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美联社)
现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美联社)

【独家】专访刘宾雁笔下主人公陈世忠(三):他们必须拉帮结伙

岳文骁
2019-05-14 21:19
本台中国新闻组特别对陈世忠先生进行独家专访,陈世忠从那段中共黑暗的人权史,谈到时下中共治下的司法乱局。当中有不少珍贵真实的历史事实,和一位经历多年磨炼的维权人的洞穿中共邪恶本质的真知灼见。我们分期刊发专访内容以饷读者。

现旅居瑞典的陈世忠先生是已故中国知名作家刘宾雁报告文学《第二种忠诚》的主角。他最近在希望之声发表回忆文稿,披露了对原国军军官李植荣在文革期间冤死,以及日后陈世忠揭露真相引发更加令人扼腕痛惜和充满正邪较量的维权过程(详见本网站刊发文稿《陈世忠:李植荣遇难五十周年祭》)。

本台中国新闻组特别对陈世忠先生进行独家专访,陈世忠从那段中共黑暗的人权史,谈到时下中共治下的司法乱局。当中有不少珍贵真实的历史事实,和一位经历多年磨炼的维权人的洞穿中共邪恶本质的真知灼见。我们分期刊发专访内容以饷读者。


陈世忠(推特图片)

记者:现任最高法院长周强曾是肖扬的大秘,等同肖的门生,这是中共体制下很奇怪的轮回。周强此人,您怎么看?

陈世忠:我不认识周强,但是听到他关于拒绝西方各国司法经验的言论,觉得此人可能是一名铁杆的保守派。再联系到不久前发生的陕西省千亿大案的重要卷宗丢失的现象,我觉得周强很可能脱不了干系,尽管后来找到了一个替罪羊!

那个陕西千亿大案的档案丢失案件引起人们的警觉,就连防卫如此森严的最高法院的档案室,居然也会发生丢失档案卷宗的怪事,没有内鬼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谁能相信,陕西大案的档案丢失是空前绝后的唯一丑闻呢?

令人担心的是,关于李植荣被杀案的审讯记录,调查报告以及庭审结果,证人证据等等会不会也“被丢失”?因为事实已经证明,最高法院大权在握,而又无法无天,那么还有什么坏事他们这伙人做不出来呢?

记者:肖扬2008年曾经传被查,他的贪腐亲信兼老乡黄松月落马后,肖的事后来不了了之,肖的后任王胜俊被曝贪财好淫,但也平安着陆。现在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最近则卷入“千亿矿权案丢卷丑闻”,最后却同样获得官方力保,不了了之。您怎么看这问题。

陈世忠:过去有一句俗语,叫做:朝中无人莫做官。到了毛的时代,毛对此也说过:“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他在《反对自由主义》一文里,也指出“因为是老部下,老战友……”,就互相照应,互相包庇,也是这个意思。

许多人愤慨地说:共产党内无官不贪,这句话或许有点夸大,但是贪官数量之大,确实令人发指。也因此,往往出现所谓某个地区、某个部门出现塌方式的腐败,断崖式的腐败,你想想,假设你真的想当一个清廉的干部,可是你周围的同事没有一个是清廉的。于是,他们就会警觉起来,视你为异类,处处刁难你,不合作,给你小鞋穿,最后终于把你拉下水,和他们同流合污,这样他们才能放心。或者呢,把你排挤出去,把你逼走,这还是轻的。毛泽东曾经提倡过什么五不怕,七不怕,其中有一条是“不要怕获得的选票少”。就是说,大家合起来不投你的票。那么好,你坚持真理,引起大家的警觉,在改选的时候都不投你的票,结果你不就落选了吗?你就再也当不成(比方说)纪委书记了。你手里已经不再有权了,你还能怎样反腐呢?

所以,这些干部必须拉帮结伙,必须官官相护,也就是红楼梦里说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记者:人们历来认为中共高层有不同的派系,肖扬和周强的关系本来属于前朝,有人认为,中南海权斗未停,周强还有危机,您认同这种说法吗?

陈世忠:当然认同。这些人身上或多或少有些毛病,所以总有一点“朝不虑夕”的不安全感。君不见,有好多人上午还在主持会议做报告,下午就被中纪委带走吗?

(未完待续)

编者注

已故的中国作家刘宾雁(192527日-2005125日),吉林长春人,曾任《人民日报》记者、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1986年秋到1987年春,由于中国科技大学等校师生展开大规模学运,邓小平将方励之、王若望和刘宾雁三人开除出党,称他们为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代表人物。1988年春,刘宾雁应邀到美国和加拿大讲学。1989年刘宾雁经香港准备回大陆时邓小平发动震惊中外的六四大屠杀,刘宾雁公开谴责中共军队武力镇压,被禁止回国。2005125日,刘宾雁因直肠癌在美国去世,终年80岁。

陈世忠是刘宾雁著名报告文学《第二种忠诚》的主角。1960年陈世忠从莫斯科工业大学毕业,1963年写了一份给毛泽东的万言书批评当时的一系列政策。后被以“反革命罪”被判八年徒刑。1981年平反后,他向有关部门举报了一件政治犯被看守谋杀的案件,遭到政法系统的威胁。2000年陈先生离开中国,现居瑞典。

延伸阅读:

【独家】专访刘宾雁笔下主人公陈世忠(一):我和刘宾雁

【独家】专访刘宾雁笔下主人公陈世忠(二):最高法的黑指示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