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教授的“天亮时分-官方频道”网络截图。
章天亮教授的“天亮时分-官方频道”网络截图。

章天亮自媒体频道满月 观看人数过百万(下):不敢懈怠

子涵
2019-05-21 16:07
海外著名的历史文化学者章天亮教授在Youtube上开设的自媒体频道“天亮时分-官方频道”已经满月了,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观看人数已经突破100万,订阅人数也突破了3万,这可以说是自媒体界的一个奇迹。为此本台记者采访了章天亮教授,听章教授畅谈他是怎么做到的。

海外著名的历史文化学者章天亮教授在Youtube上开设的自媒体频道“天亮时分-官方频道”已经满月了,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观看人数突破100万,订阅人数也突破了3万,这可以说是自媒体界的一个奇迹。为此本台记者采访了章天亮教授,听章教授畅谈他是怎么做到的。

接上集:章天亮自媒体频道满月 观看人数过百万(上):三“度”特色

以下是本台记者子涵在5月14日采访章天亮教授访谈录的后半部分。

“教学相长” 教学内容对于做自媒体非常有帮助

记者:您只花一半的时间在Youtube上,可是您的正职是大学教授,您怎么能分配好您的时间呢?很多人都觉得一天忙忙碌碌,很难做出什么时间就没了,您是怎么把握时间的?

章天亮:时间上的把握,其实我做Youtube这个channel(频道),跟我过去在飞天大学的教学工作是有关系的,过去古人讲过一句话,叫做“教学相长”,就是说你在教别人的时候,自己的学问肯定是在长。

我在飞天大学开一些文明史的课程,或者断代史的课程,或者是对某一个朝代,或者是对思想史讲得比较深入的,讲到这种程度的话,对我现在做的Youtube,对这种深入的思考非常有帮助。

我记得是在2009年的时候到飞天,当时飞天大学还没有成立,是飞天艺术学院,我开了中华文明史的课程。这10年以来讲课,包括这10年来做《笑谈风云》就等于把整个通史讲了一遍,这对我自己的学问本身帮助真的非常大。

我和别人开玩笑说,我数学还不错,我原来在乔治·梅森大学读博士毕业之后,我就在我们那个大学开了本科四年级和研究生的课程,开的课程都是电子工程的课程。电子工程基本就是数学。我每次讲课真的是非常自信,因为你只要数学好,从头到尾都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推导出来的,你可以从一开始大家都知道的定理开始,一直推推推。当时夏天的时候,我经常讲3个小时的课,基本上不用太备课,因为你知道怎么推导就行了,然后到时现在黑板上给大家推导,演算一下过程就可以了。

一直在学习  一点不敢懈怠

记者:3个小时的数学推导有没有把台下的学生都推晕倒了?

章天亮:没有没有。很多学生觉得我推导的逻辑非常严谨,我会告诉他们这是怎么算出来的。一步一步都告诉他们,讲得很仔细。我那是在网上获得的评价,就是大学的学生可以评价自己老师,评价是特别好。

我不是想吹嘘我自己,我刚才举例是想说,我觉得教理工的课程非常轻松,我把它叫做“你知道自己知道”,就是你明明知道这件事从头到尾是怎么回事,而且你很清楚自己知道,就是你有这种自信。

而人文课程跟理工课程非常不一样,是“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讲明史,你以为把明史全都看完了之后,你就把整个明朝历史全知道了。没有!因为明朝历史上的史料浩无烟海,你还需要看什么《明实录》、《明史纪事本末》,当时很多的宫廷档案之类的,你把这些东西都看完了,也还有很多史料不知道的。

以前有一个叫黄仁宇的人写了《万历十五年》,他看万历神宗皇帝(做了48年皇帝)每天的记录,就象看他的日记一样,48年的都看了一遍,他才能够敢写万历这个人。

所以教人文课程是“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我恰恰是知道这个人文课程非常难教,所以在过去的10年的飞天的教学过程中,真的是一点都不敢懈怠。所以一直是在学,一直是在学。

这些学习对我在知识方面的积累有很大的帮助,对思维方式锻炼方面也有很大的帮助 所以我觉得我在飞天的工作其实跟我做Youtube并不矛盾,反而是对我有一个助力的作用。

学习不能懈怠 必须不断充实自己

记者:现在又加了Youtube的工作,工作量更大了,您现在还有时间再去读书吗?

章天亮:不读不行啊。我其实在不停地读。同时我也在Youtube上听一些名家、专家讲思想史。因为有时候,比如说我对某一些历史故事非常熟悉,象《史记》里边的那段历史我是非常熟悉的,但有一些历史,就象我刚才讲的明史,你就是看了一遍之后,也还是有很多事不知道。这样的话,你就得找专家去听讲。

中国历史,除了有讲事件的历史之外,还有很多比如经济史,当时怎么生活的;科技发展史,当时社会的管理方式是怎么管理的等等,社会制度的变迁等等,有很多专门治某一家的历史,比如说我对专门研究政治制度史、或者专门研究思想史的专家的东西,我也在盯。

我早晨起来一边刷牙,我就开始打开听这些东西。我在穿衣服要上班这类时间里,我一直在放这些东西听,开车我也在听。这种学习是不能懈怠的,必须要不断地充实自己才行。

修炼法轮功对于恢复精力和启迪智慧帮助很大

记者:要学这么多东西,还有时间睡觉吗?

章天亮:我当然有时间睡觉了。我不但有时间睡觉,我还有时间修炼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大法对我的精力帮助也蛮大的。打坐可以帮助你恢复啊,我每天还要花两个小时时间炼功,花一个小时的时间读我的师父写的经书。我读经书时,他会给我很多智慧方面的启迪。虽然花很多时间,但是我觉得这对我真的是帮助很大的。

学习第一流学者的东西才不会浪费时间

记者:现在的人也想去学习,去进一步提高自己,但真的是抽不出这个时间。章教授有什么建议吗?

章天亮:我觉得时间总是有,你每天总是要洗脸、刷牙、穿衣服,总是要开车在路上,这时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时间可以利用起来,听一些相关的讲座,就是你感兴趣的东西。但是确实现在人的时间很紧张,而且还有各种各样的学说,浩如烟海,从哪做起?如果你读了二流的东西,那你就把时间浪费了。你必须找这种真正对人有启发的第一流学者的东西,或者是那些大思想家的东西,你才能没浪费了时间。

学习需要沉下心来

记者:能不能帮我们推荐一下值得大家听或者读的东西,当然除了您的Youtube频道之外?

章天亮:这是很难的。我简单地说,比如说需要读《史记》,你得花多少时间去读《史记》啊?其实你知道在西方高等教育里,原来芝加哥大学有一个读书单,当然芝加哥大学讲的是西方文明,它把西方文明最重要的精典全都列出来了,比如苏格拉底的著作,柏拉图的《对话录》,就是这些列了一个读书单,这是你必须要读的书,你如果要了解西方文明,你必须要读这些书。

中国文化也是一样,象什么《道德经》、《六祖坛经》、《史记》、《资治通鉴》之类的,按说这应该是必读书,但是我知道真的是没有多少人去读,你光把《资治通鉴》读一遍,就70多本吧,就得花很多时间,而且你不见得能够沉下心来,而且它里面有很多东西我觉得还是比较碎的。

我曾经和飞天大学的老师列过这样的书单,就是理所当然你是应该读的,即使你没有读全本,也应该读一些比较精选出来的片断,还是值得的。

搞清楚传统之源的东西 才能在学习中有系统的思维

记者:这个书单能不能请您跟我们的听众朋友分享一下?

章天亮:坦率来讲,那个书单我也没有读完。有很多东西我觉得……,我这么跟你说吧,同样是读《史记》,或者同样是读《资治通鉴》,有的人读完了一遍,另外一个人也读完一遍,他们俩读完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就象你上一个学校,老师给你讲一遍,比如说微积分,有的人可能最后连导数是什么都没搞清楚,而有的人可能已经能解微分方程了,这跟你用心是有关系的。

对中国文化,要读的书其实是非常非常的多,当然我觉得如果你要能够从信仰层面上入手的话,我觉得人类文明,humanity(人性、人道) , 我作为有神论者来讲,其实都是神给你的,如果你能把源头的源头的东西弄清楚的话,很多东西你看起来就比较清楚。

中国的文化跟道家文化关系非常大,特别是先秦诸子,你看到的法家、儒家、兵家,或者纵横家,其实它们都和道家有关系。假如说你要是能够把《道德经》读通了,你对中国文化现象,包括人们的思维方式,它都能训练出来。

但是我也就这么说说而已,因为很多人读的话,他还是读不出来其中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有的时候,跟一些有思想的人交流会给你有很大的启发。同样一句话,他可能读到的东西和你的不一样嘛,所以互相之间一切磋的话,就有帮助。

当然,我这是拿中国文化、传统文化举个例子,其实我以前读传统文化读了很多很多的时候,我都没有一个完整体系的思维,我后来还是学了法轮功之后,我炼了法轮大法之后,我才对我过去读的知识碎片产生了一些系统的看法,那是我在修大法之后的事情。所以有的时候,我觉得过去有很多人他们在写书的时候,他们把很多真理讲得都是片断的,或者是说他没给你讲清楚的。我自己真正地对中国历史和文化有一个完全成体系的看法那都是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后。

训练批判性思考方式

记者:章教授多次提到思维方式的问题,如果想提高自己的思维方式有没有什么方法?可能会有帮助的办法?

章天亮:你猛然这么一问,我不知道怎么去讲。在我来说,这个思维方式是一个自然形成的过程,我很难把它还原出来,就象走一个迷宫一样,走走走走,走出去了,说回过头来问你怎么走出去的,哎,我也忘了,反正我就走出来了,就是那种感觉。

但是我觉得,思维方式对一个人来说,首先,你听到一个人给你讲了一件事,首先这个事实本身你要清楚,他讲的是不是facts(事实),这个你要清楚;然后,他是不是没有告诉你全部的facts(事实),他是不是只告诉了你一些部分的事实,对他不利的事实没有告诉你,这就是一种思维方式。中间的逻辑推理是不是严谨,在逻辑推理的过程中他是不是还有隐含的前提没告诉你。这种训练不是一朝一夕训练出来的,英文中叫做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考), 在你读书的过程,其实有很多方面的东西你是要做这种训练的。

对中国大陆的信息尤其要用批判性思考方式

记者:所以通常您在读一个东西的时候,你是用这种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考)的思维方式,是吗?

章天亮:对。我在读中国大陆的东西时,我用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考)特别多,我知道共产党在骗人,所以它讲的东西,即使是貌似有理,我也再看一看它的论据是怎么样的,是不是facts(事实),它是不是告诉我了全部的facts(事实);然后它中间的逻辑上有什么漏洞,它有什么隐含的前提条件没讲,如果它没讲的话,它隐含的前提条件不对的话,它就是在误导你。就有这样的东西。我觉得这种思维方式在我们做youtube channel(频道)的时候,我经常会提到这个问题。

希望在“天亮时分”里开一些有深度的系列讲座

记者:现在做了一个月后是非常成功,下一步会有什么新的计划?

章天亮:我不知道是不是成功,我也不知道成功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反正我只能说现在的势头还可以。其实坦率的讲,讲时事并不是我的一个目的,我讲时事也是为了能够多得到大家的关注,因为关注的人越多,到讲那种真正深刻的东西的时候,听的人也就多了。如果一直讲一些深刻的东西,很多人他觉得是比较“烧脑“的,他根本就不愿意看。所以我想,最开始做时事的力度不能减。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我觉得,讲有深度的东西我已经耽误了很多了,不停地有时事出来,所以不停的做时事,就没有时间去做有深度的东西。

我真正希望做的还是一些有深度的东西,我觉得我在Youtube频道里边,可能会开很多的系列,象思想史系列、中国通史系列,我还会讲共产党的历史系列,包括共产党对西方的渗透等等这些系列。我想开些系列,这样的话,可能才会把一些问题讲得相对深入一些。

记者:面对有深度的东西,有时往往也会有争议,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您是怎么考虑的呢?

章天亮:我尊重不同的看法,我刚才说了,我做这个频道的话,并不是让每一个人都同意我的观点,我只是呈现了一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和思维角度。这个世界上不可能人人都同意你,否则的话这个世界太单调了。当然共产党的五毛讲的那种没有道理的话,对这种误导性的或者骂人的东西,我直接在频道上就把它屏蔽掉,因为有很多人骂脏话。至于其他别人呈现了不同的观点,跟我不一致的,我都尽量的在频道上保留,这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记者:下一步的计划能不能再透露一点?

章天亮:就是我刚才说的,我想做一个思想史系列,然后是近代史,从清代开始,特别是从鸦片战争之后,中国的历史变得非常复杂,就是同样的一件事,很多人讲的版本都不一样。但是我想大的历史框架还是比较清楚的,所以,我还想在这个频道上把近现代史讲一下。

感谢听众、观众朋友的支持

记者:最后还有什么想跟听众朋友说的?

章天亮:我希望大家在听这个频道的时候,能够自己多思考,因为我觉得培养自己的思考能力比别人喂给你什么样的信息,和告诉你什么样的结论要重要的多。这个频道里我讲了很多东西,我知道它是比较烧脑的,你真的需要认认真真地静下心来才能够听,但是我想听一段时间之后,很多人大概也就可以能够理解这种思维方式之后,很多事情他们自己就应该得出结论了。

记者:谢谢章教授!预祝章教授这个Youtube频道继续往上冲,观众和听众越来越多。

(全文完)

来说几句


匿名
2019-05-23 18:05

恭喜章教授,章教授講談好嚴謹,講共匪恐怖控制的淪陷區的這點事沒你講古那么難。

匿名
2019-05-23 02:00

说一点个人体会,如果说各种做学问的书籍是堆放在一楼的、浩如烟海,那么《转法轮》是唯独一本放在二楼的书,读通了他之后,回过头再看一楼的那些书,阅读和理解起来就不那么难了,他可以起到提纲挈领、醍醐灌顶、融会贯通的作用,所以说阅读《转法轮》是能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
例如本人以前对佛教经书一窍不通、甚至毫无兴趣,但是在读了若干遍《转法轮》(因为其中有很多内涵需要多次阅读才能了悟其中深意)之后,再捧起佛经来,发现不但可以理解其含义,而且还可以评判其思想水准,能够站在一个高度上来审视。所以后来还是以阅读更多大法书籍作为重点。
(个人观点仅限与同修交流,与常人无关)

匿名
2019-05-23 01:45

子涵的声音很好听!希望有机会看到本人。

匿名
2019-05-22 18:29

哈哈,最快吸粉的自媒体不是天亮时分,是萧茗看世界,没几天呢,也就发了两段视频,订阅就两万多了

匿名
2019-05-22 18:16

期待!

匿名
2019-05-22 17:42

期待章先生讲的近现代史

匿名
2019-05-22 08:33

看书现在怕是来不及了,其他人也做不到,章先生把心得讲出来分享就可以,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起到拨开迷雾、警示世人弃恶从善的目的就足够了。。。

匿名
2019-05-22 01:22

章天亮博士讲得很好,很多东西我都跟踪收看。面对浩如烟海的文史哲书卷,想想头就大了,一个人时间很有限。人要多读书,读好书,但是人不是为了读书而读书,若是知书不达理,读破万卷也枉然。读书是为了明理。
人生的根本目地是返本归真,找到“回家’之路才是最重要。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