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名女性脱北者在首尔以南的安城脱北者辅导培训中心打公共电话 AP
数名女性脱北者在首尔以南的安城脱北者辅导培训中心打公共电话 AP

NGO报告:在华女性脱北者六成被强迫进行性交易

董筱然
2019-05-21 02:02
朝鲜妇女为摆脱金正恩政府的独裁统治通常选择脱北,而这种代价却是高昂的。她们为了获得自由不得不听从人贩子的安排被强制提供色情服务或是被低价卖给中国人做妻子。5月20日,非营利组织“朝鲜未来倡议”的一份报告中说,对朝鲜人的性剥削每年至少为中国黑社会带来1.05亿美元的利润,其中包含被贩卖妇女的悲惨遭遇。

朝鲜妇女为摆脱金正恩政府的独裁统治通常选择脱北,而这种代价却是高昂的。她们为了获得自由不得不听从人贩子的安排被强制提供色情服务或是被低价卖给中国人做妻子。5月20日,非营利组织“朝鲜未来倡议”的一份报告中说,对朝鲜人的性剥削每年至少为中国黑社会带来1.05亿美元的利润,其中包含被贩卖妇女的悲惨遭遇。

美国之音和《华尔街日报》的报导说,位于英国的朝鲜未来倡议(Korea Future Initiative)组织的一份新报告显示,在华女性脱北者约有60%被贩卖进行性交易,其中约有一半被迫卖淫,其他人则成为买卖婚姻的对象或被迫为网络观众进行色情表演。

这其中的交易为人贩子犯罪集团带来了可观的收入,超过1亿美元。

在金正恩的极权统治下,朝鲜边境管制的加强使人更难以逃离,增大了从朝鲜偷运人口的风险和成本。报告发现,打击脱北行动使一些中间人转向贩卖妇女和女童弥补损失的收益。与此同时,报告作者尹喜顺(Yoon Hee-Soon)称,智能手机等低成本上网设备的增多刺激了色情内容需求。

这份报告星期一在英国议会举行的一次活动上发布,报告中提到大量朝鲜妇女被卖到中国东北有大量民工的地区 ;还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被迫结婚,其他的人主要被迫从事网络卖淫。

幸存者说,被卖到上海从事卖淫的女性被打上狮子和蝴蝶等纹身的烙印,以示所有权。

这些发现基于对大约50名脱北女性的采访,包括那些仍未摆脱被控制状态以及已经逃脱并定居韩国的女性。被贩卖的受害者年龄大多在12到29岁之间。

一个女孩从咸镜北道逃出来,现年24岁。她对《华尔街日报》说:“我知道一到中国我就会被卖掉。”她称,逃离朝鲜几天后,中间人就把她卖给了一个中国男人,被迫跟他结了婚,那时她22岁。

这名女孩去年到了韩国首尔。她在首尔的家中说:“中间人帮助我过河时我没有一分钱,所以我觉得这是合理的。不然中间人怎么拿回钱?”她指的是中间人向边防守卫支付的贿赂。

另一个逃离咸镜北道的脱北者称,她在2005年被卖给了一个中国男人,当时她15岁,然后她用了12年时间才到了韩国。

现在她已年近30岁,与部分家人团聚,正尝试在韩国开始新的生活。但她那些痛苦的回忆是难以忍受的。

她在接受采访时声泪俱下,她说,直到来到这里,才知道这一切是多么错误的。

总部位于首尔的在华脱北者救援组织Now Action & Unity for Human Rights(简称NAUH)的活动人士Ji Chul-ho称,由于不会说中文,也不了解当地的地理环境,女性脱北者可能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才能摆脱奴役或强迫婚姻。

Ji说,对于这些女性来说,这就像是逃到了沙漠里。

Yoon也说:“大部分被迫从事卖淫活动的朝鲜女性未逃到韩国。很多人在中国各地被辗转贩卖,甚至被卖到日本、澳门和香港。”

虽然韩国官员会记录抵达韩国脱北者的数量,但逃离朝鲜的人数并无官方数据。超过70%的脱北者是女性。2014年的一份联合国报告援引人道主义组织和学术调查的数据称,据估计,中朝边境沿线的中国省份有6800-10万名脱北者。

中共外交部和公安部未回应置评请求。去年,美国国务院在一份报告中批评中国在人口贩卖方面的不良记录,包括强行遣返寻求庇护的朝鲜人。

朝鲜未来倡议敦促所有国家帮助在中国的朝鲜人逃离那里,并表示,大使馆应该接受寻求庇护者作为难民。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