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人一定要头脑清楚,你要知道你在做什么,你要为你的家人,为你自己的承诺负责。
海外华人一定要头脑清楚,你要知道你在做什么,你要为你的家人,为你自己的承诺负责。

【杰森访谈】美华裔因触犯美法律被解职、起诉、判刑 谁伤害了谁?(音频/视频)

静汝
2019-04-28 19:42
有的华人说我不关心政治,然后带着中共脑子灌的一套在美国生活,往往会出这样的事情,他认为中共那一套理就是走遍天下都不错的理,完全不接触西方社会的运作方法,就会出这事。美国入国籍的时候,你是要宣示效忠美国,效忠美国国籍的。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也应该对这誓言有一定的承诺。另外中共利用海外华人,甚至用他们(中共)的行为伤害华人,这是他们从来不会考虑顾忌的。

杰森博士非常感谢网友、听众朋友对这个栏目的关注和支持。为了更好的和网友、听众进行互动,杰森博士新开了推特。杰森博士的推特是 杰森博士@jasonboshi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杰森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最近海外媒体曝出了多起在美国的华裔、学者因违反美国法律或规定等而被解职、有的以从事经济间谍活动、或违反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等被美国司法部门起诉,有的面临判刑。这类事情曝光后在网上引起了海外华人的高度关注,同时也引起了很多华人对这类事情为什么会发生的思考。作为华人,特别是海外华裔,应该怎么看待这类事情?在今年的【杰森访谈】节目里,我们就请本栏目嘉宾、旅美经济评论专家杰森博士来谈谈他的看法。

记者:杰森您好,我看到27号最新报道说,根据美国的调查,中共利用在美国很多高科技公司和研究机构任职的华人,包括入了美国籍和退休在美国生活的华裔,以利益为诱饵,使他们不顾美国法律,背着美国为中共做事,甚至盗窃美国的技术等。网上的议论很多。您怎么看这类事情?

杰森:其实这种情况一般可以说两类,一类是比较蠢,一类是比较贪财,有可能有的时候是两种情况都有的。当然我们首先得回顾一下这个事情,美国这样做的法律基础。事实上美国有个法律,我觉得是一个聪明的法律,这个法律叫做“外国代理人注册法”。这是什么意思呢?美国因为是个法律国家,很多法律特别是这种刑事犯罪的法律,通常你要证明一个人有罪,司法成本非常非常高。要定一个人有罪的话,你有任何的借口这个人都不能给他定罪,除非是毫无怀疑的这个人犯罪了,才能定罪,就是把定罪的标竿立的非常高。

记者:之前我也看到过这样的报道,说西方国家的法律在起诉一个人有没有犯罪,是从先假设无罪开始……

杰森:对,先假设无罪,然后要起诉他有罪的时候要证据充分到无庸置疑的这种情况,才可能给这个人定罪,有的时候很多事情司法成本就非常高,特别是像这种帮着另外一个国家做一些事情,比如最近前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一个女经理,她实际上做的很多事情,某种程度上讲,很难把她定成一个间谍罪这样的概念。因为那个要在起诉的过程中,司法标竿是非常高的,你要证明她是偷了美国的政府机密,又是有意去做,而做的过程中受授就是中共等等一系列的证据才能把她起诉成一个间谍罪,所以整个司法成本非常高。

但是这个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案就把整个有关这个中间人的定罪标准定的非常低。他这个法律非常简单,就说你可以去跟任何的外国政府去做事情,没问题,但是前提是你要是给外国政府去做事的话,你得要美国这注册,你说我是比如说中国政府在美国的一个代理人,因为代理人的意思就是说我要为这个政府做事,你可以这么注册,但是你要是不注册,那就是犯罪。你要是不注册,但是你为另外一个国家政府做事,不管你做的事性质是啥,哪怕你拿的都不是机密,他也可以起诉你说你没有注册。这个如果定罪的话,可以上至判刑十年,所以这个罪有的时候还是挺大的。

历史上这个罪用很少,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我发现美国对于给中共做事情的人,开始用这些了。通常是对于一些人,他不能明确的有很足的证据证明这个人百分之百是个间谍的话,他基本上都是以这个起诉。因为这个起诉的司法成本非常低。

比如说这个女经理林英(音译,Ying Lin),她违背了这个法案,只要证明她在给某一个外国政府做事,同时也没在美国注册,就可以定她的罪。那个女经就是以这种方式定的罪。她做的事通常就是比如给联合国的一些中共官员转交一些包裹,比如这个包裹,中共的官员不想经过美国X光扫描仪去扫,不想人看包里有啥东西,她就帮这个人,偷偷的绕过X光拿过去。整个过程你说她是间谍罪,这非常难定,因为整个过程她可以用任何理由解释这个行为,她说我给朋友帮忙,或者说我只是违背了一个regulation,正常的操作过程,最多是在工作上给我记个过,你不能说我犯罪,就是她可以用各种理由把刑事犯罪这样的责任推掉。但是不是用间谍罪起诉,而是用未注册外国代理人这样的法律起诉,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政府要证明一点,证明你在有意的帮着中国政府做事,这个就很好证明,因为不管你做什么,毕竟联合国中共官员,包裹也不是中共官员自己的,所以不是你跟他私交,你一定是给他背后的机构就是中国政府中共在做事。整个过程中他不用证明你这个事是不是偷运了什么国家机密,也不用证明你是不是在中间得利,他都不用证明,只要你最终做了这一点,他就可以起诉你。这个法律就使得很多历史上类似很难用间谍罪起诉的人,都可以在这个法律下起诉。

特别让人注意的是最近美国政府在反复用这个法律。这也就是为什么前一段时间,中兴把自己美国机构注册成外国政府代理人,因为中兴是属于国家拥有股份的企业,美国也要求新华社、CCTV这些机构,也都得在美国注册成外国代理人。某种程度上讲注册后有个约束。

其实我主要是想说三点,三种可能性。就是说中美之间的关系,目前已经是非常明确了,原来中美之间的关系叫做竞争合作,几年之前历史上美国政府都是说跟中共合作,但是在个别领域有所竞争。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基本上逐渐逐渐的美国国策已经把中共代表政府,已经变成了一个叫潜在的竞争对手,是有一些敌对因素在的。而且特别是把中共方方面面的窃取美国技术各方面,放在了FBI的很多工作的重中之重的这个方向上。这就是为什么最近连着抓了几个以间谍罪起诉、以偷窃美国技术这样的罪起诉的在美国的华裔,如果真的罪名成立,可以判二三十年的罪。

如果以外国代理人未注册的方式起诉,可以判最高十年的罪,个别的情况下,很难具体定罪的情况下,他也会联系你相关的工作的单位,如果发现你在中国那边也在做一些帮中共的事,但是不在美国做,比如千人(计划)学者,或者长江学者类似像这样的千人计划里这样的,你是属于在美国有个职位,同时在中国那边兼一个职,但是在中国你具体做了什么事,美国这边不是特别清楚,所以他也不能起诉你间谍罪,也不能起诉你外国代理人罪,但是他就把这个讯息通报给你所在的单位。

比如最近美国特别重要的一个癌症研究中心,在休斯顿的一个MD Anderson研究中心,里头有很多中国的研究人员,最近联邦政府就把他们调查的中间的几个人,具体有五个人给学校通报,这个学校基本上对这五个人辞职的辞职,开除的开除。因为美国的法律很难顾及你,这时候就变成了机关单位觉得你兼职本身可能是违背很多单位的要求。单位一般都不同意自己的研究人员在外边兼职,如果你在外面兼职还牟利,这完全可以成为单位开除你的理由,这是第三个级别的这种惩罚介入。这种事最近在美国出现很多,这全都是美国最近基本国策调整之后的具体的一些做法。

美国通常是个法治国家,他做的每件事情,基本上都是合法合规的。前两个事可以用间谍罪或者偷窃技术罪来起诉,这就判得非常重。如果很难那样起诉的话,他也有相应的法律,比如外国代理人注册,这个判的就不是那么重,最高十年,但是也是非常可怕的罪。这也不行的话,他也会把调查你的一些报告给你所在单位通报,如果你真的违背了所在单位的规章制度,你可能也面临开除。这一系列的作法,他是想堵住中共在过去十几年钻的这个漏洞。

中共过去十几年几乎是使用了一切他能使用的资源,在从美国窃取技术。比如前面判偷窃技术这样的人,很多都原来是美国这边的大公司,包括一些重要的军事公司或者包括波音公司这样高技术公司的员工工程师,它(中共)看你退休了,要求你把一些重要的技术交给中共那边。它(中共)当然会给一些经济利益,像这种人有的时候为了一些小利来出卖整个技术,但他没有想到这个小利会把他下半生都放在监狱里。

有的人特别像最近(前)中国国际航空公司这个女经理,她获得的利益是非常非常有限的,比如中领馆让自己的工程队给她的房子做点装修,不用花钱,或者花很少的钱。其实这种钱有多少呢,几千美元,上万美元,顶到头了。换句话说我觉得她做的很多事情,很可能并不一定是为了利益,她很可能是有一种跟中共的那种理不清的情节,爱国爱党混到一块,自己已经入了美国国籍了,但还觉得自己是中共的人,帮着中共偷东西,你可以感觉这就是有一点傻,或者说是被洗脑,被洗的非常严重的人。

另外那种像长江学者、千人计划这样的人,他通常也是利益,两边名利两边都想拿,两边都不想丢,美国中国那边,海外海内都想占利益。所有这些人都有漏洞可钻。中共就钻一切漏洞,希望把美国已有的技术偷到中国,中国自己把这个叫做“弯道超车‘,其实就是强取豪夺。美国自己计算说,中共窃取的技术每年造成美国的直接经济损失是三千亿到六千亿美元,是巨大庞大的数字。所以美国现在想非常坚决地要堵住这个漏洞。而在研究机构的华人基本上首当其冲的特别是跟国内有联系的成为调查的对象。

而相应的一些中国的学者到美国来开会,他也在调查的范围之内。所以为什么有的时候,中国的很多学者说我的签证被check了,不是被拒,他就说要调查你,往往这一调查就调查两三个月,基本上把你的背景各方面都要跟踪调查一下。实际上是给在中国的中国研究人员和在美国的华裔都带来了很多的生活的不便。

当然这个过程中,在我看来一方面中国华裔的一些人员,他们行为不检点,使得华裔整体来说在美国进入了一个名誉受损的状态。另一方面,中共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你一旦出事它绝不会为你站台。你关很多年,他也不会给你请律师给你辩护。基本上很多人这一折腾就整个破产,一辈子奋斗的财富请律师、打官司、进监狱、赔钱等各个方面基本上也都折腾完了。

记者:那落到这种结局您怎么看?

杰森:我的感觉很不值,很多中国在这边的华裔,他一辈子做学问,几乎说我不关心政治。但事实上他做的很多事,因为他这种说自己清高的不关心政治,造成他对于很多问题极端的愚蠢不敏感,包括对美国新的国家战略策略。他以为以前做的事情,现在也可以做,其实不行了。以前你可以两边通吃,在中国挣一分钱,拿一份名,在美国同时有一个固定稳定的收入,以前你可以这么做,现在基本上我的感觉上千万不要再这么做了。你要么选择回中国,带着孩子老婆一块回去,要么就留在海外过一个正常的海外人的生活。

记者:您是说留在海外,就应该遵守当地的法律。

杰森:对,尊重当地的法律。美国入国籍的时候,你是要宣示效忠美国,效忠美国国籍的。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也应该对这誓言有一定的承诺。举着拳头发誓,你以为轻飘飘的是骗人,其实是有上天都在看。所以从自己的良心,你也不能说我入了一个国籍,宣示要效忠这个国家,同时你还去为另外一个国家出力。这个其实都是不合适,某种程度上讲我觉得海外的华人应该注意的。
而另一方面,中共利用海外华人,甚至用他们(中共)的行为伤害华人,这是他们从来不会考虑顾忌的。当年我印象好像有人讲这样的事情,说当时国际共产运动要在全世界扩张,在苏联开会,中共周恩来夸口说我们在东南亚几百万华人,我们一声令下,我们就可以把那个地方都变成共产主义的政权。这话一说,像马来西亚或者其它地方的一些国家就非常害怕,就开始排华。当然有的时候排华的因素很复杂,但是中共这种背后的暗示这些华人都是它可利用的对象。这样的做法本身就把很多地方的华裔放在了很危险的地方。

而目前来看,中共这种窃取技术,谋求自己发展而不顾海外华人的这种身家安全这样的做法,其实就是那种行为的一种延续,一种展现。它利用你的时候,决不会考虑它会对你的人生、对你的家庭是有多么大的影响。从某种上讲还是回来说,

记者:另外,您刚刚提到也要在美国注册成外国代理人。注册后有个约束。具体是怎么约束的?

杰森:比如说新华社如果注册成外国代理人的话,可能还是可以到处去采访,但是在极个别的情况下,美国政府有权力,如果美国政府愿意的话,但大部分情况下美国政府并不会使用这个权力,但是如果你注册成外国政府代理人的话,他在个别的情况下可以以此为借口,不让你参与一些新闻采访活动,但是这种情况也是用的非常非常少。

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外国代理人注册这样的方法,他只是防止那些背着美国政府做事的那些机构,但是一旦注册以后,他其实也没有特别多的限制。

美国在很多情况下,他讲一个叫做公开。比如在美国这边企业做事的时候,企业每年都会要员工做一些公开自己个人潜在利益冲突的情况,比如他会问你的太太是不是在我们竞争公司里工作,或者你的太太是不是在我们相关管我们的这个政府工作。你每年都要把这些讯息给公司上报,上报以后公司并不会做任何事情,但是他希望通过这种公开你的所有秘密的方式,使你自律,使你坦荡去做事(Honest System)这样的运作的方法。他让你自己报告说,我是某个国家的代理人,无形中他知道你要报告后的话,你会相对来说自律一些。因为这个社会没有那么大的像中共一样搞一个全国警察,就是警察国家互相监督,美国这边还不允许监督你私人通讯等各方面这样的事情。所以从某种上讲,他就是一种Honest System,让你公开你的祕密,同时希望你公开以后能自律。

记者:那会不会因为有些华人不懂美国的法律而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触犯了法律?

杰森:不能因为你不懂法律,就成为犯法的理由。就是我刚才谈的那个情况,有的人说我不关心政治,然后带着中共脑子灌的一套在美国生活,往往会出这样的事情,他认为中共那一套理就是走遍天下都不错的理,完全不接触西方社会的运作方法,就会出这事。出这个事以后,没有一个辩护律师会以他不懂这个法律给他做辩护的,你违背了法律就是违背了法律。

记者:另外我看到一些报道说,这些一旦这些人因为给中共做事触犯美国法律被美国起诉后,中共政府一般都会和这些人撇的很清。

杰森:对,决大部分这些人员,他们一旦被起诉的话,倾家荡产的去找律师辩护。一般很多人一切,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绝对不会说我给我给你请律师,保证给你最好的律师辩护成功,几乎没有这样的情况。比如说那几个最后给中共偷取技术,最后被判刑的那些人,在美国这边很多人在打官司过程中,不是官司赔破产,是请律师请破产。通常一般的律师,每个小时的付费是大约300-400美元,换句话说他给你工作一天,有的律师加班一天就是三千到四千美元,而一个官司打下来,一般官司像点样的比较重要的官司,要出庭的等等,可能你得想办法有十几万美元,这是初始的费用。哪怕你有上百万的家产,打官司能打光的都是非常可能,可能性都非常大。

听众朋友,今天的【杰森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说几句


李梅
2019-04-29 23:41

有些个别华人精英最大的弱点可能还是出于“怕心”而违心的不得不与中共合作,听从他们的调遣!爱钱、贪财、喜名、好色……这些东西都将会成为中共捏拿自己的“痛脚儿”……

匿名
2019-04-29 23:34

这期的话题比较敏感啊,,,

匿名
2019-04-29 06:17

杰森博士:假如某个科技公司(美国)的华人,他先以某个冠冕堂皇的名义在美国注册一个为中国(中共)政府做事的代理______ 那这不是他即使偷窃美国专利的高科技技术资料不也成了合理合法的吗?

匿名
2019-04-29 23:32

现在问题是美国的“间谍罪”是如何定性、取证与起诉?成本高不高?拖的时间长不长?

匿名
2019-04-29 06:10

美国的法律不健全,有“Bug”!跟不上时代前进的步伐!——我想这个问题可能会在川普总统或川普以后的总统执政期间发生大的改变。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