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创始人任正非 AP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 AP

福兮祸兮?任正非入选《时代》百人 华为难消除西方疑虑

董筱然
2019-04-19 00:04
随着华为首席财政官孟晚舟在加拿大的被捕以及华为5G战略在全球逐步遭到围堵之际,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也从低调的幕后走到台前积极的接受媒体的访问。近日,美国《时代》周刊和《洛杉矶时报》都对任正非进行了报导,尽管报导中对任正非本人和华为公司的运营有详尽的介绍,但仍无法消除西方国家对华为的戒备,因为这家自称私人企业的科技公司,无法撇清与中共当局的关系。

中国科技企业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被美国《时代》周刊选入今年度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位人物。近日,美国《时代》周刊和《洛杉矶时报》都对任正非进行了报导,尽管报导中对任正非本人和华为公司的运营都有介绍,但仍无法消除西方国家对华为的戒备,因为这家自称私人企业的科技公司,无法撇清与中共当局的关系。

身为一家饱受争议的中国科技企业创始人,任正非被选为美国《时代》杂志中百名年度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尽管一些舆论可能认为这种影响并不是积极的,但还是可以被列入候选范围。因为这正是《时代》的标准:当选者应该在本年度对新闻与人们生活的影响最大,不管这种影响是好还是坏。

任正非所创立的华为公司因“五眼联盟”以及5G、间谍等名词成为西方主流媒体的头条。这家在上世纪80年代创立的公司,一直保持低调,无论是在媒体曝光率上还是公司内部运作和股权结构上。

他的大女儿孟晚舟因涉嫌银行欺诈,洗钱和妨碍司法公正被加拿大当局逮捕,美国正在寻求引渡。一个“普通”中国公民的抓捕,牵动中共外交部、国安部以及中共驻加拿大领馆联合施压,中共国安还将两名在中国的加拿大公民逮捕,由此展开人质外交。于是2018年底,全球的政治问题中,起码有一个问题是关于华为的。

《时代》周刊说,华为因其影响力成为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科技冷战中关键问题。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因华为与中共的关系过近而对国内基础设施禁用新的华为技术。

尽管这种影响对于华为,中共当局并不是积极的,但全世界的确开始从孟晚舟被捕、川普习近平敲定中美贸易“停火”协议那天了解华为和任正非。

《洛杉矶时报》近日发表题为《华为背后的人》的长篇报导,采访了任正非本人和多位曾在华为公司工作的中国人和外国人,也详细介绍了任正非的个人背景和华为的运作内幕。

报导说,贵州农村出身的任正非,曾在负责情报工作的中共军队总参三部下属部门工作,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深圳创建了华为公司,而最早投资华为的五个投资者,目前都已无法查询。该公司神秘的股权结构,是造成外界疑虑的原因之一。这个自称为私营企业的科技公司,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股权由华为公司十多万员工持有。

报导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中国大陆那样的环境下,一个小型公司最终会发展到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销售商和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之一,在170个国家拥有188000名员工。

华盛顿方面认为,华为实际上是中共政府一手打造出来的,它的成功是基于任正非与中共军队内部情报部门的密切联系。尽管华为否认了这一点。

美国人早前并没有听过华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从1987年创建以后,对外保密工作进行的相当到位,以至于人们认为他很神秘。

孟晚舟事件以及西方一些国家拒绝5G的进入,让华为努力展示公司的透明度,但其中大部分公司历史仍然模糊不清,其可信度已经被争议所包围。

美国时政评论人士横河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即使在中国,华为的股权结构也极不寻常。

“其实是非常可疑的,作为一个私营企业,它完全可以拿给国际上那些知名机构看一下,作出证明,但它从来不拿出来。任正非自己只有1%多的股权,其他是华为的工会掌握,这怎么可能,所以令人怀疑。”

《洛杉矶时报》的报导说,在过去几年,华为公司投入公司收入的14%和全部人力的45%开发和5G相关的技术,并在去年取得了比其他公司多得多的专利,这使得华为公司具有领先的技术优势。

虽然任正非和华为公司再三保证,但许多国家对安全方面的担忧并未减少。5G网络最重要的是通信软件,而软件需要经常更新和添加补贴,因此各国必须从长远眼光来考虑网络和信息安全问题。

美国陆军退役军官肖理表示,如果采用华为公司的设备,信息安全危险非常明显。

“比较核心的一点是,只要用了华为公司的设备,即使不更新硬件,软件也要不停更新,那么你的安全就有疑问了。”

任正非公开表示,华为公司不会为任何国家和组织搜集情报,如果中共当局有这样的要求,华为公司将会拒绝,而且华为也有能力拒绝。但在中国,国家权力机构可以取代公司规则。横河认为,任何熟悉中国事务的人都知道,这在中国是不可能的。

按照中共国家情报法的规定,任何中国公民和机构,都必须支持、协助国家情报工作,也必须与国家情报机关合作。

2017年法国媒体报导说,由华为提供网络设备的非洲联盟办公大楼,被发现之前五年不间断地向中国输送非盟的各种数据。虽然无法证明这是华为的有意为之,但却凸显华为网络和通信设备的安全漏洞。

肖先生表示,从去年底开始华为公司成为国际舆论的焦点,华为也展开了一系列的危机公关,

“一个策略就是包装任正非,包括他获奖,包括他接受西方媒体采访,包装他成为一个非常成功的私营企业老板。这是一个系列策略。”

去年,华为公司的营业额高达1050亿美元,比2005年增长了十倍。《洛杉矶时报》的报导说,虽然外界并未发现华为公司窃取情报的直接证据,但华为与中共军方和政府的关系,难以让外国安心。

横河认为,华为公司带来的争议,焦点不在华为公司本身,而在于中美两国的大国角力。

“华为就是因为是中国公司,他的事情超出了一般公司的范围。因为它不可能摆脱中共的控制,也就是说,华为的问题在于背后的中共。现在美中关系方面,美国把中共当成了对手,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所谓竞争者。”

美国时代周刊今年的百大人物中,任正非入选其中,时代给出的理由也是:“华为的地缘战略势力,令他置身美中科技冷战的中心点”。

《洛杉矶时报》援引美国前国务院官员兼高级副总裁兼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技术政策项目主任詹姆斯·刘易斯说:“任正非走出了军事和商业之间界限模糊的时代。” “他能够与中国(中共)政府建立联系以使其发挥作用。 如果不是中国(中共)政府的支持,就不会有华为。”

该报对华为员工和与之开展业务的公司的访谈揭示了一种普遍的看法,即中共政府已将情报人员安置在华为全球各地的办事处,并且通常会对对话进行监控。

“国家希望使用华为,如果有需要可以使用它,”华为深圳的工作人员说。 “每个人都必须倾听当局的声音。 每个人。 每个公司和每个人,你都不能谈论它。 你不能说你不喜欢它。 那就是中国的现状。“

来说几句


Kingsward
2019-04-19 00:54

任正非能否回答,为什么他在为其公司设立党委做辩解时,必须遵守中共的公司法又能成为辩解的理由。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