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师范大学杨济余教授发文“我言说,故我在:教师独立宣言”。(视频截图)
重庆师范大学杨济余教授发文“我言说,故我在:教师独立宣言”。(视频截图)

许章润事件激起千层浪 各界学者声援

蕭晴
2019-04-4 15:13
中共近期鼓动学生告密,致使多位敢言的大陆教师被停职。中国知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上周刚被校方停职、停课,重庆师大副教授唐云又遭学生举报后开除。中共接连对大陆学术界的整肃,引发海内外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

中共近期鼓动学生告密,致使多位敢言的大陆教师被停职。中国知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上周刚被校方停职、停课,重庆师大副教授唐云又遭学生举报后开除。中共接连对大陆学术界的整肃,引发海内外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

重庆大学教授发《教师独立宣言》力挺学术言论自由

4月1日,网络上流传着重庆师范大学杨济余教授的文章《我言说,故我在:教师独立宣言》。文章痛斥中共监控学术言论的行为是“新坑儒”、“新文革”。

文章中写道:“新『坑儒』运动或新『文革』运动已经开始了,而且来势汹汹,短期内将一发难收,这是早就意料中的事。收拾了记者、律师,现在来收拾教师,这不是什么新玩意儿。高级黑不一定是坏事,这个荒诞时代的黑色幽默笑话真多:流浪汉讲几句话就晋升为大师,大师讲几句话就贬谪为流浪汉。”

杨济余在文中表示自己胆小而心高,为了妻女的安宁,自己尽量不惹事非,“我退休十年来长期应聘多所大学教席,这饭碗如果丢了,凭我那点微薄的退休工资很难养家餬口。不少好心的朋友和领导也劝我好自为之,说凭一己之力改变不了什么。”

但他认为,恐惧也有底线,“对那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我信奉『沉默是金』;但面对思想逼迫,我信奉『沉默是狗屁』。”

最后,杨教授以托尔斯泰《我不能沉默》的结尾作为结束语:“从高级到低级的参加伤害的人们,你们都想想你们是谁,停止你们所做的事吧。停止吧,⋯⋯不是为自己,不是为个人,不是为人们,不是为了人们不再责备你们,而是为自己的灵魂,为不管你们怎样摧残都活在你们心中的上帝,我不能沉默!”

大陆学者联署声援许章润教授

同一天,8位高校校友联名发出《要求清华大学立即恢复许教授工作的声明》,并鼓励更多校友加入签名。

声明中写道:“大学是思想自由的殿堂。清华大学历来具有『自由之精神,独立之思想』,建校百余年来历经风雨,然而独立自由的精神大旗不倒,位居中国学术界、知识界的金字塔顶端。清华大学剥夺许章润教授的工作权利,不仅有违学术自由的传统,也违反了宪法和教师法。校训为『厚德载物,自强不息』,而清华大学此举委实是德寡器小,自裁不已,令清华学子和知识界、学术界扼腕叹息。”

声明还呼吁立即恢复许章润教授的工作,停止一切迫害行动,并恢复清华大学的自由独立之精神。

该声明立刻引来上百位校友签名。

此外,美国“外交政策”亦采访了多位专家学者,并报导了他们对许章润教授被停课事件的看法。

中共束缚意识形态 中国难成科技强国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教授唐纳德·克拉克(Donald Clarke)说,中国学者(和在中国的其他人一样)不享有表达想法的自由,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中共政府正在稳步加大对那些“不守规矩”的学者施压,越来越多直言不讳的人被解雇;还有一些人发现自己被禁止出版刊物,他们现有的作品已从书店和大学阅读清单中被除去。

这对中国的高等教育意味着什么?克拉克对中共在遏制知识分子自由思考的情况下,能否实现科技强国表示质疑。他说,“当中国(共)坚持要进行意识形态整合时,中国能在任何领域成为领导者吗?”

中共操控学术研究方向

耶鲁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张泰苏表示,虽然将许章润的停职和潜在的解雇,可作为中共反自由派镇压的一部分来解释,但这一评估大大低估了问题的严重程度。他认为,近期中共对学术界政治控制的升级,跨越了整个意识形态范畴,影响了几乎所有在大陆工作的社会科学家和人文学者。

张泰苏谴责了中共对学术自治的攻击。他指出,总的来说,官僚和行政实体对学术届的影响,要比过去更大和更加正式。中共利用“升职”或“在最高级国家资助的期刊上发表论文”等为诱饵,诱惑(年轻)学者不仅远离那些中共不喜欢的话题,更引导学者朝向当局喜欢的话题和立场发展,明显地加大了对学者研究的操控。

令学者噤声只是中共镇压公民社会的冰山一角

前政法大学讲师腾彪说,中共侵犯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并不是什么新闻。中共对那些偏离党路线的人进行惩罚从未犹豫过,让他们噤声、侮辱他们、并将他们投入监狱。

腾彪还说,他在2003年开始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他任教期间也担任人权律师。因为他的工作触及到了中共的禁区,所以“我从未获得晋升,获得研究经费,也未能被允许出版书籍”。

2009年,腾彪因为参加在北京举行的纪念天安门大屠杀20周年的会议,再次被停职;之后又被祕密警察绑架了三次,最终于2014年9月被解雇。

腾彪指出,近年来,持有批评意见的大陆学者,更容易被当局解雇和拘留。而中共加强对大学的限制,只是中共镇压公民社会的冰山一角。所有支持开放社会的力量,包括维权律师、持不同政见者、互联网、记者、非政府组织和地下教会,都已经受到严重压制。

因敢言身陷险境 学者赞许又担忧

原中国艺术研究院学者、旅美专栏作家吴祚来,称赞许章润教授“如此敢言,撞枪口式地顶风而上,无所畏惧”。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杰罗姆·科恩(Jerome A. Cohen)则对许章润教授的处境,表示担忧。

他说,正如腾彪所描述的那样,“失去工作”和“失去言论自由”仅仅是与中共持不同政见教授所面临的风险之一。中共的任意拘留,包括绑架,旅行限制,甚至对不同政见者的配偶和子女的报复,都可能随之而来。

来说几句


匿名
2019-04-07 02:50

这是中共邪党最后的疯狂之举!越是这样它的魔鬼原形就越加显露出来!让更多的人看清邪党的魔鬼本质!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

匿名
2019-04-04 18:40

中共控制言论,打压以致迫害敢言的良心学者,说明他们对人民觉醒已经恐惧到了极点。

匿名
2019-04-06 02:30

四个自信????一点自信都没了!!!!剩下的全是恐惧!!!!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