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巴黎书展周四开幕(欧洲时报图片)
2019巴黎书展周四开幕(欧洲时报图片)

2019年巴黎书展开幕 中东国家成特邀嘉宾

唐仲宝
2019-03-16 01:04
为期四天(3月15日-3月18日)的2019年第39届巴黎书展于日前在法国首都拉开帷幕。这个每年一度的图书盛会在四天的时间里有望吸引近20万读者。据书展主办方介绍,2019年的最大特色之一是所有欧洲国家首次一同成为巴黎书展的嘉宾,中东国家阿曼苏丹国是今年书展的特邀嘉宾。

为期四天(3月15日-3月18日)的2019年第39届巴黎书展于日前在法国首都拉开帷幕。这个每年一度的图书盛会在四天的时间里有望吸引近20万读者。据书展主办方介绍,2019年的最大特色之一是所有欧洲国家首次一同成为巴黎书展的嘉宾,中东国家阿曼苏丹国是今年书展的特邀嘉宾。

欧洲所有国家首次一同成为嘉宾

据法新社报道,2019年第39届巴黎书展周四(14日)晚在南部的凡尔赛门国际展览中心拉开帷幕。2019年巴黎书展打破每年邀请一个主宾国的先例,整个欧洲来作主宾,成为今年书展的一大看点。据书展的负责人解释说,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要展示整个欧洲出版业的活力,人们可以通过欧洲各国作家的视角,更全面地了解欧洲大陆目前政治和社会领域面临的一些主要问题。

据报道,法国巴黎书展创办于1981年,与德国法兰克福书展齐名,都是欧洲最重要的几大书展之一。

与德国法兰克福书展偏重版权贸易不同,巴黎书展偏重公众参与。从1988年起,巴黎书展每年都会邀请一个主宾国,2011年起设立主宾市。主宾国和主宾市的设立,让被选国和城市的文学格外受法国人重视,历届都有力地促进了版权交易和作品的翻译、推广。作为欧洲最重要的文化活动,开放给一般大众参观,为出版商、书商、教师及图书馆员等信息交流、意见沟通的平台,也是作家举行签名会的场合。

中东国家阿曼苏丹国是今年书展的特邀嘉宾,据书展官方网站的介绍,法国与苏丹有悠久的文化交流史,同时也是对苏丹书籍在地区文化领域起到的先锋性的角色的认可,书展组织者对这个并不广为人知的中东阿拉伯国家的介绍中说,该国几十名作家,历史学家,诗人,出版商将前来巴黎书展上与公众会面,阿曼皇家交响乐团也会前来书展上演出助兴。

今年书展的特邀主宾城市是斯洛伐克的首都和最大城市布拉迪斯拉发,被认为是当代斯洛伐克最著名的作家帕维尔-维利科夫斯基将前来巴黎与读者见面,他的新书《一只在路上的狗》的法文译本刚刚出版发行。

实体书面临电子书和有声读物挑战

书展是爱书人不容错过的一个重要的约会。据介绍,法国全国书籍中心从2015年起,围绕“法国人和阅读”这一主题,每两年公布一次民意调查结果。

本次书展开幕之前,法国图书中心发布两年一度《法国人阅读》调查报告。报告显示:88%的法国民众阅读书籍。法国人表示如果有更多时间,会阅读更多书籍;在网络时代,法国人阅读依然是娱乐和发现新知识,寻求满足感的方式,73%的受访者认为都表示,阅读对是否“幸福和满足”感起到关键的作用。

报道称,今年书展上共有九大展台,继续保留深受读者喜爱的侦探小说展台,漫画展台和青年读者小说展台。报道称,漫画依然是出版界不多的几个成功抗拒危机的翘楚领域之一。

据统计,法国至今仍有大小出版社上万家,年均出版图书6-7万部,其中60%门店直销,20%读友俱乐部销售,网络销售约在10%左右。法国出版社并非都有发行权,真正可以发行的出版社都需在法国出版协会注册,总数约在300-400家上下。

但必须承认的是,书籍市场目前整体不太景气,过去的两年销售呈下降趋势,去年甚至创下了十年来最大跌幅, 2019年第一个季度的销售数据也不令人乐观,如何重振市场吸引更多的读者就成为出版界最关注的问题。

法国人与书有深厚的情感,这也是出版业兴旺的原因,但实体书是否会受到电子书籍的威胁?法国IPSOS民调公司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情况并非如此。法国人均年读书量为21本,其中17本实体书,另外4本是数码书。调查结论认为,电子书籍目前尚未形成主流,尚没有对实体书籍构成威胁。但也有另一项调查显示,除了电子书籍外,下载收听有声读物是出版面临的新挑战和机遇,有声读物的销量2018年猛涨了50%,这个趋势在2019年有增无减。但从数据上看,法国有声读物市场和美国25亿美元的庞大市场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仅有3500万欧元,但也从反面可以看到这个市场有巨大的潜力。

法国全国书籍中心主管说:“存在竞争,来自其它消遣方式。有成堆成堆的社会决定因素发挥着作用。当人们不在有阅读习惯的家庭或者职业环境中时,要阅读就需比在一种可以推动你阅读的环境中,做更大的努力。”

法国对图书出版有许多保护措施,如早在“太阳王”路易十四时代,就规定所有正式出版物必须由国家收藏至少一本,1949年更强制规定为必须送国家保存5本。1981年“单一书本定价法”规定,图书零售折扣不得高于5%,从而给小书店留下一条生路,避免这些书店被连锁大型书店、书友会和后来兴起的网店彻底挤垮。2012年,奥朗德政府将图书增值税从7%下调至5.5%,2014年政府更出台扶植独立书店的补贴计划,国家图书中心和出版社联合出资1800万欧元,帮助实体书店度过“数字化转型”危机,甚至年初政府还立法禁止网络书商“包邮”,以免读者从实体书店流失。

为了确保图书出版的品味,法国政府为书店引入冷门图书提供国家补贴,比例最高达2/3,这让纯文学作品得以在法国生存发展,每年都有大量新诗集出版——这是别国很难看见的场景。

文学批评盛行的国度

法国是文学批评盛行的国度,几乎每个电视频道都有重头书评专栏,TF3的“一本书和一天”每周播6次,TF2的“一本书”每周竟播10次,甚至议会闭路电视频道都有专门的书评栏目,收视火爆,评论深刻,互动热烈,报刊杂志上的书评更是铺天盖地。

法国作者也是普遍开博最早的一群人,他们的博客上,几乎每一个章节都有与读者很热烈细致的探讨。在法国,书评是独立于出版、发行之外的专门体系,对于作品的艺术价值、可读性和读者接受程度他们当然很关心,但作品畅销与否跟他们并无关系,相反,由于书评受关注程度高,甚至许多书店依靠书评的介绍决定进货品种和数量。写作-发行-书评界限明确,各司其责,互不干涉。

著名书评家贝尔纳.皮博(Bernard Pipeau)从业10年,与很多作家交情深厚,却从不以私废公,该赞就赞,该弹就弹。完善的体系确保了他们的独立评论,而这又使得书评在读者和销售者中极富权威性,如果书评家和栏目编导出于关系或金钱原因,对作者和作品进行不实报道或不当炒做,很容易在读者心目中留下恶劣口碑,并最终砸了自己的金字招牌。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