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中国可能会损失惨重。图为中国的一个商店的工人在装卸货物。(美联社)
中美贸易战中国可能会损失惨重。图为中国的一个商店的工人在装卸货物。(美联社)

横河:新关税执行 北京偷鸡不成蚀把米

岳文骁
2019-05-13 17:51
中共当局在美中贸易协议最后关头突然翻盘应该是精心设计的谈判策略,以逼美方在舍不得放弃下全盘接受。但这个屡试不爽的策略踢到了川普的铁板。北京是一再误判还是别无选择?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在过去的一个星期中,中美贸易谈判的起伏跌宕,情节变化如同电视连续剧一般,令人目不暇给。最新的进展是川普总统收到习近平主席的“一封美丽的信”,但是今天零点,新的关税还是如期执行了,而且后面的3,250亿美元产品的新关税也在起动之中。

刘鹤的团队是昨天傍晚和美国进行了90分钟的会谈,但是没有明显的结果,在关税的压力之下,双方会继续谈判。白宫曾经透露刘鹤此行是来签约的,情况果真会如此吗?新的关税政策会对两国的经济有什么样的影响呢?新增加的关税会由谁来买单呢?我们就来听一下横河先生的分析。

在节目的过程中,我们和以前一样欢迎您参与我们的讨论,或者发表您的意见,希望您记住我们的Skype或者电子邮箱,我们的Skype帐号是hhpl;电子邮箱是[email protected]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分析一下这次局面突变以后,后面的原因是什么。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消息证实,是北京打算推翻之前双方都同意的部分条款,引起了美国的不满。您认为中方在协议达成前夕变卦,是预先计划的呢?还是像很多人分析的那样,是受最近“一带一路”峰会盛会的影响?

横河:我觉得主要是预先计划的,因为“一带一路”峰会虽然从表面上看很光彩,但实际上它的整个基调已经向下调整了,“一带一路”其实并没有什么前途的,这个我们今天不讲。

其实在这之前,我倒是觉得谈判过于顺利,而且美国方面似乎也过于乐观,就在中共反悔之前,这些看上去都不是很实际的,我们预测过、也讨论过很多中方不可能让步的地方。而从美方角度看,似乎那些不可能让步的都在没有太多冲突的情况下做到了,虽然美方也说谈判很艰苦,但从外面看仍然是顺利的不敢相信。

一般来说,比较实际的谈判,如果是别人谈的话,过程当中肯定有多次的交锋和反复;但显然中美谈判不是这样的,这些问题当时都没有真正解决,就是说表面上写下来了,但都没有解决,积累到最后爆发了。

我一直怀疑中共会就这么甘心的去签约。但是现在看来的话,确实是一个中共的谈判策略,就是说它先做让步,让对方的所有的计划和预期都在这个签订协议上面,然后它最后一刻反悔,要做大修改的话,对方眼看着这个协议就要完成了,就很难以拒绝。事实上在美国有不少这样的人,就说不应该拒绝,好不容易谈成。欧洲就有领导人这么说。这就是绥靖政策之下鼓励中共养成了这么一种习惯。

这样的话它自己目的达到了,别人什么也没得到。以前它是经常这样做,而且都赢了。到现在欧洲还有不少国家的领导人抱着这种观念,也就是说他们要跟中共谈肯定输。但是这次它们是用错了的对象。

我再讲一下,这150页的协议文本有7章,也就是说七个方面的结构改革,我们以前讲过这里有不少是结构性改革,是触动中共保政权的底线的,尽管不是美国的目的,但是真正执行的话它会有这个作用。如果要是想让中共没有反复变卦就签,那倒是不正常的。

举几个例子,比如知识产权盗窃,保护商业机密,不能强制技术转让,还有公平竞争的政策,金融服务准入,货币操纵等等,很多都是中共作为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放在那里的,都没有了,中共就不能操控经济,它的权力也就受限了,是这样的问题。

从变卦的根本原因看,七个方面,中方要求修改的都是修法方面的问题,就是说法律上要做相应的改动,因为中共的法律的各方面是保护刚才讲的那些不公平竞争的做法的,所以中方就不愿意改。

刘鹤在会谈的时候曾经说过,说美国应该信任中国,中国政府可以用行政命令的方法去执行,不用修改法律。中方修改的,就是说它不能修改法律,只能用行政命令。他说的就是法律方面如果和这些美国提出的要求有冲突的,他不能改。

那么为什么要这样坚持呢?我相信坚持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中共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执行这些内容;而修法是把这些内容,就是美国的要求,变成了中国的法律。在中国,中共当然不执行自己的法律,但是这是跟美国的关系,所以写入法律的话等于就是美国政府就可以监督了,因为这是对外的一部分。它对中国老百姓可以耍无赖,但是它对美国耍无赖的日子大概就过去了。

中方还有人说修订法律的时间和程序都太长了,太复杂了,那个既骗不了中国人也骗不了老外。中国的立法程序是共产党决定的,人大只是盖个章。立什么法、多快立法,完全是由中共的利益来决定。对共产党不利的,像新闻法,它就永远不立,拿到人大讨论都不讨论;而为了针对法轮功,人大常委会只用了5天!1999年10月30日,用了5天就完成了所谓的立法,就是为了满足江泽民讲的一句话,5天就能立法。你这个来不急啊?这个贸易谈判都谈了这么久了。

而且中国的立法程序也不仅是人大可以立法,人大常委会也可以立法和修法,所以不需要等到一年一度的人大开会,人大常委会每个月碰一次头,而且不需要正式碰头的时间,就这么几个人嘛,提前开会也可以。整个过程就是这样子。

主持人:那么这里头有一个问题,大家都知道中共即使立法也很大可能只是表面文章,真正到执行还差很远,美国就一直有这种讨论,说立了法可能也不管用,即使监督也有很大的难度。为什么这次中共会这么介意协议中有关立法的要求呢?

横河:中国的国内法在立法的时候没有这么多考虑,因为它不执法,老百姓没有办法,反正老百姓也永远打不赢这个官司。在中国严格的说,国内在绝大部分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法律。

就像王全璋律师,709失踪的,到现在为止失踪3年半了,没有一个人见过他,家人没有见过他,律师没有见过他,只有官派的律师声称见过他了,但是官派的律师说话有几分是真的?可以相信的?没有人可以相信!官派律师可以见,那他家指定的律师就应该也可以见,家属更应该见,这都是法律规定的。居然判了人家,开庭的时候都不让人见。在中国法律就是这样的。

但是这个不同,为什么呢?这些法律都涉外,我刚才讲的,如果你明目张胆的破坏法律,这是会有后果的,尤其是在美国放弃了绥靖政策以后,美国会虎视眈眈的盯着你对这些法律的执行情况。再一个就是中共的立法是希望易粗不易细,它就有很多解释和运用的空间;但是美国这次要求改的都是细节,据说是每一条抠得非常细,也就是说它失去了自己任意解释的余地了。

中共立法是限制别人的,或者限制中国民众的,但是这次如果按照美国要求这么细的去立法的话,去修法的话,那等于就是限制中共自己了,所以中共肯定不愿意。

其实这次整个签协定,它也是类似的情况。上一次世贸签协订它是存心不执行的,但是那个时候全世界都没有跟中共打过交道;现在不会再次上当了,这次不可能说让你签了个协定,然后你就像当年世贸那样任意不执行,就是说它连赖帐都回不到18年前的原点了。

西方有一句话就是你骗我一次是你的问题;但是如果你骗我两次的话呢,第二次就是我的问题了,就是我如果再上你的当,就是我的问题了。这就是美国现在政策调整了以后,中共就不敢像当年那样子胡乱地答应下来,然后不执行了。

主持人:那么川普总统宣布增加关税到25%之后呢,大家一度会担心说,刘鹤可能会取消来美国谈判的进程,那么现在刘鹤也是如约前来了,白宫还说刘鹤这次来美国是来签约的,但是外界普遍的不乐观。那因为刘鹤的身分也不是习近平特使,中共发言人也说会对美国的加税采取对应的措施,还说想谈就谈、想打就打。那您分析签约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横河:我是不看好签约的。因为中共方面嘛,它本来有各种措施可以采取,第一个措施就是我刚才讲的,就是它用这么长谈判时间的多个小折腾来代替这一次大折腾,这是一种做法。还有一种做法呢,就是干脆全部答应,签了以后再说,就像以前签这个世贸协订一样,它都没有做,它做的是它选择了最后关键时候的翻盘。就像我讲的,它不可能再回到翻盘以前的原点了,因为它失去了信誉。

当然美方本来就不信任中共,那现在到了临时翻盘,就更不可能相信中共签的东西了。就说刘鹤即使这次来被授权了签,美国都不会再相信他了。所以说很可能的话,或者说美国至少应该做到,就它要看到部分落实,就是美方要求中方改的那些部分,它这次全部答应了,也得等到它至少落实一半以上才能够再签这个协议。不是说你现在想签就签,那你反悔就反悔,你想签就签,没这么简单。我认为至少美国应该是这样的。

美国还有一个替代方案呢,就我们说不是回到原点,就是不是说签原来的那个版本了,还有一个什么办法呢?就是目前的这个条约的草案的基础上呢,美方再提出进一步的要求,也就是说中方再做让步。当然“让步”这个词不太合适,因为本来就不是让步,而是纠错,是中共以前做错了,现在要纠正,不是在让步。中共方面的所谓对应措施主要是说给国内民众听的,因为它的手上的牌太少。

至于说刘鹤失去了习近平特使的身分呢,我觉得主要是这一次责任太大,就说人家都说要他完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他是习近平特使的话,中共方面就少了回旋的余地,就说签了就没办法反悔,因为你是特使。这更说明中共并不打算痛痛快快的去签这个协议。

我觉得还是一种拖延战术,只是说它拖延的空间越来越小了。因为川普跟别人不一样,他随时加码。这就是我讲的,就是按照原计划的签订协议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除非增加新的条件。因为他不是特使嘛,签了也不算数嘛,所以我还是不看好现在能够签出一个协议来,而且是最后版本。

主持人:那么对于川普总统突然宣布加税,北京方面很显然是出乎意料,因此就十分的被动。那很多人对中共至今不能正确判断对手会感到非常的不解,因为毕竟跟川普已经打交道这么久了。

横河:这个确实就是有多种可能性吧,为什么会判断错误。第一个就是它确实是误判,有一种说法,中方是根据川普总统的一个推文来判断说是美国经济并没有那么好,就川普总统在那个推文里面说称赞中共的经济刺激的政策很有效,而抱怨美联署加息。据说中共方面从这个推文判断,就说它们可能以前做的让步太大了,不应该这样让。从中共和川普打交道的过程来看的话呢,也确实是一再误判了,这是第一种可能性。

第二种可能性就是中共必须翻盘,不得不翻盘。从它自己在国内的形象,而且那些条款对中共造成的实际的伤害,这个伤害对中共肯定是有的,包括中共作为一个整体,就是中共对国内经济的控制和对各种全方位的控制,这个条款对中共是有影响的。

另外一个是中共的权贵集团。这两者有时候是一致的,有的时候不完全一致。这个权贵集团实际上是另外一种谣言了:在这之前,有人说是因为红二代、红三代认为条约对他们的伤害太大,所以施压习近平。我认为条约确实会使权势集团的利益受损,但是我不认同这个说法,说习近平是受他们的压力翻盘的。当然要是真的按照现在的版本去签了,而且真的执行的话呢,对中国人民和对中国国家是有好处的,但是对中共不会有好处,所以中共肯定不会那么做。

那么再一个可能性呢,就是中共它一直拒绝尊重国际规则,也拒绝遵守那些国际规则。这是由它的本性决定的,就说这方面它没有执行过,没有这个先例。(中共)只有破坏。力量小的时候,它就捣乱;到它力量大的时候,它就强迫别人接受它的中国模式,就是说它是要输出的。你像“一带一路”就是输出它的模式。那个模式是什么呢?就是腐败、黑箱、打压新闻、信仰、言论自由、网络监控、网络封锁等等,就都是这一类东西。也就是说呢,即使不误判,中共也会用其它的手段在谈判当中耍手腕;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它肯定不想做结构性的改变。

主持人:那么川普宣布了加税之后,刘鹤还是顶着压力前来谈判,就说明中共也是非常需要这个协议的。

横河:对,这是一个问题,就是谁更需要这个协议。从美国方面来说,当然我们也讨论过很多,美国方面也需要这个协议,所以才能坐下来谈,才能够花这么多时间谈到今天这个程度。

但是我们要再重新去审视一下的话,我们看到原来之所以发生贸易制裁,美国贸易制裁,其原因就是在这之前在贸易逆差方面、在知识产权方面、在汇率操控,或者政府补贴方面,违规的都是中共,吃亏的都是美国,所以美国才开始贸易制裁。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协议是要改变那种状况的,所以按说起来的话,就是美国更需要改变嘛,因为这个不平等状况对美国不利,所以说美国更需要改变,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似乎中共更愿意保持那种状态,所以美国更需要这个协议。

但其实不是这样的,美国贸易制裁开始以后,那个状态已经变了,就说这是一个过渡期,你谈判不可能永远谈下去,谈判和制裁是一个过渡期,或者说是一个不稳定期,也可以说是一个变化期。在这个期间,双方所处的地位已经发生了变化。就说从双方的经济走向看,美国已经开始占上风了,而且继续在发展,美国的优势还在继续扩大。

而中共很可能由于这个原因呢,各方面的矛盾会集中爆发。我们讲过,实际上它的出现问题并不是从贸易制裁开始的,在这之前就开始,只是说贸易制裁给它雪上加霜了。虽然现在只是贸易方面的问题,但是贸易会牵扯到全局,因为毕竟中共它几十年的合法性的替代品经济发展,主要靠的就是和美国的贸易,和其他国家贸易顺差没这么大。没有了这个,什么“一带一路”、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是画饼充饥,都没有用的!所以说现在最急于签协议的确实是中共。

主持人:那我们来看一下,就说这个关税加上去之后对两国的影响有多大。川普是说25%的关税,其中的4%是由美国人来承担,其余的是由中国方面来承担。那中共的媒体当然不会这么说,它也不同意这种说法。那您觉得美国的川普的说法可信吗?

横河:先讲一下这个关税,因为你讲到关税谁来承担?先讲一下这个关税如期执行。在这次之前我已经做了两个跟这个相关的节目了,我都认为2千亿的关税是要加的,为什么呢?因为是中共最后一刻变卦的,然后美国采取了反制措施。也就是说对中方来说的话,它最后一刻的这个赌博赌输了。既然赌输了就要付出代价,也就是说它是不可能回到翻盘前的原点,说美国不加税,它全部承认这个原来的协议,原本,不可能了。

那么它的代价是什么呢?代价就是美国加关税。要就是它主动做出更大的结构的改变来替代美国加关税,但显然不可能。你想想看,刘鹤连习近平特使的头衔都没有了,他拿什么来保证他说的话算数?

还有一个就是立即落实修改法律,但是因为它下赌注的时候,赌的就是这个时间点非常近,美国改变不了,就是美国没办法反应,没办法回击。但是这个点到美国一旦反击以后,它就麻烦了,因为它去修改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连一天都不到,所以说修法根本来不及,这个是真的来不及了。这个叫做自作自受!现在网络上就流行一句中国话,叫作“no zuo no die(不作不死)”,中共这次真的是这样。

中国很多出口商品它本来靠的就是低价优势,就说本来利润空间就很小,很多企业靠的是出口退税,实际上出口退税就是一种出口的补贴,政府补贴,如果没有这个,很多企业出口根本就没办法生存的。

这个新增加的关税肯定有一部分是要中国承担的。当然我不是搞经济的,所以我没办法去算百分之几是什么、百分之几是什么,但是我知道现在美国超市很多中国制造的产品都被其它国家代替了,越南、柬埔寨、孟加拉、印度,甚至很多东欧国家,他们也在制造。你现在到商店去,前几年全是made in China,现在几乎已经很少看到了。也就是说美国的进口商品只要有可能,他都可以去寻找替代供应商,如果承担的关税太重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不愿意承担,所以他就会到别的国家去。

昨天的消息是,香港在大陆的商人现在全部都在找往东南亚迁。中国供应商要就是接受美国进口商要求承担大部分关税的要求,要就是面临失去市场。所以不管怎么说,大部分可能不会由美国人来承担,要就是转移生产线、供应链,要就是由中方大部分承担;那美方承担一部分,这总是有的。

主持人:其实这个贸易战谈判这么长的时间,也是给了各个企业寻找替代供应链的一个机会、一个时间点。您觉得加关税之后,对两国的GDP会有什么影响?

横河:对,你刚才讲的寻找新的供应链,就是从贸易战开始我们讲到两国的情况,美国经济状况相当好,失业率上个月降到了3.6%,有人说是1969年以来的最低点。我不知道,没算过,但是这个在美国来说就是全员就业了。

中国的GDP的增速已经明显降低,我更倾向于说连GDP增速降低这句话都已经过好的描述它的情况了,我认为已经衰退了。但是就是你刚才讲到供应链,我觉得更严重的还不是GDP、也不是资金外逃,而是供应链的转移。资金离开了,如果投资环境改变了,还可以很快的回流,这个热钱回流很快的;但是供应链离开了,基本上就不会再回来了,所以对中国的经济未来是有很大影响的。

主持人:那么现在网上有几位听众朋友提了问题,一个他是说中共这次的表现就像各位专家预测的那样,中共会来“拖字诀”,那这次真的是拖不下去了,持续下去会怎么样?您能不能推测一下下一步的发展?另外一位听众是说中国经济预期会怎么样?老百姓怎么应对?我想经济方面您刚才讲了,那可能就是看一下老百姓怎么应对?还有就是下一步,其它方面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横河:现在2千亿的商品税加上去以后,不管别的,中国输出美国的商品量必然减少,在这之前就是加10%的时候,中国对美国输出商品的量已经减少了,就说两国的贸易逆差已经减小了,所以说如果再加到25%的话,中方的顺差会进一步的减小,这大概可以预测到的。

未来的预测,就是它的下一步怎么办?谈判还会继续进行,中方更想达成一个协议。但是你要知道,美国本来就是说要保留一部分关税来确保执行。这个保留关税现在又增加了,所以说美国方面监督执行的力度应该更大了,就说他的条件更充分了,那中方回旋余地,就自己把自己坑得更小了。

我觉得中方既然回不到原点了,那就要看中共怎么考虑了,就是说作让步,使经济有一定程度的恢复来保证它的统治合法性,还是破罐子破摔?这两种可能性都有。因为中国的媒体已经开始在叫了,就是说准备过苦日子,你看现在在清点粮食嘛,就真的是做这个准备了,所以说两种可能性都有。这就看中共怎么决策了。

就说如果它真的为中国人民考虑,那它就应该接受这些条件。因为这些条件,我刚才讲了,中共本来就不应该打这个贸易战,那是对中国人民最好的。对中国人民来说的话,那怎么办呢?这个你没有办法,因为这两个国家发生这样的事情,个人很难做出选择,因为个人你很难加入到这个里面去,无能为力。

我觉得个人的选择跟国家的选择是一样的,就说人们现在建议美国应该和中国的经济在现在这个情况下脱钩,因为你没办法让它改变,那怎么办呢?就脱钩。那中国人民从整体上来说,能做的事情就是让中共退出中国的舞台,让中国成为一个没有中共的国家,这样的话,美中贸易就不要脱钩,中国的经济就可以正常的发展。因为分析到现在,中国经济之所以不能正常的发展是因为中共在那个地方捣乱,所以说这是唯一可做的。

但是你不可能发动全国人民来对不对?那怎么办呢?自己做。就是自己认清中共的本质,你只要认清了,其实很多时候是看不清形势才会做出误判,如果你认清中共的本质的话,你看清了形势的话,做出正确的判断相对要简单一些,难的是看清楚。所以我觉得大家还是要多去看一看,就是认清中共的本质,做出自己个人的选择,和中共决裂,个人和中共决裂,这是中国人能做的事情。

主持人:其实习近平自己都承认中国经济目前碰到的问题是有很大的体制性的因素的。好,那么关于这一次的话题我们就讨论到这里,因为时间已经到了,我们感谢您的收听和参与,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来说几句


匿名
2019-05-14 06:02

共产党是利用美国上涨关税之际测试国内老百姓的忍耐程度!

匿名
2019-05-13 22:38

王沪宁如此策划令习近平再活不过两年
习实是小学毕业保送工农兵”大学”坐飞机,比毛泽东初中肆业还差。故毛习都不敢临场答记者问,离秘书稿讲话必出错。王愚弄习学毛一明显不同的是,毛很少公开露面,无紧张的精神压力,故活过80岁,文明国家换届也为免于过重精神压力。但三朝罪恶策划元凶王沪宁,令习频繁出访开会讲话,与毛的精神压力大不相同。最近传出的习讲稿可看出,习有持续严重精神恐慌。习从政讲话几十年,连讲稿常用词”谨向”‘”衷心””会晤”””体系””难民”等小学生大都认识的字,已读几万遍还记不住须注音于稿。有人难相信认为是高级黑,我说习已有持续严重的精神恐慌病态心理。习这几年衰老很快,面黄暗无血色,白发甚多。也许是其女的”形象”策划,近年渐露少许白发作假使人心理感觉”真实”。
王若再策”习思想”为古今中外一绝,出口乃名言,加重习精神压力,预言年近七十的习熬不过两年随时随地粹死。王策划修宪旨在不明确安排习的接班人,习死后常委中可能掌大权的是王。王久谋从不入帮派三朝不倒都易接收,但江派和团派都绝不会让对方主政。王筹谋几十年的野心可能实现,除了习死乱局中高人涌现,激民起思变而走向民主。(祥请搜索:郝雪森

美中贸易战谁胜谁负,只需看中共是否仍然推行王沪宁极左路线
美中贸易协议谈判过程中和履行协议期间,中共不是肃清而是仍然推行王沪宁学毛文革的极左路线 ,这时与之达成协议而不是加紧惩罚中共则是最大失败。美方要求中方结构性改革,中方只是书面承诺却行动仍向极左倒退,达成这种协议美方就是投降。
中共三朝罪恶元凶王沪宁一惯极左仇美,中共若不肃清其路线,继续倒退拒绝政改,继续内外号召反美,继续支持反美国家,继续打击西方民主自由世界,企图一路称霸世界,是极端危险的。中共从不循规蹈矩 ,有极左的中共世界必乱无经济秩序可言。眼下两个月只需看中共是否有意釆纳其党内”平反六四”的意见,对六四学运人士的打压是否加剧,就可看出中共有无改的诚意。
面对倒退的中共,美国和西方世界唯有团结一致对付它。除了大陆不断暴发突发事件危急中共,外部世界只有在经济上施压能起作用,如果这一点也放弃,绝无胜算可言。是考验川普有无里根的政治远见智慧和魄力的时候,也是能造就人类终结共产邪恶的世纪英雄之时刻。在此贸易战掀起意识形态冷战的关键时刻,希望川普留名于史的是一代伟大的政治家,而不是只图眼前商场利益而有幸官场一游的商人。

大陆军民今年要特别严防流血事件发生
已是大陆政局最动荡的时期,很可能发生重大突发事件.当下王沪宁愚弄习近平学毛独裁已接近文革式恐怖状态,一旦发生重大突发事件,王必定会学毛暗使习血腥镇压以防苏式崩溃.共党目前政治格局.内斗主要有三派,一是新组习派,一是江派,另是团派.隐谋多年的大野心家王沪宁心中,江派和团派现没有接班的可能,习的根基太子党也竟然被王政治边缘化.中共政权若不因党外而崩溃,党内只有去习才能政变.习若突发事件学毛镇压双手沾血,必定会走到尽头.党内能收拾残局的只有三朝不倒的王沪宁,江派和团派都不会让对方取代习,一惯突现八面玲珑”不结帮派”的王渔翁得利.重大突发事件正是王沪宁学毛唯恐天下不乱而冒尖的机会,必定暗使习近平沾血镇压走向”自杀”,施计取而代之,王除此绝无其他任何机会.
大陆同胞一定要防范”六四”等大流血事件重演,关注三朝罪恶元凶幕后最有实权的王沪宁,广告天下揭穿其阴谋.请大家转发告知共军官兵们:共军绝大多数来自平民,在被派处理突发事件时,宁可向老天爷开枪,也绝不能向同胞父老兄弟姐妹们开枪!!离中南海近的可调转枪口. 祥请搜索: 郝雪森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