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天安门母亲网站)
“天安门母亲”(天安门母亲网站)

“六四”前夕 “天安门母亲”成员几乎被集体失踪

刘莹
2019-05-21 01:24
“六四事件”3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北京当局对“六四”死难者家属进行严密控制,防止她们与外界接触。其中有些人被中共警方严密监控,限制自由,部份人更被带离北京,“六四”过后才可能恢复自由。

“六四事件”3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北京当局对“六四”死难者家属进行严密控制,防止她们与外界接触。其中有些人被中共警方严密监控,限制自由,部份人更被带离北京,“六四”过后才可能恢复自由。

5月20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六四事件”三十周年前夕,北京当局提前将一些“敏感人士”控制,其中包括多名“天安门母亲”成员。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张先玲20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从上周开始,每天都有一些中共便衣人员在其北京的寓所外守着,不让她自由活动,无论到哪里,都有人跟着她。

张先玲说︰“我问他们(警察)几号走,他们说不知道,可能到六四以后,如果我答应他们不见记者就可以不跟着我,我跟他们说,那是不可能的,我肯定是要接受记者采访的,所以就在我电梯门口坐一个人,那我们家楼梯门口又坐一个人,防止记者来找我,那我要出去呢,他又怕我约记者在外面见面,怎么办呢?所以还跟着我,我去买菜他们也跟着、我上医院他们也跟着、他要派车坐他们的车,他怕你坐另外的车跑掉跟不上。”

她表示,当局除了控制她的人身自由外,手机都被监控,张先玲批评当局侵犯人权。

张先玲说︰“我所有电话、通讯工具都是被监听的,我们所说的话,当局都会听得见,她们开始监视我,我还有些气愤,现在她们再监视我,我觉得很无聊,中国这个侵犯人权的事,那是家常便饭的。”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主要人员都受到当局监控,据香港电台报导,5月20日,“天安门母亲”发起人82岁的丁子霖按当局要求离开北京,前往家乡江苏省无锡市暂住,直至6月4日过后才获准回到北京。在这段时间里,她的手机功能被限制,无法接听电话。而“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月17日早上也被中共警察约谈。

“六四事件”亲历者、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自己现在也受当局控制,表示下周将被带离北京到河北省“旅游”。

据报导,“天安门母亲”是“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群体,最多时,有200多人。她们旨在联络“六四”死难者的母亲,一起要求中共平反“八九民运”,以及彻查及公布“六四”事件真相,向死难者家属道歉。每年“六四”期间,这个组织的成员都受到北京当局控制。

早在今年3月的中共两会期间,“天安门母亲”在网上再次发表祭文,并致中共领导人公开信,要求中共领导人为“六四”民运正名。

公开信说,“六四”学生和市民,只是为了反官倒、反腐败,却被中共扣上“动乱分子、反革命暴乱分子”的罪名;当时中共当权者放言“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调数十万野战军进京杀人放火;事后,中共却相互推诿,卑劣怯懦地编造历史。

公开信还指出:每年一到“六四”敏感时期,“天安门母亲”家门口就被人和车站岗放哨,不得随意外出和接待来客,即便被允许外出,也有警察(或便衣)、车辆相随。电话被窃听、电脑被骇。有的难属居室内外竟被安装监视器。有的难属不只一次被警方传唤、监视居住、刑事拘留、甚至上手铐关押到看守所。

公开信说,“天安门母亲”秉持“和平丶理性丶非暴力”的原则,从1995年起就每年向历届中共“两会”及中共领导人发公开信,提出“真相丶赔偿丶问责”的3项诉求,并还提出与中共政府平等对话,解决“六四”遗留问题。然而,挂号信年年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更换来中共公安丶国安们更严厉的控制。

来说几句


匿名
2019-05-21 20:22

有共狗说:“但事实上,美国就是败给中国军队,这是事实,在美军历史上,从来没有战胜中国军队的历史,包括在美越战争中”。美国是败给了对共狗的妇人之仁,美国对共狗的仁慈就是对世界上善良人类的残忍,共狗国不是中国,现在开始对包括美国国内同情支持共狗的人也必需彻底消灭,对共狗阵营所有成员必需彻底消灭。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