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不允许中共以这么蛮横控制中国的方式延申到控制到世界
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不允许中共以这么蛮横控制中国的方式延申到控制到世界

【杰森访谈】贸易战再升级为准冷战? 谁是始作俑者? 谁忽悠民众? (音频/视频)

静汝
2019-06-2 20:46
有人说贸易战现在升级成了技术战,其实我认为不光是技术战,贸易战它事实上升级到了准冷战、初级冷战状态。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中共不能真正的反省自己和这个世界大家庭的意识形态不兼容这样的方式,反倒在国内开始挑起民族主义情绪,很有可能把中国推向和美国进一步抗争的状态。这种状态让中美之间可能会耦合度会越来越小,当中美耦合度越来越小的时候,最吃亏的事实上是中国老百姓。未来的国际也会站在美国这边或中国那边,很可能未来世界又出现了冷战时期世界两极的问题。但是中共愿不愿意站在美国和其他西方民主国家的对立面上,带领一些亚非拉的一些穷兄弟再次跟西方社会开始进入冷战状态,这不是中国人民的利益所在,这其实是中共为了自己的生存而裹挟了中国老百姓,同时它又靠谎言和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使老百姓不知真相的卷进去。

杰森博士非常感谢网友、听众朋友对这个栏目的关注和支持。为了更好的和网友、听众进行互动,杰森博士新开了推特。杰森博士的推特是 杰森博士@jasonboshi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杰森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就中美贸易战升级,演变成科技战,中共的中宣部近日大规模制造舆论导向。中共新华社日前(6月2号)对外发布了 《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白皮书。白皮书公开指责美国,说美国挑起对华经贸摩擦,否认中国“盗窃”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让。不过,外界普遍认为,中共此举是颠倒黑白。那么,中共在世界面前无视中美贸易战真相,发表白皮书的目的是什么?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旅美经济评论家杰森博士。

记者:杰森 您好。自中共发布了这个白皮书后,我看到很多报道包括评论,说中共已经撕破脸,非常拙劣的在全世界面前使用一贯说谎的伎俩来混淆视听。我们知道美中贸易谈判已经进行了十多轮了,似乎给人感觉之前中方还是有想和美国达成某种协议的意愿。有报道说,但中共目前的举动似乎完全让之前的努力白费了,会让美中贸易谈判更加困难。您怎么看?

杰森:中美贸易战,我们知道从五月四日周末,中共决定毁棋以后,就是他们原来答应的很多条目,后来来了一个电文件告诉美国说是要重新讨论。川普以此就决定对原来增加的大概两千亿的中国对美国出口的物资,从关税原来10%上升到25%,在那之后,中共有一段有那么一个星期是有点摇摆不定的。其实在随后的那一周,中共还是派出刘鹤到美国,来跟美国解释中国的一些立场。但是从那个事情以后,中共就逐渐逐渐的出现了越来越强硬的声音,非常明显中共内部是有派系分歧不同意见。如果他们一开始五月四日那个周末就立下强硬的态度的话,它不会让刘鹤再到美国来跟美国解释。

最开始中共对于中美之间贸易纠纷是网上封杀的,刘鹤访问那一周是完全是网上封杀的,结果随后越来越多的中共那边官方媒体开始出现很强硬的声音,比如说<人民日报>的社论也出来了,还有中央电视台的一些评论文章,措词激烈的评论也都出来了。当这些讯息一旦出来,可以看到中共内部强硬派已经在用舆论在整个绑架所有的中美谈判未来的走向。一旦民怨、民族主义情绪勾起来,中共可斡旋的余地就变得非常小。

所以从目前来看,对中共的那个态势,美国这边基本上也都是强硬的回应。回应的第二步棋,其实在2018年当时美国在考虑华为,主要是因为华为窃取美国技术和其它的一些影响或认为危害美国国安全等等这样一系列问题,先是川普发布了一个总统令是禁买,就是禁止华为的产品卖到美国。然后紧接着更加严重的是商业部出了一个禁卖的建议,不是说立刻禁卖,是把华为放在一个实体列表里头。凡是在这个实体列表的企业,美国任何技术要卖给这些企业,都得经过美国商务部的批准,而这个批准的过程本身几乎是非常难非常难,某种程度上讲就相当于对华为禁买。这就是一种升级了,把原来简单的贸易纠纷,贸易上的一些问题直接上升到了技术和国家安全的问题。

当然随后中共的官方,还有包括华为的总裁任正非,他通过各个渠道展现出来的都是比较抗争的声音。任正非高调的说,华为备胎已经准备好,早就预料到这一天了,说华为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然后中国网民因此爱国主义情绪等各方面也被激荡的非常强烈,这个过程就使得中共那边强硬派越来越占上风。因为民族主义情绪一旦激起来的时候,几乎是谁敢说这个时候跟美国妥协,谁就成了民族罪人,所以谁也从政治上或者名誉上都很难担当这样的角色。所以说中共的强硬派成功的靠舆论,靠美国这边的一些具体的措施,把整个目前中美贸易和谈几乎推到了一个非常难再坐下来平心静气谈的状态。

但是确实中方可打的牌也非常少,因为毕竟中国买美国每年只也不过就买一千两百亿,在前面两轮的互相之间的打击关税的过程中,一千两百亿基本上用光了。这次中国只能去把其中大概六百多亿的对美国的产品分成四个等级来征税,最高的征25%,低的也不过就征5%。所以这次对美国的关税上的回应是很弱的,几乎没有其它的,关税上是没有牌可打了。

但是因为美国在针对华为这个事情上,事实上是把贸易战有一点点升级到了技术战这样的层面。在这样的情况下,中方现在在媒体上开始强硬回应,是不是中方可以用稀土,因为毕竟全世界80%的稀土是中国出产的,从稀土上是不是可以对美国反制。很多高科技产品,包括一些风力发电机,或者其它一些电路板等等都要用到稀土的材料。所以稀土这个东西中共认为是有一定的反击力,因为其它几乎没牌可打。

技术上的话,美国也不怕中国有任何的技术封锁,因为中国都是下游技术,它在最基础的技术层面不具备完全封锁美国的能力,而美国的技术是全球化的,基本上他要封杀某一个公司,那个公司几乎就快破产了。

记者:那像华为5G这样的技术呢?

杰森:5G这样的技术,其实最底层的,包括这次针对华为,当美国宣布这个事以后,华为这才发现它的芯片框架结构虽然是英国的公司,但是那个公司因为采用了超过25%的美国技术,它也在美国禁卖令的管辖范围之内。

记者:怎么解读美国的这个禁卖令?

杰森:美国禁卖令的概念是,我不允许美国技术卖给这个公司。像这个英国公司你的产品如果包括超过25%的美国技术,如果把你的产品卖给中国公司 ,你等于变相的也把美国的技术卖给这个中国公司了。美国这个规定是如果你产品超过25%有美国的技术,要么你放弃美国的技术,要么你就得遵从美国这个法律。从这点上来看,不管是华为芯片的框架结构,还有华为本身操作系统,它用的是安卓,是谷歌开发的,是美国公司。还有其它的一些,比如Wi-Fi、Bluetooth等等这些,在一般情况下都认为是很边缘的,不像是最核心技术的部分,但又是手机或者其它产品不可缺失的部分,这才陡然发现其实这些全都在美国的掌控之下。

所以其实华为面临了很大的危机。在面对这样子的情况,中共不去具体的告诉老百姓,华为为什么美国针对它发出这么强硬的禁卖令。它(中共)简单的把它归结成美国仇视中国的技术发展,眼红5G的领先技术,为了阻挡中国成为技术强国来给中国穿小鞋。在这样的诠释下,很容易激起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

其实这时候中国老百姓也在问,能不能麻烦这个党告诉我们美国到底对我们要求是啥,为什么不放心我们老百姓知道美国对我们到底是什么要求。其实中共那边确实不敢让老百姓知道,因为老百姓知道的话,老百姓会立刻站到美国这边。当然我们首先说贸易和谈的过程中有什么要求。

记者:那请您能解释一下这些个具体要求?

杰森:贸易和谈过程中,事实上是美国要求中国在经济领域进一步改革开放,然后讯息领域要开放。比如说经济领域把一些中共原来垄断,国营企业垄断的行业,他(美国)希望开放,不光是针对美国开放,针对各个国家都开放,而且包括中国的民企都会享受到这个利益。

前一段时间中共在美国和谈的过程中,以前他说除了我批准的领域你能进入,其它领域如果我没批准,默认这个领域是国家专有的,后来它就改了这样的方式。它在跟美国和谈,为了展现自己开放的方式,它就说,我现在改成除非是我禁止的,我有个黑名单,在这个黑名单上产业领域,是我们国家所专有的。其它的,所有的外国企业,民营企业都可以进入。事实上这个就已经是美国在跟中国和谈的过程中,中共就已经做出了有利于很多民营企业的措施,开放了很多其它的领域。从这点上来看,其实美国是真的像很多人说的,是在倒逼中国停滞了十几年的经济体制改革。

据说最近这一次翻脸的中共的一个重要的原因,为什么中共突然出现强硬派?就是因为中共有一个派系的人认为,美国提出来的条件是绝对绝对不能容忍的,比如美国要求中国开放互联网,让老百姓能得到更畅通的网路讯息。中共说你这不是把我往死路上推?我坚决不同意。这个过程中基本上就出现了强硬派突然开始强硬起来,然后开始进行民族主义情绪,使贸易和谈不能再进行下去。

而在华为这个事情上,中国人总觉得华为是中国民族的骄傲,说中国人终于有一个品牌,技术品牌可以打到世界上。但事实上最近《华尔街日报》有一个长篇非常细致的报导,对华为整个发家过程,如何通过窃取各种各个西方公司的技术来发家的。这个过程有一个详细的报导,非常仔细,包括一些很细节的,包括当时华为窃取Cisco程控交换机的时候,当时它不但偷了原代码,而且偷了Cisco的用户手册,不但偷了用户手册的全文,包括把用户手册中间Cisco自己写错的错别字都原样不动的照翻过去。当时Cisco公司律师就专门飞到深圳找到任正非,质问他说你们为什么这么明目张胆的从头到尾偷我们的技术?任正非就很不耐烦的说,你怎么证明呢?就说你用户手册一模一样,连中间的错别字都一样,任正非就直接说这纯属巧合。就是在耍赖,完全是在耍赖。

而整个这个过程中,华为虽然说自己是民营企业,但是华为是国家政府全力支持的。华为为什么能在世界各个领域拿到那么多订单?它的技术领先,这个其实不是主要原因,核心原因不光是体验在它的产品服务的价钱不高,更多的体现在它是一条龙的服务。它不光给你提供网路出新技术,同时给你提供一套的工程实施,同时它还把中国的一些银行带到谈判桌边,让中国银行直接给你贷款。很多穷国一看华为来了,给我提供技术,给我提供施工,给我提供资金,我就当时享用5G网路,到时候收费给华为还钱就行了。这种事情基本上很多穷国是兴奋死了要做的,而这个事情在国际上看是不合理。

记者:怎么看这个不合理?

杰森:为什么不合理呢?美国的自由市场理念是,国家和公司是分开的,国家不直接参与企业运作。他认为企业是单独的个体,这个单独的个体在国际上去竞争,这是公平的。但是如果说我有一个大的国家作为支持,然后资助某个企业,让这个企业到全世界竞争,那其它没有一个企业,任何一个国家的企业都竞争不过这个华为,那就是因为华为背后是有强大的中国的国家安全体系、银行体系,还有其它一些体系来支撑的。这在美国来说叫政府的(subsidize)资助,政府的这种额外对企业的支持,使得美国的企业处于一个竞争劣势,这对美国企业是不公的。

另外美国也看到,中共想利用华为在整个全世界形成一个华为控制的网路,事实上是在扩展中共自己的软实力。它希望中共自己未来也有美国这样全球控制力,这个控制力展现在以后我要想跟美国对抗的话,我不想让哪个国家跟美国交往,我就说你不许跟美国交往,要交往的话,你们国家所有的电信网路我就不再维护了。因为一旦你用华为的产品以后都得用,升级,换代,报废的产品,替换等等,如果华为不支持,这个国家的整个通讯网路就瘫痪了。未来5G不光是人和人之间的通讯,还包括物和物之间的通讯,比如物流,远程的自动车辆的控制。如果未来5G是这么重要的一个东西,华为如果让你的5G系统停了,等于现在你的电话,你的网路,你整个高速公路的通讯系统,铁路系统的通讯系统全部都停了,一停的话,你铁路也运行不了,高速也运行不了,人也打不了电话,整个国家就瘫痪了。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看到中共事实上是靠不合理的支持华为,事实上是给华为垄断世界的机会,同时也就是给中共一个垄断世界的机会,这在美国来说是不能容忍的。在这点上,中共确确实实在和美国事实上是有一个核心的这种世界利益的谁是未来世界的主导地位这样一个纠纷。

从全世界的角度来说,美国在二战1945年之后,作为世界最主要的强国,他事实上是做了世界警察的角色,维持了世界的秩序。在美国作为强国这样整体世界框架下,整个世界是和平进行了60多年。一旦未来中共如果真的主导世界的话,很多人是惴惴不安的。这就是为什么最开始对于5G的恐慌,事实上最开始做这方面危险性调查研究的,反倒是澳大利亚,新西兰这样的国家。因为跟美国有五眼联盟这样的协议,澳大利亚、新西兰他们毕竟势力小,无法跟中共抗衡,他请求美国作为西方自由社会的代表,来直接针对以华为为前身、中共对全世界的扩张。

事实上美国现在在针对华为,也是在实施一个对于自由世界的一个现有世界框架的维护。

记者:有报道指,目前中共这种大外宣已经挑起了一些中国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特别是在华为这个问题上,一些中国老百姓觉得好像美国是在阻止中国的崛起。

杰森:其实我倒觉得核心原因是中共的意识形态跟美国格格不入,跟文明的世界格格不入,所以使得世界对中共产生警惕。而华为因为有中共这样臭名昭着的领导,使得国际上对华为也产生了很多怀疑。某种程度上讲,我承认华为是个受害者,但是不幸的是因为它的领队是中共。中共在国际上过去十几年,随着经济能力的提高,在国际上越来越蛮横的做法,这个事实大家都看到了,包括在澳洲,美国。直接在美国社会里利用它手下的华裔、侨民或者特务,直接殴打在澳大利亚或者美国的言论自由其他的反中共的团体,这对美国来说是绝对不可容忍的。他们看在眼里,事实上他们心中对于中共全球扩张的后果是怕在心中的。他不允许中共以这么蛮横控制中国的方式延申到控制到世界。所以从这点上来看,对于华为的制约,事实上是对中共制约,而不一定对中国的制约。

在这样的角度下,我们看到不管是贸易战美国这边的要求,还是对华为的制约,核心还是中共的问题,倒不一定是针对中国的问题。

其实美国在国际竞争的过程中,二战以后也是面临了几个大国的挑战。最开始比如说一些欧洲的国家,后来比如日本。有一段时间,日本几乎买断了美国所有楼房、汽车等等大的企业,但是美国跟日本从来都是朋友之间的竞争。两国之间有协商有讨论,从来没有上升到意识形态这样的问题。但是中共跟美国这边的竞争完全是意识形态的问题。

如果按历史上没有美国现有的国际控制力,我们知道美国有一个着名的参议员叫鲁比奥(Marco Rubio)。他说其实目前中美之间贸易战某种程度讲是一种好事,因为古代的时候没有贸易战,如果两国发生问题的话只有血腥的战争。正是因为希望通过贸易战能让中共对于它全球扩张的状态有所收敛,同时能对于它全世界推行它自己非常霸道的这种意识形态的扩张有所收敛,也许可能还能回避未来世界真正剧烈惨烈的冲突。因为不可能让中共沿着它现在这个道路走下去。

中共总说我们是和平崛起,如果是和平崛起的话,当时习近平刚刚执政的时候,刚刚上台的时候,他到佛罗里达川普的庄园里头,跟川普一口答应不再在南海建立任何军事设施。因为南海本身是美国一个重要的通道,南海本身是国际海,但是中共却立刻在南海开始把很多的岛礁灌水泥变成这种可以连成一片的这种起飞的空军基地。这事实上就完全违背了当时的承诺。这个点上来看,给整个南海周边国家带来一种非常不可预测的前景。还有包括钓鱼岛。历史上中共完全放置不管的一个荒礁,但是为了展现它对于日本的抗争,或者解决国内的一些矛盾,以前保钓的人是中共往回打的,现在好像钓鱼岛成了中国必不可失的一个地方。同时前俄国占领了中国现有国土几乎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的面积,它却一声都不吭。

整个来说你可以看到中共不是和平崛起,西方看到中共在意识形态上,它的大外宣每年花一百亿,准备把<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打造成国际通讯网路,在时代广场直接每天播放新华社大的广告。所有这些它的从这种意识形态上,从地缘政治上,它的扩张,西方社会是非常非常担心的。这就是为什么川普一上台以后,他把中共列成了竞争对手,而不是过去这种合作伙伴的概念。

就是反复说到现在,其实唯一的结论就是,中共现在几乎自己也看到了,它跟世界是格格不入的。世界以前因为没有看清它,对它是采取了一个合作的态度。但是此时此刻当它的经济发展到世界第二大的时候,它的野心越来越大的时候,它的意识形态上展现出跟西方格格不入的这种状态的时候,西方现在已经开始警觉了。这个警觉的过程,美国是从自身利益最基本点上说的,他是从贸易这个方面说的。而贸易这个方向说的起因又是中国在窃取美国技术这样的角度来说。事实上美国从头到尾都是在应战,而不是在挑战。

现在美国挡了一个华为,事实上美国大量的企业,中国早就一声不吭就挡了,比如说脸书,谷歌,推特,还有YouTube等等,这些都在中国是没法用的。各方面来看,真正挑起贸易战,挑起这种不平等竞争的是中共。怎么可能每年美国卖给中国只有一千两百亿,而中国卖给美国五千两百亿,全球92%的中国国际贸易赚的钱,是从美国赚的。这样的不平等,不平衡的方式,你让美国还能持续多长时间?每年三千多亿美国财富流到中国,这样流下去美国会被掏空的。美国为了自身的民族生存,他也得想办法,把这种方式调整或者放缓。

所以,所有这些事情不是美国在强欺负中国。事实上某种程度讲,美国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一个庞大的受害者,他非常强大,但同时他又非常迟缓的反应。美国研究,中共那边是窃取技术,大约价值每年损失是六千亿美元。而中共那边堂而皇之把这个叫弯道超车。它说我们利用更新换代各方面,我们利用我们庞大的市场把外国企业吸引进来,然后把他们的技术为我用,这事实上国际上都是不能容忍的这种侵略或者强取。

有人说贸易战现在升级成了技术战,其实我认为不光是技术战,贸易战它事实上升级到了准冷战,是准冷战的开始,初级冷战状态。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中共不能真正的反省自己和这个世界大家庭的意识形态不兼容这样的方式,反倒在国内开始挑起民族主义情绪,很有可能把中国推向和美国进一步抗争的状态。这种状态让中美之间可能会耦合度会越来越小,当中美耦合度越来越小的时候,最吃亏的事实上是中国老百姓。未来物价或者各种各样的技术发展,都可能会展现出很大的问题。当然国际也会站队,未来的国际也会站在美国这边或中国那边,很可能未来世界又出现了冷战时期世界两极的问题。但是中共愿不愿意站在美国和其他西方民主国家的对立面上,带领一些亚非拉的一些穷兄弟再次跟西方社会开始进入冷战状态,这不是中国人民的利益所在,这其实是中共为了自己的生存而裹挟了中国老百姓,同时它又靠谎言和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使老百姓不知真相的卷进去。

记者:另外,我看到有报道说,有银行分析,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贬值至8.50,以弥补关税损失。

 

杰森:这个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小的,为什么我说非常小呢?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金融稳定的问题。中共目前遇见一个大的问题是啥?中国外汇储备事实上是中国人民币的一个基础,很多人民币不是以黄金备储的,它是以外汇储备备储的。而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不能那么乱花,因为它背后是支撑它人民币价值的。但是历史上它的外汇储备主要每年增加的量来自于中美贸易,因为我刚才说了,国际贸易90%的赚的利润是从美国这赚的,一旦中美贸易开始量下降的话,中共那边全球贸易的利润就会大减,它的贸易每年外汇储备增加量,从贸易这部分增加量就会减少。而同时很多企业外移,企业外移的话资金就外流,而且投资就会减少,这就使得外汇储备在减少,如果增加量减少,同时往出流的量就增加,中国外汇储备会岌岌可危,一旦外汇储备量急遽减少的话,中国人民币价值就会一泄千丈。这就是为什么对于中共来说,现在当务之急是保着人民币,资金钱不要从中国往外流。你想想如果人民币开始猛贬,中国老百姓会吓着,它只要贬超过7.1%,老百姓每个人都会充分利用自己每人可以换五万美元这样的数额,跑去换美元,那会大量的人民币的钱会从中国流成美元,那对中共是灭顶之灾。

所以在我来看的话,中共自己也说人民币贬值对于中共来说,是弊大于利,虽然贬值可以使它抵销一些美国对它的出口方面的增加关税的因素,但是它很可能会引发中国热钱大量外流,撼动整个中国金融体系。

记者:我看还有媒体说,中共现在能用的还有稀土这张牌。

杰森:稀土这个牌,刚才没说是因为我一直认为这是个不重要的事情。中共这边也是在宣称稀土是它的一个牌可以打,但是毕竟不是说全世界其他国家没有稀土蕴藏量。只是因为中国不在乎环境污染,所以敢去做这种稀土污染性很强的产业。但事实上美国这边稀土蕴藏量是非常大的,而日本好像在它的近海部分找到了大概够全球90%使用的稀土存量,而稀土冶炼的技术全球都有。所以可能中国打稀土牌的话,使美国企业非常短暂的有一些困难,但是因为这个技术、蕴藏量世界各地都有,这个事很快会解决的。而一旦解决的话,中国会丧失一个庞大的产业,国际需求产业。以前其它国家不发展是因为中国已经满足了国际市场,现在中国扣着不卖,别的国家就会发展这个产业。所以从这点上来说,它不能制约美国,只能让美国稍微难受一下,但它产生效果是跟美国进一步在各方面脱钩,形成未来潜在的准冷战的态势。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写明来自希望之声,违者必究。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