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贸易谈判可能在核心的问题上还是达不到,川普还是不愿意轻易的松口。
美中贸易谈判可能在核心的问题上还是达不到,川普还是不愿意轻易的松口。

【杰森访谈】美国贸易逆差创新高与贸易战有关么?为何美中贸易谈判迟迟签不下来?(音频/视频)

静汝
2019-03-12 17:55
中美之间贸易赤字在加大原因不是川普的贸易谈判整个思路是错的,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第一直接效应不会那么快。第二,美国经济很强盛,旺盛。第三就是中国很愚蠢的不买美国的黄豆,买巴西黄豆,硬是这么个政治需求,使得美国在黄豆的出口会减少。再一个是他们会提前出口本来应该今年3月份出口的,但在2018年的12月份就出口了,躲避高额关税。历史上中共什么协议都签,你要啥我都答应,转脸我该干啥干啥。世贸2002年签的时候,一切东西都答应,汇率放开,市场放开,什么都放开,现在17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放开,还跟2002年一样,还是国际公认的汇率操控国。明摆着,中共的信誉几乎已经进了垃圾桶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这次协议中强烈要求,你所有的承诺我怎么监督你。这事实上是一个讨论的另外一个核心的角度。不能怪美国,人家不信任你,因为你确确实实承诺的历史上都没有兑现。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杰森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美国近日公布的贸易赤字创新高这两天引来了全球各媒体的诸多不同观点的评论文章,加上美中贸易谈判迟迟不能签下协议,也引起网上各种各样的分析、推测。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旅美经济评论专家杰森博士。

记者:杰森,您好,对于美国公布的贸易逆差数字,我看网上有这样的观点,说美中贸易战是川普是为了减少贸易逆差,但未能实现。您怎么看?

杰森:对,这个数据是要解释解释,当然相关的媒体也已经做过很多分析,基本上大家都已经看出来核心的原因。为什么川普一方面在努力的说要中美贸易谈判,减少中美的贸易逆差,但是2018年中美贸易逆差又创了历史最高记录,主要有几方面的原因。就是刚才说的,很多媒体都分析到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任何一个国际贸易,这么大,特别是像制造业,决不可能是由一个政策出台就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因为毕竟厂商都是在中国设的厂,不能说是政策一出来厂家就不在中国生产了,这不可能的。所以所有的政策,包括当年签署的北美的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的自由贸易区,最开始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逐渐逐渐美国才发现工作流失到墨西哥等等这样的因素。

任何一个这种比较大的国际贸易政策,况且现在还没有协议,只是在谈判阶段,在这样的情况下,它的影响决不可能在半年就能展现出来,毕竟美中贸易战也只是去年2018年的年中才开始展开的,现在还没有达成任何协议。所以不能说这个努力本身没有起作用,或者直接造成贸易逆差可能更大。

当然这个贸易逆差变大,跟这个贸易战是有一定的关系,其中主要在两点,什么叫贸易逆差,贸易逆差就是美国这边卖给中国的东西,减去美国从中国买来的东西,对于美国来说是逆差,对于中国来说是顺差。这有个基本概念,任何国家在衡量国际贸易的时候,实际上把国际贸易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叫货物,一部分叫服务,英文货物叫goods,东西的意思,服务叫service。货物通常就是我们理解的电脑,电视,锅碗瓢盆,衣服,鞋,玩具这叫货物。服务通常指的比如说像互联网的服务,比如云记算,或者广告服务,比如谷歌它最赚钱的地方就是它的广告,你在搜索的时候它给你提供广告,这个过程也算是一种服务。另外金融服务,比如说,公司合并,美国很多银行提供这种公司合并,公司合营或者发行债券等等这样的金融服务,另外包括还有旅游、教育等等,这都叫服务。就是国际贸易有两个组成部分。

目前来看美国对于服务和货物这两方面是分开来统计的,但对于中国来说,我们都知道中国和美国之间,美国政府是出台了一个有关中美之间货物贸易逆差的数字,说2018年美国和中国之间在货物方面,不算服务,美国和中国之间的逆差,或者美国赤字是4192亿,这个基本的概念是什么?大约美国卖给中国1200亿美元的东西,而美国从中国那买来了5000多亿的产品,中间的差价就是4192亿,这个几乎是占了美国在全世界货物方面的逆差的一半。比如说全年美国在货物方面逆差大概不到9000亿,其中跟中国一个国家就有4000多亿,将近一半。换句话说,全世界跟美国做生意大概有近百个国家和地区,90多个国家地区加一块,可能刚刚能赶上中国和美国贸易逆差,这还是在货物这方面。

货物逆差在2018年美国是8900多亿,制造了美国历史最高峰,而核心的原因就是跟中国贸易逆差几乎达到近10年最高。而这个逆差一个核心原因是美国买中国的东西的量,没有降低,反而在增加,这个增加主要是跟美国国内经济特别好有直接的原因。美国历史上有这么个现象,美国的经济一旦疲软,比如进入衰退阶段,它在国外进口的东西就少了,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手上没钱了就不买东西了,它也就进口的少了。而一旦美国经济开始强劲,大家工资在增加,手里的钱多的话,它立刻开始大量的从国外买东西,为什么呢?美国整体制造业已经基本上大部分搬到国外了,所以一旦要买东西,你会发现他买的全是国外的东西,其中中国又是国际的制造中心,自然而然从中国那边进口的东西就会随着美国经济的旺盛就会增加很多。

而同时因为在贸易战的过程中,中国对美国的进口,比如特别是大豆,历史上都是买很多,几十亿近百亿的买,中国现在特意不从美国买,从巴西买,价格要的更高,从美国这边进口到中国的数量就变少了。此消彼长,美国买中国的东西,因为美国的经济好,买的越来越多,而中国这边经济不是特别好,对于美国高端的商品的需求,不是那么旺盛,同时对于农产品它又开始不买,最后造成美国和中国货物上逆差就变的非常大,就创了个历史高峰,这是我刚才谈到的第二个原因,是跟目前中美之间的贸易结构和美国经济比较旺盛,是有直接关系的。这些东西跟贸易战有关,是指着中国不买美国大豆,使得美国出口到中国的货物在减少,这是贸易有关的。

但同时也跟贸易战无关,跟美国的经济现实有关,指的美国从中国大量的购买货物。还有一个跟贸易战有点关系,就是当时大家认为川普在2019年3月1日,会把2000亿中国货物从10%的关税增加到25%的关税,所以有一个叫做抢先进出口这样的概念。把今年3月份以后的货在去年12月份,11月份都已经给美国运过来了,所以有一个超前透支的因素在里头,这一点真的是应对贸易战的一些临时举措。从这点上来说,也从数字上加强了中国往美国这边出口的数量。总结起来,大概就是这么三、四点综合原因,促成了中美之间贸易赤字在加大。这个加大的核心原因不是川普的贸易谈判整个思路是错的,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第一直接效应不会那么快。第二,美国经济很强盛,旺盛。第三就是中国很愚蠢的不买美国的黄豆,买巴西黄豆,硬是这么个政治需求,使得美国在黄豆的出口会减少。再一个是他们会提前出口本来应该今年3月份出口的,但在2018年的12月份就出口了,躲避高额关税。所有这些事情摆在一起,最后形成了这样一个数字。这个数字不说明任何问题,它是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共同促成的一个现实,跟贸易战整体的决策是没有关系的。

记者:还有分析人士认为,巨大的贸易数字会给川普带来巨大压力,会不会对目前正在进行的美中贸易谈判受到影响,比如,美国把不会更多注意力放在让中国购买更多的美国货,放松对要求中国作出结构性改变的这个初衷?

杰森:对,是有这样的说法,但是我并不觉得这个分析是站的住脚。其实中共从贸易战一开始,就一直说我们买你的东西,我买你多少多少大豆,我买你多少多少能源,订一个上万亿的大单等等。在中美谈判中,这是历史上中美贸易在过去这么几十年的过程中,这是一个循环不变的状态。美国一看,这个贸易赤字越来越厉害,不行,中国你得改变这个现实,中共那边就说好,我发几个订单去,买你的飞机,买你些能源,买你一些大豆,买你一些粮食,好了,过两年又开始回复原状了。这是中共一直从最开始就梦想着根川普也这么谈的。

但是川普认为不是这样的,中美之间贸易,对美国来说逆差赤字的话,它是结构性造成的。

记者:您为什么认为是结构性造成的?

杰森:多方面原因,其中有一个原因是美国刚才我说了,它在全球都买货物,因为它本身制造业流失到国外很厉害,但是美国为什么还是这么有钱的国家呢?美国有一点是赚钱的,是服务。刚才我说了,服务包括互联网服务,金融服务,教育旅游,包括广告等等文化这样的东西,这是美国赚钱的。美国每年在货物上的赤字,买东西上,全球赔赤字是8913亿美元,但是在服务上提供这种银行等各种服务的话,从全球赚了2703亿。

换句话说,美国是服务上赚钱,货物上赔钱。美国从德国也进口很多东西,但是德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综合赤字不那么高,原因是啥呢?德国从美国这边卖给美国很多东西,同时它又需要美国这边的IT服务,金融服务等各尖端服务。而中共那边,它的货物可以畅通无阻的运到美国,在美国所有的市场,占领所有的超市。同时对美国的很多服务,它却设置重重障碍,比如美国各种各样的金融服务,它完全拒绝之外,最近它虽然开放一些,比如美国支付系统让它进来,前提是啥?是中国已经形成了自有的支付体系,比如说微信、QQ或者掏宝,它的金融支付已经形成了之后,这时候才说你可以进来了,进来这时候美国金融行业根本就没有多少利润可图了,因为它已经被现有的市场已经充实满了。

就像前一段时间苹果想把自己的iphone pay在中国推广,发现非常非常难,因为中国老百姓几乎人人都用微信、阿里巴巴的支付系统,根本就没有空间了,这时候才开放其实已经没有意义了。同时对于有些领域,比如电信领域,完全是封闭控制的,根本就不可能进来。对于互联网的领域,谷歌当时是被一脚踢出去的,雅虎也是用各种方法没搞成功,脸书想进都进不去,谷歌现在想进去又是遇到千般阻拦。这就是一个现实,叫做结构性的问题。结构性的问题之一就是说美国允许你用货物从我这赚很多钱,同时你却把我想赚钱的服务行业挡在你的国门之外,这就是一个核心的结构性问题,这就是一个谈判的问题。美国提出中国应该降低市场准入政策,以前设立的这种市场壁垒,你得拆掉,中共这边就非常的不愿意承认,这就是我们说的一个结构性改革的问题。

当然还有其他一系列的结构性改革,包括就是有一些企业进入美国,比如苹果进入了中国,或者微软进入了中国,很多时候它也面临比如要用技术换市场这样的概念,你得公开原代码,你得要跟我合资才能办企业等等一系列的要求,使得美国企业在中国哪怕就是进去,盈利也是短暂的,因为技术被偷走了,偷走的中国合办者就另开一个公司,历史上出现了好几个这样的例子。比如风力发电系统,波士顿有个公司到中国那边,中共政府要求你必须跟我当地政府企业合办,合资。合资后成了一个企业,人家什么技术都知道了,过一段时间发现中国开始制造几乎跟它同样的产品,就是他合资的企业跟别人合资,开始生产那个产品。他去起诉,中国政府法院当然就说起诉无理由了。

所有这些过程你可以看到,这都不是你买一个大单,你多买点黄豆,多买点东西就能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其实核心的问题都是结构性问题,川普其实是看到这一点。中美贸易谈判其实不是没谈过,历史上各届总统都谈过,但是为什么中美贸易的赤字一直在增加。跟你算一个这个帐,就是说中美贸易平衡不平衡到什么份上,刚才我谈到了一点,从货物上来说,美国全球在货物上的赤字的几乎一半,是赔到中国那。中国自己公布了一个数字,它说去年2018年中国从全球贸易净赚的钱,这是中共报的数字,是3518亿美元,全球赚了3518亿美元。其中从美国赚了多少呢?从美国赚了3233亿。换句话说,全球赚的钱的92%是从美国赚的,其它的地方几乎是收支平衡,出口进口几乎是持平的。这是什么概念?如果不算美国,中国在全球贸易是不赚钱的,只有赚8%,只有大概200多亿美元。但是它现在赚了3500多亿,其中3200多亿是来自于美国,这个完全是不正常的。你可以想像,如果说世界贸易有什么不平衡,就是中美之间的贸易不平衡,它就是贸易不平衡的综述。美国这边一半的钱赔给了中国,而中国那边92%的钱赚自美国,这样的事情你能让它持续下去吗?这是不可能持续下去。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反复提了,中美贸易一直谈,中共一直想用临时的大单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其结果是贸易赤字,中美贸易平衡越来越不平衡。川普这一次核心的是想解决根本问题,就是结构性问题,就是中共必须允许美国企业和中国企业在国际上有一个平等的竞争场所。

华为这个公司,为什么可以在全球独步天下?那是因为第一,它整个开发过程是有抄袭的过程,多少Cisco的产品或者代码,它直接抄袭来。有人开玩笑说,华为当时的程控交换机,它很多内部操作系统全是从Cisco拿的,有的时候它都懒得写自己的用户手册,它直接把他用户指到Cisco网站上,Cisco(思科)公司的网站的用户手册,说你就去那儿看,跟我们的一样。几乎是完全抄袭那边。

另外包括中共本身有军队支持的从美国窃取技术,然后在民间转化,一系列的过程使得在开发的阶段速度很快,而且成本很低。另一方面,在全球推广它的网路技术的时候,一直有中共的背书。最开始的时候,非洲这些国家中共的前期是有技术建设铺路,还有一些银行帮着贷款,然后华为去帮着铺设网路的。还有一些其它地方,包括阿富汗,伊拉克这些战乱的国家,都是中共去提供一些安全服务。这在美国是不可思议的,民间企业做生意,你是你,我是我,政府是政府,不会有相应的这样一个特殊服务的。

最近中共想在全球用华为铺设5G,让华为5G在全球占领统治地位。它的做法就是非洲的国家,你没钱,我华为给你铺设网路,而且我华为从中国找来银行给你贷款,你这些国家一分钱不用出,你网路就有了,然后你只是在网路运行的过程中,你收费给银行还钱。这样的设施没有任何一个西方国家有这样的全方位的竞争的状态,这边的公司怎么可能帮你贷款呢?怎么可以帮你维护其它的基础建设措施?怎么可能跟你的官员贿赂的一蹋煳涂?因为西方这边像美国这个国家有反行贿法,任何一个公司的高管,在世界任何国家,你行贿任何一个官员,你这个公司都有可能被关闭,然后高管被进监狱的。

而中共那边在整个舖设一带一路的过程中,华为推广的过程中,它全是走的国内那种腐败道路。直接到一个国家和国家当权的人行贿,最后买通官员签成协议。马来西亚不就这样一个情况吗!跟以前马来西亚的总理……。这一切你可以看到中共在整个国际竞争的过程中,不管是它的技术偷窃,从它的全方位的金融资助和运作方式,西方公司跟它根本没法竞争。西方有一个道德约束,有一个法律约束。还有一个是国家和企业分离,互不相干的法律限制。所有这些东西,你会发现没有一个国家的企业可以跟中共代表性的企业、高竿企业竞争的。这是中美和谈的另外一个问题,你要减少你对你的企业变相的这种资助,使得你的企业有额外的竞争优势。

就说这些谈判,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如果仅仅是中共再买几个大单,这个谈判不会拖这么久,早就谈成了,去年五月就谈成了。如果川普想拿几个大单的话,去年五月份在贸易战开打之前就谈成了。为什么拖到现在?就是因为美国第一要求中共结构性改革,中共非常难答应,而且特别美国这一次要有一个监督性可执行的要求。

历史上中共什么协议都签,你要啥我都答应,转脸我该干啥干啥。世贸2002年签的时候,一切东西都答应,汇率放开,市场放开,什么都放开,现在17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放开,还跟2002年一样,还是国际公认的汇率操控国。明摆着,中共的信誉几乎已经进了垃圾桶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这次协议中强烈要求,你所有的承诺我怎么监督你。这事实上是一个讨论的另外一个核心的角度。不能怪美国,人家不信任你,因为你确确实实承诺的历史上都没有兑现。

从这方面的角度来说,目前来看压迫下买大单这样就行了,我觉得其实倒不是的。当然川普压力非常大,他的选民很多来自于农村,而农民在整个贸易战中,中共直接针对美国的农民确确实实使很多手腕,使得川普觉得2020年有这样一个压力,还有其他国内的这种……华尔街也给川普很多压力。是的,我自己以前说过,川普在什么时候会让步?这个是一个巨大的问号,全球谁都不知道。但是绝不会川普就是简简单单的让中共订几个大单就行了。

前一段时间提到了中美之间贸易和谈可能很快就会有一个协议出来,但最近这两天又有很多的消息展现出来,好像这事又很难谈了。换句话说,可能在核心的问题上还是达不到,川普还是不愿意轻易的松口。

听众朋友,今天的【杰森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说几句


匿名
2019-03-20 10:23

或许预言大师也有误算的时候。

崂山隐士
2019-03-20 15:31

这个么?怎么说好呢?:“预言大师”的套路与背景也是很复杂滴…… 但有一点,层次不够、功力不够、智慧有限的预言家,你不能武断地说他有“误算”—— 只不过是,他所触及到的影像与信息是有能力的极限的!而超出了他的境界以外的东西,是不允许他知道的,,, 所以,他认为“很真实”的东西,只不过是在他境界以外的高处还有对应的“真实景象与信息”,只不过是他的能力有限而无法探知罢了。

匿名
2019-03-19 09:34

我猜测,华为公司极有可能是中共“权贵利益集团”中某位大佬或某几个集团成员的私人产业,他们自以为富可敌国就能监控全球啦?! 天意呢?“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呀,他们完全忘记了苍天在上、茫茫天意不可违!“天灭中共,天佑中华”可不是说着玩儿的一句话啊……

皮特·张
2019-03-19 09:18

我倒是并不担心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共的“拖”字决与撒币外交手段是很蠢的行为,“党文化”的束缚与冒进使得一个个西门大官人都走入了误判与失算的尴尬局面,,,,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江湖秀才
2019-03-20 10:07

晚生今天突然感悟到杰森博士在上一期的《杰森访谈》中,在谈到2020年总统大选时而“担心”的问题!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揣摩罢了:
我在海外网上看到一个名家谈预言的视频,其实就有一位很著名的预测大师谈出了一个“2020的预言”,这个预言中明确地指出来川普的将来或多或少的会出现一些不顺利的地方,而且他竟然还具体地指出来这些麻烦来源于何处?…… 所以当我有幸看到这个预言以后,再回想起杰森博士所说的比较含蓄的话—— 我大脑瞬间就醍醐灌顶了,什么都明白。。。。。。

李梅
2019-03-18 20:26

《杰森访谈》,越看越有味儿!。。。。。。

匿名
2019-03-18 20:14

中共在外交这一块儿使用了很多的流氓手段,他们一方面紧紧封锁中南海高层层层内幕的真实资讯,另一方面又到处盗窃别国的技术资料与黑进民主自由国家安全网络机构去窃取保密文件与数据!
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到处钻别国法律空子的行为 —— 我想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有所制裁与打击的,所以我个人认为:有些事情不能光顾眼前的痛快与快活,必须要有长远的眼光与顾全大局的胸怀和胆识,只有这样—— 才能会有“精准的靶向剿匪”……

David·Bobby
2019-03-15 08:36

我与杰森博士有不同见解!虽然说美国川普总统目前在各方面都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但川普总统自上台以来—— 他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美国人民都可以见证这一点……

大陆网民
2019-03-15 08:22

感谢杰森博士对经济学专业名词“贸易顺差”、“贸易逆差”给我们来了一个通俗易懂解释与阐述!以前,当我碰到这个名词都感到很头疼的,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意思。

匿名
2019-03-13 05:52

美國給了淪陷區共匪恐怖團伙什么樣的市場準入條件(幾乎沒有限制),極權控制淪陷區的共匪恐怖團伙就應該開放同樣的市場準入條件,讓美國的法律、金融、保險、網絡、制造業有同樣的方式進入,但是共匪恐怖團伙是各類匪類和非人的聚集物,共匪恐怖團伙只想獨霸淪陷區這幫愚昧難民的民脂民膏,讓美國在淪陷區無以立足,美國才出此下策搞出貿易對等。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