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炼的中国医生(网络照片)
在大法中修炼的中国医生(网络照片)

她用实际行动证实了医生的修炼之路【音频】

慧光
2019-03-22 22:14
“修炼”在中国的文化中是一个很古老的名词,过去只有在宗教中或在深山老林里才能遇到修炼的人。然而自从法轮功洪传于世之后,“修炼”就揭开了其神秘的面纱,与普通百姓有了联系,所以各行各业都有人纷纷走入修炼。本文讲述的就是一名经过现代医学培养出来的医生走入法轮功修炼之后所走过的路。

我的家在中国大陆东北的辽宁省,我是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我在医生岗位上工作了几十年,虽然工龄不短,但因我长期在内科住院部工作,经常打交道的大多都是有明确诊断后的病人,所以在工作中不需要太多的思考。也有人羡慕我,认为我的工作单纯、轻松,然而长期下来才知道后果,我的临床经验很少,尤其是对外科、皮肤科、妇产科等科系的病人,我的治疗经验几乎为零,就是内科也只是对单纯的几种病有一些经验,谈不上有多高水平。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知道在大陆的国营医院,医术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人际关系,只要人际关系搞好了,职称、评级、先进都少不了,有了这些经济效益自然就跟上来了。

1999年以前,在朋友的推荐下,我走入法轮功修炼。我的身体没有太大问题,自然不是奔着祛病健身来的。通过阅读《转法轮》和听师父讲法,大法的法理深深的打动了我。看着当前人类道德行为的低下,真可谓触目惊心,而自己一直是随波逐流,不知道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糊里糊涂的活了几十年,想想都感到后怕,因此我下决心做一名真正的修炼人,在行医中修好自己。

修炼以后,我开始用“真、善、忍”的标准指导自己的工作,对病人体贴周到、热情,很多病人都说我像他们的亲人一样,我也从不在行医过程中向病人谋取任何私利。时间长了,领导也知道了我的为人,经常将他们的亲属直接安排给我诊治。

几年前,一位亲属要开设诊所,需要各方面都精通的全科医生,就找到了我。可我对很多常见病都缺乏经验,才认识到自己的医术不行,就没敢答应。但这件事引起了我的思考,师父要求我们无论在哪个行业都要做一个好人,否则就不能算作修炼人。而我作为一名医生就一定要当一名好医生,否则空有其名,也不能达到修炼人的标准。认识到这个道理后,我就提出申请到临床科室,同时开始认真学习业务,与以往不同的是,我用大法的法理作指导,业务水平提高的非常快。比如遇到难题后,我先是简单的翻一下医书,了解一下大概情况,然后站在法理上去悟。因为修炼是以人体为基础的,法理中对人为什么会生病讲的非常透彻,我用师父的法理作指导,一下子就能抓住问题的核心和关键,从而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有些医书上没有讲到的或讲的不清楚的问题,我都能找到更准确的答案。我是学西医的,当我换一个视角重新审视西医理论的时候,不仅能使认识更加深入,有些问题还完全超越了它的认识。当然,我也将中医理论结合到行医实践中,收获就更多了。

比如最简单常见的感冒,站在西医的角度很难立刻区分出不同的类型,只能靠经验判断,用药就很难对症。如果站在中医的角度就很容易区分为“风热感冒和风寒感冒”,这样诊治的思路马上就明确了。我按照自己的思路走,很快就能找到最好的治疗方法。为了保险起见,我先在亲属身上验证,用后果然效果显著。在以后的临床实践中,证明我的治疗方案效果又好又快。经我治疗的亲属都反映说:“在其它地方需要长时间才能治愈的病人,而在你这里一、二天就好了。”

有几次我遇到了高度过敏体质的病人,这种人一般对多种药物过敏,询问时有的还刻意隐瞒,可用药后立即就会出现强烈的过敏反应。在常规抢救用药不见缓解的情况下,我会急中生“智”,找到特殊的治疗方法,而且立即见效。有的病人家属过后对我说:“以前也出现过类似的过敏反应,被送到大医院抢救都没你治的快。”

我听说有一味中药可以治疗糜烂性胃炎,就让我的一个亲属服用,服用后很快好转,胃镜复查时已经痊愈。而西医对糜烂性胃炎是很难治愈的。后来我又研发了两个中药方剂,一个是治疗肠炎;一个是治疗“帕金森病”。我的邻居患有慢性肠炎,久治不愈,我让他按我的方子服药,结果两天就明显好转,十天痊愈。一年后再见到他时,病情仍未复发。治疗帕金森病的方剂,经过我反复验证,也是一个可行的治疗方案,由此我也体验到了中医中药的博大精深。可是药监局在审核时却因我没有中医上岗证而禁止我独立配制中药,我只好停用了。

我能够根据病人的病症、体征迅速确诊并很快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业务水平提高很快。一年后我基本上能做到对常见病心中有数,对不同类型的病症能够应付自如。

然而修炼的路并非是一帆风顺的,心性的提高只有在矛盾冲突中才能体现出来,在这方面我也经历了很多。比如,有一个面部过敏的病人,我给她治疗后很快痊愈,但她却说是用“面部保护霜”治愈的,我当时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几天后当她再次过敏时,她才跟我讲了真话。

曾经服用过我配制的中药治疗的病人,有的后来知道我没有中医处方权,病治好了还跟我讲条件,让我哭笑不得。遇到这些事儿有时我的争斗心、怨恨心、报复心等执着心都出来了,当我意识到这是在考验我的心性时,就能够心态平和的去对待了。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矛盾,我都会一如既往的热情对待病人,有的病人看到后曾问我:“碰到这样不公平的事情,作为旁观者我都看不下去了,怎么就看不见你生气呢?”后来还有一个病人对我说:“过去有句话说,宁可得罪君子而不得罪小人,像你这样的医生,为人善良、和气,没有坏心眼,得罪你都没有关系。”

现在中国大陆的很多医院,医风败坏,多开药,多收钱,拖延治疗过程以达到多收钱的目的,甚至敲诈、勒索病人已经司空见惯了。有的亲属也鼓励我这样做,我只是笑了笑。我始终坚持,无论出现任何情况,我都要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不符合这个标准的绝对不动心。

由于长期坚持诚信服务,加之我的医术提高很快,治疗方法简单快速,逐渐赢得了病人的信任,也为我自己开创了很好的环境,有的病人(包括邻居)人前人后都亲切的叫我“法轮功大夫”。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