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开“两会”, 多名港人赴京上访申冤。 (希望之声)
中共开“两会”, 多名港人赴京上访申冤。 (希望之声)

中共开“两会” 多名港人上访申冤

李清
2019-03-9 09:44
中共目前正在召开“两会”,多名香港人今日(9日)启程,前往北京上访。她们分别是王艳、王亚珍、陆伟萍、肖敏儿等。过去多年,她们已多次到大陆各地上访,但至今仍无果,这次难得趁“两会”“敏感”时上京,希望能引起社会关注,冤情得以解决。

中共目前正在召开“两会”,多名香港人今日(9日)启程,前往北京上访。她们分别是王艳、王亚珍、陆伟萍、肖敏儿等。过去多年,她们已多次到大陆各地上访,但至今仍无果,这次难得趁“两会敏感”时上京,希望能引起社会关注,冤情得以解决。

一年一度的中共“两会”备受关注,不少访民均会趁这个“敏感”时,赴京上访,希望借此施压,令自己的冤情得以解决。香港访民亦然。

大约下午2点,多名港人整装来到香港红勘火车站,预备启程上京。临行前,她们手持写有“冤”字的纸牌,高呼:“还我公道,依法办事 ”。到京上访的包括王艳、王亚珍、陆伟萍、肖敏儿等8人。

王亚珍:我要为被害死的先生讨回公道

王亚珍告诉本台,她这次是带病上访,目地是要为先生王文金讨回公道。

她透露,她丈夫王文金1992年到山西投资开矿,原本是独资,后被政府游说合资,之后公司被“抢”,目前由其他公司在经营。他先生状告北京法院,2006年仲裁获胜诉,勒令清算该公司,但山西当地政府不执行。王文金随后多次上访,结果2011年被山西当地抓捕入狱,之后更以诈骗罪判处11年徒刑。

王亚珍表示,先生最后被关押10个多月后释放回家,但身体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出来后,什么都不清醒,孩子都不认得,迷迷糊糊,吃饭都吃不了,话也讲不出,小孩的名字都不记得。”

不久后,王文金含冤离世,至今已5年。王亚珍表示,她一定要为先生讨回公道:“我就是说,要还他公道,判他11年,他是投资者,你判他11年,还说他是诈骗。”

王亚珍上访多年,近几年,每年都到大陆上访2次,她表示,所有政府部门对她不理不睬:“这么多年,我一直上去上访,找政府部门,找检查院、法院,我想找的都找不到,一个人都不见我,不理我。”

她透露,去年10月份去,当地法院跟她说,投资是有风险,就当做王文金来“回报祖国”:“我说,有没搞错,你把人整死,不还公道,还说回报‘祖国’,还把他抓到监狱,判他11年,还说他诈骗。”这次去的结果预知会是怎样?她说不知道,但“我什么都不怕,就是死也要给我先生讨一个公道!”

陪同、送行妈妈的王冰池表示,父亲一审判决后,父亲提二审上诉,按中共法律,照道理2个月一定要公布二审结果,就是父亲有罪还是无罪,是不是犯了诈骗罪,但至今拖了5年多,二审结果都未出:“如果它敢,就公布二审有没罪,这算什么!抓去留了半条命回来,最后死了,最后不给二审。把二审拿出来,我们公布给世人,看看它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他斥这简直是法律谋杀,投资者怎能变成诈骗犯。

陆伟萍:我要“依法办事”

93年曾在大陆投资的港人陆伟萍表示,这次到北京上访,诉求就是4个字:“依法办事。”

她透露,自己是投资商人,之后同样被“抢”,后来法院判她赢了,结果执行时,只赔偿她一小部份,其他的钱却不知所踪:“究竟是法院把执行给我的钱私吞了,最后也不知道还有的钱有没执行,也不给我。” “我要求把侵吞我们的资产还给我们,我们没其他的任何诉求 。说我们搞政治,我们搞什么政治,我要懂政治,我就不去投资。”

陆伟萍多年前曾成立港商关注组,组员有200人左右,估计中共对此非常紧张。那时一些个案件得到处理。但现在很多港商死的死,老的老。陆伟萍透露她先生也中风,说到此处,陆女士一时哽咽:“有的死了;有的年龄大了;有的被恐吓,吓的不敢去了;有的还在那边(大陆)有生意;死不死、活不活的都有,很麻烦,不管有没用,我们都要去。有的命都没有了,我先生已中风了,差不多是半个植物人,有5年了……。”

陆伟萍的案子至今拖了20多年,她说,上次上访时,法院也说处理她的案件有瑕疵,但现在就是采取拖延,“想拖死我们这帮人。”

陆伟萍93年去投资,她承认,当初投资是爱国,但没想到,国(党)不爱她:“当初投资是爱国,相信,是不是?现在我们爱国,国(党)不爱我们,有的人去了被抓,被打,被关都有,很惨!”

王艳:打断4根肋骨凶手还在“逍遥”

港人王艳告诉本台,多年前家里的土地和父亲的养老保险被“抢”,后来她上访,结果怀疑被当局请黑社会打断4根肋骨,她还被拘留多次,关黑监狱多次:“还没解决,今天去北京反应。”“ 我借北京开会的机会,再次反应。”,

她重申:“最重要,关我一年劳教,要给我公道,要赔偿,请黑社会打我,凶手要抓。”

王艳透露,她2005年上访,至今已经14年,北京、中南海、天安门,武汉、县里、省里,14年上访无数次。2015年去北京,还被非法关押23天,最后更被拒绝入境:“我们也没违法,我们几个香港人(上访)关在北京东城看守所,关了23天,后来,拒绝我入境差不多一年。”

多次上访的王艳,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但她深知这次去不一定有结果,一到北京可能被抓。但没办法,还是要去:“没有希望也要抱希望,没办法。”

她们随后乘搭火车上京,对于去了后结局会怎样,各人都表示茫然,因为,不知会是否一到北京就会被抓。

此外,根据媒体的相关报道,今次“两会”期间,北京惯常安保严密。北京的异议人士被公安强制旅游,各地政府已启动“战时机制”,控制“重点人员”及集体进京的上访者。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