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制造了这个悲剧?
是谁制造了这个悲剧?

为了制造典型 女知青遭遇强加的婚姻十字架

孙凯丽
2019-03-18 18:18
她被选中作为结婚扎根的典型。然而,之后的十字架谁来背负?郝秀芝说,找不到造成这场痛苦的责任者是我所不能忍受的。

郝秀芝,女知青,她性格好强,下乡只半年就成了知青典型。她入了党,后来又做了大队副书记。

郝秀芝这个典型并不是吹出来的,她是全县第一个女子积肥员,挑着百十多斤的粪桶,肩上的皮脱了一层又一层,身上的臭味儿,熏得同屋的知青们不看着她换下衣服不让她进屋。

那年知青中刮起结婚扎根论,县里要培养一个与农民结婚的典型,便找到了她。

她并不想在农村待一辈子,可那位领导上纲上线,说这是党在考验她,是忠不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大是大非问题。他临走很严厉地说,这个典型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党需要她做这样的抉择,并且要求她在下次知青大会上就要向全县知青表态。郝秀芝矛盾极了,但一想到这是党的需要,最后还是点头了。

他们给郝秀芝介绍了个未婚夫,叫张绍文,人挺老实,可郝秀芝爱不起来。一个姑娘的终身呀,就这么凑合了,郝秀芝不甘心。她用趁年轻多干革命工作为借口,拖着不结婚。

四年过去了,知青回城走得差不多了。

一天,煤矿来县里招工,郝秀芝忍不住找到公社书记,提出要走。书记说,你不是要扎根吗?再说还有绍文,人家等了你四年,总得有良心。

郝秀芝铁心了,昂起头说,知青都走光了,也用不着我这个典型了。至于绍文,只要放我走,我立即和他结婚。

结婚与进厂,这总让人觉得有等价交换的商人味儿。不过,那时郝秀芝的确是从良心的角度嫁给绍文的。她没想到在以后的日子里,这强加给她的婚姻会像十字架一样压在她的身上。

结婚后,郝秀芝在矿上工作,绍文仍然在家种地。一年后,郝秀芝有了孩子。郝秀芝在婆家休完产假便拖着虚弱的身子将孩子抱到矿上上班。在矿上,郝秀芝又忙工作又忙孩子,吃不好睡不好,不知昏倒过多少次。每当夜深,郝秀芝就感到说不出的孤独。郝秀芝真希望绍文来帮她。可他真来矿上,不要说没工作,就是粮食也没地方供给。

孩子三岁时,绍文来了,是带着病来的。他得了肝炎,脸色黄得吓人。郝秀芝立即将他送到医院,他没有工作,更没有公费医疗,一个月过去,花尽了郝秀芝几年的积蓄。绍文不敢再在医院住下去,偷偷跑回郝秀芝的宿舍。郝秀芝拉他回医院,他苦求郝秀芝答应他在家养。怎么养?肝炎要吃好的补品,可郝秀芝百十元钱工资除去吃、穿,再为绍文看病,买高价粮,还能有多少钱为他买营养品?

整整三年郝秀芝没吃过一口肉一个鸡蛋。每星期买一点点肉算是改善伙食,她只能看着绍文和孩子吃。这些年郝秀芝全家没做过一件像样的衣服。郝秀芝那宝贝孩子最喜欢的两件衣服竟是同事的孩子穿小了送给她的。

绍文看着家徒四壁的屋子也常落泪。他说他后悔当初和郝秀芝结婚,把她坑了。

郝秀芝决心彻底解决绍文的问题。

她先找矿上请他们解决一下绍文户口问题,或给找个力所能及的工作。矿上说郝秀芝工龄不够,要二十五年才行。没有户口,工作也就无从谈起,有那么多待业青年还没工作呢。

郝秀芝只好回到插队的县,找那位让她和农民结婚的领导。这位领导离休了,他承认当年办了件愚事,可又说那是极左路线逼的,县里不找个和农民结婚的知青典型,上级追究下来吃不消。现在他没权了,只能帮郝秀芝写个条,找找现时当政的县太爷。

那位县长郝秀芝认识,是过去的县委秘书。他见条后,让郝秀芝等几天,他去找有关部门商量一下再告诉郝秀芝结果。结果是,三天后,他苦涩着脸告诉郝秀芝,有关部门翻过所有从中央到地方的文件,均没有能给绍文转成城镇户口的条文,这事无法办了。

没有任何人来承担造成这场悲剧的责任。

郝秀芝说:“痛苦我可以忍受,但我不能忍受的是找不到造成这场痛苦的责任者。”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