办。

赵正永从赵乐际那里继承到省委书记的权杖之后,上有中央级的赵乐际撑起的保护伞,相信后来他在陕西的所作所为,下级无人敢于汇报,因为他的保护伞赵乐际既是组织部长,还是与他关系相当融洽的前任。这是其一。其二,2017年19大以后,赵乐际成为常委(中纪委书记),人们更是无法反映了,所以只能从某个侧面先把赵正永的违纪行为揭发出来,以引起习中央的重视。

好了,今天的名刊话坛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