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评论】“学习强国”席卷中国 开启习式文化大革命 数位时代的思想控制 (音频/视频)

石涛
2019-04-10 09:28

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我记得原来跟大家在节目中提到过,我说这个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最怕的是最高指示,最高指示发表的时候呢,多晚都得出去游行去。我现在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大概晚上十点多吧,因为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灯,一到晚上七八点钟八九点钟的时候,因为黑嘛就睡觉了。我小的时候住在府右街,毛主席最高指示一出来的时候都要上府右街去游行的,敲鼓打锣打镲,叫热烈庆祝毛主席最高指示发表。我现在脑海里还记得就是通常是用这么大的纸,然后上头写着:毛主席最高指示。有的时候是用红色的纸,有人用毛笔写的,但大多是油印,毛笔写写不了几个。左邻右舍要出去游行,就我们住的地方要出去游行。对我个人来讲感觉到印象比较深的是一种折磨的,就是睡眼惺忪的,老妈就从床上给提溜下来,赶快赶快出去,穿上衣服,出去,出去游行去,这是有印象的。

 

里面一个大的背景就是家庭成分不好,对很多朋友可能这听起来就跟天方夜谭似的,就跟月亮上的事儿的,但那是真的,家庭出身不好,家庭呢是我忘了是富农啊,是小业主还是小地主,家庭出身不好,如果家里是地主的话,那叫历史反革命分子。反革命,共产党是叫革命的,你是反革命。现在有人骂说,就是反革命分子,有,个别有,不多。那现行反革命分子是被枪毙的,张志新就是现行反革命分子;你看打倒习仲勋,反动分子,反革命分子,是那么说的。像小地主,小业主这种身份的话,你已经隐隐约约被人家扣了一个帽子,你随时可以是历史反革命分子,家里害怕,怕被扣这种帽子,所以一定表现出更积极,大家品味这个概念啊。

 

我为什么这么讲?现在基本就开始回复都那个年代了,叫学习强国,基本就是文革再现,文革真实的进入了现代人的环境中,而采取的手法就是阿里巴巴的大数据,人再次回到了另外一种强迫性的疯狂的年代。那是一个闭锁的年代,现在这种疯狂的年代是一种,怎么说呢?你可以说是另类闭锁的年代,是一个完全强迫强奸式的年代。我到现在依然记得,在七六年四人帮倒台之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十年浩劫不会再回来了。再往前三反五反的时候,我就没经历过,就不记得。习近平经历过,习近平五三年出生,他九岁挨批斗,六二年,九岁开始戴高帽被批斗,十三岁进少管所,六六年,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把他抓了。所以习近平在采取完全报复性的手法,就是极端报复的手法,应该讲他是一个很懦弱的人了,可以讲这是一个极端懦弱的人变成极端反抗的人采取的手法,完全一样,他在用现在手段重复着他在九岁、十三岁被批斗整个那个时代的概念完全强加于今天现在社会上,是这么个做法,这是没错儿的。

 

我跟大家讲出这段故事,就这个说法,今天在全中国瞬间就被推广了,所以我个人的说法就是文化大革命再次回潮了。在学校的举报制度,这些文人们开始被开除,断绝粮草,对不对?让你失去工作是断绝粮草,这是真正文革的做法。斩杀所有人性的东西,利用人性的恶斩杀所有人性的东西,利用人性的这种贪婪斩杀所有的这个东西,这是纯共产党的做法,所以我才跟大家讲这段故事。说当时我印过传单,你现在可以把我印传单的那个概念,就是现在大家在学习强国里面点赞的故事。而人们印传单的多少,积分制度,就是现在的积分制度,我们一会儿跟大家分享,基本就是一样的。所以对很多人都是隔代的人,你们没经历过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它的内涵就是生命的内涵是一致的,所以是习近平说了一句方得始终,他在兑现他的承诺,方得始终,他把整体这个圈儿画完了。

 

但反过来也就表明习近平手里头没有任何新意,任何他的东西都不存在,他在复制着共产党最恶最残暴的另外的一面,邓小平的年代是糖衣炮弹的年代,毛泽东的年代是直接杀戮的年代,他现在又不以杀戮的方式出现,但是在斩杀的人们在利益上贪欲上的追求,他不杀肉身,他杀人的贪欲,而人的贪欲在现实的环境中已经成为了中国人赖以生存的就是人生之百分之百的意义,所以人们会感到巨大的压力,非常特别非常奇怪的一个年代。我自己的说法,这应该是用他的方式在把共产党这圈儿画圆了,因为现在顶到头了,没了,上下都没了。习近平与全民作对,习近平思想强奸了全体的中国人民,以强国之论的概念,以学习强国的手机应用的做法。有一个手机应用叫做学习强国,全国都在疯狂的点赞,点赞积分,我们可以作为对等,这个讨论起来它是一个对等的说法了。有两个律师在点赞推特上东西,据说是被刑拘了还是被抓了,所以你点赞任何学习强国以外的,跟学习强国的描绘对立的时候,你就是颠覆政权罪,所以现在获罪就比较容易啦,被抓也比较容易啦。

 

这篇文章原文出自于《纽约时报》,那个更长,我跟大家分享的这个是法广把它作为节选, 数字时代的思想控制,这就是《纽约时报》的说法,数字时代的思想控制,在我个人的眼睛里认为这是我们早已经在节目中跟大家分享过的,一定是这个年代。所以你看到一个说法,在逐渐消除户籍制度,城市在三百万人口以下的,消除户籍制度,为什么消除户籍制度?没有用了,他用思想用数字时代的年代,就像那个清洁工带手环是一样的,明儿以后一人发给大家一个电子手表,必须带,在你的被监控的环境中你没有带,会是犯法的,所以这是一个完全把人,把所有人,新文革时代,新奴役时代,这是真正的共产党的奴役的概念,全体中国人都被奴役,只有一个人没有,习近平,只有一个奴隶主,这是一个很典型的非常典型的年代。

 

这款手机应用是中宣部跟阿里巴巴共同开发,马云成了千古罪人,这是真正的奴役时代。新文革与新奴役时代降临中国,只有一个奴隶主习近平。中宣部会保存用户数据,但中宣部拒绝评价,阿里巴巴拒绝评价,这要看美国对它如何反应了。而中国也出现点击数据作弊的应用软件,积分跟信用,跟薪酬放在挂钩,这是完全荒谬的年代。跟薪酬放在一起的话,你给它点赞有饭吃有钱赚,反过来说学习强国可以降临到这么一个要饭的年代,就是一个完全被人们唾弃的或者说根本是一个卖身的,它要让你点,你点它你就能挣钱,是这个概念,这是一个没跟你说,极其下贱的东西,但是它完全又在迫使对方利用占便宜的心理,这是摧毁人性的。

 

《纽约时报》,学习强国,每周举行学习会,共产党利用了埋头使用学习强国的应用。在长沙市街头,一个渔具店,店主坐在那儿,在后面疯狂点赞,以提高他在应用款上的积分,虽然这样应用跟卖鱼线鱼竿鱼饵一点关系都没有,它的概念就是学习强国跟他的实际其它的东西是给栓在一起了,你点这个那个就会点赞,就是说既表现出习近平所推行的习近平思想的那种被人唾弃又急需标榜,极其自卑又急需表达极大自负的一种概念,最大限度的利用现代的工具去诱惑人们表现出就像吹气球一般的那种虚无的环境。本来没有用嘛,而利用的是人们的贪婪,人们的贪婪是只顾忌自己的东西,因为他要有积分,但是他却宣扬出来一种他自己的狂妄,所以应该讲是有点疯了,这是有点疯了的,因为人家并不是喜欢你、赞赏你的内容,而是让所有人都在有机会利用学习强国的App,从而为自己的利益上获得占有的机会,然后它反过来这成为最强大的东西,就是极其愚蠢幼稚,说不上来,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完全没用的东西,却成为了一个极其有用的东西,只能这么讲,在全国范围内要形成一种精神的食粮、精神支柱,所以它把它叫做一种洗脑的做法,但是在我眼睛里类似文革初期的最高指示,重复着毛主席最高指示。

 

姜术球, 35岁,退役军人,他有与众不同的嗜好:在“学习强国”上赚积分。这是一款专门帮助习主席及共产党的应用,类似于毛泽东的《红宝书》。姜术球每天要花几小时,浏览有关习近平的新闻,社会主义理论。他的积分名列前茅,所以这个积分的名列前茅就像我们当年印传单。我跟大家介绍过,印传单曾经出现过,举个例子就是说,当我印传单的时候,是不同颜色的纸,在家里这么大一个小桌子,上头是油滚子,油滚机器,那个用墨的,垮垮一张一张印。那时候邻居左舍有大一点的孩子在那个蜡纸上刻字,所以那个时候很多人练字的,练字是因为要写传单,所以那个年代很多人的字很好,是跟当时印传单有关系。刻蜡版,刻蜡纸,刻完之后,我自己都刻过,那东西刻不好的时候,那个蜡纸啪就给刻碎了。蜡纸就是透明纸,它能够渗下去墨,然后上头铺了一层蜡,你把蜡刻掉之后那不就是字了吗?所以是那么油滚子印。现在不是,现在都是用App,性质上完全一样,这是跟文革时的游行、传单是一个概念,这是全面回复全面回潮。

 

毛泽东的年代是一种被迫的,因为是会死人的,他的年代是一种利益,完全是一种利益。那个时候积累传单,你比如说,府右街那儿有14路公共汽车,我记得最清楚的,那个时候长安街22路还没有呢,大4路,大1路汽车那个时候还没有,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没有。新安门大街上就在北海公园那儿,9路汽车,一头到动物园,一头到胡家楼。我那个时候用军挎,现在都没了,军挎是这么大的书包,绿布的,就是军装绿布,你看那老兵抗议的,就是那种绿布,是棉布的,不是的确凉的,带个盖儿。所以能有那么一个军挎,斜着挎上,把那个传单塞里头,传单有不同颜色的,比我大的人骑个自行车,我坐在后头,然后就顺着那公共汽车的线走,见着公共汽车,抓一把传单往里扔,哈,这是真的生活啊,你看那个人头,垮,谁家里传单攒的多。一个最高指示出来之后,有着不同形式的,谁家攒的多,谁就积分,完全一样,所以习近平没有任何创新的,这是极其邪恶的做法,这是灭绝人性的。

 

数千万中国上班族、学生、公务员在使用“学习强国”,迫于政府压力。全面行动的一部分,意在加强意识形态控制并重申共产党的至高地位,毛泽东曾经那样,成为中国人生活的中心。是,纯粹是文化大革命再现,这是真正的,所以全国只有一个奴隶主,习近平。很多人接受,视为爱国,也有的认为过分狂热、负担,也是对自毛时代以来最强势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个人崇拜日益增强的又一迹象,这是真正的个人崇拜。已成为苹果下载最多的应用,官方说已突破1亿——一个令任何新闻应用制作者羡慕不已的东西。这个东西应该是一种败落跟崩溃的标志啦,因为这是文化大革命重新回来,文化大革命重新回来用了一个大数据的数据监控着每一个人,所以会促成所有有手机的人,如果你没有下载这学习强国的话,你一定会被人家知道的,这是一个每个人都会被监控,所以你就是党的异类,共产党人的异类。

 

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共产党推动的,成千上万的官员收到命令,必须使用它,要渗透到日常生活之中。是,我觉得没什么可讲的,这就是一个非常疯狂的年代,他的东西又没有用,但为什么这么做?是习近平的梦想,习近平的虚无虚荣,他真正个体的无能和自我的那种自恋的狂妄,由自卑到自负,一直到狂妄的自恋,来报复着整个中国社会,就是当年在中国出现这个场面的时候,是他习近平真正被迫害的,但他这个做法会促成他成为了真正的共产党的代理者,所以当有一天共产党崩溃的时候,所有共产党的罪恶会落在他习近平脑袋上。

 

跟大家分享一个视频,我不知道这视频是哪儿来的,是真的是假的,就是说他是不是这么宣传的,宣传教育视频《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有“文化”懂习“无我”,男人不富女人不爱,燕窝熊掌兼得,共产党厉害。这是说学习强国,四平市的:

(视频)

说实话,我个人真不知道这东西是真的是假的,如果真的是这么宣传的,那基本就是中共走向完全自我疯狂,就是自我失去生命,自我疯狂,极端自恋,学习强国已经达到了一种流浪地球的程度。因为这个年代还不是我那个年代,发传单的年代。在我评价当中我觉得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了,有车有房子挣五位数,身高一米八,所有这些女人不嫁,女人只嫁学习强国,追梦的人。我不知道彭丽媛干不干,说句难听话,真不知道彭丽媛干不干,你说这到底是嘲讽还是真的?但他说的是真的。

 

所以我看过这段之后,我觉得在七六年四人帮被打之后,几乎所有人的反思,三年伤痕文学期间,反思就是说文革不会再回来了,但是在疯狂的在劫难逃的二零一九,文革瞬间透过学习强国来到了每一个人的生活中。在这个年代里男人都不是男人,男人只能是学习强国的化身,女人只爱习大大,只能这么说,因为他们都是他的化身了嘛,你没有这个东西人家女人是不嫁的,人家女人是不爱的,这是党的宣传,这是宣传部的宣传。如果是这么干的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应该说这是迎合了习近平的话,这是一个崩溃的年代。我不知道谁搞的,这是王沪宁搞的话或者是谁搞的话,无语,这是一个无语,这是一个完全走向再度疯狂,毫无人性的年代。

 

那么我们再回到这篇文章,数字是共产党推动的,其实很多你很难说它是假的,因为有一部手机就得下载,如果任何学校企事业单位,只要他有一条规定,谁的手机上如果没有学习强国的话,要找你学习的,你的收入工资会受到限制的时候,每个人都会下载的,对吧?应用能够渗透到尽可能多的公民的日常生活中,这是肯定的。什么叫渗透日常生活中?在当年文革的时候,父母早晨六七点钟出去上班了,晚上五点钟下班,然后开始学习,学习两个小时,到七点钟,父母亲回到家八九点钟,要做饭,做完饭吃完饭,那就睡觉了,这就是一天的生活。所以那时候的人们都是非常苦闷,都是住四合院,所以你听到家家都会吵架,家家都有争吵,因为人们内心的郁闷与愤恨,无可宣泄,压抑,那种精神被强奸之后的表现,那现在可以看到再次的出现。所以我一直讲,这纯粹是习近平以极端报复跟自恋的心理出现的,那是不是他自己要求的,但现在疯狂到这个环境中。

 

学校点名侮辱得分低的学生,你看,是非常一样的,这是当年习近平曾经遭受过的。办公室举行课程,迫使进度落后的人写检查。盼着巴结党员官员的私营企业,在根据条款使用上并给得分高的人授予学习之星。这是文革了,所以谁都跑不了,全都被在监控中,所以这是马云的罪恶,这是阿里巴巴的罪恶,这是真正的罪恶,这就是我们讲这是中国制造二零二五的再现,这是新疆集中营式的这种表现在瞬间进入到整个全国,这是集中营的做法。用人单位提交当天赚的积分的截屏,政治宣传无处不在,但表示学习强国有所不同,因为政府在强迫人们使用它,惩罚落后者。关于新闻来取积分,比如说,看习近平访问法国的视频赚一分,而相关经济的小测验可以赚十分,所以这是运用了惩罚程度,运用了一切,中国人被奴役。

 

我只能说这是他报复全国人民,报复跟党走的一切人,只能讲灭绝人性,侮辱中国人的尊严、自由、公平、人的基本的道义,他的文化教养,因为你可以什么都不学习,但你必须学习习近平,就人存在的整个三百六十五度的全方位都被侮辱了,你的上学,你的知识,你的精英,你的一切都被侮辱了。掌权后领导言论自由遭受打压,数十人被限制自由,多次谈他所谓的有必要防范网络威胁,如不掌握数字媒体,共产党会失去一切,所以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他今天就采取了真正的概念是他的概念。有一个名为《习近平时间》的电视连续剧,还有关于他的中国梦的整个话题,有他每天推送的最新的演讲中的摘录金句,习近平金句就是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完全一样的。

 

《纽约时报》说,并不是所有人有热情,工人学校很多人抱怨说他们评分低遭到老板威胁,如果他不更新的话,被扣工资扣奖金,甚至遭受惩罚,这是种什么现象?一位用户说,我的天,现在的党是怎么了?党从来没变,党一点问题都没有,文革再现,所有这些人没经历过那个年代,现在的年龄,五十岁往下的全都没经历过,真正的文革瞬间回到中国,他要愚弄全国人民。这是完完全全的文化大革命,五十岁以下的人没印象,他的年龄的人印象比较深,他的年龄的人就是当年文革的主力,打杀老师的过程,同时是上山下乡的主力,我相信刻骨铭心的应该是王岐山,就是这个年代这些人是真正刻骨铭心的。如果说大家还差一点的话就是跳广场舞的人,但是要在六十岁左右,六十岁左右的人最清楚,五九年出生到了六九年他十岁,基本就知道了,那是文革的高峰,所以五十五岁往上有一些记忆,五十五岁往下都没有记忆。

 

应用强国截图下载量最大,用毛泽东时代之后中共通常会用避免的方式,侵害中国人民公民的私人生活,而这款应用让他的信息很难被忽视,看一篇文章,观看一段视频至少三分钟才能得分,他是强行的,他自己知道没有市场的。我以为习近平在其中呢能够看到这些东西是一种快乐,我跟大家介绍过,他的现在的概念基本就像《蝙蝠侠》当中的小丑,第二集小丑那个角色,他没有任何目的,他只看到人们被伤害时的那一份欢乐,他自我的满足,这是极其疯狂的。所以在那个小丑的概念当中呢,所有黑社会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也可以这么说,他同样不在得失中,他真正是在一种无我中。但是呢当他跟中共合在一起的时候,共产党会抽掉他所有的精华,他会达到一种忘我的境界,他非常满足,他非常快乐,而且他认为做了一件很大的事,整个国家任他蹂躏,整个人民任他蹂躏。但他一切都绑在共产党身上,这是我一再讲过的,就是说妲己满足纣王的淫荡,是为了把纣王吞掉,而纣王却以为他是最伟大的君王,最伟大的男人,非常一样。

 

澳大利亚的一个人说,你无法把注意力从上面转开,这是一种数字监控,他将数字独裁者带入到一个真实的全新的高度。是,我们节目中早给大家讲过了,一定是这样的,所以全中国人民被奴役啦。中宣部跟阿里巴巴开发的在苹果跟安卓可以下载,我不知道美国会有什么动作啊。不清楚政府对他的用户追踪有多么密切,但是用户提供了手机号码来注册,开通视频会议和聊天功能需要提供身份证的号码。那基本就全完了,所以这是一现代的户口本,当今现代的户口本,所以为什么还要户籍制度?他把整个中国统一了,把中国人统一了,统一关在一个监狱里。应用作弊行业蓬勃发展,有人做的非常的有声有色,有一个人在作弊广告软件列出了联系的方式,接受采访时说,一千多个客户中很多人认为应用是老板强加的,怕遭到报复,就是说他可以随意点击。政府采取措施调查作弊行为,会惩罚的,抓了一个人,90块钱价格出售作弊软件,哈,官方说这给予大量的好评,这都不用讲了。

 

这种作弊的软件就像我们原来曾经跟大家介绍过,很多一些自媒体的人哈,说那个视频就是一百万还是两百万观看,我跟大家解释过,用被共产党洗脑后的方式,同样采取偷抢骗的概念,去进行反共,来获得自己利益的人,你是共产党生命体制当中的小丑,它是活的,它完全知道你在干嘛。有人说小骂大帮忙什么这个那个的,这都是表面的说法,当你的思想你的生命意识被共产党控制的时候,你是个被侮辱被羞辱其中的一个欲望的满足者。

 

我们来到了共产党崩溃的最后时刻,完全最后时刻,习近平个人代表了共产党的全部,他的做法将承担共产党一切的罪恶,在共产党崩溃的时候。所以人永远是被控制的,这个确实我也没有想到,这前后的时间是非常块的。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