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新编大家听】俞伯牙与钟子期(中)

雪莉
2019-03-9 09:34

 

收听选择128K,  音质会比较好些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故事新编大家听’节目。我是雪莉。我是东方。

上集我们讲到,俞伯牙遇到钟子期,故意考问他可知这琴的来历。钟子期洋洋洒洒,娓娓道来。伯牙见他对答如流,说的头头是道, 心里还想他这恐怕都是从书上学来,靠记忆背诵下来的学识。

伯牙又想:“就是如此,山野村夫, 也难为他了。容我再试他一试。”

不过此时伯牙已不再先前那样你我称呼了,问道:当年孔夫子在自己的房中弹琴,他的学生颜回从外面进来,觉得老师的琴声幽沉,怀疑老师心中有贪心杀戮的意思。就问孔夫子怎么回事?夫子回答说:我在弹琴,正好看到一只猫要捉老鼠,心里希望它能抓住老鼠,又担心它抓不住,因此这心里活动都呈现在琴声里了。 由此可知,这音乐入圣之理, 在于微妙。假如我现在弹琴,心中也是有所思有所想,不知道你能不能也象颜回一样的能听出来呢?

那樵夫回道:“《毛诗》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请大人操琴抚弄, 小子凭心猜度。若猜不着时,大人休要见罪。”

于是伯牙将断弦重整,沉思半晌。其意在于高山,抚琴一弄。

樵夫赞道:“美哉洋洋乎,大人之意,在高山也!”

伯牙不答。又凝神一会,将琴再鼓,其意在于流水。

樵夫又赞道:“美哉汤汤乎,志在流水!”

只这两句,道着了伯牙的心事。伯牙大惊,推琴而起,与子期重施宾主相见之礼。连呼:“失敬!失敬!石中有美玉之藏,若以衣貌取人,岂不误了天下贤士!请问先生高名雅姓?”

樵夫欠身而答:“小子姓钟,名徽,贱字子期。”

伯牙拱手道:“是钟子期先生。”

子期转问:“大人高姓?荣任何所?”

伯牙道:”下官俞瑞,被周天子拜为司乐太师之职。 因修乐谱,到得此地。 ”

子期道:“原来是伯牙大人。”

伯牙推子期坐于客位,自己主席相陪,命童子上茶。茶罢,又命童子取酒共酌。

伯牙道:“借此攀话,休嫌简慢。”

子期称:“不敢。”

二人入席饮酒。伯牙开言又问:“听先生口音是楚人了,但不知尊居何处?”

子期道:“离此不远,地名马安山集贤村,便是荒居。”

伯牙点头道:“好个集贤村。”又问:“道艺何为?”

子期道:“也就是打柴为生。”

伯牙微笑道:“子期先生,下官也不该僭言,似先生这等抱负,何不求取功名,立身于廊庙,垂名于竹帛;却混迹樵牧,与草木同朽?实是可惜了。”

子期道:“实不相瞒,子期上有年迈双亲,下无兄弟手足。采樵度日,以尽孝养父母之余年。虽然位为三公之尊,不忍易我一日之养也。”就是说,哪怕是做三公的高官,也不能换来我一天对父母的尽孝啊。

伯牙道:“如此大孝,越发难得。”二人杯酒酬酢一会。见那子期宠辱不惊,伯牙心中对他愈加爱重。又问子期:“青春多少?”

子期道:“虚度二十有七。”

伯牙道:“下官年长一旬。子期若不见弃,结为兄弟相称,不负知音契友。”

子期笑道:“大人差矣!大人乃高士名公,钟徽乃穷乡贱子,怎敢高攀,有辱俯就。”

伯牙道:“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下官碌碌风尘,得与高贤结义,实乃生平之万幸。若以富贵贫贱为嫌,我俞瑞成了什么人了!” 遂命童子重添炉火,再烛名香,就船舱中与子期顶礼八拜。

伯牙年长为兄,子期为弟。今后兄弟相称,生死不负。拜罢,又命童子取暖酒再酌。子期让伯牙上坐,伯牙从其言。换了杯箸,子期下席,兄弟相称,彼此谈心叙话。

  正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不觉月淡星稀,东方发白。船上水手都起身收拾篷索,整备开船。

子期起身告辞,伯牙捧一杯酒递与子期,把着子期的手,叹道:“贤弟,我与你相见何太迟,相别何太速!”

子期闻言,不觉泪珠滴于杯中。子期一饮而尽,斟酒回敬伯牙。二人各有眷恋不舍之意。

伯牙道:“愚兄心中难舍, 想请贤弟同行数日,不知意下如何?”

子期道:“不是小弟不欲相从。怎奈二亲年老,‘父母在,不远游。’”

伯牙道:“既是二位尊人在堂,回去告过二亲,到京都来看愚兄一看,这就是“游必有方’了。”

子期道:“恕小弟不敢轻诺,答应了贤兄,就应当践约。万一禀命于二亲,二亲不允,使仁兄悬望于数千里之外,小弟之罪更大矣。”

伯牙道:“贤弟真所谓至诚君子。也罢,明年还是我来看贤弟。”

子期道:“仁兄明岁何时到此?小弟好恭候兄台 。”

伯牙屈指道:“昨夜是中秋节,贤弟,我来仍在仲秋日。若误了时日,就是爽信,不为君子,”叫童子:“吩咐记室将钟贤弟所居地名及相会的日期,登写在记事簿上。”

子期道:“既如此,小弟来年仲秋日,准在江边侍立恭候,不敢有误。天色已明,小弟告辞了。”

伯牙道:“贤弟且住。”命童子取黄金二笏(铸金银成笏形,一枚为一笏 ),不用封帖,双手捧定道:“贤弟,些须薄礼,权为二老甘旨之费。斯文骨肉,勿得嫌轻。”

子期不敢谦让,即时收下。再拜告别,含泪出舱,伯牙直送至船头,各各洒泪而别。

   那么,第二年俞伯牙有没有再去探望钟子期呢?他们是否又再见面,重聚首,饮酒听琴共享时光呢?请您听‘俞伯牙与钟子期’下集。

好,听众朋友 ,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我是雪莉,我是东方,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

【故事新编大家听】俞伯牙与钟子期(上)

【故事新编大家听】约伯与神的故事

【故事新编大家听】俞净意公遇灶神记

【故事新编大家听】张尚书善解父子恶缘

【故事新编大家听】吕大朗还金完骨肉;吕二朗卖嫂失妻

【故事新编大家听】她曾是日本历史上最美丽女子

【故事新编大家听】法海禅师的故事

【故事新编大家听】裴休轶事

【故事新编大家听】张道陵七试赵升

 >>

更多故事请看:

故事新编大家听

来说几句


匿名
2019-03-11 15:42

票子,房子,车子,妻子,孩子,子子孙孙各种绑架无穷尽
文化,思想,信仰,道德,健康,世世代代几经洗脑已全无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