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评论】某种力量左右 习近平惧怕面对川普 (音频/视频)

石涛
2019-03-13 10:32

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昨天拍两期节目拍的很晚,我也跟大家聊天说了当时的心态,有朋友留言说,哎涛哥,你岁数大,岁数大的人就要多照顾好身体,意思就是长期你掰乎呀,岁数大你就别太那么要求自己,也不会像年轻的时候如何如何了。我们二零零七年开始拍“今日点击”,现在是二零一九年,干了十二年了。其实我昨天两期跟大家分享的内容都是一个另外空间的问题,就是说人们到底相不相信除了我们人之外还有别的。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都可以理解,轮回转世很多朋友接受,对吧?你去归元寺,去白龙观,还是去雍和宫,你去拜佛拜道拜财神,你一定相信他的存在,我觉着这个很简单,相信他的存在。

 

我常说我说几十亿人,地球上没有俩一样的,为什么没有俩一样的?他是对着我们的魂魄,人们的灵魂没有俩灵魂是一样的,如果有两个是一样的话,其中有一个没有存在的价值,他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我们表面都是不一样的,而对应着我们的魂魄同样也是不一样。这就是我想说,难道在现实环境中人的魂魄是从猴里唰出来的吗?中国的古书,所有祖宗留下来的书,它都有着另外的空间、另外灵体的概念,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表面利益能解释的。

 

在我们介绍的内容中其实我也这么跟大家解释,我说首先咱们就讲了习近平,习近平从去年九月份,很有趣,我们当时八月底说出了,我说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什么东西之后,九月份开始打贸易战,大概十月初还是九月底,他就见安倍晋三,他念稿,我跟大家解释了,那个东西是有问题的;他见林郑月娥念稿,那个东西是有问题的;港澳深那大桥开幕的时候,他多一个字儿都不说,我跟大家解释,他念稿的时候他知道有毛病,他在控制自己,可是到后来他就没有了。但是到后来我们也看到他基本上就是捡了一条明目张胆的路,哈哈,捡了一条明目张胆的路,这是在他的概念中他表现非常清楚的。而我跟大家解释就是应该有东西在影响他,而且他行为是出丑的,基本上他的行为是出丑的。

 

十二月一号在会谈中,我们没太意识到,好像说是他拿出来一个小本在念,就是他们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见面的时候,上来他讲了半个小时,他是有个小本儿的。接下来就是刘鹤的五百万吨大豆,再接下来就是任正非的永生永世。我提醒大家,我说有东西在弄他们,那是我当时能够理解,有东西在弄他们,让他们故意这么说,可是他们自己控制不了,而这种表现最先表现的是表现在习近平身上,习近平有着抗争的概念,但是他一条道走到黑,那后来就没了。我们讲故事啊,刘鹤五百万吨大豆,他在那么紧张的谈判下,那么身负重任的情况下,难道中国的农业部长没有跟他交代过什么叫五百万吨大豆?肯定大家说过,要不然那数出不来,特别是他有个标志就是他先说的是五亿吨,然后改口叫五百万,他改了口说明他没有任何意识是错的。现在大家说这是笑话,是口误,我觉着很大情况下它是不可更改的,它给现在的人作为一种标志。

 

我一再跟大家讲其实跟中共一条道代表中共的人你看到他的愚笨,他的出丑,他的这种不可改变,不可理喻的这种做法,但他们做的时候却掷地有声,认为非常对。就像它这次告美国政府一样,这是两个宪政政体之间出现了直接的碰撞,在华为身上,华为的首席律师直接痛斥讲,美国政府的立法、执法跟这个陪审团,三而合一,侵害令人法律的独立性的本身的时候,他就在直接指责习近平的绝不能进行西方宪政,绝不能三权鼎立,正好在指责习近平的做法,给中国的定调是邪恶的。这是很有趣很有趣的,你别看它那么大张旗鼓,它只算自己,所以在我眼睛里,已经有某种生命,可能是正的,我只能叫正的生命,正的生命故意在现实环境中,在让中共举足轻重的人上,习近平、刘鹤、任正非、王毅,再加上华为,他们的行为让明白的人看到,这是非正常人的行为。在人的表面上极端获取自己利益的过程中,他使尽一切,你看到他的没有任何道德的约束,没有任何行为上的约束,只有利益上的约束,只要我能获得我自己的利益,我用尽所有手段,我为中心。但是他的这种我为中心,又有着背后的内涵,让我们跟他保持距离的人看到,这是一个没有一丝丝人之品质的生命,他只有完全贪欲、欲望的一个追求的胜利者、占有者。

 

跟他相对应的就是川普,而川普震惊的做法就是二月二十八号突然离座而去,跟金正恩扯崩了,那跟金正恩扯崩了,到现在谁也没说清楚,他为什么跟金正恩扯了?没人说清楚,他自己也没说,他就说,感觉起来买卖不好,买卖不好就不谈了。那感觉起来买卖不好,买卖不好就不谈了,他在哪儿感觉的不好?美国国务卿也去了,他的主要的谈判官都去了,作为金正恩的助手也到了纽约去了,最后就是两个人一铺垫怎么就一下谈崩了呢?我说的意思,川普在那一瞬间的决定,他就认为是最正确的,他没有什么太多的理由,你非得让他讲理由他一句话,我不舒服,合同要这么签我不舒服。他感受的不舒服就是他没有人的精英的这一面的理由,但结果却出现了人们看到了他的一种坚定,人们看到了他的一种原则,人们看到了他在面对包括,朝鲜就算共产党了吧,面对共产党的一切他的拒绝。所以在我眼睛里同样是一种力量在控制着他,表现出来的都是一种情感式的东西,人这边本来,他很期待要跟金正恩签成的,他不是不期待,他愿意签这东西,他不愿意签,他跑河内干嘛去?他之前在推特上那么高调干嘛呀,对吧?可是那一瞬间,在我们人的道理上,在一个生命的道理上,我们看到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而与共产党相关的生命,都做出了与他的利益第一,但实际在生命角度上,是最丑陋最曝光真相的一种选择。也正是因为川普的离去,起身而走,把习近平吓祟了。现在中美之间的贸易谈判在三月底不可能存在,而不可能存在谈不成的理由就是中国方面只想让习近平参加海湖庄园谈判时,就是签个字就完了。习近平不愿意跟川普面对面讨价还价,说明什么问题?他自卑,习近平自卑,当习近平见到川普的时候他无力抗争,习近平知道他代表的共产党的利益是龌龊的利益,他知道这份龌龊,他知道这一份是有悖于人性。他不敢跟川普之间去对垒,因为他惧怕的是川普做人的真实;第三,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他事先不定好的话,他去面对面谈的话,他要背负着中共境内所有势力对他的指责,他不想承担这份指责。所以从整体上他没有能力去面对川普,而川普的这种要求再次透显了有着另外空间的一种力量,习近平不敢面对就是出丑,那是出丑啊,对不对?那说明现在共产党推行政策的一切,都是个体不负责任而自己获得好处,都是极端邪恶的做法。所以你让我说呢,我个人感触呢就是某种力量,某种善的力量,已经在这中产生力量,就是在控制着某种事情,在控制着他们在个体的行为当中的那种行为跟言语,在曝光于世。

 

《华尔街日报》登了一篇文章,它是一个随时更新的文章。这篇文章跟我刚才开头的时候差不多,他是一种把整个最近这短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其实就是前后十天时间发生的事情,作为了一个总括,总括出来中美贸易谈判面临全新的障碍。全新的障碍就是习近平的惧怕,习近平的惧怕跟川普的真实的人性的表达,成为了非常激烈的冲突。中方不愿意在双方达成协定之前承诺首脑峰会,而首脑峰会最开始是习近平自己提出来的,对吧?所以只做签字仪式,不至于崩盘,所以他没有能力控制不崩盘,这是习近平没有能力控制,也没有能力去面对真正的崩盘,所以这是习近平的自卑。金正恩的中断会谈令中共担心,所以出现了这种局面,可能会面临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如果习近平跟川普在本月晚些时候在海湖庄园见面的话。大家知道这个说法等于是习近平完全曝光了自己的弱点,没能力面对失败就是谈判破裂,没能力抬身走开,没有能力去跟川普讨价还价,所以这个事儿要取消,那就完了,全完了。

 

一位学者说,中国部长讲习主席这又不是国事访问,您就这样去访美,还指望着川普不会让你难堪吗?这是英文翻译过来的,就是他认为川普会给他难堪的。大使也讲了,最后解决问题是他们两个人解决问题,这个我们都跟大家介绍过,所以它是一个汇总性的文章,而汇总性的文章总结出现在的中美贸易谈判的问题。峰会,就让人想到WTO,当年WTO朱镕基跟克林顿之间有过直接面对面的冲突,朱镕基什么都没拿到,所以最后回来受到指责,谈判差点完蛋。习近平二十二号出访欧洲,就是法国跟意大利,希望在这个时间里顺道到海湖庄园,原来就这么说的,《纽约时报》也是这么报的,那现在看几乎不可能,对吧?几乎不可能。

 

美国商会讲,市场波动很大,经济疲软,两国政府都面临着希望达成协议的这种压力,但是川普有着他非常独特的做法,就是在那瞬间,你让我说,一种正的力量在迫使他当时做决定,而这个决定对邪恶的力量来讲是个打击巨大的,朝鲜现在是这问题,那你看到就是美国又向朝鲜发出邀请说,我们还可以接着谈,我们还可以接着谈。很显然这一份邀请很有趣,当他说还可以接着谈的时候,那当初川普为什么不把整个谈判顺利的结束呢?当时午饭都准备好了,你就坐着一块吃顿饭,什么都不谈,你把这过程走完就完了,你就算是给金正恩留面儿了,对不对?那他当时为什么要给做成尴尬的样子?所以我自己认为,川普同样受着某种力量的驱使,受着某种力量的驱使造成他当时跟金正恩多待一分钟他都受不了,而客观的结果却成为了他表现出正的力量,我以为就是这个。如果习近平不去见他,同样就是被这一份东西给吓坏了,那习近平自己也就把自己的底牌亮了,完全亮了,习近平到美国完成协议,可能在最后谈判时让美国获得优势,因为习近平面对压力。

 

然后讲川普希望跟习近平见面,在无法敲定内容的达成协议下他们愿意,川普跟习近平个人达成,这个在川普上个星期五就是八号的时候他也这么说,刘鹤贸易谈判结束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说的,最后有些的大的事情我得跟习主席我们俩人敲定,包括一些小事,他一直是这个说法,而习近平不敢面对他,不就这么回事吗?如果把结构性改革的内容都已经交涉完了,往那一放,川普说了,我就要这个,你签吧!习近平怕他签又怕他不签,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你看,他就是这么一个在中共体制之下他表现出一个极端不负责任,极端自卑的一种生命品质。在大陆人来讲,搁谁可能都会这么干,谁也不愿担责任,没错吧?所以川普的行为促成了这一次贸易谈判本身就到这儿为止了,川普的做法跟习近平生命的做法和背后的力量,促成了整个在这一次的贸易战的过程中,七个七对完了,结束了,后头另外一回事。

 

在三月一号我就跟大家这么说,看到川普对金正恩做法时已经跟大家说了,后来朋友提醒说,涛哥,他是七月七号开始的,二零一八年七月七号正式开始贸易战,那就对了,对吧?见刘鹤,整个那个都是说要达成协议,要达成协议,但是实际习近平不敢来,而且川普还取消了这个上调关税,所以川普表达了自己的善意。上星期五川普说了,如果不是个好协议我不签;大使也说了,最终的日期没有确定,缩小了双方的差距,那都无所谓的,这么讲吧,现在是习近平祟了,你这么看就是习近平祟了,而川普要求一定面对面的压住,起身离走也是压主他。美国驻华大使馆,感觉立场非常坚定,必须有重大进程我们才召开峰会,我们没有达到这个程度,但我们的立场接近。这都无所谓了。美国的贸易代表直接讲说,川普不会接受一个糟糕的协议。所以这都是关键的。在这点上,在三月一号开始,传出来华为要状告川普政府,所以这事走绝了,习近平只敢隔山,就是不见面的胡来,不敢面对面的承诺,因为他的承诺已经一切都变成欺骗了。

 

在十二月一号他的承诺就包括结构性改革,这是最反共的纳瓦罗在第三天,就是阿根廷会议结束之后的第二天,记者采访时他明确讲,他说他没想到习近平上来就发表了长篇的演讲,而且确实承认要进行结构性改革,而今天面对的问题却是中共在这个问题上骗人了开始。在我眼睛里就是习近平同样惧怕川普会问他,哎,爷儿们,当时在阿根廷的时候你怎么说,你现在怎么这样啊?那川普会问的出来的,对吧?你现在怎么这样呢,干嘛啊,大老爷儿们说话算数不算数啊,抖什么激灵啊你?哈,对不对?跟你说,骗人的人,抖激灵的人怕这个,冠冕堂皇的人最怕。你少跟我说这个,你别给我念稿,我就问你当时你怎么说的,你现在怎么整这个?啊,你别跟我说什么形容词,我什么都不要,我就问你为什么,不就完了吗?老爷们你说句痛快话,川普他会这么做,习近平知道自己在干嘛,所以他就这样了。

 

有朋友说他这样的原因,他放不下自己的东西,我觉得他太想自己成功了,放不下自己什么东西?放不下自己人的生命心理不健康,自卑的被伤害的生命,他要有机会做主了,他要做这人类的主,他放不下这个,而他也知道,借助共产党要做人类的主的话,川普也不干,很多人都不干,我感觉是这么回事。在这个背景之下,某种正的力量,某种另外空间的正的力量,似乎在帮助着川普,在玩弄着共产党的一切这些露脸的官。大概在刘鹤说完五百万吨大豆之后,我跟大家解释过,我说现在看来,中共的官,大官,大官是指跟具体事件直接有影响的官,你看,王岐山现在连面都不露,有影响的官只要他们露面,他们就会出丑。当时我跟大家解释过,就是他出丑都是他认为做的很对的时候,他认为只能这么做的时候他出丑,所以根本不是他自己在把握自己,他们自己的做法是完全向着非人类的那种价值观、纯粹利益的价值观在倾向,而倾向的时候观看者会意识到他生命中的邪恶。

 

华为状告美国总统签署的《国防授权法案》,他是讲这个法案了,《华尔街日报》讲,这一份诉讼,代表华为要奋起反击,在美国本土采取行动,华为请了美国社会中最著名的这些宪法律师,花了大价钱请了他们,然后在美国本土美国法院,去告了美国政府。你翻翻共产党的颠覆国家政权罪,你就知道美国社会的伟大,美国政府是服务于人的,而不是管制人、领导人的,所以这个做法是极端邪恶的生命用了它邪恶的价值观,在利用了人的正常社会的环境在伤害着人,达到自己的目的,确是直接透显出中共政权的邪恶,是不是?高智晟、江天勇,你现在看的维权律师有一个算一个。所以这是很有趣的,如果你现在你还不明白在人家华为的努力下,习近平的努力下,你还不明白共产党的邪恶的话,我觉得就基本就被邪恶伤害的很重了。

 

威廉姆斯在乔治大学法学中心的演讲中说,优秀的谈判者的关键素质是知道什么时候跨过中线,然后想办法做到这一点,同时包括转身离去。是,谈判者不是谈成买卖是成功,是坚持自己的原则不丧失,那是成功了。而且他讲,没有任何去北京的计划,购买更多的什么农产品,无所谓了。中国以往执行协议不利的问题,所以呼吁制定一个执行机制,确保中共履行承诺,根据正在讨论的计划,如果出现争议的话,两国官员开会决定。而贸易代表已经说,如果双方没有在这些会议上达成一致的话,美国强行征税,所以美国占有优势。

 

其实这里面大家要明白,每逢中共在历史上要去跟敌对方签署协议的时候,是它要逃命的时候才签署协议,所以它逃命的时候签署协议是一种欺骗。美方采取这类行动,中方至少在某种情况下不得报复,这是一个很大的让步,中共担心,国内舆论谴责他们签署不平等条约。我怀疑他们在看我的节目,我真的怀疑他们在看我的节目,因为当时我跟大家解释了,他只要签署那个协议他就是丧权辱国,在中共体制之下,所以今天习近平没有任何出路,没有任何出路,他唯一的出路就是抛弃共产党,他抛弃了共产党一切都解决,他不抛弃共产党一定勒死。

 

美国大使说,中共一直采取报复的手法,这种报复的手法在持续的过程中。中美贸易代表的高级副总裁艾文说,任何机制都必须是可持续的可执行的,不能让企业重新面对关税不断提高的局面,所以它必须是一个完全Ok的;另外一面就是政府补贴,政府补贴对美国人而言,很难查证,太难了。然后这里提到中国制造二零二五,李克强根本就没有提这个问题,李克强没有提这个问题是指在舆论宣传中自甘衰败,舆论宣传中他知道不能再提了,但并不代表计划本身的实施,你看一看他们对华为的维护,那是中国制造二零二五真正的内在的心脏。

 

这篇文章当时是一个随时更新的文章,随时更新的文章现在来讲应该是更新刚刚完,随时更新的文章他在汇总着一个结果就是,中美贸易谈判出现的问题是一个全新的问题,而不是之前人们讨论的一切,所以生命的因素在其中占据着极其关键的位置。而这里面你可以看到习近平个人的生命品质,自卑、没有能力、不敢面对和他又很想达到自己自负的权力的那种称霸,交织在一起,促成了今天的场面,就是你在哪个角度看,你换一个角度看的时候,你看到的事情是非常清晰的。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