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在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网络照片)

“植物人”的复活

慧光
2019-03-12 22:01
本文讲述的是在中国大陆湖南长沙铁路机务段工作的一名工人,因突发脑溢血而昏迷不醒、入院抢救的过程。面对如此严重的病人,专家、教授和院长都决定放弃了,认为没有希望了。可他妻子是一名法轮功学员,自己有绝处逢生的经历,她坚信大法的神奇能够在老伴身上展现,在她的不懈努力下,奇迹真的再现了,昏迷四十多天的老伴终于健康的走出医院。

我是中国大陆湖南人,是一名普通女性。1996年8月我幸遇法轮功,从此走上大法修炼之路。我原来一身是病,已经走到了生命尽头,是因为走入大法修炼才使我有了第二次生命。大法不仅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家。今天我就想说说我老伴经历的一件神奇的事。

我老伴原在湖南长沙的铁路机务段工作,1999年3月15日,他突然倒地人事不省,我们赶紧将他送到了铁路医院抢救。在抢救室里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好像知觉都没有了。医生检查后说是脑血栓引起的颅内出血造成的。

抢救期间,我儿子请了当地医院有名的专家、教授,包括院长也亲自会诊,但都表露出了无法挽救之意。院长对我说:“我院心脑血管的专家自己都是因为这个病成了植物人,你丈夫送来时已经超过了最佳抢救时间,还能有什么办法?”有些医生、护士也对我说:我们医院的职工得这种病的已经死了好几个了,不死也是植物人,你也得想开点儿,言外之意就是我老伴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了。

面对这些专家权威的结论和诸多的议论,我思绪万千,可一想到我本人绝处逢生的经历,我就有了信心。师父说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这种事情在法轮功学员中有很多很多,我老伴虽然自己不修炼,可他支持我修炼,也算是有缘之人,师父一定会救他、保护他。当然,这件事情本身也是对我的考验,看我在关键时刻能不能坚信大法不动摇,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的对医生说:“我一定要他活着走回家!请你们不要放弃。”

趁儿子在医院陪护时,我回家取了法轮功的主要指导书《转法轮》和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到医院,然后就在床边恭恭敬敬的读《转法轮》给老伴听,或者在老伴的耳边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同时我也在心里祈求师父救他。那段时间,只要有机会我就坚持这么做,不知为什么,我坚信在老伴身上一定会有奇迹出现!

大约过了半个月后,有一天我发现老伴的手指能动了,慢慢的脚也动了,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我清楚的意识到——他有希望了!之后他每天都有变化,渐渐的在苏醒。尽管这个过程很缓慢,但几乎每天都有进展。我提醒自己不能着急,仍然抓紧时间与老伴一起学《转法轮》。又过了十来天,他就有意识了,慢慢的能坐起来了,还能吃一点点流质食物了。又过几天他就能说话了,尽管发音听不清楚,可我能听懂他的意思。到这个时候,我就让他跟我一起读《转法轮》,我读一句,也让他跟着读一句,慢慢的他的发音也就渐渐清楚了。到四十天的时候,我跟儿子扶着他,他就可以慢慢的下床了,还能在病房里慢慢的走几步了。

看着老伴逐渐的清醒,我就每天与他交流。我对他说:“是我们师父救了你,你的生命是师父给的,你今后唯有用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做一个大法修炼人,才能对得起师父,对得起大法的慈悲救度。”老伴默默的点点头。看到他终于明白了,我的心里不知有多高兴了。

从老伴清醒的那天起,从未修炼的他,好像比以前明白了许多,在交流中我能感觉到他的心态也变了,对自己这次身体上的磨难以及周围的人和事,能够用法理去衡量了。我知道这是大法的法理启迪了他的灵魂,让他真正的苏醒了。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他的身体变化非常明显。

同一病房的几位病人,刚开始看到我每天这样做他们都不理解,有的还露出了不屑的表情。我知道他们心里会怎么想,可是我更清楚,大法修炼本来就是超常的,我又何必在乎普通人是否理解呢。看到老伴一天天在改变,到他能下地走路的时候,周围病人的态度全变了,同病房的病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有的还很虔诚的向我们借大法书看。隔壁病房有一位患心脏病的男士,将《转法轮》借去连续看了三天,还抄下了许多章节,到了第四天他就要求出院,他说“我全看明白了,我要回家修炼法轮功”。其他病房的人,也纷纷找我们要电话号码与联系方式,很多人都表示了想学法轮功的愿望。看着老伴从死亡边缘获得新生的事实,很多人都被感动了。

我老伴是三月份住进医院抢救的,五月份医院就宣判了他的“死刑”,想放弃抢救,在我的坚持下,老伴终于得以康复。我们在八月份办理了出院手续,在医院里前后住了五个月。当我陪着笑容满面、精神抖擞的老伴走出病房、走出医院时,很多医生、护士及病号都出来与我们告别,在那一刻,我情不自禁的热泪盈眶。那天我一路上是哭着走回家的,可是我心里又是无比的高兴和激动。看着老伴能稳健的走在路上,我真是心潮起伏、感概万千,我清楚的知道,是师父给了老伴第二次生命,是师父的慈悲再次降临我家,是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在人间的展现。

看着老伴自己走回家了,周围的邻居、朋友无不啧啧称奇,也无不为大法的神奇所震撼。

就在老伴刚刚恢复的时候,正赶上1999年“7.20”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也开始了,面对中共媒体铺天盖地的谎言和诬陷,我们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毫不动摇,每天坚持学法从未间断。那时候他已经能下地走路了,到了晚上,我就扶着他到楼下的球场炼功。

我俩还互相配合,用铁的事实、活生生的事例向遇到的人现身说法,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告诉人们,媒体上对法轮功的一切说辞都是骗人的谎言。当时还不知这叫“讲真相”,就是知道这么好的功法,中共却要反对、要镇压,心中特别难受。

如今我们在大法中修炼已经二十多年了,经历的神奇的事儿还有很多,今天想跟大家分享这个发生在我们身上的真实故事,只是想让那些还不明真相的人对法轮功有个正面了解,不要再受中共的蒙骗了。无论什么人,只要肯冲破阻碍,走入大法修炼,也能像我们一样受益,也能体验到大法修炼的神奇!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