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裔导演李云翔执导的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纪录片《活摘》 明慧网
加拿大华裔导演李云翔执导的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纪录片《活摘》 明慧网

外媒专访德国医学博士:研究“中共强摘人体器官”暴行犹如噩梦

董筱然
2019-06-6 06:03
自从近期《纽约邮报》刊登了一名在沈阳陆军总院参与器官移植的实习生的亲身经历后,中共当局“活体摘除”法轮功修炼者以及其它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再次引发震动。2019年6月4日,关注中国宗教自由及人权状况的杂志《寒冬》刊登了对德国美因茨大学医学中心(Th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of the Johannes Gutenberg University Mainz)教授李挥戈博士的专访,听他在研究“中共强摘人体器官”这一惨绝人寰的暴行过程中经历,犹如一场噩梦。

自从近期《纽约邮报》刊登了一名在沈阳陆军总院参与器官移植的实习生的亲身经历后,中共当局“活体摘除”法轮功修炼者以及其它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再次引发震动。2019年6月4日,关注中国宗教自由及人权状况的杂志《寒冬》刊登了对德国美因茨大学医学中心(Th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of the Johannes Gutenberg University Mainz)教授李挥戈博士的专访,听他在研究“中共强摘人体器官”这一惨绝人寰的暴行过程中经历,犹如一场噩梦。

“中国强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简称COHRC)于2018年7月发布一份长达300多页的报告,其标题一目了然:《中共在改革的口号下持续强摘器官》。尽管这份报告还墨迹未干,但依然无法阻止中共持续的恐怖行径。

报导称,令人毛骨悚然的极权主义中共政权所依赖的经济支柱之一是“非法强摘”、“移植器官”行业,这些器官来自被锁定的个人、种族或宗教团体。有的犯人在器官被摘取时还未死。更令人愤慨的是,这些网上通常可以免费、完整地获取发布的文件、专业知识、相关报道和调查报告,全世界得以了解(或者说至少有机会了解)后,却有部分国家仍与双手沾满鲜血和罪恶的中共政府正常进行政治交易和经济贸易。

在一些知名人士以及行业专家的不懈努力下,“中共活摘器官”的证据越来越多的呈现在人们眼前。这些为饱受中共迫害者发声的人中,不乏像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这样的名人。

大卫·麦塔斯先生是来自加拿大温尼伯的国际人权律师、作家和研究员,目前担任加拿大圣约之子会(B’nai Brith)的高级名誉顾问。大卫·乔高先生是加拿大前内阁部长、议员、检察官、律师、作家、专栏撰稿人和人权倡导者。麦塔斯和乔高均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2007年,他们合著发布了《血淋淋的器官摘取: 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报告》(俗称《乔高-麦塔斯调查报告》),并于2008年发布更新版,该报告也有中文版《血淋淋的器官摘取: 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报告修订版》。他们还与来自伦敦的中国事务分析师兼人权调查员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共同发起了“终止中共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ETAC)。

德国美因茨大学医学中心的李挥戈博士在调查“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提供证词。李挥戈教授出过很多本科学专著。他说,虽然2018年7月召开的全球推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已经郑重提过“活摘人体器官”这个骇人的话题,而且今年3月又在英国议会举办了辩论会(这确实是可喜的进步),但是要说的话、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围绕“中共活摘器官”的纪录片《活摘》一经发布后在国际引发反响。这部片子,也承载这李挥戈的心路历程。

《活摘》由制片商Flying Cloud Productions出品,获得过皮博迪奖等多个奖项。电影一开场讲的是几个台湾病人,他们去中国大陆,在短短几周时间内就进行了“器官移植”手术。2010年之前中国还没有器官捐献系统,中共官员声称这些器官来自死刑犯。然而,死刑犯人数毕竟太少,远不能解释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更无法解释为何中国的器官移植手术等待时间是世界上最短的。麦塔斯先生、乔高先生和其他人权活动人士的调查显示,这些器官主要来自被法外处决的良心犯。中共这一罪行始于2000年,受害者大多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是中国的一个信仰团体,从1999年开始遭到中共的迫害。

2016年,德语电视网络3sat播出了德语版的《活摘》,片名是Ausgeschlachtet. Organe auf Bestellung,意思是《拆卸组装:买来的器官》(Cannibalized:Organs on order)。李挥戈接受了3sat的采访,并加入到这个德语版本当中。他所做的就是向他们解释中国的状况,比如为什么并非所有死刑犯的器官都能用于移植。

“活摘器官”这一血腥事件特别针对法轮功。李挥戈说,正因为中共对法轮功进行残酷迫害,才使“活摘器官”成为可能。那么,为什么法轮功会遭到迫害呢?人权组织自由之家的2017年度报告说得对:这是中共打的一场中国灵魂争夺战。法轮功是“文革”后发展迅速的最大宗教团体,这就是法轮功成为中共打击目标的原因。中共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发起消灭法轮功的运动,当时互联网的使用并不像今天这么普遍,中国人无法获得多少真实的信息,所以中共对反法轮功的宣传才得逞。

李挥戈说,中共不仅怕法轮功,凡是组织庞大且不断发展的团体,尤其是宗教团体,它都怕。如今,基督教也因为信徒人数激增,受到中共越来越严重的迫害。

中共设立一个执法机构,专门镇压法轮功或其它中共认为“非法”的组织。这个机构就是“610办公室”。尽管现在“610办公室”被撤销了,但其职能移交给了其他国家机构,在中共强摘、移植良心犯器官的恶行中仍发挥着重要作用。

“610”的权力贯穿全党、政府和军队,可以指挥所有警力和司法机关,在按需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2017年韩国记者所作的调查以及2018年英国广播公司BBC和其他媒体所作的调查均显示,在中国,器官移植等待时间还像以前一样,只需几天到几周。只有具备大型活体器官库存,才能维持这种按需分配器官的系统。这意味着国家批准的器官犯罪仍在继续,如果没有“610办公室”及其接管机构,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鲜少的器官捐赠与大量的移植手术和短暂的等待时间

中共政府声称,2010年之前,移植的器官主要来自执行的死刑犯。然而,由于执行的死刑犯人数太少,哪怕按最高的数字估算,也远不能解释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从2007年开始,被官方执行死刑的人数有所下降,但器官移植的数量反而持续增长。因此,大部分器官并不是来自死刑犯,而是来自未经法律程序被判死刑、法外处决的良心犯。

2005年,中共首次承认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十年后宣布,从2015年开始不再用犯人的器官。李挥戈说,话是放出去了,但器官捐献的相关法律法规没变。中国官员还计划将犯人的器官纳入自愿捐献系统,以便将这些器官看作是普通公民自愿捐献的。我和一些同事分析过,他们在玩文字把戏。到目前为止,中国从未承认过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行径。

中共政府声称,2015年后,所有移植的器官均是自愿捐献的,但这不可能是真的,李挥戈说。我们把2017年中国公布的官方数据跟美国公布的官方数据作一个比较。美国登记在册的器官捐献者大约有1.3亿人,其中只有约5千名捐献者是真正从死亡的人当中产生的,另有5千名捐献者死在重症监护室(ICU)中却未登记在册。就算有这1万名死亡者捐献他们的器官,2017年美国肾脏移植平均等待时间仍需3.6年。从官方披露的捐献器官数字来看,也根本无法解释等待器官的时间只需短短几天到一周。这必须具备大型“活体器官库存”,而且还必须有可以按要求提供器官的捐献者才行。

中共的器官犯罪与其他任何国家都不同。等待器官时间很短,这种情况不是只发生在一两家医院,而是几乎中国所有医院都这样,不是某个时间段如此,而是从2000年代到今天始终都是这样。这背后必定有一个系统。只有得到中共政府支持,建立器官按需分配系统才有可能成为现实。

从2018年12月开始,由终止中共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发起的独立人民法庭对中共政府“强摘器官”的犯罪行为进行了调查。法庭邀请了数十名专家、证人和受害者家属,于2018年12月8日至10日组织了三场全天听证会。法庭也给中共发了邀请,但中共拒绝出席。12月10日(人权日)当天,独立人民法庭宣布了临时判决:“本庭所有成员一致坚信不疑地认定,中共从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的行为已实施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涉及了大批受害者。”

 

来说几句


wpDiscuz