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开局不利,数据整体低迷。(网络图片)
中国经济开局不利,数据整体低迷。(网络图片)

开局不利 数据整体低迷 中国经济滑坡或日趋严重

賀景田
2019-03-14 16:34
中国经济开局不利,1~2月官方各项经济指标整体表现低迷,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下滑超过市场预期,创下17年以来最低点。外媒报道认为,最新官方数据进一步印证了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有增无减,滑坡或日趋严重。有体制内学者表示,近年来信用驱动经济的模式效率越来越低,速度越来越慢,凸显经济结构调整的迫切。

中国经济开局不利,1~2月官方各项经济指标整体表现低迷,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下滑超过市场预期,创下17年以来最低点。外媒报道认为,最新官方数据进一步印证了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有增无减,滑坡或日趋严重。有体制内学者表示,近年来信用驱动经济的模式效率越来越低,速度越来越慢,凸显经济结构调整的迫切。

中国1~2月经济数据整体低迷

3月14日(周四),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1~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3%,低于去年12月份5.7%的同比增幅,也低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5.5%,创下2002年2月以来新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8.2%,路透调查预估中值为8.1%。1~2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6.1%,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7.5%。

数据还显示,1~2月住宅销售额同比增长4.5%,远低于去年全年14.7%的增速,也低于去年12月住房销售额13.6%的同比增速。

中共官方对最新数据解读称,1~2月的经济指标一般会受中国传统新年假期移动的搅扰,对3月的指标也可能有影响。若剔除该因素作用,1~2月工业增加值增速应该是6.1%,比去年12月加快0.4个百分点。

中国经济滑坡日趋严重

《华尔街日报》报道认为,周四公布的一系列官方经济指标显示,尽管中共政府促增长举措推动投资反弹,但今年前两个月国内工业活动和房地产销售均有所降温,表明经济放缓势头并未止步,滑坡日趋严重。

路透报道认为,今年前两月,反映中国经济运行形势的工业、消费和投资数据均低位徘徊,其中工业同比增速降至17年新低,参考此前进出口数据的下滑,进一步印证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有增无减,一季度料难以摆脱下行趋势。

分析人士指,消费和房地产销售等数据反映当前需求端疲弱,恐会继续拖累生产。

华宝信托宏观分析师聂文表示,数据印证了经济处于下行过程中,上半年预计都会延续这一状况。除了投资略好于预期,出口和房地产均明显出现了负增长,需求弱的情况下经济状况向好很难。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认为,数据反映出当前需求比较弱,预计一季度经济增速可能放缓,经济增长的压力比较大。

国海证券经济学家樊磊认为,上述数据表明中国经济增速短期内将继续放缓,工业活动放缓反映了去库存和需求疲软的现状。

樊磊表示,前两月投资数据显示,去年末发力的基建稳投资开始显效,但还不明显,考虑到地方财政压力,基建重现以往20%的增速可能性甚微;而房地产投资增速尽管在前两月超预期反弹,考虑到新开工、销售等指标皆乏力,前景存疑。

海通证券的姜超和于博指出,从生产端看,3月以来,发电耗煤增速小幅回升,意味着工业生产有望短期企稳,但需求低迷拖累生产的局面短期内或仍将延续。

姜超等人认为,从需求端看,地产销售、购地、开工增速全线下滑,意味着后续地产投资仍面临较大下行风险。基建仍是短期内投资的主要支撑,但长期或受制于地方债务。而随着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的实施,盈利见底带来的制造业投资回升,才是投资企稳的真正希望。

固定投资略增 难改今年下行走势

中共体制内学者、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蔡浩表示,1~2月份的经济数据整体不如预期。

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较去年全年略有提高,但从历史经验来看,每年年初都是固定资产累计投资增速的高点。比如2017和2018年年初增速是8.9%和7.9%,到了年末,分别只有7.2%和5.9%,这表明今年的投资增速或会呈继续下滑的走势,在1月份创历史新高的天量信用投放后,预计3月会有所反弹,但低迷的走势或难改变。

蔡浩表示,消费方面,近年来消费增速的中枢值一直在下降,2018年降幅明显,支撑经济的作用在减弱,若无法有效提振内需,2019年的中枢值可能降至7.5%以下。

蔡浩认为,综合来看,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显著,虽然中美贸易谈判有所进展,新的关税暂停征收,但国内经济结构调整面临的问题越来越突出。

他说,近年来信用驱动经济的增速越来越慢,效率越来越低,若不能真正深化开展新一轮改革开放,真正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加强经济结构调整的力度,旧的驱动方式对经济发展和企业信心提振的持续性恐低于过往的经验性预期,由此带来的结果,可能是失业率的显著上升,从而威胁到社会稳定。

贸易战存不确定性 出口压力不减

中海晟融经济学家张一表示,今年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既要稳增长,又要防风险,是政策平衡的难点。

他说,从需求端看,投资和消费都略超预期,一季度企稳可能问题不大,但出口是最大的不确定性,即使中美达成协议,今年出口也面临较大压力。从供给端看,工业增加值低于预期,说明实体经济仍处于库存周期下行阶段,二季度能够企稳就不错了。

澳新银行(ANZ)经济学家王蕊(Betty Wang)称,鉴于外部需求疲软,未来数月中国工业生产可能面临更大下行压力。

她表示,美中贸易谈判结果仍存在不确定性,可能会在短期内对出口导向型制造企业带来压力。此外,中共政府最新推出的制造业减税措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奏效。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